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如此亲爹


    在张府喜宴上了那样的闹剧之后燕京一扫之前宾川金矿事情带来的压抑气氛,变得热闹欢快了起来。老百姓最爱看的就是这些氏族大家发生的各种八卦事了,毕竟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些贵族太过高高在上,遥不可及,总感觉和自己不是同一种人,不是活在同一个地方似的。可是如果出了什么事,像是现在贺家小姐的事,那就会让人觉得,哦,原来这些所谓的贵族其实也跟小老百姓一样,会出这样的丑闻啊。

    贺家气氛一片压抑和凝重,特别是二房。张氏是气得头直发晕,坐在轿子里回到贺家也是被人扶着进了屋子的,几个丫鬟围在她身边扇风的扇风,按摩额头的按摩额头,倒水的倒水,生怕她会被气晕过去。

    大房的人自然也知道这件事了,个个都面色阴沉,贺梅芩更是恨不得撕了贺嘉怡这个害她和贺家丢尽了脸面的人。今天简直就是她一辈子最丢脸的时候了,那种看似隐晦,实则赤裸裸的嘲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即使事情不是自己做的,但她依然有种是自己衣衫不整和男子纠葛的错觉和羞辱。

    贺老夫人面色阴沉难看,带着皱纹的嘴角紧抿着,微微下垂,闭着双眼,一手不得不撑在额上轻柔着疼痛得双额。

    真真是失算了,一时不察竟然出了如此大的纰漏,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贺家的小姐竟然和一个有妇之夫衣衫不整的纠缠在一起,还是三个人!不行了,光是想想这画面她都知道有多丢人,多不堪了。

    “娘,现在唯有尽快将嘉怡嫁过去平息舆论了。”贺夫人说道,面色也是十分的难看,因为这件事已经不是二房自己的事了,还连累了他们大房的人,连梅芩都受到影响了。

    贺老夫人猛的睁开眼,“嫁过去?不行!”

    贺夫人一愣,然后眉头一皱,“娘,都这样了,嘉怡若是还继续留在府里,那府里其他的姑娘都会受到影响的。”

    贺老夫人似乎冷笑了一声,“谁说让她留在府里了。去二房把他们两夫妻叫过来。”

    下人很快便将张氏和贺临安请到了大房的院子里,贺家大房和二房相隔得并不远,走路也就两刻钟的时间。

    贺临安和张氏的面色都不太好,看到贺老夫人才勉强的缓了缓。

    贺老夫人也不多说什么旁的话了,直接问道:“嘉怡的事你们两夫妻怎么看,准备怎么处理?”

    “这……现在除了将嘉怡嫁过去还有什么办法?”张氏叹了一口气道。

    贺老夫人眉头一皱,斥道:“糊涂,越是这样越不能将嘉怡嫁过去!若是将嘉怡嫁过去那岂不是坐实京中流言了?嘉怡的名声毁了,但是贺家其他小姐的名声不能跟着一起毁了!”

    贺临安皱着眉头问道:“那依老夫人所见该如何?”

    贺老夫人轻吁了一口气道:“先将嘉怡送到城外的姑子庙里吧!”

    贺临安和张氏面色一变,张氏白着脸,眼里满是震惊,“姑子庙……老夫人,这……”这是要逼死嘉怡吗?

    虽然嘉怡做出了这样的事她也很失望,很痛心,愤怒,但是、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女儿啊!她才十五岁,送去姑子庙,下半生岂不是要毁了?

    “老夫人,我知道嘉怡这次错得很离谱,但是她还这么年轻,送去姑子庙……”贺临安倒不是一个狠心的父亲,听到老夫人这么说也有些不忍。

    贺老夫人轻哼了一声道:“方家是什么心思想来你们也清楚。就算将嘉怡嫁过去也挽回不了什么。既然这样还不将她送到姑子庙去待一段时间,等这件事过去了,燕京的人淡忘了,到时候再接她回来,给她寻一个普通一点的人家嫁过去也未尝不好。”

    这样还能挽回一点名声,不至于连累贺家其他的小姐。

    特别是梅芩,之前清妃就透出消息来,说宫里最近在为八皇子的婚事操心,八皇子可是皇后生的嫡子,虽然没有宁王那么得宠,但他是嫡子,身体就健康,皇上对他也挺看重,将来没有意外的话肯定会被立为太子的。若是梅芩能嫁给八皇子,那贺家的繁荣昌盛便能再延续百来年了。

    “这……”听到贺老夫人的分析,贺临安迟疑了起来,觉得倒也是道理。

    方家并不见得是一个好人家,从方博对待梅家小姐的态度来看就知道了。他贺家的嫡小姐凭什么要嫁给一个娶过妻的人?而且这件事说不定就是方家的人搞出来的!

