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末世夹缝求生 > 第114章 白骨
    我们一行三人匆匆忙忙地朝着教学楼冲过去,教学楼的七人却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中。

    底下室里,侯王他们七个人躲在一间小房子里苦不堪言,其中一人捂着肚子靠在墙上呻吟,地上已经流了一大滩血,本来他们已经找到了程雪的尸体,以及那干嘛几个男子的犯罪证据,可是在搬动程雪的白骨的时候,白骨却突然发动了袭击,并将一人捅伤。匆匆忙忙之下,侯王对着白骨开了两枪,子弹打在白骨上,激出来耀眼的火花,然而白骨却没有丝毫破损。

    眼看白骨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有再次进攻的趋势,侯王几个赶忙讲那个手上的警督拖着进了一件小房间,并将门反锁。

    “怎么办啊,”其中一个警督李斌开口了,面带苦涩,“想不到我们堂堂七个警督,竟被一具白骨堵在房内不敢出去,这要传出去让我们得脸往哪放?况且,这白骨究竟是什么鬼东西呀,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死了身体都腐烂成白骨了还能暴起杀人的。”

    侯王没好气的怼了他一句:“你问我,我问谁。等着吧,刚刚我开抢的声音局长应该听到了,他现在应该在赶过来的路上,我们现在先躲好,邓局长过来后在另作打算。”

    侯王的想法得到了其他人的一直认可,正当他们放低声音准备猥琐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嘶嘶啦啦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包括侯王在内的一众警督都变了脸色,这声音正是白骨用爪子挠们的声音。

    “他妈的,”年轻气盛的李斌不能忍了,拿起武器就准备就冲出去,“大不了跟他决一死战好了。”

    “你跟人家决一死战,说得好像人家愿意跟你决一死战一样。”有人冷冷的补刀。

    听了这话,李斌默默的放下了武器,等着张卫国的到来。

    话说当张卫国听到枪声后,径直得朝教学路冲过去,我在后面紧紧跟随,一路上我看着四周,却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我看到一些黑雾竟然慢慢地朝着教学楼涌过去,而在此之前,黑雾一直是在原地不动的,就算我用力吹气,也没有什么效果,然而……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地下室外,程雪的骨架挠了半天门后,发现没有什么作用,于是放弃了这个计划,转而盘坐到门口堵住门开始吸收向他涌来的黑雾,吸收的速率并不快,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程雪原本因为风化而变黑的骨架竟然变得洁白无瑕,宛若圣人的骨头。

    一路的奔跑,我跟司徒羽都有一种脱力的感觉,而张卫国却跟没事儿人似的。终于,我们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张卫国看了我一眼,率先进入地下室,我紧随其后,司徒羽则听我的吩咐站在门口,当然,为了人身安全,张卫国把自己的枪给了司徒羽。

    一入地下室,一股毛霉而潮湿的感觉,空气中满是腐肉的味道,我啦并排往前走去,我紧握着警棍,张卫国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三十公分左右的三棱军刺,锋利的军刺在手电的照射下反射着银光。

    我俩往前走了十几米,陡然见了盘坐在门口的白骨,而房间里的人也见到了我们,兴冲冲地打开门,就准备朝着我们冲过来,冷不定的却被门口的白骨吓得不敢动。

    我跟张卫国对视一眼,来不及吐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立刻分开左右包抄向着白骨冲过去,抡起军刺跟警棍朝着白骨打去。

    “叮,铛”,我跟张卫国一脸吃惊,抡圆的警棍军刺竟然被白骨两只手给挡了下来,我跟张卫国脸上都不太好看,张卫国赶紧给侯王他们几个人个一个眼神,示意他们赶紧退出,随后继续向白骨冲过去。

    突然,白骨猛地一震,“唰”地战起,径直朝我跟张卫国冲过来,灵敏的身子跟关节让我怀疑这是一个真人,。

    我俩人跟白骨战在一起,金属与骨头的碰撞激出了大量的火花,而侯王几人趁着白骨不注意,将受伤的人抬出来,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白骨。

