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幽冥通宝 > 第1237章 门
    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抬着额头,死盯着实用的脸。

    实用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但他依然强打着精神,盯着我说:“你是我最得意的作品。”

    如果还有力气的话,我绝对会朝着脸上啐口唾沫,可我现在除了呼吸,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实用接着说道:“仉若非,以你的聪明,难道就没想过,我为什么接连两次用尸魃去试探左有道?哦,我忘了,你的心力早就被我掏空了,哪有力气去思考这些。每一次,我都会给你一大堆问题,而你的心思,都在破解这些谜团上,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我的真正意图。”

    也是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实用之所以用尸魃去试探老左,就是为了摸清大空术到底能维持多长时间,以便为最后这场战斗做好充足的准备。

    可能是因为这辈子都在隐忍,此刻的实用急需一个倾诉的对象,他要把自己做过的种种算计,种种不为人知的成就,种种没有被人发现的罪恶,都说给一个人听。

    而我就是那个倾听者。

    实用又看了一眼时间,接着开口道:“你的天资比你父亲还要好,这才入行多少年,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你也很聪明,聪明得让人害怕,起初我还以为,你和张大有是一路货色,后来才发现,张大有根本比不上你。仉若非,如果你还有来生,别那么轻易相信别人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以前太相信我,我也不可能摸透你的心思,也无法在这里打败你,你本应是个枭雄,可就是因为太善良,才落到今天的下场。”

    我说不出话来,依旧只是默默地盯着他。

    实用则继续在那里自说自话。

    他告诉我,我们在长庚山遇到的每一个邪祟,都是他放在山谷里的,每一只邪祟,都是他的眼,他可以通过那些邪祟看到我们做了什么,摸清我们的实力。

    每个人都各有所长,各自有各自的看家本事,可最让他震惊的,依然是老左的大空术。

    实用从未想过,我们这一代小辈中,竟能出现老左那样的强人,靠着一己之力就能镇杀尸魃,即便是张真人在老左这个年纪,都做不到这种地步。

    他早就听说过大空术这门术法,但没想到这门术法的威力竟是如此强横,同时他非常熟悉老左的性子,一早就断定老左会在特殊的时机下将大空术传给我。

    在见识过大空术的威力之后,实用其实也犹豫了一下,他担心,万一我祭出大空术来对付他,他未必能斗得过我。

    原本他是打算在得到虺丹之后,立即向我下手的,可他忌惮老左的大空术,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因为他需要做一些新的布置,来应对这道术法。

    实用告诉我,他想过无数种对付我的方法,但想来想去,只有我施展了大空术,他才能得到我的完整肉身。

    吃过虺丹以后,实用的能耐远在我之上,如果正常交手,他确实可以压着我打,但以我的性子,一旦发现自己不敌,必然会自毁肉身,连根骨头都不会留给他。

    如果他隐藏实力,强行让战斗保持势均力敌的势态,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又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支撑太久,最后很可能被我耗死。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我祭出大空术,并在大空术的反噬下自动失去行动能力。

    有大空术加持的时候,我形同刀俎,一旦反噬的劲道上来,我只能是鱼肉。

    而实用所做的种种布置,就是为了确保他能够撑过那最为惊险的五分钟。

    而他也确确实实地成功了。

    实用不无得意的告诉,今天我在这里走出的每一步,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在他的预想之内,可以说,自从我进入太阳墓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就已经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说到这儿,实用突然笑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在进入太阳墓的时候,其实没有想到今天能和我交上手吧?”