    想到贺临安眼底闪过了一道恼怒,方家简直是欺人太甚,勾引了嘉怡不说,在他们放出那样消息之后竟然使出了这样下作的手段!他是绝对不会如他们意的!

    所以贺临安很快就做出决定了。

    “就依老夫人所言去做吧!”

    “老爷!”张氏失声叫道。

    贺临安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不要再多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这对嘉怡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难道你想将她嫁入方家吗?方家是好人家吗?你以为她嫁过去会有好日子过?你若是真的为了她好就不要再纵容着她了!”

    张氏面色一白,张了张嘴却呐呐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房的院子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平阳郡主耳朵里。

    “郡主,你看这件事咱们要不要……”平阳郡主身边伺候的丫鬟低声问道。

    平阳郡主神色冷淡,一点也没有为了贺家现在的事而觉得有所烦恼或者是感叹,只是眼里却闪过了一道讥讽的冷光,“他们贺家的人惯喜欢做这种抢人东西的事情,大概是觉得将属于别人的东西抢走了会让他们觉得更加的得意骄傲吧。”

    丫鬟没接话。

    平阳郡主将头上的珠钗摘了下来,淡声吩咐道:“看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给贺嘉怡听,既然她那么想嫁到方家去,本郡主就做一次好事,成全她。”

    “是,郡主。”

    “小心点,别让人知道了。”

    “郡主放心,奴婢会小心的。”

    “去吧。”

    丫鬟福了福身刚退出去郡马便回来了。

    平阳郡主看了他一眼,“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郡马贺淮安摇着头,“还不是老二家的事。”

    平阳郡主明明已经知道了但还是故作不知的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贺淮安也不隐瞒她,将事情说了一遍,平阳郡主眉头一皱,“嘉怡怎么做出了这样的事,岂不是让整个贺家都跟着一起丢脸了?我听说家里似乎有意让梅芩这孩子做八皇子的正妃,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梅芩和八皇子的婚事成功几率岂不是大大的降低了?皇后娘娘只怕对贺家也有不满了。”

    贺淮安轻叹了一声,“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顿了顿,他又看着平阳郡主,犹豫了一会儿才道:“平阳,不如你,你找个时间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随便探探皇后的口风?”

    “探口风?我要怎么探口风?梅芩和八皇子的事虽然说私底下大家是有这个意思,但是毕竟没有摆到明面上来说,我若是去试探皇后娘娘的口风,一不下心可能就会惹得皇后娘娘更加不喜,你可知道?”平阳郡主淡着面色道。

    贺淮安叹着气道:“我们何尝不知道,只是现在总不能让清妃去皇后那里试探啊!最近贺家的事也确实是多了些。”之源才刚折在了常州的事上面,现在又……

    “平阳,这件事你就多费心一点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贺淮安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就是生怕她又要做甩手掌柜,什么都不肯管。

    “如果我不愿意去呢?”平阳郡主定定的看着他,语气冷淡。

    贺淮安一愣,很快便又笑道:“不愿意就不愿意,反正这是大房的事。他们若是真的担心梅芩和八皇子的事,那就自己想办法吧,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平阳郡主看着他脸上一如既往的包容笑容,一颗心似乎微微疼痛了起来,可是很快又冷硬了起来,突然笑了笑道:“看你,我就是故意想要跟你开玩笑。既然是你开口了,我自然是要走一趟的。”

    贺淮安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一些,温润的双眼闪过了一道亮光,整个人也光彩了一些。

    和平阳郡主年纪差不多大的他长的就是儒雅书生模样,五官上和贺家其他男性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比起贺家其他人,他却多了几分书卷气和文雅,身上气质平和,性格温文,脾气也相当的和善,甚少有发怒的时候。大概是心境的原因,他已经年近四十,但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甚至比贺临安看起来还年轻一些,时常让人取笑说贺临安更像是大哥。

