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撑腰 > 090 中高家庭


    老吴星期二可能才记起来这事,叫了常青来办公室,等人都走光了才开口提。

    对于老吴来说,能给常青找这样的机会,完全都是借赵琴琴的光儿,可推荐你过去了,你自己又不努力。

    “……你如果不想去,当时就该拒绝我,而不是去了以后这样下赵老师的面子,那实验组你都清楚靠个人的本事是进不去的。”老吴苦口婆心,常青的家里条件很一般,老师想知道学生的家庭状况难吗?一点不难,实在不能理解这种苦孩子出身还不努力的人。

    常青:“……”

    老吴说什么她就负责听,一句话没有,再问就是道歉,搞的老吴也是一脸不爽,觉得自己的好心全部都当了驴肝肺,自己就不该伸手。

    “你回去吧。”

    “老师再见。”

    老吴气的心口疼,实在对这样的学生疼爱不起来,人又木,各方面成绩都一般,赵琴琴那种才是她抓得住的人间极品,赵琴琴高考的时候有一科放空弹了,为什么会这样老吴不想管,但那个孩子是人才,她爱惜人才,就这么点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一个星期张衡没瞧见常青,打电话也找不到人,不知道这人是故意躲着自己还是怎么样,想着自己应该多给她空间,让她想明白想清楚,所以第二个周末张衡来了常青的学校,可惜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等到人。

    站在雪地里,外面的天又冷,就算是穿的多也还是冷,常青没手机又联系不上,唯一和她关系不错的赵琴琴人也没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站在这里等什么。

    王扬都走了过去又转了回来,站在张衡的面前打打招呼:“嗨,找常青?”

    张衡抬头:“她在吗?”

    “没在,一大早就出去了,每天回来的特别晚,还有的时候干脆就不回寝室。”王扬当然知道常青为什么不回寝室,不过眼前的人似乎不知道,她搞个小把戏而已,那两人好好的也就不会产生任何的问题,她就是觉得有意思,想看看张衡的反应。

    张衡敷衍的点点头,那就是最近忙,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不听自己的劝一意孤行要加入赵琴琴的实验组,肯定是吃亏了,准备离开,王扬还想多和他说两句,不熟悉不要紧,咱们多聊聊就熟悉了,可惜张衡走的很快,她耸耸肩,没戏!

    自己转身回了寝室楼,张衡的手机响,他掏出来接了。

    “衡衡,你还没到站呢?”张衡妈妈问着,往常这个时间早就回来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和谁在一起她不关心,她能说的都已经说明白了,张衡想谈恋爱她不管,随便谈,我说不让你耽误人家女孩子不听我的,我有什么办法,她现在打电话是过来确定一下儿子的安全。

    “妈,我还没回去呢。”

    张衡妈妈应了一声:“那买了几点的车票?”

    “今天不回去了。”

    “知道了,天冷,你自己多加衣服。”

    张衡收了线,转身就往校门走,出了校门正好有人打车过来的,张衡直接上车就离开了,两个人一直不见面,中间还有误会,不解释清楚绝对会成为感情的障碍,他很努力很迫切的想要解决,可惜常青一忙,他们碰面的时间是少之又少,找她又不容易,背靠在车座上想着晚上再晚一点打电话试试。

    常青跟着赵琴琴回了她家,赵琴琴进了门钥匙一扔,鞋子地上一甩,弯腰去鞋柜里找出来自己的拖鞋,又拿了一双扔到常青的眼前,解着脖子上的围巾蹭着拖鞋往屋子里去,常青随后换了鞋,规规矩矩的摆在一旁,赵琴琴家很大,有两层楼。

    家里摆设很温馨,围巾被她随意扔在沙发上,人往楼上去。

    “我们上楼。”

    进了房间,非典型少女的房间,这一进来常青以为自己进错了地方,人体模型人体穴位分布图,屋子里摆的像是一间研究室而不像是卧室,赵琴琴拉过来椅子:“你坐啊,随便点。”

    赵梅是不是觉得拉自己进项目组就行了?

    我白给你干活?

    想得美!

    “她让我交,我就交,真是小看我,项目是她接的,有本事接她就自己收拾烂摊子。”赵琴琴咬着牙,在她的脸上常青从未看见过这种表情,看样子赵梅也是把她给恶心的够呛。

    “也别闹的太僵了,我们是学生她是老师。”

    “想让我服她,也得拿出来本事,也就老吴那种蠢货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学校里的不正之风也不是今天刮起来,上面的人不敢说那是怕被穿小鞋,我一个光脚的我怕什么。”赵琴琴发狠。

    “好了。”常青拉她的手臂。

    赵琴琴指指自己的电脑,常青开了电脑,两个人很快就忘记了学校里的那点事忙活起来了,赵琴琴的父母全部都是中医,母亲是省医学院的研究生导师,父亲则是中医科学院的博士生导师,这样的家,家里竟然没有请阿姨,琴琴母亲下班的时间比较晚,回来的时候开了门,看见门口摆了两双鞋,两双女孩子的鞋,属于女儿的那双鞋子飞到了天际去,她弯下腰无奈的将属于赵琴琴的那双做靠拢,视线从旁边的那双鞋上扫过。

    换好衣服没有急着去楼上,而是慢悠悠的开始了晚饭工作,一切不紧不慢的进行,做的差不多了,赵琴琴下来倒水,从楼梯看下来:“妈,你回来了?”

