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刀霸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武天雄的心计讲究
    张浪听完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天下江湖之中常有各种由头开启的盛会。

    通常这种盛会都是既能得利,又能扬名,前来参加的人是一定不会少的。

    人在江湖飘,求得不过就是名利二字。

    九叶芙蕖虽是天地奇珍,却只对人境武者有效,那这洛阳品花会恐怕就是整个江湖年轻一代表现的舞台了。

    但是这种牵连到整个江湖的盛会一般都是由名门大派举办,武天雄虽然是地境上阶的武道宗师,但凭他一个人也不够资格撑起这么大的场面。

    所以再邀请几个大派的宗师过来镇场自然是很合理的。

    而武天雄作为举办者,虽然失了九叶芙蕖这株奇珍,却能落得天大的名声。

    到了他这种层次,名与利几乎也就等同起来了。

    齐千仞和武天雄是洛州黑白两道的牌面人物,洛东又是齐千仞久居之地,疯虎的大本营,在他的眼皮底下召开这种盛会,不通知邀请一声,不管是情面和道理都说不过去。

    齐千仞见张浪没什么问题要问,便继续说道:“这次品花大会,表面上来说,所有三十岁以下的武者,只要未到元罡境或是进入先天巅峰的妙景,都能参加。看似公平,但实际上其中却是大有差别。”

    张浪挑了挑眉,道:“不知有何差别?”

    齐千仞冷笑一声,道:“武老鬼身为白道大侠,他的屁股就已经决定了他的脑袋,想法自然是偏向名门正派无疑。所以除了发给前辈的品花帖外,你们小辈的却是尙还有两种帖子。一种叫争花帖,另一种却叫夺花帖。

    争花帖上会具上名姓,一人一帖相互对应,直接发放,名额也不一定,但是照我看来,无非是发给天下武林中那些名门正派的后生小辈的。

    夺花帖,却是有定数,只有九张。

    争这一字,先天便没有夺字更直接霸道,所以要取夺花帖,顾名思义,重点一定是在这一个夺上,就是给小门小户,江湖草莽,还有各路邪门歪道准备的。”

    张浪皱了皱眉道:“如此一来,这夺花帖恐怕还要经过夺取而得了,只是‘河洛大侠’武天雄乃是天下名侠,做出此举岂非自损名声?”

    “呸!”

    齐千仞不屑的啐了一口,道:“这就是不得不说武老鬼高明的地方了,他这夺可是巧妙,你小子不知道,这九擂之比分为两期。前两日为第一期擂台,便是所有江湖人士九擂争夺,决出九位擂主,发放夺花帖。

    第二期的最后一日,便是所有争花帖主,和夺花帖的九位擂主一起在九擂之上比拼,最后决出九位胜者,便得到这九颗莲子。

    说白了,我等江湖草莽,参与人数众多,实际最后便只有九张夺花帖,以九个名额去争这九颗莲子。我看你小子也不笨,其中道道明白了?”

    张浪笑了笑,点头说道:“如此说来,这所谓的夺花帖实际上从头到尾基本上就是为了去给大会助助兴,热闹热闹,捧捧场,当绿叶去了。那争花帖主,却是以逸待劳,直接可以争这九颗莲子的……这样一来,实际上八成也就是名门正派之间的争取了,这些高门大户便只会念他武天雄的好,纵然这夺花帖引起一些争斗,哪怕是血腥了些,说不定有人还会觉得趁机死掉些邪门歪道简直正好。不得不说,姓武的这一招着实有些高明啊。”

    齐千仞撇了撇嘴,道:“你小子既然知道,还他娘的笑得出来?就你小子现在这个一刀断肠的名声,便是加上云盟的背景,你以为争花帖有你的份?”

    张浪又笑了笑,若是自己名声甚佳,配上云盟的势力倒也算勉强是个正道新秀,有几分可能获得争花帖,不过现在嘛……

    心中转念,他却是似不在意的道:“这不是还有九张夺花帖吗?”