    “那就有劳郡主了。”

    “夫妻之间就不必说这么客气的话了。”平阳郡主摇着头轻笑道。

    贺淮安看到她脸上淡淡的笑容,心里竟然觉得异常的满足。

    她极少笑,话也不多,很多时候都是冷冷淡淡的,对他这个丈夫也是如此。私底下大家都跟他抱怨过,让他震震夫纲,不能让给她一直压着。但是他并没有觉得平阳她压着自己,让自己毫无尊严。他喜欢平阳,爱她,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是如此。他好不容易才娶到她,自然是要娇宠着,让她一辈子都不会有后悔的机会。

    他忍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的留下一枚虔诚的吻。

    平阳郡主用力的闭了闭眼,迟疑了半响还是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

    皇上既然答应了凤明阳,自然是不会食言,所以第二天早朝便宣布了这件事,让站在地下的大臣一阵意外。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千总而已,皇上爱给谁就给谁呗,也不是多大的事,怎么还在早朝上说起来了,什么意思?还是说皇上打算重用这个褚卫了?

    话说回来,这个褚卫不是褚大人的嫡长子吗?听说和褚大人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啊,而褚大人也颇得皇上信任。现在又在早朝上说这点小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暗示啊?

    底下的大臣心思各异,看着褚大人的眼神都不同了。

    褚良序一张脸都不知道应该要摆出什么样的脸色来才是应该的。

    大家都知道他和褚卫这个嫡子关系不好,但是现在皇上这态度又惹人怀疑,他这个做爹的却一点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他和严知君一起去常州的时候他不是不知道,但他是不在意。对这个嫡长子他一向没有什么感情,也极少关心,有时候他回不回府他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关心他去做什么,会不会遇到危险?他以为他和严知君去常州不过是为了玩乐,但是谁知道这次倒是让他跟着立功了,即使是小小的功劳也足够了。

    之前皇上已经嘉奖过了,为什么突然又……褚良序心里也是非常疑惑不解的。

    皇上坐在龙椅上看到底下大臣各异的脸色哈哈大笑了起来,干脆给他们解释了起来,“褚卫之事是宁王所求,朕不过是顺了宁王的意罢了。褚爱卿啊,你回去好好跟褚卫说说,让他要好好干,千万不能辜负了宁王的一番心意啊!”

    哦,原来是宁王求的啊,难怪了。

    “臣代犬子叩谢皇上隆恩,臣定会好好教导犬子的。”褚良序连忙站了出来。

    退朝之后褚良序身边不断的有人跟他说恭喜,让褚良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

    这些恭喜要真是真心的,那倒也无所谓,虽然说他对褚卫这个嫡子并不怎么喜欢,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儿子,有了出息对褚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而且千户这个官,虽说是五品官,但却是武职外官,褚卫当了千户,将来若是他自己有出息,对褚家对褚渊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他去了军营里,也就不用担心他会在燕京威胁到褚渊了,如此甚好。

    不过这些同僚嘴上是说着恭喜的话,但实际上却是在嘲笑他,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就是知道所以褚良序的笑容才越来越僵。自己不喜欢的嫡长子冷不防的得到了一个正五品的官,但一直疼爱有加的嫡次子就一事无成,不就是在嘲笑自己吗?

    褚良序沉着一张脸,直到当值完回到了府中才缓了缓。

    “爹,你说什么?皇上封了他一个正五品的官?”褚渊听到他的话直接跳了起来叫道,“他有什么本事,皇上怎么能封他一个五品官啊!皇上这是糊涂了吗?”

    “混账东西,你在胡说什么!”褚良序脸一黑,怒斥道。

    褚渊叫完之后也有些后悔了的,他就是一直嘴快嘛。

    “爹,你怎么不阻止皇上啊!一下子给了他一个五品官,他以后岂不是要压在我头上了?”褚渊对此非常不满。

    他就是看不得褚卫好!在他看来就是褚卫霸占了属于自己的嫡子位置,要不是他的娘抢走了属于他娘的所有东西,他又怎么会是如今这尴尬的地位?即使他得到了爹所有的宠爱和看重又有什么用?燕京这种地方,那些权贵只会看出身,看身份!对他们来说,他永远都是一个妾扶正生下来的假嫡子!

    “你这孩子怎么不动动脑子?”褚良序没好气的道。

    “我就是动脑子才觉得这样不行!”