    几轮对抗下来,白骨看上去没有什么损失,我跟张卫国的手腕却疼痛的不能转动,tmd这玩意儿劲儿还真大。

    我喊了一声:“侯王,你们也比在那看着了,赶紧过来牵扯住他,我跟你们局长需要活动一下手腕”。

    听了我说的话侯王跟李斌倒是直接冲了上来,其他几个人除了伤员却在原地犹犹豫豫不下决定。

    张卫国默默地看着他们,记下了他们的名字,没想到这个侯王平日里那么不正经,关键时候还是有用的。

    我在一旁看着跟白骨扭打成一天的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白骨应该就是程雪的尸体了可是为什么会暴起伤人呢?而且就算她化为白骨,也是一个女子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呢?我百思不得奇解。

    突然,我拍了拍脑袋,靠,我是猪吗?程雪的灵魂不是在我这儿吗,我把她叫过来问一问不就行了吗。

    我喊到:“老侯,你俩在坚持一会儿啊,我马上就想到办法了。”来不及听他的回答,我掏出天书,在心里喊到:“程雪程雪,快出来,你的尸体尸变啦!”

    程雪倒是很靠谱,很快就出来了,她疑惑道:“什么尸变?”我赶紧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她,并且问他知不知道什么缘由,谁知她也是一脸懵逼,说:“我也不知道啊,我死的时候这个学校还很正常,死了以后就一直跟着那几个渣男,对这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啊。”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问道:“那必要的时候,你介意我们毁掉你的尸体吗?”对于这一点程雪倒是看的很开:“有什么介意的,反正我现在又不需要身体,这种样子其实也不错。”

    “好的,我知道了”,等到肯定回答的我冲着一众人喊到:“实在不行就用手榴弹把这具骨架炸毁掉。”

    话音刚落,其他人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张卫国开口道:“我们来并没有带手榴弹啊,而且这种东西是要武装部批准的,我们也不能随便动用的。”

    我皱了皱眉头,连子弹都不能在骨架上留下痕迹,手榴弹又不能动用,那我们该怎么毁掉这副骨架那?

    我不禁有些头痛。

    阴暗的地下室里,我们一行人跟白骨形成了对峙的局面,我们没有办法毁掉白骨,白骨也不可能同时干掉我们八九个人,一时间,局势陷入了紧张的局面。

    张卫国皱褶眉头看着白骨,却问我:“刘老弟,你在学校呆了这么多天,难道就没有什么能够解决这个白骨的方法吗?”

    我苦笑着摇摇头,无奈道:“现在学校里面到处都是危险,我也不可能把学校吃透呀,就像这尸体,明明都风化成骨头了,还有伤人的行为呢?”

    这是侯王说话了:“要不,留几个人在这里跟这具白骨牵扯这,其他的人去解决学校的问题?”o

    张卫国摇了摇头,说道:“你觉得谁能留下?留下三四个人又怼不过白骨,反而还有生命危险,况且我们也不能保证其他地方没有危险了,如果仅仅一具白骨,就让几个人留在这里,那万一碰到其他的隐患该怎么办?”

    “要不,让其他的警员进来吧,人多一点也方便办事。”其中一个警督说道。

    听到这话,张卫国紧紧的皱起眉头,其实在他的心里,他是不想让这件事情大规模地暴露的,带来的底层警员多达四五十名,如果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不是一个小小的局长能担待住的。

    看张卫国还在犹豫,说话的那个警督开口了:“局长,别再犹豫了,现在不是考虑暴露不暴露的事情的时候,再墨迹一会儿,我们恐怕都要被困在这里。”

    张卫国眉头紧锁,脸上都皱出了褶子,过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下令道:“老侯,你去外面召集他们进来吧,务必要强调保密,尽量迅速的解决这里的问题!”

    “是!”老侯铿锵有力地回答。

    老侯走了,去学校门口搬救兵去了,然而,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好像要发生什么。

    我站在原地,绞尽脑汁地思考,究竟该如何解决这个难题?用火烧吗,可是这里哪会有火,超市倒是有打火机,但我们也不能用一堆打火机把它烤化吧。

    我听到有人急急忙忙的跑步声,向上一看,是老侯回来了,只见他满脸惊慌,一见我们就大喊道:“出事了,外面,外面的警员都失踪了!”

