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恶调查局 > 第二十五章 报社内部幼儿园
    
卢振宇反应很快,首先想到的是“被自己打死”的李杰家里人找来了,不过再一想不对啊,李杰是土生土长河南覃县人,他老娘应该是河南腔,不可能说一口地道江北话。


    于是卢振宇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问道:“请问你是哪位?你儿子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边忽然歇斯底里起来:“我儿子是被你害死的!”


    卢振宇一惊,把手机拿的远一些,问道:“你哪个儿子?不对,你儿子是哪一个死者?”


    “我还有几个儿子!卢振宇你太过分了,我要找你们单位领导,我要找法院,找纪委!”那个苍老的女声进入暴狂状态。


    卢振宇把手机拿的更远了,琢磨着这位是谁的老妈啊。


    电话那头隐约有另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阿姨,您冷静一点,我帮您问……喂,卢振宇吧?”


    卢振宇一头雾水,索性找了个地方停下车,跟文讷使了个眼色,按下免提,说道:“是我,你又是哪位?”


    对方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是李诗涵。”


    “李诗涵?”卢振宇一时没反应过来是哪个,文讷趴在他耳旁悄声说道:“那天相亲的。”


    卢振宇一下想起来了:“哦,哦,你好你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是谁?她儿子是谁啊?”


    李诗涵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阿姨一时激动,我劝劝她……她是吴浩然的母亲,对不起啊……”


    然后,电话挂掉了。


    卢振宇和文讷都很意外,吴浩然的母亲?吴浩然不就是那个第三个被杀的受害者么,财政局的公务员。


    文讷明白了,她分析说,吴浩然和李诗涵都是财政局的,两人是同事,又都是婚龄,没准还谈过恋爱呢,所以吴浩然的妈妈认识李诗涵。


    “她俩就算认识,为啥要找我呢?”卢振宇仍然没想明白,“我被牵扯进去这件事,连我亲爸妈都不知道,她们怎么知道的?”


    
文讷提醒道:“你忘了?吴浩然死了,警方肯定得问同事家属什么的,问他们认不认识卢振宇,还得问她们认不认识熊天兵、认不认识李杰……我想,警察肯定也问过你类似问题吧?”


    卢振宇想起来了,确实是这么回事,警察还真问过自己认不认识那几个死者。


    
警方现在最困扰的,肯定是这几个死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没有,吴浩然的妈妈一听说李诗涵认识自己,还有联系方式,丧子之痛冲昏头脑之下,的确有可能逼着李诗涵给电话号码,打电话过来质问……


    两人正分析着,卢振宇电话又响了,这回来电显示是“李诗涵”,还是上回相亲在家里饭桌旁长辈们注视下被迫存留的号码。


    文讷恶意满满笑道:“哟,还留了号码的。”


    卢振宇百口莫辩,苦着脸不敢接。


    “好了好了,逗你的,相亲哪有不留号码的,快接吧。”文讷善解人意道。


    卢振宇接了电话,李诗涵约他找个地方面谈。


    ……


    市中心的一家星巴克里,李诗涵和卢振宇相对而坐。


    
李诗涵先把这边的情况叙述了一下,一个人的死,在公安局的卷宗上也许只是个连环案中的数字,但对于一个家庭却意味着崩塌,尤其是这种年纪的父母,已经无法再生育后代,这就是所谓的“失独”家庭。


    
儿子离奇被害后,吴家整个都崩溃了,公务员家庭倒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难为谁,只是死者的父母迫切的想知道儿子的死因,在电话里吴母口不择言,说什么儿子是被卢振宇害死,那是因为急火攻心,悲痛过度,卢振宇表示了理解,并且把自己掌握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当然把3301那一段掐了没说。


    
卢振宇说:“我也深陷其中,被当成杀人嫌疑犯不说,还差一点被人杀死,所以我也很想查明真相,死者不止吴浩然一个,加上谋杀未遂的有四五个之多,我想这其中应该会有某种联系,你能不能把掌握的吴浩然的所有情况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李诗涵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


