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修玄带条狗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战事
    过了半个月,陈治愈的六十六味安胎育皇丹还没练出来呢,战事就爆发了。
    今日早朝,肖元神色紧张的宣读了南州郡郡守肖战侯爷送来的飞鸟传书,阿兹特克王朝于昨日凌晨毫无征兆的突然发动袭击,打了南州郡一个措手不及。
    就玛雅王朝的编制来说,每一个郡都有数量最多不能超过五万的郡兵,而每一座城只有数量不能超过五百的城卫,郡守、城主主政事,郡尉、城尉主军事。
    南州郡因为经常会和阿兹特克王朝发生一点小摩擦,已经是按最高标准配置的军事力量,五万郡兵,下属的七座城池,各有五百城尉,一共也就是五万三千五百战斗力,剩余的就是南州郡包括肖战侯爷在内的这些行政长官啊、民间的高手啊等等,构成了所有的战力。
    但据肖战侯爷发来的战报,阿兹特克王朝这次至少发动了二十万的兵力闪电出击,正面强攻,似乎是摆出一副要决一死战的样子。
    南州郡这边已经全力以赴的和阿兹特克王朝展开战斗,特向朝廷请求支援,以免酿成大祸。
    “众位爱卿,这可怎么办啊,阿兹特克王朝突然发动二十万大军攻城,这可不是小打小闹啊,两国之间虽然是经常会有一些边境摩擦,但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的战斗,这到底是怎么了啊。”肖元没了主意,手里的战报颤抖着,神色慌张的问道。
    “怎么办?以战止战,阿兹特克王朝比我玛雅王朝的疆域大不了多少,双方国力更是半斤八两,基本上没有差距,战事爆发的话,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彭无敌说道。
    “大将军啊,国内久无战事,战力还有几何啊?”肖元问道。
    陈治愈敏锐的发现,其实肖元的目光中平静如水,他根本就不害怕,不恐惧,但表面上却做出一副怂包的样子,这是在示弱啊。
    其实这也很好解释,面对司马布和彭无敌这两个虎视眈眈的臣子,如果肖元表现的太强硬太英明,反而容易激化矛盾,倒不如处处示弱,让这两大家族彼此内斗,相互制,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这次战事爆发的突然,绝对不会是阿兹特克王朝犯了神经病,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谋划,很有可能就是司马家或者彭家在搞鬼啊。
    “我军战力王上不必担心,战必胜,攻必克,虽然战事突发,不过末将以为,光是凭借南州郡的郡兵,在肖战侯爷和郡尉彭肃大人的带领下,也足以抵御得住。
    末将担心的是,这次阿兹特克王朝野心恐怕不小,一旦开战,绝不会轻易收兵,所以,王上还是要尽快安排兵力前去支援,全国上下,也应该进入战备状态了,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彭无敌说道。
    “青玄大陆的情况,老夫算不上多了解,但具体到这北大陆,各大王朝之间的局势相对稳定,已经持续了上百年,阿兹特克王朝怎么会突然发兵打破平衡?这有点不符合常理啊,难道他们就一定保证能打赢么?”今天的战报事关重大,就连太师谭千尺也亲自上朝了。
    “太师的意思是,此时另有玄机?”司马布问道。
    “老夫也只是猜测,一旦战争发动,无论最终输赢,遭殃的都是两国的百姓,无非是互相消耗倾轧罢了,最终甚至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便宜了周边其他虎视眈眈的邻国,此事必须从长计议啊。”谭千尺说道。
    “从长计议,如果本相没记错的话,但凡太师上朝,就永远离不开这一句,战争都开打了,南州郡那边势同水火,你还在这里从长计议,等敌人破城而入之后再采取措施吗?”司马布毫不留情的说道。
    “哎呀,在这个时候,太师和丞相就不要再起争端了,陈爱卿,本王想听听你的意见。”肖元将目光投向陈治愈。
    “打是肯定要打的,我朝养精蓄锐这么多年,称得上是兵强马壮,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示弱,关键就是该派谁去的问题。”陈治愈说道。
    “嗯,陈大人此话有理,要打便打,通过此次武考,我军建制已经补充完备,称得上是兵多将广,何愁无人前去支援啊!”司马布说道。
    “那丞相大人以为该派谁去啊?”谭千尺问道。
    “当然是派该去的人去,如何派兵遣将的事,太师不应该问大将军么?”司马布反问道。
    “那就问大将军好了,大将军以为该派谁去啊?”谭千尺转头又问。
    没有战事的时候还好说,大家都抢着当官当将的,现在战事来了,谁去谁就有风险,就看你彭无敌是派彭家人去,还是派司马家的人去,反正五名上将军里面,你彭家就占了三个,司马家占了两个,派谁都是难为。