    褚夫人周氏也皱起了眉头,有些担忧,“老爷,渊儿说得也没错啊,这一下子就是正五品的武官,万一他到了军营里,闯出了一片天,那以后咱们渊儿岂不是要一辈子被他压着了?老爷,我被那个女人压了一辈子没关系,我认命了,但是渊儿,他不能被褚卫压一辈子啊!”

    说着说着周氏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伤心的啜泣了起来。

    褚良序眼底闪过了一丝愧疚。

    周氏是他心爱之人,也是他一开始就想要娶为妻的人,是当年他爹娘非要逼着他娶了出身良好的陈氏为妻,可是陈氏家族在几年后却因为犯了错举家被下了狱。他的岳父在狱中没熬过来死了,岳母也殉情而去,陈家很快就没落了。虽然大婚一年后他就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接入了府里,却只能是个妾。

    后来陈氏死了,他不顾爹娘的压力硬是将陈氏扶为了正妻,将迟了几年的荣誉地位给了她,但也改变不了她曾经是自己的妾这个事实,也改变了自己心爱女人生的孩子一开始是个庶子的事实。所以他心里一直觉得很愧疚,明明一开始是他保证说会娶她当正妻的,但是他却没有做到。

    周氏一哭,褚良序马上就没有办法了,劝慰道:“其实褚卫去了军营也是好事一件。”

    “爹,你是不是看他当上五品官了,觉得他出息,所以改变主意了,要和他当一对好父子了?”褚渊满是指责的看着褚良序。

    褚良序被他这眼神看得心里一股火气冒了出来。

    这混账东西说的是什么话,他这不都是为了他吗?但是他倒好,一点都不明白他的苦心!两个都是他的儿子,但是他却只把他当儿子,他还觉得不满意吗?

    周氏一看褚良序的面色就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了,忙拉着自己儿子的手柔声道:“老爷,你别怪渊儿,渊儿只是太担心也太伤心了,你是他的爹,他心里有多孺慕你,你不是不知道。他一直以为他才是你最疼爱的孩子,但是现在老爷却护着褚卫了,别说是他了,就连我都……”

    周氏说着暗中扯了扯儿子的袖子,暗示他赶紧低个头。

    褚渊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于是老老实实的道歉道:“爹,对不起,刚才是我说错话了。”

    褚良序见他低着头一副错了的乖巧样子,不由得一叹,慈爱的道:“爹说是为了你好,不是哄骗你,而是实在话。你只是看到褚卫一下子当了五品官,是个千户,但你却不了解军营里的事。军营里的每一个军官不管是大还是小,都是靠自己一步步走来,靠自己一个个军功挣来的。突然多了一个陌生人,一来就是千户大人,军营里的人会怎么想?褚卫他去了军营里怎么服众?”

    没办法服众就没办法统领手下的兵,手下的兵不听使唤还打什么仗?这样的将领上了战场如何调兵遣将?别说是升官了,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都是未知数。

    “而且这样一来,在燕京里就没人和你挣了不是更好?以后你好好努力,不怕没机会,爹会帮你的,将来你一定会会褚卫好,比褚卫有出息!因为你是爹的儿子!”

    褚良序的一番话让周氏和褚渊醒悟了过来。

    是啊,褚卫一个连科举都没有考过的人,突然成了千户大人,到了军营里谁会服他?底下的兵不服他,就算当了千户也是白费功夫啊!而且虽然说现在凤歧国并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是边境上还是会时不时的来一仗,说不定褚卫哪天上了战场就死了呢?说必定他到死都还只是一个千户而已!

    哈,这样想的话倒也是他去了军营对他更好!

    “爹,那你快想想办法,把褚卫安排到动乱的边关上去,让他去打仗!”褚卫没有经验,要是上了战场的话就算不死也一定会受伤的!褚渊很是兴奋的想着。

    褚良序皱了皱眉,有些迟疑,“这……这就没有必要了吧?反正他都是要去军营的,哪个军营还不是都一样?”

    “爹,这当然不一样了!普通的军营那跟在燕京有什么区别?”

    “老爷,你就答应渊儿吧,让他也好放心!”周氏哀求道。

    褚良序被两个人同时眼巴巴的看着,本来就不坚定的心一下子就动摇了,“好好好,我答应你们,我会想办法的。”

    周氏和褚渊同时笑了出来,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得意。

    “多谢老爷,老爷对我们母子真好!”

