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二百五十一章:板砖破敌(加更,祝书友天蓝之魔生日快乐!)
    荆哥哥一招使出,最少有一半的飞剑全部被他一人引动,朝着那剑阁长老直射而去,一时间空中光芒大作,剑流实在太过密集,之间难免会有碰撞,火星逬射,点点金戈之声响彻天地。

    数千把飞剑同时斩去,哪怕只是筑基期修士所控之剑,那份气势也绝非一个九转期修士所能抵挡的。

    那剑阁长老的脸色顿时一白,想要避开,可身旁身后皆是自家弟子,只能硬扛,大喝了一声,将那火龙召回,随后在身前密密麻麻的布下了数件防御法阵、法宝。

    幸好荆哥哥这一招虽然威势浩大,但引动的也只是筑基期修士的飞剑,速度都不算快,给他留足了准备时间,火龙掠回之时,第一把飞剑才堪堪射到,后面则是一条长长的剑龙。。。

    不愧是九转期修士,火龙咆哮中,第一把剑直接无声无息的融化,随后是十把、百把、千把。。。

    转瞬之间,那长长的剑龙便被吞噬了小半,但是到此时,那火龙也已摇摇欲坠,露出了当中的长剑本体。

    “天火焚。。。!”那剑阁长老再次咆哮了一声,单手指天,单手结印,方想诵咒,忽然间,足下的云舟轰的一声,似乎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股巨力传来,朝着一边翻滚而去,旁边的另一艘云舟躲避不及,硬生生的撞在了一起,他那咒印诵到一半便噎在了嗓子眼中,还好及时散印,这才没有被元气反噬。

    一旁,荆哥哥凌空站着,手中拿着一块金光灿灿的。。。大板砖。

    没有了先前的火龙纠缠,他早已闲出了手,找到了机会哪里还会错过,他这法宝虽然模样怪异,和他倒是相衬的很。

    余下的剑龙依旧无休无止的狂射而去,如今那剑阁长老的云舟已经翻转,直接被捅了个稀烂,一个个修士怪叫着跌落了下去,个个身上都扎着几把飞剑。

    也幸好荆哥哥此术虽然声势颇大,但对召来的飞剑却没什么细致的掌控,也就是直来直去的穿刺,这些修士的伤口基本都是贯通的,看似可怖但基本性命无忧,只有几个倒霉蛋子,直接被命中了要害,一命呜呼。

    直到此时,依旧有小半的剑龙依旧呼啸而去,虽有有那偏转的云舟稍作阻隔,但又能怎样?

    云舟被捣烂之后,那剑阁长老狼狈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身上的银色长袍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火红的护甲,在那狂风暴雨般攻击中岌岌可危。

    “老不死的,这下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荆哥哥嘎嘎怪笑了一声,抡起了板砖也加入了攻击之中,那看似粗鄙的法宝,攻击速度却是一点不慢,呯呯呯的巨响声中,那护甲的光芒越来越黯淡。

    “你们好胆!今日一个都别想跑!”那剑阁长老眼神怨毒的扫视了浮玉宗众人一眼,捏破了一张符咒,整个人化作了一道火光,忽明忽暗的闪烁了几下,便消失不见。

    他一走,余下的那些凌天剑宗弟子顿时没了魂,呼喝了一声,上百艘云舟一同转身,电射而去。

    “借元遁形符?这凌天剑宗果然有些底蕴啊。。。”项杨朝着那剑阁长老消失的方向看了看,这枚符咒可比封梧他们所用的缩地成寸符高级的多了,一遁便能百里,在符咒中也算是高档货了。

    此时,浮玉宗的那些修士依旧还未回过神,这么多的敌人,就被荆哥哥一人扫平了?

    项杨冷冷的看着他们,他们方才的表现实在不堪,想要把这些人都操练出来,看来还任重而道远呢,不过其中倒还是有不少好苗子的,那些处变不惊的,项杨已经悄悄记下。

    “项老大,速度起身吧!这事情透着诡异啊!”楚轩在一旁面色难看的很,这凌天剑宗疯了嘛?竟然连蛮乱诏令和九鼎仙门都不管不顾,方才那样子,摆明了是准备杀人灭口啊。。。

    “娘娘腔,人家就不给你面子,你没辙了吧?还得看老子的!哇哈哈。。。”荆哥哥得意洋洋的回到了云舟上,将金板砖一抛一抛的扔着玩。

    卯时已经过了小半,项杨朝着东方看了看,那里已经泛起了一层鱼肚白,估计没多久,便是日出之时,前方起伏的山峦也已清晰可见。

    “走!所有云舟全速前进!”

    东方,一点红光慢慢的从山影背后透出,一道道舟影划破了昏沉的天光,在下方的山峦上投射出了长长的影子。

    项杨站在最前方,灵觉宛如八爪鱼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直探而去,楚轩说的没错,方才之事实在诡异之极,凌天剑宗如若真有他说的那般厉害的话,今日只怕没这么容易脱身。

    但究竟这只在九鼎仙门之下的门派在这里作何勾当呢?为何如此戒备森严,而且一言不合便要杀人灭口?

    红日终于在莽莽群山背后探出了头,红光遍洒而来,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一声声古怪的鸣叫:“咕呱,咕呱。。。”

    声如蛙鸣,但却响彻天地,在群山之中荡起了滚滚回声。

    随之,一道道刺破苍穹的剑光亮起,一艘艘云舟从山峦之间浮起,只是刹那间便占满了小半个天空。

    “这。。。这得有多少云舟啊。。。”看见天边那黑压压的一片,浮玉宗的云舟之上,那些修士又陷入了绝望,从心惊胆战再到欣喜若狂再到重新跌落深渊,连续的情绪转换,也就是片刻之事。

    项杨伸手朝后一挥,带头停了下来,前方竟然又是一个阵势,而且看这模样,应该是个杀阵,再配上那么多云舟、修士,如果他孤身一人自然不怕,但还要想护住身边这么多人,无论如何都是逃不过的。

    但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对,那些修士和阵法的目标并非自己,而且此时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放在他们身上,所有的方向都对准了那阵法的中央方位。

    他当机立断,再次领路而行,调转了方向便朝着一侧而去,前方的修士和阵法,加起来也就笼罩了几十里方圆,以云舟的速度,绕过去也就是片刻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