    “王上,臣以为上兵伐谋,中兵伐交,下兵伐战,以战止战、以硬碰硬,实在不是一条好的计策,还是应该冷静下来,可以采用外交的手段,派使臣到阿兹特克王朝去交涉一番,如果双方存在什么误会,大不了解释清楚就是,实在不行,我国就算是向阿兹特克王朝做出一些让利,来换取边境的安宁也是可行的。”就在此时,一直安静的肖申克突然说道。
    “依靠外交的手段?战争都已经发动起来了,此时派使臣前去,可是极具风险的,敌国斩杀使臣的事历史上也并不少见。
    况且,两国交战,参政史大人竟然打算让利求和,这可是丧权辱国之举啊,平白无故的就要让利给敌国,参政史大人是准备让一郡还是让一城啊?”司马鸿儒又站出来说道。
    “王上,据微臣所知,那阿兹特克王朝的国王罗诚信人如其名,是个很讲诚信的人,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规矩,想必那罗诚信还是知道的,此等为天下人所不齿的事,相信罗诚信他也做不出来。
    方才太师也说了,两国交战,受苦的是百姓,如果通过外交手段可以免去战事,那为什么不考虑考虑呢?至于丧权辱国的事,尚书大人实在是误会本官了,谅那罗诚信也没有什么胆子敢狮子大张口。
    况且,本官心目中就有一个上佳的人选,只要派此人出马,或许不用费一兵一卒,更不用费一块货石,就能休兵止戈,平息战事。”肖申克说道。
    “哦?肖爱卿认为何人可担此重任啊?居然能做到这般完美?”肖元好奇的问道。
    “回王上的话,微臣举荐议政使陈治愈陈大人,陈大人乃新科状元,文采可说是冠绝天下,微臣也拜读过陈大人的文章,深为折服,所以,微臣认为陈大人绝对可担此重任,作为使臣,出使阿兹特克王朝。”肖申克说道。
    “陈爱卿?这不是胡闹么,陈爱卿初涉官场,对国家大事还只是停留在理论的层次,很多暗藏其中的凶险都是难以体察。
    更何况,向来能承担使臣职责的,都是善谋善断、胸有丘壑的老臣,放才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肖爱卿的这个举荐,本王以为不妥。”肖元摇头说道。
    他宁可两国开战,也绝不会在这么敏感关键的时期,把陈治愈给派出去,陈治愈不在,他还哪里来的安全感?
    “肖大人,你对阿兹特克王朝的国王倒是很了解啊,知人知面不知心,肖大人觉得罗诚信名字叫诚信,为人就一定诚信了?他要是诚信,又怎么毫无征兆的突然发兵攻打我国呢?”
    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因为肖雅的事,肖申克这明显就是翻脸不认人,要时时刻刻把陈治愈置于险地,甚至置于死地了。既然如此,陈治愈也就不需要客气了。
    我之前提醒过你,别因为这个事情对付我,因为你搞不定我,可你不听啊,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谁能想到,自打进入都城开始,第一个被陈治愈划入到必杀名单里面的,居然不是司马氏,也不是彭氏,而是肖申克一家。
    “陈大人说的有道理啊,阿兹特克王朝突然出兵一事本来就十分蹊跷,下官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突然有些眉目了。哎呀,这下似乎是想明白了一点。
    罗诚信这个人,相信满朝文武都是只闻其名,不知其人,更谈不上了解其品行心性,依下官猜测,举国上下最了解罗诚信的无外乎三人而已,南冠侯肖战、南州郡郡尉彭肃,这二人是常年与阿兹特克王朝打交道,必然了解一些。再有就是王上了,同为一国之君,对罗诚信的为人当能明察。
    可议政使大人您,常年居于北州郡,与阿兹特克王朝相距甚远,毫无关联,更无交往,怎么就对罗诚信的为人了如指掌呢?”司马鸿儒发难了。
    他根本不用管肖申克怎么突然就开始坑起陈治愈来了,他只知道,陈治愈怼谁他就怼谁,必须保持一致。
    其余众人都是一愣。
    今天这朝局有点奇怪啊,司马家一开始是对肖申克怀有敌意的,传闻司马鸿儒到苍云城做城主的时候,暗地里加害过肖申克。
    可画风一转,司马布突然就亲自举荐肖申克到都城来做官了,如果没有司马布的举荐,肖申克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调入都城。
    这才刚调过来没多长时间,怎么看上去又敌对了呢?司马鸿儒开怼肖申克了。
    难道司马布和司马鸿儒父子俩在对待肖申克的态度上产生分歧了?
    “肖大人,文臣武将各司其职,我等身为文臣,就管好文臣该管的事,带兵打仗的事,依我看还是请王上和大将军来决断吧,再者,还有太师和丞相大人出谋划策,咱们两个急什么呢?”陈治愈笑眯眯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