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一二八章:测试
    陈守义接起他妈打来的电话。

    “妈,还好,我能出什么事,现在河东也没事了。”

    “恩,饭我每天都准时吃的。”

    “衣服?我这体质,还会感冒?”

    “好好好,一定穿。”

    “干嘛这么急回来,好不容易出去玩一趟,不用想这么多,儿子现在也赚钱了。”

    “水声?”陈守义看了一眼正坐在脸盆里自顾自玩水的贝壳女,他连忙捂住话筒,对贝壳女说道:“安静一点!”

    贝壳女愣了下,用力点了点头,随即立刻闭气潜入水中。

    陈守义看着刚刚教训了一顿,明显听话了许多的贝壳女,心中满意,立刻道:“水,没有吧,你听错了吧?”

    两人又聊了一阵,就听哗啦一声,贝壳女迅速的钻出水来。

    这闭气可真够短的。

    “没,没什么,刚才脸盆不小心打翻了,先不聊了,我挂了。”陈守义挂断电话。

    “洗干净了没?”陈守义蹲下来问道。

    “已经干净了。”贝壳女站起来,转了圈,展示下雪白玲珑的身体。

    真是不知道羞耻。

    陈守义腹诽了一句,大手捞起贝壳女,用毛巾把她裹成一团,擦干身体,放到床上。

    贝壳女自己飞快的套上芭比娃娃的公主裙,端端正正的坐好道:“伟大的好巨人,现在可以看备齐了吗?”

    恩,看来成效不错,陈守义心中得意,面上则不动声色道:“只要乖,当然可以。”

    ……

    “你说我们女儿是不是早恋了?”张静怡穿着睡衣,靠在床上,脸上敷着面膜,突然说道。

    “别瞎扯!”宋启然正在看书,随口道。

    “女儿什么心思,我这当妈的还不了解,你没觉得女儿最近心情都不错吗?高三这么大的压力,她哪来这么好的心情啊?”张静怡问道。

    “好像确实!”宋启然顿时有些不淡定了,立刻放下书:“要不我把她叫过来问问?”

    “都已经睡着了,而且这种事情你能问得出来吗,搞不好还适得其反,别看婷婷乖乖巧巧的,执拗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张静怡撇了撇嘴道。

    “那怎么办?”事涉宝贝女儿,宋启然也有些急了。

    “谈恋爱倒无所谓,我就担心被人迷迷糊糊骗了身子,你不是有张邀请函吗?”

    “真是胡闹,那是武者相亲会,我女儿这么小,怎么能带过去,我都不准备去。”宋启然没好气道,作为省国有公司老总,他自然也有张邀请函。

    “又没叫你来真的,就是让她过去去见见世面,到时候别稀里糊涂被傻小子给骗了。”

    ……

    河东市兰山区的一家大型生物制药公司。

    明面上这是一家普通的生物制造公司,但谁也不知道,这里却是万神会的江南省的联络处。

    一个身穿西装长相英俊的青年,坐在总裁办公室,熟练的进入暗网。

    暗网又称不可见网,就像世界拥有白天黑夜,互联网同样拥有光明和黑暗,如果把互联网比作冰山,人们通常访问的网络只是露在水面上的4%,水面以下的96%就是暗网。

    暗网有着你能想象的所有罪恶,黑客交易、贩卖走私器官、刺杀服务、买凶杀人、毒品,违法犯罪,甚至有平台收取高额的费用专门直播“观赏性杀人表演”,残忍血腥,折磨致死。

    这里几乎是罪恶的温床。

    “任务失败了!”青年声音低沉的说道:“库博小队全军覆没,连我们好不容易培养的其中一根钉子也被拔掉了!”

    “我已经注意到了。”视频中一个金发木讷的中年,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他的身后门外的走廊上大量的身穿生化服的人,来来往往,里面显然是家实验室。

    “还要继续行动吗?”青年问道。

    “不,先隐藏起来,武者级的实验体,已经暂时够用,呵呵,不要挑衅这些大国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不过我相信,不用等多久了……”说到最后,他木讷的脸上,神色渐渐有些疯狂起来。

    ……

    陈守义早锻炼回来后,忽然心血来潮,买了几个罐头装的火焰喷枪,以及一些稀硝酸,关上房门后,准备对那根神秘的指骨,进行下试验。

    他先是把指骨放在火焰喷枪中灼烧。

    这种喷枪的温度可以达到1500摄氏度,当初他熔炼黄金,用的就是这种喷枪。

    “咦!”

    他发现火焰竟微微的朝两边避开。

    这根骨头还残留有力量吗?

    不过他注意到这种力量极其微弱,连他在地球上控风的能力都远远不如,看着并不明显。

    它的热传导性很低,当然也可能是内部某种力量阻挡着高温的入侵。

    陈守义足足烧了废了四罐气体,指骨才变得有些滚烫通红,但依然没有软化。

    显然它的熔点,远高于一千五百摄氏度。

    而且不像普通的骨质灼烧时,会散发出恶臭,这种晶体状的指骨,丝毫没有气味,仿佛已经成为另外一种物质。

    他立刻把烧红的指骨放在准备好的冰水里。

    “刺啦”一声,客厅里立刻蒸汽弥漫。

    等雾气一褪去,陈守义立刻用钳子把它夹了出来。

    却发现指骨依然完好无损。

    陈守义原以为,这种坚硬的骨质,必然极脆,没想到它的韧性比想象更高,接下来,他又把指骨放入稀硝酸,但这根指骨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看着经过酸液浸泡,重新洗净,变得更加光洁如新的指骨,陈守义心中一阵惊叹,把玩了一阵便放入口袋里。

    “找个机会,一定要用大吨位的液压机试试。”

    他心中若有所思。

    这时,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了,陈守义走到卧室,接起电话。

    “什么事?”

    “陈顾问,有任务了,我在楼下等你。”打电话的是白晓玲。

    “恩,马上就来!”陈守义听得心中一沉,挂掉电话,拿起长剑,就走下楼。

    白晓玲的车早已经发动,停在楼下,上面已按上了警报器。

    “什么任务?”陈守义拉开车门,一坐上车,就出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