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神尊 > 第39章 镇狱龙城来的龙吟
    神通化日,万里晴空,

    陡然间,

    仿佛整个世界都晃动了一下,

    下一刻,

    仙土大地剧烈震颤,万山摇晃,生灵变色。

    琼天尽头,有一声宏怒的龙吟,浩然而来,直抵心头,仿若惊雷炸耳,震人发聩。

    那龙吟之中,包含了无尽的愤怒,震惧诸天的威势,一头鳞甲如云,目如巨山的黑龙虚影,在无数生灵的脑海中凭空演化,带来无尽的震撼,

    普天修士,灵精,凡体内有灵者,皆浑身一震,灵力崩溃,口喷鲜血,竟在黑龙无尽遥远外的一吼中,直接受了重伤。

    叶钟的住所中,叶青听到这一声龙吟,面色巨变,喉咙一甜,也被震的受了一丝内伤,急忙将体内灵力飘散体外,

    “噗嗤!~”

    叶钟和叶晟接连口吐鲜血,目光骇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这龙吟震怒就仿佛末世降临般恐怖,仿佛要夺走普天所有生灵的性命。

    “快将体内灵力散到体外,否则会被重伤。”叶青对叶钟和叶晟大声道。

    两人闻言,虽不知叶青为何这么说,但急忙照办。

    几乎是叶钟二人刚刚将体内灵力释放到体外,那震耳的龙吟,便再一次从琼天尽头传来。

    “吼吼吼!……”

    一声高过一声的龙吟,包含着压抑万年后释放的愤怒,生灵脑海之中,有黑龙狂舞,于无尽红云中仰天怒吼的异像凭空演化,那龙威似乎要摧毁世界的震撼画面,让所有人心头生畏,一种从灵魂骨髓中诞生的卑微感,催生出一种虔诚膜拜的渴望。

    普天修士,面色皆变,这黑龙当真是太恐怖了,单凭一声龙吟,便让人灵魂臣服,若是真的面对上,那将是何等惊惧的场面?

    外面世界如何不得而知,这一日清早,神罗道场上下皆伤,龙吟共四声,开始一声,后来连吼三声,吐了四次血,内脏严重移位,伤势之重,直接导致实力折损掉三成,个别严重的,甚至折损近半。

    唯独有三人,叶青、叶钟、叶晟,并无大碍。

    只有第一声受到了些波及,生了些伤势,静修半柱香调养后便已痊愈。

    神罗道场出现一种人人惶恐的氛围,不是因为受伤,哪怕是折损近半实力者,也只需几日便可痊愈,普遍修士大概只需一日静修便可彻底恢复,让人惶恐的是那龙吟,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感觉仙土肯定有大事要发生,而且是了不得的大事,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对他们这些小修士有没有影响。

    他们只能祈祷是好事,即便是坏事也不要波及他们,因为一旦发生,对他们来说,那都是不可抗力,他们没有任何抵抗的资格。

    “镇狱龙城的黑龙都醒了,盈盈,就要复活了,你是否高兴?”叶青站在院落中,目光看着琼天尽头,仿佛穿过万里白云,看着某个人,眼神非常的复杂,这时间,比他预想的提前了很多。

    叶青的心底深处,对境界的提升,迫切的心理骤然间一紧,再见面时,他依旧要是那个横压全场的男人,然后居高临下的,向她讨个说法!

    ……

    叶青的提醒,让叶钟和叶晟没有受重伤,二人询问一番,叶青随口找了个理由敷衍。

    而后,三人离开叶钟住所,前往立业山,来到立业书阁。

    叶青和叶晟先行步入,叶钟留在外面,稍后进入,这是叶钟的意思,他不想让叶青和叶晟受他拖累。

    刚一进门,叶青就发现了气氛的不对,

    文坛上,没有字幕,书阁中一片寂静,文坛左右,一黑一白两位长袍老者静立不动,

    这熙攘文坛,居然没有人投去功法,仿佛都在等待三人的到来一般。

    目光环顾,文坛四周的席位上,清一色的蓝色长袍,竟然全都是书阁的狂生,少有散闲修士。

    叶青心头一动,看来,叶钟要来为狱锁狂刀正名,在书阁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今日书阁诸多狂生,居然一事不做,静等叶钟前来,显然是要见证,到底是叶钟能够为狱锁狂刀正法,撼动书阁阁主,还是书阁阁主更胜一筹。

    从叶凡的记忆中,叶青知道,叶洪的狱锁狂刀,在书阁可是非常出名的,当年叶洪与当代阁主争夺阁主之位,堪称书阁近些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大事件,