    “什么,?”张卫国满脸诧异,“他们不是在学校外面嘛,那里又不是幽灵校园的笼罩区域,怎么会失踪?难道他们提前回去了?”

    “不可能啊,我看到外面的路上丝毫没有警车碾过的痕迹,就像我们从来没有来过一样。”侯王满脸苦涩地说道。

    不知为何,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侯王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仿佛,她不是真的一样,况且他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从离开这里到学校门口至少得十分钟,他却只用了五分钟,而且按照他说的,他还观察了路边碾压的痕迹,我觉得,猴王应该不会是这么细心的人。

    可是……

    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一大帮女生的失踪或死亡,警员的失踪,复活的白骨,一切都在提醒我,要加快解决的进度了。可是这白骨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哎呀,你是不是猪脑袋呀”,我突然听到刘璇的娇呵,对呀,我怎么忘了还有她呀,他可是曾经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

    我赶紧问她:“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当然有呀,不过,你这么长时间都不找我,我不高兴了,一不高兴就不想告诉你了”。

    我满脑袋黑线:“姑奶奶呀,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也不想我们这里人重蹈你们之前的覆辙吧。”

    “emmmm,你记不记得那句具干尸?”她说道,“那条机关道,你们可以把白骨引过去,将它困在机关道里面啊。”

    “然后我们去解决学校的其他问题,”我接道,“白骨肯定是一依托于这个学校的某些力量存在的,只要我们把学校的问题解决了白骨自然就没什么威胁了,对吧”。

    “bingo”,刘璇打了一个响指。

    说干就干,我把这个方法告诉了张卫国,他怀疑的看着我:“这个方法行吗?”

    “死马当活马医吧,不然现在你还能怎么办?”我说着,提起警棍朝着白骨走去,毕竟要把他引出来,肯定得先激怒他。

    “你们先去把机关道里的绳索准备好,到时候直接套在她身上就好。”听到我的吩咐,一大票警督忙不迭地的离开了这里,诺大的地下室就剩下我跟白骨两人。

    我慢慢的踱步,盯着他防止他夺门而出,我说道:“我说你呀反正你也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被奸邪利用呢,难道你要把那几个男人在你身上的痛苦强加在其他人身上吗?这个学校的环境已经成这样了,还有一大帮子学生等我去救她们,所以,得罪了。”

    说着,我抡起警棍朝着白骨脑袋上打过去,“咣当”,正中眉心,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激怒了她,不过这正符合我的意愿。她的喉咙出发出一声低沉的嚎叫,爪子一抬,向我冲了过来。

    我收起警棍,转身就跑,免得被抓伤,谁知道她的爪子上有没有剧毒,除了地下室门,我并没有看到司徒羽的影子,我也没有多想,以为她是跟那群警察走了。直接朝着机关道的方向跑去,白骨紧随其后。

    “撕拉”,跑着跑着,我感觉背后传来一阵阴风,赶忙往前倾过去,却听到衣服划破的声音,我感觉她的爪子从我的背上撇过。

    “卧槽你奶奶个腿儿,”我大骂一声,使出吃奶的劲儿赶紧往前冲过去,远远的看到张卫国他们已经就位,机关的索道也准备好,只要白骨过去,就会被缚起来。

    我一边跑着,一边伸出手向后比一个中指,也不管她看不看的懂,反正先嘲讽一波再说。

    白骨果然紧紧跟着我。

    很快,我到了他们设埋伏的地方,我打了个手势,得到回复后,我猛地一跳约过绳索,白骨却没躲过,被绳索锁的严严实实。

    张卫国大喊一声:“开!”一个在机关口的警员猛地一踩开关,我听到机关齿轮转动的声音以及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白骨一路嘶嚎着被拉进了地底,。

    我们几个都大出一口气,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

    突然,我发现人数有些不对劲儿,仔细一看,却发现司徒羽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