    “嗯,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爹了!”

    听到他们这么说,褚良序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你呀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可要长进点!”

    “爹,你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比褚卫有出息的!我一定会为褚府争光,光宗耀祖的!”让那些死了的老家伙后悔当初这样对待他们母子两!

    宁王府里,阮伽南很是苦恼,因为今天又是到了进宫向柔妃和皇后娘娘请安的日子了。

    自从宁王在常州出了事之后柔妃就一直盯他们盯得很紧,生怕宁王再出什么事一样。宁王现在终于可以正常上朝了,柔妃就天天提心吊胆的,连带着阮伽南也不好受了起来。

    一想到今天进宫又得听柔妃念叨,她就有些生无可恋。

    宁王见她这副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安慰道:“你放心吧,今天母妃应该是没有什么时间和你说我的事的。”

    “为什么呀?”阮伽南好奇了。

    “之前我不是提起过吗?最近宫里都在为八哥的婚事烦恼,母妃虽然只是一个妃子,但是也替母后分忧的。八哥的事没有定下来母妃应该都没有多少心思管我的事了。所以你可以不用这么的……”凤明阳想了想才道,“不用这么的视死如归。”真的没有这么严重。

    阮伽南眼睛先是一亮,接着又是眉头一皱,问道:“你觉得八皇子的正妃会是哪家的小姐?”

    燕京里大户人家适婚的嫡小姐人数可不少,但八皇子是嫡子,文韬武略什么的也不差,皇上还挺看重这个儿子的,和宁王相比就是差了一点宠爱罢了。但是所有的皇子当中,八皇子任的官职是最有实权的。

    所以八皇子的正妃人选,一不小心选错了,可能会惹出很大的麻烦啊。

    凤明阳眸色闪了闪,嘴上却道:“这个我哪里知道。端看母后和父皇的意思吧,他们看中了谁家的小姐就是谁家的小姐了。”

    阮伽南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

    “你这么关心这件事做什么?”凤明阳问。

    阮伽南撇了撇嘴道:“我这还不是为你啊,你娶了个没有身份背景的王妃,给不了你什么助力,若是八皇子娶了个高门女子做正妃,那你的处境就惨了。”

    说不定好不容易因为宾川的事让一些动摇了的大臣,也会因此而退缩重新选择阵营。他本来就没有什么优势,光是一个王爷的封号顶什么用?就算现在的皇上护着他,可是将来呢?

    哦,忘记了,宁王或许没有将来呢……

    想到这件事,阮伽南的面色忽然有些怪异了起来,盯着凤明阳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看什么?”凤明阳整理着衣领,注意到她奇怪的眼神,不由得瞥了她一眼。

    “王爷,话说好像你十九岁生辰快要到了。”她意有所指。

    十九岁就要到了,二十岁还远吗?护国寺的大师可是断言他活不过二十岁啊!如果大师真的是大师,那就是说他还有一年的命而已。

    真是可怜……

    阮伽南心里想着,但实际上却想着等他死了,自己就自由自在了。

    不过,好歹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了,也经历了一些,心里对他还是有些同情怜悯,觉得可惜的。两人现在也算是朋友了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一天天等死,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但,谁让他们关系特殊呢?他若是不死,她就得被困一辈子,在这王府的后院当个王妃,这方寸天地实在是令人压抑,哪有她当老大时自由快活。

    所以她现在还是没有想要帮他的意思。

    不过嘛,在这段时间里,她还是可以配合他的。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心思都有异曲同工之处,就不知道若是将来两人知道了对方的心思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凤明阳整理衣衫的动作一顿,很显然是明白了她话里暗藏的意思。

    “是啊,快到本王十九岁生辰了,王妃可要想好给本王准备什么礼物了。本王不接受一般的礼物。”宁王理所当然的道。

    阮伽南冷笑了一声,“王爷,本妃的生辰也没有见你送本妃什么礼物啊。”好意思叫她送么?知道不知道什么叫礼尚往来。

    “哦,那个时候本王还没有娶你呢。”所以怎么可能送礼物给她?

    阮伽南一噎,然后忍不住咬牙,“那王爷的意思是今年本妃的生日王爷会给本妃好好准备礼物了?”