    齐千仞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两个月的变化老夫也是看在眼里,你武道天赋极妙,悟性也是上佳,但是就算这样,再过四个月,你也已经到不了先天境。而你的实力,虽然在小辈中算是不差,但若是连续越境杀敌,怕是也不得久战吧?

    我虽不知那擂台赛制,但是夺花帖主的身份,用屁股想也知道必定是要经历厮杀的,要争这九颗莲子的时候,三日之内无数场厮杀,你小子还笑得出来,不觉得自己还差了不少?”

    张浪眉头一挑,齐千仞看得却是精准,单论战力,他如今虽只有感应境,但是全力出手,怕是比诸葛凡还要强些,但是唯一的缺点便是后力不济,易受内伤,无法久战。

    不过若是笍夫人那里有些收获,这个短板说不定能接上点了……

    张浪心中转念,却是点了点头,凑过去嬉笑起来,道:“嘿嘿,齐老法眼自然是无差的,区区之所以浑然不急,是觉得既然齐老特意这么说了,想必肯定是有什么要教晚辈吧?”

    齐千仞见他凑了过来,表情甚是嫌弃,直接挥了挥手,道:“滚,老子能有什么教你这龟孙?你也不是老子的弟子,这功法武艺自然是不能再传你,而老夫这点家当,也大多挂到了血榜之上。

    老子这琢磨了两天,也没想到能赏你小子什么,不过得了这品花帖后,倒是……”

    他说完故意卖了个关子,想让张浪开口询问,但是张浪却是眼观鼻,鼻观心,只是恭敬期待的看着他,就是不接话茬。

    “娘的!拿去!”

    齐千仞看张浪那模样毫不配合,心中顿觉无趣,拿起桌上的一封信就扔了过来。

    张浪一把伸手接过。

    齐千仞又说道:“这是老子在洛阳府的一家别院,年轻时候住的,也不值几个钱,正好送你居住。那住在别院中的老吴头,也算跟着老子一辈子了,他虽然没多少年活头,却入了地境不少年了。

    你若是看他还顺眼,便继续留他在院里住住,他如今是元罡境的修为,你便算是给他养养老,有什么事也能请托一下。这些老子在信中都交代了,你把信看了,再把信给他就行了。

    另外,堂屋的书房里面进去…之后…然后…然后…你…打开…有间地下静室,里面有样物件,是老夫年轻所得的好机缘,本想留给尤家小子的。

    可惜他命不好。这物件,也暂时借给你用些日子,往后老夫若是收了弟子,便自来向你讨回。这物件应该对你的武道修为有些帮助,但是你能不能在花会之前,进入先天境,老夫却也毫不保证。”

    张浪这时却也是明白了,这一间别院里的人和物,恐怕都是齐千仞给自己的好处。不管那物件是什么,一个有着元罡境保镖的院子,也已经算不错的地方了。

    他拱了拱手,道:“齐老大恩,区区……”

    齐千仞摆了摆手道:“少和老子讲这些虚的,你小子若是有心,便把给老子将那莲子抢下来一颗,涮涮武老鬼的面子,也省得老子一个混黑道的,到时候夹在那群白道宗师里面丢尽了脸面,滚吧。”

    张浪站起身来,笑了笑,便道了个辞。

    他刚走了几步,齐千仞却又淡淡说道:“小子,你别不当回事,就是这点消息也是花了老夫好大力气从武老鬼那抠来的,再多却是没有了。九叶芙蕖之事,我也帮不了你,提前告诉了你,你提前有些准备,也算聊胜于无吧。就算得不到九颗莲子,你若是得了夺花帖,这最后一日的比争还有不少奖品,你能得到些,对你以后也会大有帮助。”

    张浪又肃然躬身,这其中的关照之意,确实是有些沉甸甸的。

    若非他真的有更好的路线发展,这时候倒还真有些想拜在这老鬼座下。

    张浪心中转念,点点头,又认真的道了声谢,才告辞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