    我没开口,实用则接着自己的话茬说道:“不对,你想到了,但在你眼里,那只是小概率事件,因为在常规思维中,像我这样的人,是很少亲自上战场的,你们在面对这样的人,常常还要应付他的爪牙,可我却亲手将自己的爪牙杀了个干干净净……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先前你已经说过了,为了灭口。”我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实用点了点头:“没错,他们知道的事确实太多了,多到了我无法忍受的地步。接下来,我就要以你的身份活下去了,你还有什么没完成的愿望么,我可以替你完成。”

    气息终于平稳了一些,我也总算能勉强开口说话:“别在这儿装好人了,我可不会……”

    本来我是想说,我可不会束手就擒,但当我试图用震烈经脉的方式自尽的时候,才发现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现在的我,除了说话、呼吸、抬抬眼皮,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实用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么,脸上的笑容绽得更盛:“别挣扎了,我比谁都了解你的性子,怎么可能放任你自尽呢。”

    我告诉他:“等你将自己的魂魄换到我身上,我不再是我,你也不再是你,能活下来的,只有夜魔。”

    “能活下来的,只有我。”实用的口吻自大而坚定:“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别人不知道如何压制夜魔,可我知道。”

    最聪明的人?真亏他敢说。

    说真的,我以前确实觉得他比谁都聪明,可是现在,他在我眼里就一傻子。

    这时实用又指着我背后的手环说:“这东西,是金帛番从背阴山的女官身上偷来的,他终究只是个毛贼。”

    “你怎么知道这玩意儿能克制我?”

    “它不能克制你,但它能让幽冥通宝回归到原始状态——袁天罡还没有将它们拆开时的状态。那时候,幽冥通宝只是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门’,这道门连接着阴阳两界,阳间的生灵进入那道门,便成了鬼差鬼卒,阴间的生灵从门里出来,就成了阴差。别误会,它们可不是一出来就变成了人,这些阴间的生灵化为一道到元神,投生到新生的婴儿身上,婴儿长大以后,便是阴差。丰羽大哥是这样,你也是这样。袁天罡所做的,只不过是将无形无相的‘门’实体化了。”

    “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听来的?”

    “许瞎子才是那个知晓一切的人,他这一生的智慧,都被写进一本名叫《奴生经》的古书里,恰巧,那本书一直藏在老石家的地窖,过去没人能看懂它,是因为上面的内容全是用女鹳文写的,可恰巧我又能看懂女鹳文。听明白了吧,这就是天命,我命中注定要传承许瞎子的衣钵,命中注定,会得到长生。”

    我反问他::“那你说,许瞎子自己为什么不追寻长生呢?”

    实用没有回应我的问题,他似乎失去了继续聊下去的兴致,只是抬起头来,盯着我身后的手环说:“时辰到了。”

    也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档口,四枚幽冥通宝的灵韵全部在我体内融合,此时,我已能感应到那道门的存在。

    在我的灵魂深处,仿佛被人打开了一个洞,洞外阳气充盈,我浑身上下的生气,都在洞口附近默默地盘转着,洞内则是一片望不到头的阴沉地,在那里看不到半丝生气,也看不到半个像样的活物。

    门内门外,便是两个世界。

    门在我的体内,但它似乎又与我无关。

    刚才我故意和实用闲聊,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寻找脱困的机会,可是现在,我的最后一丝生机也被掐灭了。

    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实用可不会有半点犹豫,他立即拼尽全力凝练一口念力,口中念起了咒文。

    那一瞬间,门内的阴气开始大量外泄,这些阴气是如此冰冷和纯粹,就连我这副经常受到阴气滋育的肉身都难以招架。

    寒意顷刻间涌遍全身,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冻僵了,浑身的血液仿佛也在这一瞬间停止流淌了一样。

    就连我布出的阴阳大阵,都被这股阴气冲击得片甲不留。

    没了阴阳大阵的阻挠,大小黑依然无法靠近我,即便是他们,也无法接近从门中喷涌而出的强悍阴X潮。

    与此同时,还有大量阴气注入到实用体内,他的魂魄正以极快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强壮。

    那就像是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一般,实用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红润,眼神却异常暗淡,就像是死人的眼睛一样,他肢体也突然用了力量,竟能稳稳地站起身来,可在他身上,却感应不到半丝生气。

    他快速走到我面前,将一只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在他的手掌上仿佛有一股无法控制的巨大力量,此时我能清晰感受到他掌肚上的一根根筋在剧烈跳动,甚至能看到他手指上的皮如同烤焦了一样,正一寸一寸地暴开。

    这副肉身,已经无法承担起魂魄的强度,开始崩塌瓦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