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百五十章 辛秘
    根据此人还算完整的那部分记忆所述,这片仙域名为“黑土仙域”,乃是一个比北寒仙域大不知多少倍的所在。而真言门,乃是其中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宗,传承了已不知多少万年,门内弟子无数,兴旺之极。

    至于他附身的这具尸体,名为木延,乃是真言门的五大长老之一,在门中的地位可着实不低。

    而那大耳僧人,则是真言门的宗主弥罗,也是木延的师尊,其修为已臻大罗,乃是黑土仙域群仙之首,被称为弥罗仙尊。

    除了木延以外,这位弥罗仙尊还有四位亲传弟子,正是此前韩立通过真实之眼所看到的那一幕大耳僧讲道情景中的另外四名聆听者,也就是真言门的另外四大长老。

    这五人既得弥罗仙尊真传,修为兀自不弱,都是太乙境的高人。

    弥罗仙尊修为通天,但却被金色巨掌一掌拍死,这巨掌的主人显然更不简单,但在这木延的记忆中对于此人身份却有些模模糊糊,只知道其乃是天庭的一位大人物。

    能够举手投足间将一位大罗碾杀,其修为境界便呼之欲出了。

    “道祖……莫非是时间道祖?”韩立一念及此,内心一震。

    从此前的情形来看,显然真言门是在被天庭之人围剿,而正是因为这位“时间道祖”的出手,一举击杀了弥罗仙尊,才最终导致真言门的覆灭。

    也不知,真言门亦或是这位弥罗仙尊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天庭,竟让天庭如此兴师动众,甚至还有“时间道主”参与其中。

    时间法则,作为仙界三大至尊法则之一,其本身就凌驾于其余诸多法则之上,参悟困难程度也远非其他法则可比,这位一举覆灭真言门的道主若真是时间法则的道主,那恐怕在整个真仙界,也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继续整理起木延的记忆来,想要试图从中找到一些关于天庭的信息。

    毕竟经过了冥寒仙府一役,击杀了监察仙使公输久后,自己如今算是彻底站在了天庭的对立面,正所谓知己知彼,虽然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硬撼天庭,但能够多掌握一些信息,对自己总是有利的。

    半晌后,韩立心中一阵砰砰直跳。

    木延身为太乙境的高阶修士,其见识阅历果然没令他失望,其残缺的记忆之中,果然有关于天庭的不少信息!

    其实韩立此前便曾尝试寻觅关于天庭的资料,虽然也找到了一些,但却大多是外界广为流传的信息,对他来说没什么价值。

    韩立正要细细揣摩,忽然心神一阵晃动,大有头晕目眩之感。

    “怎么回事?”

    他心中一惊,忙停止了探查记忆,神魂中的这种眩晕感这才消失。

    “难道是因为附体之人修为远超我的缘故……”韩立微一沉吟后,喃喃自语。

    木延虽然已经死去且其肉身如今被他所附体,但其残存记忆毕竟不属于他,强行探查其中的内容,其实也搜魂颇有几分相似。

    要知道,木延身前乃是一名实打实的太乙境修士,远远超过了韩立的修为境界,即便他神识之力远超同阶修士,但以金仙境去尝试搜魂太乙境,自然吃力万分了,甚至若非对方已陨落,自己恐怕就不仅是神魂震颤这般简单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韩立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等待神魂恢复,一边目光朝着周围望去。

    此刻身处地底深处,周围的土壤紧贴身体,并不怎么舒服。

    韩立单手一挥,一股黄芒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附近的泥土仿佛冰雪遇火般融化消失,周围顿时空出了一个约莫五六丈大小的空间。

