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我回家 > 一百零七:好好说话
    “你的往事我怎么帮忙呢?但只要能帮到的哥绝不推脱!”秋寒说得斩钉截铁。
    冬小蓝又眉开眼笑了:“哥,这可是你说得哈,这是答应了吧,记得不准反悔哩……”
    秋寒点了点头算是答应。只是心中想到一句话:女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么?她们的情绪如同天上的云朵般变化莫测。
    小蓝拿起柜上的水,喝了口,放下水瓶,又脱去了外套。她感觉空调的温度上来后,有些闷热。之后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靠阳台门的拐角处沙发上坐下。试着变换了几次坐姿,然后大概觉着最舒适了才安静下来。
    秋寒从她的细微动作里,能看出来她此时的内心应该有些烦躁。秋寒拿起她刚放下的水瓶,走过去,再次递给了她,之后选择了在她对面坐下,却低着头,不去看她。
    “寒哥,你干嘛呢?低着头?”冬小蓝不知何故。
    “没有,这样看起来是不是专注一点!”秋寒找了个憋足的理由。心想尼玛我敢抬头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还脱掉了外套?脱掉也就脱掉了吧!好歹你里面多穿点吧?外套里面就一件很薄的蓝色保暖内衣,还是上次逛街时候“夏娃的诱惑”里买的。
    想到这个名字就让秋寒浴血喷张,脱去了外套,更加凹凸显现撩人般的身材,胸部双峰巍然高耸,夺人心目,我敢抬头么?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好吧?何况中午还喝了那么多酒!哎!我说大姐你这不是惹人犯罪么?你可知道我心中的痛楚?
    辛亏秋寒低头的想法冬小蓝不知,要不不知道这“妖精”又会换上什么手段调戏秋寒一番,她好像是真不怕跟秋寒出点什么事?
    冬小蓝倒是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自顾自的就开始讲述她自己的故事了……
    “我这次来江城,其实主要不是接我哥哥的,我是躲一个人跑出来的,正好听我妈说了哥哥出狱的日子,就开车过去了,然后就碰到了你。”说到这里,高速路上的一幕幕又在冬小蓝脑海里重现。她反倒没有去叫秋寒,可能那是她美好的回忆,一切如梦如戏。
    这短暂的时间里,秋寒极力的平复着自己。一个成年人的理智让他抬起了头:“你这蓝东实业控股集团大小姐,还要躲着一个人?谁呀?谁让我们小蓝如此不堪了?”秋寒说到正事的时候,内心的火焰直接被浇灭了几分。
    冬小蓝继续说道:“零扬集团你听说过么?”
    “嗯,很大的集团公司,房地产行业起家,现在涉及到的业务范畴很广,娱乐,餐饮等等,看新闻说,他们计划筹备上市是么?实力应该和你们蓝东实业旗鼓相当吧?”这么大的集团公司,秋寒肯定是知道的,何况还是房地产行业的前辈,自然多关注了些。
    “呀,不算孤陋寡闻哦!”冬小蓝眼角上扬,双眸含光。
    “只不过,这家公司口碑好像不怎么好,是吧?”秋寒直接忽略掉了这眼神,心里却怒骂道:“大小姐,你是真不怕出事么?还是故意欺负我呢?说事就说事,干嘛没事抛媚眼?”
    “还能谈口碑?光这家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就足够让人道论个三天三夜不歇气的,好吧!”讲到这句话的时候,秋寒明显感觉到冬小蓝的语气中充满了厌恶和排斥。
    “你是躲他家儿子跑来江城的吧?按理说不应该呀!还有谁能治得住我们家小蓝?”秋寒有些惊讶,随口这么一说,谁料这话落在冬小蓝耳中,意义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她好像有些恍惚。
    “你刚才说什么哥?再说一遍呗!”冬小蓝俏脸含笑,露出狡黠之色。
    “我说你是不是躲避那零扬集团家公子哥跑来江城的。”秋寒一字一句的重复着。
    “不是这句,下一句。”小蓝紧追不放。
    “谁能治得了我们家小蓝呀。”刚一说完,秋寒就感觉到要出事了,感情这女人听话,喜欢抠词呀?或许是说断章取义?难怪都说跟女人说道理说不通的呢!秋寒还有空暇时间在内心小感慨了一番。
    “对,对,就是这句!”边说着她还边起身了,直接就坐在了秋寒的身边,两只手也直接攥住了秋寒的手臂,上半身靠在了秋寒的胳膊上,小嘴都快贴到了秋寒的脸。秋寒只觉一阵柔软袭来,耳边阵阵的气息有些热,有些痒,脸在开始层层的发着烫,酒后的秋寒有些心猿意马了……
    “坐好,能不能好好说话?”秋寒尽量保持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
    冬小蓝粘得这么近,自然是感受到了秋寒的变化,心中有些高兴,也有些害怕。她高兴着自己魅力,又害怕着真的被秋寒吞掉,毕竟她还是有些顾虑,还没能完全做好思想准备。于是她正了正身子,还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下:“记着啦,你自己说的我可是你家的冬小蓝哦!不许反悔!”