    “嗯,家里来客人了?”做母亲的看着女儿宠溺一笑,提前回来也没打个招呼,她这什么菜都没买。

    等到琴琴站到她的眼前,琴琴妈妈无奈的给女儿梳拢梳拢发丝,多大的女孩子了,还风风火火的。

    “我带着常青回来的,她今明两天可能要住家里,我俩有事情办。”

    琴琴妈妈没有问是什么事情,只是态度很温和的点头,然后准备好了饭菜去叫楼上的两个女孩子下来,“来家里就当做是自己的家,不要拘谨,不要客气,你们去洗个手,准备吃饭了。”

    赵琴琴的母亲长相并不是那种偏美的系列,身上有那种文化人专属的特征,和蔼温柔和常青就是放松不下来,本质上她想,自己辨别真实的感觉还是蛮准的,这让她想起来了盛红绯家,让她想起来了张衡家,不过眼前的这位态度非常非常好而已。

    “你哥今天回来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跟班的,你自己给他打电话就好了。”赵琴琴进了洗手间,看着常青发傻,以为她不会用这个水龙头,拧开让她先洗,自己回头继续扯着嗓门和母亲聊天。

    “学校里没受什么欺负吧。”

    “没有。”赵琴琴黑着脸。

    “洗好了。”

    琴琴和常青又是一前一后的出来,赵壮壮刚刚进门,正好赶上家里吃饭,手都没有洗,就入席了,惹得他妈轻轻的摇了摇头。

    闲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王辰买电脑的问题上。

    “怎么我听说他还找你了?”赵壮壮对着妹妹挤眼睛,他是觉得王辰千般万般的好,真的做自己妹夫,那也是妹妹高嫁了呢,赵琴琴不冷不淡:“找我了,他接了活,那活估计也是有难度,机器不快不行,他缺钱吗?”

    常青低垂着视线,缺钱?

    她敢说就王辰那天砸出去的钱,比她姥儿手里这一辈子攒下来的都多,这样的叫缺钱?

    赵壮壮道:“你懂什么,为了艺术献身懂不懂?艺术是无价的懂不懂?”

    “不懂。”赵琴琴翻着白眼:“真的为艺术献身,赵壮壮先生你还吃什么饭,你还考虑什么将来的问题留校,我看你就该背着一块破板到处流浪,这才是为艺术献身。”琴琴的话语里多有不屑,人家也叫才子,你这种的撑死也就叫个看大门的,一点追求都没有。

    赵壮壮恼怒:“你知道个屁。”

    “好好和妹妹说话。”琴琴妈妈难得开了口,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兄妹俩吵嘴。

    “妈,你可不知道你这个女儿怎么欺负我的,她就是有屁大点的事情都要溜我一趟,我看王辰能喜欢你才怪呢……”

    赵琴琴冷笑,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喜欢王辰了?

    也就赵壮壮这个俗人,心里除了情啊就是爱的。

    “他们兄妹就总是这样吵嘴。”琴琴妈妈看着常青微笑,常青回了一记笑,完美扮演着邻家乖女孩儿的形象,她知道这样的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形象,琴琴妈妈对上儿子的视线道:“不要有事没事就拿着你妹妹开玩笑,再好的朋友也不能背着人家乱说。”

    “我哪里乱说,她倒是愿意,王辰还看不上她呢。”

    常青的唇扯了扯,她发现了个小秘密。

    这位壮壮兄还真的是神经大条呢,你妈是嫌弃你嘴里那个叫王辰的,你还在拼命的扯妹妹的后腿,孺子不可教也。

    “壮壮……”

    赵壮壮终于安静下来了,赵琴琴看着常青,常青顶着一张完美最佳同学的脸,可明明自己刚刚看见她笑了。

    “笑什么呢?”用胳膊推推常青的手臂。

    “没,就是想到之前在资料中看见的东西……”常青转移话题,赵琴琴听过以后,拉着她又回楼上去了,饭都没让常青吃完,赵壮壮指着楼上:“妈,就你这闺女,她将来嫁得出去吗?说风就是雨的,她自己不吃还不让别人吃饱。”

    琴琴妈妈脸上的笑容淡了淡:“以后不要拿你妹妹的感情开玩笑,也不要你觉得好的就往一块送作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