    他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点的位置,背靠着石壁休息起来。

    随着真言宝轮上的时间道纹一个接着一个熄灭,足足熄灭了三十几团的时候,韩立的神魂之力,才渐渐恢复如初。

    韩立迫不及待的继续探查起木延的记忆,试图将零星的片段组合,很快再次得到了一些关于天庭的信息。

    天庭,作为整个真仙界的官方第一大势力,通过遍及各个仙域的仙宫来实行其掌控,实力之强,远非任何一个势力可比,而其所在,乃是一处名为中土仙域的地方。

    在整个天庭势力之中,的确有一名时间道祖,乃是天庭中存在时间最为久远,且地位最高的一位道祖。

    看到这里,韩立只觉心神再次一阵摇曳,便停止了探查。

    “这位时间道祖究竟是何方神圣……”韩立再次放松心神修养,眉头微皱的喃喃自语。

    可能是他也修炼时间法则的缘故,对于时间道祖的存在,总有些莫名的感觉。

    时间一点点过去,真言宝轮上的时间道纹再次熄灭数十个,韩立神魂之力再次恢复,又继续搜寻整理起木延的记忆来。

    结果这一次,他的面色渐渐凝重,最后变得一片肃然。

    他总算找到了关于这场大战始末的一些信息片段。

    按理说,有弥罗仙尊这位大罗仙尊坐镇,真言门应该会继续繁荣昌盛下去,毕竟除了道祖,根本无人能与之匹敌。

    但可惜的是,真言门之所以会覆灭,问题也正是出自于弥罗仙尊。

    究其原因,便是弥罗仙尊修炼的法则,也是时间法则,此举大大触怒了时间道祖。

    至于触动对方的原因,却牵扯到了一个关乎整个真仙界的大辛密。

    三千大道,皆是世间天地大道衍化而成,正所谓天无二日,大道唯一,每一个法则,都只能存在一位道祖,若一旦有另一名大罗仙尊对于某种法则的参悟超越了道祖,那便会取而代之,至于中间会发生什么,木延这种层面的太乙境修士自然是不得而知了。

    不过似乎每一位道祖,都会十分关注修炼与其相同法则的修士,尤其是太乙境以上修为者,除非此人愿意俯首拜于其麾下,受其支配掌控,否则便会除之而后快。

    但即便如此,从古至今,仍有一些道祖被人取而代之,可以说,任何一种法则的道祖,都是踩着上一个该法则的道祖尸身进阶上去的。

    弥罗仙尊将时间法则修至大罗境界,已严重威胁到了时间道主,虽然竭力隐藏,仍然被天庭得知,这才导致时间道主亲自出手,将真言门给覆灭了。

    韩立看到这里,眉头微皱。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金仙中期,虽然距离太乙境界还远,但他从未有过改修其他法则的想法,日后岂不是迟早也遭到天庭那位“时间道主”的追杀?

    “这修行大道,果然是逆天而行啊……”韩立神色阴晴变化了好一会儿后,才有几分苦涩之意的喃喃自语道。

    对于修炼某一种法则的修士而言,该法则的道祖便是天,而只有逆天而行,并将天也颠覆,才算是真正修成正果。

    但天庭的实力,绝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

    韩立沉吟片刻,很快不再多想,继续搜寻整理起记忆来。

    只是现在,木延本就有些零散残缺的记忆已被他探查了大半,只剩下一小部分了。

    韩立通过感应这些记忆,面上忽的一喜。

    剩下的这些记忆是木延修炼的内容,此人修炼的竟与其师尊一样,赫然也是时间法则,虽然这些记忆里没有木延修炼的功法,但却有不少修炼的心得经验。

    韩立对于时间法则的修炼,一直都处于暗中摸索,无人可以请教,这些记忆正是他急需的,当下急忙细细查阅。

    “咦!”看了一会,他忽的轻咦了一声。

    这些修炼经验,隐约和《真言化轮经》,《幻辰宝典》,《水衍四时诀》三门功法大有关系。

    先前他便觉得三门功法彼此之间有联系,似乎可以彼此相融,只是三门功法大相径庭,无法归于一处。

    不过从这些经验中,他似乎找到了三门功法结合的些许诀窍。

    “难道《真言化轮经》,《幻辰宝典》,《水衍四时诀》这三门功法,真的存在着某些联系……”韩立心中暗暗思索,继续查阅这些记忆,很快将其尽数看完。

    他抬起头,朝着前方虚空中正缓缓旋转的真言宝轮上望去。

    宝轮上面的时间道纹此刻已经熄灭了大半,只剩下几十个道纹,时间所剩无几。

    这点时间再出去做些什么,也已经不够了。

    于是韩立目光一转,朝着木延身上望去,寻找起其储物法器。

    按其估计,储物法器中应该有木延的修炼功法,只要找到这门功法,应该就可以找到《真言化轮经》,《幻辰宝典》,《水衍四时诀》这三门功法的联系了。

    他眉头一皱,木延身上储物法器不见了踪影。

    “看是被击杀木延的人收走了……”韩立心中暗道,有些遗憾。

    一念及此,木延残存神魂记忆中忽的泛起一股强烈的愤怒,似乎死的很不甘。

    韩立感觉到这股愤怒,眉梢微挑,安慰了几句后,这才渐渐使其平息了几分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