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有钱人 > 第二五二节 要火并了吗?
    面对南京兵部尚书熊明遇如此这般声色俱厉的指控,姬庆文只当他放了个并不响亮的屁,冷冷说道:“熊大人,你说杨展是钦犯,我却并不如此认为。要我说,我并不是在包庇罪犯,而是在保护忠良!”
    熊明遇道:“杨展私通妖匪证据确凿,又怎么不会罪犯?本官劝姬大人还是悬崖勒马,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熊明遇这么多年的书,究竟没有读到狗肚子里去,一开口就是出口成章,说得姬庆文无言以对,慌忙伸手招来李岩,低声说道:“李兄,这个姓熊的倒是好口才,能不能驳倒他就全靠你了!”
    他顿了顿又道:“《三国演义》里头诸葛亮在战场之上说死了司徒王朗。我看熊明遇这厮比王朗更可恶一些,就全看李兄能不能将他给说死了。”
    李岩嘴角一扬,说道:“姬兄将我比作诸葛武侯,真是太抬举我了。可是姬兄不妨想想,同那熊明遇多说何益?李兄直接将杨展将军带走也就是了,有话等到皇上诘问时候再说也不迟,犯不着同熊明遇这种无用之人多费口舌。”
    熊明遇好歹也是个二品的兵部尚书,在李岩口中却成了个无用之人。
    而姬庆文却也觉得李岩此话说得极有道理,自失地一笑道:“还是李兄说话在理。得了,我们也别去管那熊明遇了,反正我等现在人马都在这里,行李装备也已备齐,不如这就离了南京,返回苏州去好了。”
    站在一旁的杨展听了这话却不同意起来,说道:“姬大人,这可使不得。末将身上沉冤未洗,要是就这样走了,岂不是落下个畏罪潜逃的口实?”
    姬庆文眉头一皱:“这你别管,跟着我走就是了。你身上有没有冤屈,我清楚,你清楚,对面那几个糊涂官自然也清楚,犯不着纠结这种小事。”
    话音未落,却听李元胤低声说道:“姬大人,只怕这不是什么小事吧?勾结白莲教妖匪,是要株连九族的。姬大人维护杨展,怕也是会受到牵连的……”
    “你的意思是,任由杨展被熊明遇几个抓回去么?”姬庆文问道。
    李元胤用力点了点头:“为今之计只有先这样。然后请姬大人这就上书圣上,说明缘由,请皇上亲自下旨定夺,那才是万全之策。”
    李元胤的办法虽然稳妥,听上去也似乎颇为可行,却缺乏足够的可操作性。
    姬庆文沉思了一下说道:“这可不成。就算我现在就写好了替杨展申辩的奏章递到京师里去,然后皇上拆看之后立即召集大臣讨论,再你好了圣旨马上用印传递下来。这一整套流程走下来,就算没有丝毫延误,也得十天半个月时间。李指挥,你是锦衣卫指挥使,这里面的花花肠子你懂的比我多,杨展要是落到他们手里,还能有活路吗?”
    姬庆文这话就说得很中肯了。
    李元胤是锦衣卫的资深军官,自然知道刑讯逼供门道——就算是杨展这样的硬汉,要是落到锦衣卫手里,不出十天时间便能将他所有的心性和傲骨全都磨去,让他讲什么,他就能讲什么,让他永远不能讲话那就更容易了。
    然而这在李元胤眼里,也不是姬庆文用这样的方式插手这件事情的理由。
    只听他蹙着眉头继续说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人,只要你如实陈奏圣上,以圣上之明,到时候自然会替杨将军做主的。万一杨将军被害了,那陷害他的人,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我不同意。”姬庆文抬高了声音说道,“杨展人都死了,熊明遇这几个家伙是死是活又有什么用?难道到时候把熊明遇给千刀万剐了,杨展就能死而复生了吗?”
    熊明遇听姬庆文这样诅咒自己,顿时变得怒不可遏,说道:“姬庆文,你且留些口德吧!本官按理按法办事,为什么会被千刀万剐?倒是姬大人你若还是这样误作非为,恐怕皇上也是包容不得的。好了,你我都有要事在身,还请姬大人这就将杨展交还给我。”
    姬庆文完全没有搭理熊明遇,却一伸手对麾下将士说道:“弟兄们,回家去了,回苏州。南京这里,哼,臭不可闻!”
    “明武军”全军将士齐声答应了一个“是”字,转眼便列好了纵队,要从尚未彻底关闭的通济门内离开南京城。
    熊明遇见状大惊,慌忙下令:“快,快,快给我关闭城门,把姬庆文给本官包围起来。”
    南京守军虽然战斗力不强,却是人数众多,听到命令,立即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形成了一个松松散散并不紧密的包围圈,将姬庆文一千“明武军”包围在内。
    其实以姬庆文所部的战斗力,这种破布条一般的包围圈,完全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只要下令略加冲击,便能冲破这层稀疏松散的阻碍。
    然而姬庆文却是有意要打压一下熊明遇的气焰,伸手示意全军将士停止行动,就地列阵,自己则是毫不胆怯地上前一步,对熊明遇说道:“熊大人,你这是想做什么?是想要同下官较量较量么?好么,刚刚放跑了白莲教的妖匪,你就要同我火并吗?还嫌笑话闹得不够大吗?”
    熊明遇忙道:“姬庆文你不要血口喷人,分明是你先抢夺朝廷钦犯在先,有笑话,也是你闹出来的。”
    姬庆文反唇相讥道:“说了多少遍了,杨展是忠良之臣,不是钦犯。这件事情,我没空同你多掰扯,你要有话,就向皇上递奏章去说吧。若是还敢横刀拦阻,就休怪在下不客气了。”
    今日白莲教之乱中,熊明遇亲眼目睹了姬庆文手下“明武军”的惊人战斗力,大从心眼里不想同他们交锋,听姬庆文发了狠话,只好退让一步,说道:“姬大人……不如这样……本官答应大人不将杨展投入大牢,而是暂且看押留置在军营之中如何?杨将军到底还是我南京兵部辖下的将官,本官如此处置也算是顾及得颇为周全了。姬大人总不好再反对了吧?”
    话说了一大圈,终究还是回到老话题上。
    然而这点面子,姬庆文也不肯给熊明遇。
    只听他说道:“不错,杨展将军确实是你的下属,可他更是大明朝的忠臣良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你这样的狗官给糟践了。今天说破大天,摆出一万条理由来,我也不能让杨展留在你手里。”
    姬庆文这句话说得太过不留余地,就连杨展都劝他道:“姬大人,你这番好意,我心领了。其实命由天定,是福是祸想躲也未必能够躲得过。末将虽然是个武夫,却也看出来大人你是诚心想要救我出去,可这熊明遇也是真心想要害我……”
    姬庆文一撇嘴,说道:“他要害你,就一定能害得成么?你不要说话,跟我走就是了。”
    说着,姬庆文便闭上了嘴,转身便往通济门外走去。
    杨展忽然从姬庆文并不高大挺拔的背影中,感受到了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气势,不知怎的,便也跟在他身后慢慢向城门外走去。
    眼看杨展就要离开南京城,熊明遇顿时发了急,呵道:“姬庆文你做什么?要是再敢往前走一步,就休怪本大人不讲情面了!”
    姬庆文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猛地一转身,双目直视这这位南京兵部尚书熊大人,问道:“哦?熊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现在就要派兵来捉拿我么?难道真的要撺掇南京守军同我火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