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萌妻十八岁 > 第八百七十九章 语多必失
特别是作为一名打工者,特别是作为一名没有工资就没饭吃的打工者来说,一旦失去的工作,就等于失去了自由,也就等于失去了生活的源泉,假使一个人没有生活的源泉,那么他将怎么活下去。

卓秦风似乎也不太喜欢听这个助理的话,作为一名助理,怎么可以这样和老板说话?大总裁觉得眼前这个像男人婆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适合作为一名助理,但是看在她这么勤勤恳恳的份上,看着她如此的真心地奉上,看在她这么聪明伶俐的份上,还是放过了眼前这个男人婆。不过,多大总裁什么话也不说了,她拉着一张脸,瞪着眼睛这位助理,转身什么话也不说,大步的向前走去走了,两步,他发现后面的助理还没有跟上来,这个男人婆!怎么如此的不识相?!

卓秦风猛地转身,怒吼:“贞子!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到这里站岗吗?你是不是要替通话的人站岗?!你要站岗要回我们公司账去,童家有没有给你发工资?!你在这里帮他们做事吧?!你这个女人,你这个助理,那一点点像女人,而那一点点像助理!走啊!我去哪里你要去哪里以后就是这样的,不许在车里睡觉,不许离开我的身后半步,我去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我去谈事情你也跟着去,但是我告诉你唐事情的时候,我在说话的时候你不要说话!你在说话的时候注意点言辞,注意场合,不要在这里乱说!”

贞子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位大总裁,什么嘛!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说话!难怪学院路那个女人不要他!活该!但是这些话这位助理只能在心里这么想,真的不敢再顶嘴了,真的害怕失去这份工作!这个臭男人,这个冷漠的男人,这个面瘫一样的男人,这个没有表情的男人,我知道啦!一定是出现问题了!一定是累分泌失调了!是想?没有女人的男人,他不是内分泌失调是什么?他的脾气变得如此的古怪,他从来不骂人的,现在也开始骂人,他从来不哄人的,现在也开始哄人,这不是内分泌失调是什么?

贞子的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这位助理嘴上不能这么说,贞子还是知道一点点怎么做人的,她还是知道一点点怎么样处理事情的,毕竟她曾经是护士,毕竟她见过的客户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社会最底层的也有,社会最高层的也有那些矫情的也有那些做作的人也有那些大老板也有那些穷的不得了的人也有,什么样的鬼,他没见过?

于是,贞子突然变着一张笑嘻嘻的脸,鲜皮赖脸地问道:“大总裁,你不要这样子吧!我跟着你去还不行吗?大总裁,男人说话……”

“贞子!少在这里废话!我是你的老板,我又不是其他的男人,我也不是一般的男人,老板怎么样说话,老板应该带着什么样的语气说话,用的找你管吗?干好自己的事情吧!助理就应该干助理的事情,助理就应该学会怎么样做助理!而不是要学着怎么样学做男人,做男人怎么样做男人,跟你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吧?!好好的学学卓越,好好的理解一下卓越是怎么样,做人家助理的?好好的感受一下卓越,为什么能够适合我们两代人做助理?!贞子,你真的一点也不照片,你的工作的工龄比较短,你还是需要努力的学习。”

天哪!这个臭男人!这个冷冰冰的家伙!这个老板!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他居然像是唐僧一样的在这里念倒念倒着长的好,讨厌死了烦躁死了!就像我妈似的!太多话了!平时不是不说话的吗?!刚开始来工作的时候了解到,这位做大总裁半句话也没有,还以为真的是呢,原来和这位大总代相处久了,他居然一箩筐一箩筐的话,说着,他就像是一个唐僧一样的载着念经。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真的受不了了!不给他讲的!跟着后面就是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因为没有吃饭没有力气爬不了楼梯吗?!怂包!

贞子的眼珠子,提溜提溜地转动着。这个男人婆真的是很想揍大老板一顿,但是她的这个跆拳道很想使出来的时候,又收了回去,她抬起的腿又说得回去,因为,大总裁早就大步地离开了他的面前,这位大总裁他几天没有吃饭?走路居然还这么大的劲!真的是非常的气愤!连几天没有吃饭的人他走路的那么的轻松?为什么会这样?做人为什么区别那么大就在这里?人家做大总裁他确实不吃饭,也可以工作的那么带劲!

贞子想,而我们这些打工者,一天到晚就知道死去死去的,一天到晚就因为公司里包吃包餐,所以得扯开肚子在吃着,所以在死撑着吃,吃了一碗,这是第二吧,吃的店,我还想吃去上网,那些菜也打了一分又打一份,反正不要钱的,反正是爆舱的这种心理导致吃的很多的放下去,这种贪小便宜的心理,导致撑得不少的东西下去。但是称来称去程的胃都大了,他的人都打瞌睡了,而且还没有进走路吗?想到这里,这个男人婆大不大跟上的大总裁的后面,这个男人婆在想,如果我这么年轻都跟不上这个大总裁的话,那么也枉费我吃了三大碗饭!

贞子跑着不,追着卓秦风,眼看卓秦风走进了电梯,眼看电梯门就要关了,贞子一个箭步,一脚劈了过去,电梯门“砰”的一声,再次地张开了,给铁门是否在闪动,电梯似乎害怕这个男人婆一样的女子的到来。电梯发生的机器机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电梯里面所有的人都看着这个男人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都在恨这个男人婆似的,好像都在骂这个男人婆似的,于是贞子又笑嘻嘻地说道:“我不重要,我才一百来斤的,为什么电梯会超重呢?!”