    秋寒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好,我家的,我家的!就我和你哥哥这种关系,你也到不了别家呀!”秋寒还想着去解释下,殊不知后半句早就被冬小蓝给直接屏蔽了。
    “说事情吧!时间很紧的,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办呢?要不明天就走不成了。”
    冬小蓝这次倒是没有再“调皮”。她告诉了秋寒关于她的故事:
    原来她之所以躲着那零扬集团家公子哥杨乐奇,是因为对方的纠缠不休,冬小蓝觉着肤浅又不来电,完全毫无感觉,要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这样的纨绔子弟,她是一百个不愿意的。
    碍于两家公司的生意合作,一开始又不好意思直言拒绝,何况家族中除了父母反对外,爷爷奶奶及家族其他人是极力赞成的。用他们的话说,男人嘛,没有结婚前喜欢玩,浪点,张狂点也没有什么,等结了婚后,自然也就安分了,何况这样会给她们家族带来更大得发展空间。
    父母也不敢在爷爷面前多说,说得多了,爷爷就一句话给顶了回去:你几个?这个话让父亲曾经一度抓狂,后来母亲和二娘说这哪里一样,我们是建立在真爱的基础上,经历过生死也不为过,相扶到现在。那杨乐奇一看就知道是冲着小蓝的美貌来的,时间久了,也就……看他那些传闻就明白……
    用冬小蓝的话说他就是个演员,在爷爷奶奶面前表现的谦逊有加,毕恭毕敬,还尊老爱幼,简直就是循规蹈矩的翩翩公子。也因为如此那杨乐奇屡次得寸进尺,从开始的找她说话,到现在的愿不愿意都堵着你说话,渐渐的冬小蓝就开始厌恶这人,总是躲着他。
    可是扬州城太小,总能被他找到,倒也不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就是个死缠乱打。
    这杨乐奇仗着自己家里有钱,还对外宣称说冬小蓝是她的女人,搞得冬小蓝心烦意乱,欲哭无泪了都。更可气的是冬小蓝觉着这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侮辱,老娘冰清玉洁怎么就成你的女人了?说了也就说了吧,还一边说着,一边一天到晚的到处寻花问柳,怎么逍遥快活怎么弄,到处惹是生非,打架飙车的。最最可气的就是她一去小蓝家就跟自个家一样,能演的都演了,完全就是一个奥斯卡的影帝。说道这些秋寒眼前又浮现出了冬小蓝那愤怒的目光。
    秋寒问她为什么不找他好好谈谈,冬小蓝说没有用。每次还没有说上两句,那杨乐奇就说道:甭管你怎么说,反正最终你就是我的,末了还给她一个贱兮兮的笑脸。
    看着冬小蓝一脸的厌烦,秋寒也很是无奈,感情你让我帮忙,是让大叔我去冒充你的男朋友呀?亏你想得出来!这对别人来说或许是美差,可是对秋寒来说,这已经是很大难度的添乱了,想想自己,想想蓝上,再想想这两个家族,秋寒觉着今年尼玛怎么什么事全部给自己撞上了。
    为此秋寒一直纠结着,这该如何是好?这不,冬小蓝见秋寒犹豫着,微微一笑,计上心来,她并没有因为秋寒犹豫而生气,相反她看到了秋寒的稳重和谨慎,这样的男人才是她想要的。
    计上心来,犟性也随之而来,就不信我冬小蓝治不了你?
    “呵呵,二哥,寒哥,哥,我是谁家的?你不是说人家是你家的么!呵呵!”
    冬小蓝这样说话秋寒还是第一次领教。
    嗲声嗲气中夹着无边的媚意,秋寒听着心里一阵发毛,感情这女子又要妖精了么?一个不正常中吓了个哆嗦。
    “得得得,我答应了,你好好说话就行,这事等过去后跟你哥哥商量下才行,怕你了……”
    “耶!”冬小蓝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愉快的笑开了。
    秋寒故作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转身落荒而逃。他可不想再呆在这个房间了,再待下去不出点事,铁定也得把人给整崩溃了。
    冬小蓝看着秋寒离去的背影,不自觉中露出了个耐人寻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