    
吴浩然是去年参加公务员考试进入财政局工作的,也是那个时候和李诗涵认识的,小伙子本科毕业,人长得帅,又多才多艺,而且家庭出身也好,父母都是副处级以上的干部,这种家庭在江北市的婚姻市场属于绝对的强势地位,所以吴浩然本人的私生活比较精彩一些也是可以想象和理解的。


    
“吴浩然的母亲曾经想让我做他们家儿媳妇,所以和我认识。”李诗涵低着头,轻轻啜饮着咖啡,幽幽地说道:“毕竟我之前和他有过一段……不过既然他已经不在了,无论他这个人再花心、再不堪,也都过去了。”


    
卢振宇心说文讷真是未卜先知,看这架势,似乎李诗涵是吴浩然的战利品之一,而李诗涵也曾被叔叔介绍给自己,但这似乎不能构成某种关联。


    “还有其他么?”卢振宇不甘心道,“任何细节都不要错过。”


    “曾经有好几个女孩子为他堕胎。”李诗涵脸一红,“也许是情杀。”


    卢振宇说:“也不是没有可能,那条线警方会去详细调查的,我说的是某种关联性,死者之间的,也许是某种拓扑结构。”


    李诗涵一点就透,她迟疑了片刻说:“我知道一件事,不知道有没有用,吴浩然和徐晓慧是高中同学。”


    卢振宇瞬间明白了:“徐晓慧和他谈过朋友。”


    李诗涵咬着嘴唇,低着头:“还不止,已经超过了高中生应有的限度……”


    
卢振宇又明白了一些,搞不好自己曾经的女神高中时期就堕过胎,真是看不出来啊,徐晓慧的经历如此丰富,不过眼前这个李诗涵也不简单,明知道吴浩然是个人渣,还敢和他谈对象,怎么说呢,挺贱的吧……


    
不过这个似乎和吴浩然没杀也没啥联系,他叹道:“唉,总之还是要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吴浩然的事。你放心,我会尽力去调查的,这毕竟也事关我自己的安危。”


    他站起身来:“替我向吴浩然的父母表示哀悼,谢谢。”


    
说着,大步走出咖啡店,回到车上,定定神,转过头对文讷说道:“李诗涵透露了一个似乎有用的消息,吴浩然和徐晓慧两人谈过对象,他妈的,我还真没想到,这个徐晓慧……”说着满脸悲愤,为当初的自己不值。


    文讷皱眉道:“徐晓慧?和吴浩然?”


    卢振宇掏出一个录音笔递给她,说道:“都录下来了,你听听吧。”


    然后一踩油门,离开了。


    ……


    
报业集团幼儿园,五彩缤纷的活动室里,光洁的木地板散落着玩具,松木墙裙上,贴着各种卡通画和幼儿英语卡片,黑板上方是几个充满童趣的大字:快乐的成长。


    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站在黑板前,赵小燕正在揪着那个小女孩的耳朵威胁道:“赶快给胡文博赔礼道歉!听见没有!”


    旁边那个胖男孩一脸骄横地看着王雨涵,手里拿着两个玩具,小小年纪便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质。


    王雨涵被揪着耳朵,不服气地喊道:“我没欺负他!是他抢我玩具!我讲卫生了,我好好吃饭了,我没欺负小朋友……”


    “打她!打她!”胡文博命令赵小燕,“不然我让我爸开除你!”


    赵小燕看了一眼监控探头,说道:“犟嘴是吧,走,去外面罚站!”


    
说着一把抱起王雨涵往厕所走,胡文博在后面兴冲冲地喊道:“王雨涵,你妈妈死了!王雨涵,你爸爸死了!你没人要,你是野孩子,你是要饭的!”


    
王雨涵两脚乱踢,倔强的嚷道:“我妈妈没死!我爸爸没死!我不是野孩子,我有人要!我要萌萌姐姐,我要小文姐姐,我不要你,你坏!”


    赵小燕一巴掌扇过去,恐吓道:“再踢!再踢我把你卖了,再也见不到什么萌萌姐姐小文姐姐!”