“呵呵,呵呵!一个女孩子一百来斤?你还有点说出来吗?!你就是榛子吧?!来我们家做什么?!我们家今天要开会,你不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童家所有的股东,以及所有的里是开会的日子,我们所有的中层干部以及所有的领导,都会来,所以这个电梯里面挤了一点,我们需要去楼上的会议室的,你们来我们家做什么?如果是做客的话,可以去客厅里,而没有必要花这个电梯的进来?!知道吗?我们是有共识,而你们是干私事,不适合坐电梯——”

贞子抬头一看,说话的是谁呀?!这个声音不像是大总裁说的话呀?!于是贞子环顾四周,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的这个声音的来源,原来这个人就是徐雨辰,就是童话地产的总裁席语臣,一个阿姆斯特丹人。正是看见这个人一副涎皮赖脸的样子,一副耻笑他的样子,贞子火来了,她伸手,一把拉住了洗浴城的手臂,使劲地将席语臣一脚踢了出去,三下五除二,贞子快速将电梯门按键按上了,电梯门关了,而席语臣留在了外面。

“贞子!你什么意思呀?!我是总裁你帮我关在外面,等一下谁来开会,我们上去大家上去有什么用?!你这个臭女人,你是个男人婆!难怪那么的人说你男人婆,赶紧开门,赶紧开门!你把我留在外面算怎么回事,你们是来玩的,你们来这里凑什么热闹?!你们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了?!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拉下来,我一定今天一定不会让爷爷见你这个男人婆,你以为我是谁呀?我是总裁,我不上去怎么开会,我不上去怎么样才能够完成今天的事情?你们上去的是白上去的吧?!你这个男人婆,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到什么乱?”

电梯门早已关上了,听着席语臣在外面不停地敲打着电梯门,电梯门发个“砰砰砰”的声音,席语臣的嘴里也发出了叽里呱啦的声音。原来男人一旦被女人整的,他也会变得如此的记录,原来这个平时吊儿郎当的男人,这个只知道笑嘻嘻的男人,这个只知道无所谓的笑着的男人,她也有发脾气的时候?!贞子想到这里非常得意的丫头,就在他一丫头之间,看见了卓秦风一点冷冰冰的,卓秦风使劲地瞪着他一眼。政治下着了,不知道她做的事情是错的还是对的?

卓秦风只是看了看这个助理,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这个男人婆倒是觉得心里没有底,还不如直接说几句呢。

贞子不知道,大总裁对他的做法是赞同还是反对呢?这个男人婆真的一点也不明白,完全捉摸不透大总裁的心思,大总裁总是拉着一张脸,总是那样冷冰冰的表情,总是拉着霸气的眼神,总是那种带着苍凉的眼神看着她,总是那种公事公办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非常难,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非常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贞子看了大众的意见,还是没有接收到大总裁认可的信息,反而大总裁使劲地又白了他一眼。贞子看了一口气。

既然不想看大总裁的表情,既然大总裁那个表情鼓励古怪,既然大总裁像一个私事一样的!既然大总裁如僵尸般的难看!那我就不看他!于是这个男人婆立马转身,她也学着大总裁一样,板着一张脸,也许这样,别人就会觉得挺神秘的呢!在这个满地都是人的情况下,也许应该装一下神秘才对吧!于是贞子立马转身,背对着大总裁,就在贞子的一转身之间,她发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刚才在看里面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的,原来这两个熟悉的人也在这个人群当中。

“王家宝?习珍妮?原来你们也在这里吗?原来你们也在电梯里?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呢?!哦对对对!你们也是童话地产的员工对吧?我怎么把这个茶给忘了呢!王家堡,近还可以吧,你母亲那里工作的还顺利吧,听说你母亲自从程淑华去世,以后她就去的另外一户人家,她现在工作的还顺利吧?!我想应该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吧,毕竟自己带着小孩的这已经是家人,老是死人,别人还会以为他是带死的呢!”

见王家宝不说话,于是贞子又转向了习珍妮。

“习珍妮,你怎么有心情在这里开会呢?!你知不知道童小颜已经和我们大总裁分开的呢,你知不知道我们童小颜跟另外一个男人有关系呢?!你知不知道童小颜今天在那个病房里和那个姚之航要熬夜,他们两个居然凑在一块呢,他们俩个人去了一丝不挂地在那里干了什么事情,然后把我们大众这样气得要命,所以呢,我们大总裁好几天没有吃饭,然后今天就跑到这里来了,就是我们大总裁带多吃一点饭的话,我想这个电梯,待会记得叫起来吧?!我想我应该在踢一位人出去,那么踢谁呢?!我想想看啊,我看你们呀,个个都是胖子吃那么多饭干嘛,要学学我们大总裁——”

“闭嘴!忘说什么话!刚才在教了你,作为一位助理,应该学会怎么说话!在干说话的时候说话在不该说话的时候不要说话!你在这里乱说什么?!童小颜和姚之航事情是私事,我和童小颜的事情也是私事,你在侗家乱说什么,你这样在这里把同小燕的私事说出来,你要知道这是哪里?这是童小颜的家里,以后还让她有什么脸面在这里生活?!贞子,你作为助理真的还要好好的学习,如果你老是这样说下去的话,如果你老是这样没轻没重的话,我一定要开除你!不管你喜不喜欢听开除二字,我都是要说的!贞子,你好自为之吧。”

卓秦风发威了!

贞子吓了一跳,她的无聊的话,让王家宝苦笑,让习珍妮沉默,但是引起了卓秦风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