    凤明阳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微微侧着头凝视着她,有些意味深长的道:“当然,本王一定会让你过一个难忘的生辰。”

    “那本妃就要擦亮眼睛等着看王爷能给本妃什么样的惊喜了。如果王爷真的能让本妃过一个难忘的生辰,本妃也一定会给王爷准备一份难忘的礼物。”阮伽南轻哼了一声道。

    她的生日在他的生日之前呢。

    “那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

    两人磨磨唧唧的在屋子里磨蹭了半个时辰才收拾好出来了,好在时间还充裕,不然就他们这个速度,准会迟到,到时候免不得又要让柔妃说了。

    不过两人进宫之后倒是没有在栖梧宫待太长时间便一起去了长春宫,为的就是八皇子的亲事。

    八皇子现在是皇室中唯一还没有成亲的皇子,而且又是嫡出,人品能力似乎都相当不错。虽然说凤歧国皇室并没有一定就要立嫡的规矩,但不管怎么说嫡出的皇子总是占了更大优势的,也更加的名正言顺,朝廷的大臣,各个大家族也更加认可嫡出的。毕竟嫡出意味着正统血脉。

    所以皇上和皇后一透出要给八皇子挑选正妃的意思后,朝廷上的大臣们就开始活跃起来了,无数个大臣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八皇子,希望能借此一步登天。若是将来八皇子继成皇位,正妃就是皇后,这不是一步登天又是什么?

    这让皇上和皇后很是头疼。

    即使他们是皇上和皇后,但是这亲事要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定下来的,其中牵涉到的利益关系,朝局平衡尤其重要。一不小心打破了现有的平衡局面,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不过看到凤明阳两夫妻皇后似乎很是高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凤明阳之后点着头道:“小九看起来面色好了许多,看来恢复得不错,以后要多加注意,说不定到时候真的能找到那个神医治好你的身体。”

    “多谢母后关心,儿臣最近确实是觉得好了不少,大概是王妃照顾得好。”凤明阳说道。

    阮伽南一脸懵逼。

    王爷,你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没有怎么特别的照顾你啊!不要给我戴高帽子哇,我有点怕呢。

    皇后闻言目光落在了阮伽南身上,见她端庄得体的样子很是满意的笑着道:“宁王妃也长进了许多,能把小九照顾得这么好也不枉当初皇上给你们赐婚了。看来你这丫头也是有福气的,小九娶了你之后就开始好起来了,还办了宾川的大事,让皇上很是欣慰呢。”

    阮伽南状似羞涩的低着头轻声道:“母后谬赞了,是王爷自己福气大,臣妾不过是占了王爷的福气罢了。”话才说完自己就心里一阵恶心了。

    凤明阳瞥了她一眼,她微微侧着头斜睨着他,暗暗挑了挑眉,他淡定的收回了视线。

    皇后将两人的眼神互动看在眼内,不由得一阵摇头轻笑。柔妃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的小眼神互动,见皇后看着两人笑了起来,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两个成亲之后是越发的任性胡闹了,跟个孩子似的。”

    “说起这个,小九的十九岁生辰也快到了是吧?”皇后突然说道。

    柔妃脸上的笑容一收,有些落寞了起来。

    “这生辰就不过了吧……”皇后迟疑了一才才有些试探性的道。

    过着这生辰岂不是在提醒小九快及冠了吗?现在神医还没有找到,那护国寺大师的话……

    柔妃眉头轻轻一蹙,但很快又松开了,“臣妾倒是觉得应该过的,就是因为如此才更加要过。这喜气大了,说不定就会给小九带来好运呢。”

    皇后看了她一看没有说再说什么,而是道:“罢了,这件事还是要看皇上的意思。不管怎么样你们两夫妻好好过日子就是了。”

    “多谢母后教诲,儿臣(臣妾)一定谨记于心。”

    “不过……”皇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不由得落在了阮伽南的肚子上,那目光让阮伽南不由得浑身都僵了僵,心里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见皇后蹙着眉头,似乎有些不解的样子,“只是你们成亲的日子也不短了,宁王妃这肚子怎么还是没有动静?”

    两人正是年轻的时候,就算房事不勤,也该有消息了吧?

    阮伽南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有动静才有鬼呢!她和宁王殿下就同房了一次——哦,不,是同房了一晚而已!而且她才几岁啊,生什么孩子,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好么?

