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众魅图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少年,我见你骨骼惊奇……
    齐子桓感觉浑身不自在。

    因为这会儿正有一个轩昂大汉期期艾艾地等着他许愿,一旁还有一个络腮胡子大叔在旁观。

    天上恰到好处地滑过一道流星。

    这是要闹哪样啊!

    他在这个世界要了银子也无用,最大的心愿无非就是一个。

    除鬼杀妖,回家睡觉。

    定了定神,他语气诚恳地说道:“夏侯大侠,我真是刚刚好路过,本来怕撞破你的好事才准备悄悄离开,哪知才没多久的工夫,又冒出个树妖……我家世代扎纸人的,对纸人之道也有些家学,这才正好帮了你的忙。你若真过意不去,何不帮助燕大侠一起铲除这兰若寺周围的妖物,还当地百姓一个清明。”

    “不要叫我大侠!只有这个大胡子才喜欢这些虚名!我心中只有剑,从来都对什么除魔卫道、匡扶正义的破事不感兴趣,何况现在我被断一臂,其实已经是个废人,再呆在这里也只能成为大胡子的拖累。”夏侯句句离不开燕赤霞,“对了,小兄弟,我和大胡子刚才比剑时你就在一旁看得无比专注,你会使剑么?”

    “会上一点,但和你们两位比起来,那简直就像劈柴的把式。而且刚才只是被两位精彩绝伦的比斗所吸引,并不是有意窥视,还请见谅。”齐子桓耸了耸肩说道。

    燕赤霞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右手在把玩着自己的胡子。

    夏侯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像是下了什么决定,果断说道:“既然你也是使剑之人,我这有本自创的剑谱你且拿去,学不学就看你自己的心意了。另外,我还这此处耽搁一日,你有什么疑问尽可以开口提问,我定当知无不言。”

    说完,他拿出一本小册子,封皮上没有名字,里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剑招要诀,甚至还画了一些草图。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夏侯虽然不如燕赤霞一样懂得术法,但单论剑法也仅比燕赤霞差上一线而已。在倩女幽魂这个低武高魔的世界里,已经是一等一的武功了。

    何况,再怎么说也是一项不用耗费点数的技能嘛。

    不要白不要。

    在这样的考虑之下,齐子桓半推半就地接了过来。

    燕赤霞在一旁看了半晌,这时才突然想起问道:“小兄弟,你既是自兰若寺来的,那可曾看见之前那个傻乎乎的白面书生何处去了?”

    “你说宁兄弟啊?他此时正在兰若寺里歇脚。”齐子桓就着篝火的光亮细细读着剑谱,随口回答道。

    “不好!这妖物在我们这里无功而返,还受了些小伤,肯定会想再找个活人吸食阳气的。”燕赤霞浮现出焦急的神色,“那个书生危矣!我得赶紧过去劝他离开。”

    说完挥挥衣袖,当是和夏侯告别,然后一跃窜上石壁,走了。

    齐子桓心中暗自翻了个白眼。

    算算时辰,这时的宁采臣应该正是和聂小倩初识,刚刚开始培养感情的时候。你一个面相凶恶的大胡子骤然出现,当然是被视为反派,用来当作促进感情升华的催化剂。

    说到小倩,要说齐子桓对她从没有动过心那是自欺欺人。

    她生前出生官宦世家,本就知书达礼、才艺过人,生得极美却又很会撩人,只不过是身世流离,先被剪径盗匪所害,再又被姥姥控制,这才沦为了帮凶。

    她的美艳不要说在鬼片里比较,就是放在整个华语电影中,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而且万幸的是,姥姥派她勾人仅仅为了钓鱼执法而已,只要男人动了色心小倩就会就势闪开,换由触手系姥姥接手。

    所以许多人总是误会宁采臣终结了她的超神,实则不然,这个狗屎运的书生可是真真拿到了一血。

    尽管如此,齐子桓对小倩总的来说还是止于欣赏,更多的妄念却是没有。

    一来,和笑笑接触时间久了,这个每每将自己笑得眼睛弯弯的女孩在他心中的份量越来越重,渐渐已容不下他人了。

    二来,夏侯的剑谱虽然字难看了些,可确实精妙非常,齐子桓细细翻阅下来,实在罢不了手。

    夏侯的剑的尺寸介乎单手剑和双手剑之间,看似和齐子桓轻飘飘的小木剑完全不搭边儿。可那只是因为他天生臂力过人,所创下的剑招还是走灵动飘忽的路子,更讲究与身法的相互配合,力图从每一个不可能的角度出剑,让人防不胜防。

    而齐子桓在身法方面早就将小腾挪术和云游步法用得无比纯熟,甚至都能挑挑拣拣自己弄出一本《飞鸟集》来,所以以他的理解能力,短时间内消化掉夏侯的独门身法绰绰有余。

    剑招有些困难,没有武术底子的齐子桓总觉得有些地方比较晦涩迟滞,很难融会贯通。

    齐子桓从剑谱上挪开目光,看了看正在用刚削好的木板固定断臂的夏侯。

    沉吟片刻,站起身去不远处寻了根长度重量接近桃木剑的树枝,回到篝火旁边舞起剑来。

    剑走,身随,撩动的微风轻煽着火苗。

    夏侯用牙齿和完好的那只手缠好绷带,本来有些疲惫欲睡,可看到齐子桓舞剑后,却又被吸引住了,静静地在一旁观看。

    齐子桓有时一鼓作气舞上很久,有时又停下抚额沉思。

    这么断断续续的,一舞就是半夜。

    夏侯初时还经常会不屑摇头,可越到后来摇头越少,反而脸上有了些异样的神采。

    他本以为就算将剑谱交给这个年轻人,对其也不会有多大用处,因为这个剑谱单看剑招只是威力平平,但如果配合独门身法之后,威力却要大增。

    而身法这个东西,用后世的瑜伽做类比,你若不是长期锻炼为身体柔韧度、灵活性打下了基础,很多动作你只能看得懂却做不出。

    可就是这个年轻人,一开始还只是单纯的模仿,但很快就能领会动作衔接之间的真意,竟然在原本身法的基础上还加以了些许改动。

    现在再看他舞剑,如飞鸟,如游鱼,如清风,动静快慢间,自有章法。

    果然是一个骨骼惊奇,天赋异禀的好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