    所以,今日叶钟还未到,书阁已经鹤唳风紧,诸多狂生闻讯而至,

    叶青在场地中看了一眼,发现审核团发生了很大的变动,之前他来施展《牟牛掌》时的成员只剩了不几人,而黑袍老者夏无忌,也消失不见,换了另一个老者取代了他的位置。

    叶青和叶晟走进后,场地依旧安静,没人理会,二人便随便找了个席位坐下,不发言语。

    而二人刚坐下,叶钟便走了进来。

    书阁之中,所有狂生顿时骚动起来,“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叶钟身上。

    曾经,叶钟和叶洪,那可是书阁的风云人物,是审核团中最有水平的成员,无数狂生心生膜拜的存在,当年叶洪竞选阁主之位,所有狂生都觉得实至名归,万无一失,只是不曾想最后却落败了,而且没几年便郁郁而死,曾经震撼了书阁的狱锁狂刀,也就此埋没无名,而叶钟,也随之沉积消失,几乎再没有在书阁出现过。

    很多狂生都明白,叶钟在做什么,但这么多年过去叶钟也没有动静,渐渐大家也就信了阁主当初的判断,狱锁狂刀是残缺功法,根本就无法修习,否则叶钟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来书阁为狱锁狂刀正名?

    只是,就在昨日,叶钟对书阁宣告,将于近日前来书阁,为狱锁狂刀正名。

    一时间,所有狂生闻风而动,全部前来参看。

    书阁上方,

    奢华包房之中,在侍女的侍奉下,童豹静坐在椅子上,端杯喝茶,目光透过窗口看着下方的叶钟,目光微眯,“叶钟,我以为这些年过去,你已经放手,如今居然还敢来书阁翻旧账,真是找死!”

    童豹面色微微发白,清晨的龙吟,让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势,实力折损将近五成,若非今日叶钟要来,他是绝不会出现在此地的。

    “怪不得,前些天叶洪的儿子叶凡会来此施展那狗屁的《牟牛掌》,感情是为了你今日来试探的,今天就算顶着被峰主察觉的风险,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的狱锁狂刀正名成功,垃圾灵决就是垃圾灵决,废稿就是废稿,我岂能让你立法成功?否则我阁主威严何存?”

    当年,狱锁狂刀立法失败,就是他一力狙击的,所以对童豹而言,只要狱锁狂刀立法正名,那就是在扇他耳光,

    童豹当年可是成功打压了叶洪,将狱锁狂刀定性为废稿,才得以胜利,坐上阁主之位的,如果有一天,狱锁狂刀被正名,那无疑是对他阁主之位的巨大冲击,从今以后,书阁狂生岂会服他?到时书阁阁主威信何在?威严何存?

    所以,他童豹,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童豹!”

    陡然一声厉喝从下方传来,吓的童豹手中茶杯一抖,差点掉地上,

    叶钟站在文坛旁,手持一页白纸,“今日我来为狱锁狂刀正名立法,你不出来见证一下么?”

    他虽不知童豹在哪儿,但他断定,童豹必在阁中。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为一篇废稿正名立法!”

    一道身影从上方包房中飞身而下,落在文坛上,童豹目光横扫全场,最后落在叶钟身上,

    霎时间,空气中弥漫起浓郁的火药味,那是冤家路窄,隔年重逢的气氛。

    “书阁阁主,居然是他?!”席位中,叶青眉头一挑,有些意外。

    白纸化锋,叶钟随手一丢,手中记载着狱锁狂刀的纸张便飞了出去,落在白袍老者手中,

    白袍老者拿住白纸,目光看向童豹。

    “有人投稿,看我作何?”童豹冷哼一声,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叶钟。

    白袍老者一听这话,不敢耽误,赶紧将白纸放在石台上,霎时间,文坛上方出现四道字幕,正是狱锁狂刀的内容。

    席位中,惊呼声四起,

    “这就是狱锁狂刀么?太神奇了,若有这等神通之威,金丹之下,皆可斩之!”很多狂生都是新人,十几年前看过狱锁狂刀内容的狂生,只有小部分。

    “怪不得会被阁主定性为废稿,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玉星峰书阁从来没出现过比这更强的灵决。”尽管人人都知道狱锁狂刀不同凡响,但当这些狂生第一次看了狱锁狂刀的内容上所描述的能力时,依旧被震惊了。

    震惊的同时,所有狂生,全部聚精会神的推演着狱锁狂刀,仔细的寻找漏洞,意图找出当年此刀法被定性为废稿的原因,可是,找了半天,没有任何一个狂生有所发现。

    这时,文坛旁黑袍老者开口了,

    “一审,开始!”

    席位中的议论和争辩戛然而止,所有狂生都看向审核团,想看审核团如何评断。

    “此法不可立,有待推敲。”

    “我支持当年阁主原评,此刀法不确定性太多,若无法上坛反辩,将此刀法施展出来并证明此刀法不会对修士产生反噬,那么此稿当废!”

    “我不支持立法!”

    “我也不支持!~”

    转眼间,审核团便全部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全团十几个人,竟无一人支持,而且,皆主张废稿,如此功法,竟没人说出一丝可取之处,甚至,连点中立的话都没有,此法若是真可修习,对玉星峰将产生什么影响,这些人全都知道,可做决定,他们依旧如此的武断,丝毫不给叶钟任何机会,显然,这些人摆明了是以阁主为尊,打定心思不让叶钟立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