    凤明阳脸上倒是神色不变,淡笑着说道:“母后,儿臣和伽南年纪还小,子嗣的事不急。”

    “怎么不急了?你都十九了,你看看燕京那些权贵家中的公子少爷,十五六岁就有子嗣的都不少!你大皇兄当年也是十六岁就已经有子嗣了!”皇后拧着眉道。

    凤明阳苦笑了一下道:“母后,还是等儿臣的身体养好一些再说子嗣的事吧。”

    柔妃在一旁也道:“小九,娘娘说得有道理,子嗣的事你还是要捉紧,若是不行,等你身体好一些再纳个侧妃就是了。”

    阮伽南嘴角又是一抽。

    不行,柔妃娘娘,是你儿子不行啊,再纳十个侧妃也是生不出来滴,就不要祸害无辜的少女了。

    生怕一会儿这火会直接烧到自己身上,阮伽南连忙岔开了话题,“母后,母妃,我和王爷好像听说最近父皇和母后在烦恼八哥的亲事是吗?”

    皇后果然是引开了注意力,“是啊,小九都成亲了,乾阳这孩子也该成亲了。他们同一天出生,总不能相差太远了,不是吗?”

    “那不知道选中了哪家的小姐?”阮伽南又问。

    皇后倒也不觉得她逾越,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道:“要是选出来那就不用烦心了。哎,不如你们也出个注意,说说哪家的小姐好,适合乾阳?”

    阮伽南眨巴了一下眼睛,“母后,这个臣妾是真的无能为力了,臣妾和燕京的小姐都不熟悉,哪里知道谁适合八哥呀。”

    皇后好笑的摇了摇头道:“也不指望你了。”

    倒是柔妃很是认真的思索了一番之后慢慢的说道:“要是燕京适婚的大家族小姐还是不少的,但是这其中身份最配得起八皇子的,我觉得唯有关家和贺家的两位小姐了。这两位在燕京中的名声都是极好的,容貌出挑,家世良好,品行端庄,当八皇子正妃的话绰绰有余了。”

    皇后眉头一皱。

    阮伽南则是挑了挑眉。

    关家的小姐和贺家的小姐?关家和贺家可是现在燕京风头最盛,势力最强盛的家族,这两家的小姐确实是适合八皇子的,只是若是八皇子娶了这两个家中其中的一个嫡小姐,那八皇子争夺那个位置的胜算岂不是更大了一些?若是八皇子娶了这两个其中的一个,怕是会引起不小的朝局震荡吧?

    阮伽南正想着就听到身边的人淡定的道:“嗯,母妃说得不错,关家小姐和贺家小姐的确是最合适的,说起来儿臣倒是觉得贺家的小姐比关家更合适一点。”

    皇后对于凤明阳的话似乎觉得有些惊讶,问道:“小九为何这样说?”

    凤明阳沉吟了一下道:“跟关家相比,贺家根基还不算稳,八哥若是娶了贺家小姐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可以相互扶持,再加上清妃出自贺家……而关家,在朝中的影响太大了,关家在朝中为官的人也太多了,若是八哥娶了关家的小姐,只怕父皇也会不高兴。”

    柔妃拍了拍双手,“小九说的正是道理!这样说的话也真是贺家小姐比较适合。而且贺梅芩不管是容貌上,还是气度上都比关家小姐更好,更适合八皇子。”

    “这……”皇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把这两母女的话听进去了,有些迟疑了起来。

    而阮伽南则是狐疑的看着凤明阳,又看了看柔妃,心里那股熟悉的怪异感觉又升了起来。

    这两母子怎么怪怪的?凤明阳这厮摆明了就是想要那个位置的,但是柔妃这样子看起来似乎不知道他的心思……又或者是柔妃真的是一个非常安分守己的人,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妃子,自己生的孩子也不应该肖想那个位置,所以才没有这种心思?那凤明阳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确定八皇子娶贺家的小姐会是一件好事?

    良久之后皇后才收敛起心神道:“罢了,这件事还是本宫再跟皇上好好商量吧。”

    看皇后不想再说这件事,凤明阳和柔妃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转移开了话题。



------题外话------

    今天发现有时候上传的章节段落似乎有问题??,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大家在评论区提醒一下云吞哈,因为有时候上传的时候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