    
这句话都像匕首一样狠狠扎进幼小的心灵,王雨涵不敢反抗了,赵小燕提着她的衣服,把她头朝下悬在厕所蹲坑上方,小雨涵又吓得嘶声尖叫,赵小燕笑嘻嘻地拉了一下水箱拉绳,“轰隆”一声巨响,大量的水像山洪一样,从小雨涵脸下方倾泄而过,小雨涵吓得脸色惨白,拼命挣扎,赵小燕笑道:“我松手了啊,我松手了啊,哈哈哈……”


    
一箱水冲完,赵小燕发现,小雨涵裤腰都湿了,小孩被吓得尿失禁了,顿时骂了一句,把她往地上一扔,上去就是一脚,怒道:“叫你尿!”


    小雨涵被她踹得在地上翻了两个滚,赵小燕又一把将她拖过来,把她脸往地上的尿渍里按,一边吼道:“给我舔干净!”


    
小雨涵张大嘴巴,“吭哧”一口下去,赵小燕尖声惨叫,对着小雨涵拳打脚踢,偏偏小雨涵野性子上来了,抱着赵小燕的胳膊不撒手,一口小牙死死咬住赵小燕的手,就是不松嘴,赵小燕打她打得越狠,她咬得越紧。


    
赵小燕疼得钻心,没想到这小女孩性子这么烈,像只小比特犬一样,怎么打都不松口,她抓着小雨涵的头发,把她拖到墙根,用力往墙上撞,撞了好几下,撞得墙上血迹斑斑,小雨涵才慢慢松开嘴巴。


    
看着靠墙缩成一团的小雨涵,赵小燕犹不解恨,捂着一排血牙印的手,抬起脚来,照着小雨涵的脸一踹,小雨涵幼小的脸上顿时鼻血横流,歪在那不动了。


    
赵小燕气性下去,这才知道怕,慢慢蹲过去查看,她知道这是个没家长接的孤儿,打得重一点也不会有问题,但真打死了事儿就大了,好歹是条性命。


    
她正要伸手探鼻息,小雨涵突然张大嘴巴,“啊呜”一口扑过来,还要咬她,赵小燕骂了一句“操你妈”,一巴掌扇过去,小雨涵又撞在墙上,这下真的爬不起来了。


    突然进来一个保育员,看到小孩让打的一头一脸的血,大惊失色,喊道:“小赵你怎么搞的?怎么能这样打孩子?怎么没轻没重的?”


    
赵小燕扭头一看,是保育员李姐,这几个保育员里年龄最大,而赵小燕则是年龄最小的,她当即来了个以小卖小,一撇嘴,“哇”地哭了出来,委屈万分地扬起手上的血牙印:“李姐,你看看……”


    
李姐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但仍责备道:“小燕儿,不是姐说你,你就没数吗?下手怎么没轻没重的?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教过你,再三强调‘三没有’、‘三没有’,脸上没有血,身上没有伤,头顶没监控,满足这三样才能下手,你就不懂吗?回头人家父母接孩子,咱咋交代?”


    
赵小燕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小雨涵:“李姐你放心,这小孩我知道,她就是个野孩子,原来在大街上要饭的,不知谁捡了送来的,根本没父母,也不会有人来接。”


    这么一说,李姐放心了,但仍叮嘱道:“差不多就行了,别闹出事来。”


    ……


    
报业集团幼儿园门口,胡萌一身半旧白羽绒服,提着一袋子零食,正在跟保安低声下气的商量:“……真的,我就看看……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行不行啊……”


    保安抱着膀子,堵着铁栅栏门:“你又不是小孩家长,小孩也不是你送来的,怎么能让你随便进,不行,没商量,你回去吧。”


    另一个保育员生硬无比的说道:“现在拐小孩的那么多,出了事我们可担不起。”


    
胡萌咬着嘴唇,胸口起伏着,很想说一句“你看我像拐小孩的吗”,但她知道这么说根本没用,还是软声软气的跟保安商量:“我又不接走,我就看看,你看,我还给她买了吃的。”


    那个保育员阴阳怪气道:“哟,那更不敢放你进去了,来路不明的东西,真把小孩吃出个好歹来,还不得我们负责。”


    保安闻言也摆手道:“用不着用不着,我们里面有食堂,外边的不让往里送。”


    
胡萌见怎么说都不行,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提着东西就要往回走,这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保安从外面进来,看到她一愣:“咦,这不是胡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