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铁血水浒 > 第十章:杀人者,豹子头林冲
    到来客栈的黑衣刀卫起码有数十人之多,如此大的动静,客栈内的许多人顿时被惊醒了,但看了一眼被包围的林冲后,立刻紧闭窗门,害怕的再不敢露头,而在那敞开的柴房内,只见武松和柴进拉着已经晕过去的鲁智深躲在柴木堆里,两人的脸上皆带着浓浓的惭愧。

    “真不该自保家门”武松后悔不已道。

    一旁的柴进咬着牙,武松尚且如此,他就更不用说了,家中老小还有一大堆,纵然他乃后周世宗嫡派子孙,家中有太祖皇帝御赐丹书铁券,但这一百多年过去,早就没有了当年那样的威名,一旦朝廷知道了,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没想到我二人反而成为了教头的拖累”柴进叹息道。

    “教头仁义之心让人敬佩,这天下,除了他与兄长之外,我武松将不在拜任何人”武松望着已经晕过的鲁智深,坚定的说道,这是林冲称鲁智深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将他打晕的,就是怕鲁智深也被发现了,这番仁义,这番细腻,让他敬为神人。

    “武兄弟安心,今日我柴进做了这缩头乌龟,他日我愿用全部家财,帮助教头”柴进握拳道。

    。。。。

    屋外,随着轻轻响声,只见董超和薛霸领着一人走了出来。

    林冲飘了一眼后,冷身道:“陆谦”

    “哈哈,林冲,你真是有本事,竟然能挣开枷锁,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吗?我早就说过,出了开封就是你的死期,你以为你在南门闹出那么大的风浪,我就不敢动你了?你太小看太尉的能力,不瞒你说,如今就是太师都保不了你,我来的时候,太尉刚刚从太师府出来,一个都统副使,换你的命”陆谦狠辣道,他之所以来的这么晚,就是因为南门之事闹得太大,很多大臣都知道了,高俅何等聪明,从开封府没有听从他的意见,他就知道是蔡京对他不满了,如今又出了南门受辱事件,高俅立刻进入了太师府,这件事情被两位朝廷巨擘一番商议过后,就给彻底抹平了,而牺牲品,就是林冲。

    “哈哈”林冲轻轻一笑,望着漆黑的夜空,突然大声喊道:“奸臣当道,忠臣无意,既然如此,我林冲只能无奈逆天了”

    巨大的声音,似乎回荡在了整间客栈内外,让许多躲藏起来,偷偷注意的住客,为之一颤。

    “陆谦,今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为何林某可以教导八十万禁军”林冲的目光透着嗜血之色。

    “好,黑衣刀卫给我杀”陆谦大声喊道。

    “是!”数十位黑衣刀卫立刻向着林冲掩杀而去。

    林冲眼神一凝,一个凌波漂移后,两根手指好似烧红的铁筷一般,瞬间插入了一位名刀卫的双目,轻轻一挖后,两颗沾满鲜血眼珠被扣了出来,微微一个低头,躲过了砍来的钢刀,手肘一个突击,打在另一位的喉咙之间,顿时巨大的哀嚎声立刻响起。

    一个捂着眼睛,一个掐着喉咙,脸上痛苦至极。

    “灭目,窒息”望着立刻被镇住的其他刀卫,林冲冷冷的说道,这就是杀人技中的其中二式,他的杀人技是由军拳演化而来,何为军拳,一招一式,看似简单,但确能以最快的方式瞬间摧毁敌人的战斗力和意志,在配上这比前世强太多的内力,此时林冲每一部分,皆是杀人的利器。

    陆谦露出了惊讶之色,但同时还有满心的疑惑,林冲武功高他很清楚,否则也不会带这么多人,但曾经的林冲一招一式,皆堂堂正正,何时如此的狠辣诡异了。

    “怎么,这样就不敢上了,那林某亲自来了”只见林冲主动扑了上去,既然已经无可翻转,那就杀个天翻地覆,杀的尸骸遍野,杀出属于他林冲的威严。

    “破穴”只见林冲右拳紧握,但中指凸起,每一招皆打在了刀卫的太阳穴之上,一招便能人晕厥,甚至立刻毙命当。

    “残手”林冲突然抓住一人的手臂,直接对着中骨打下,咔嚓一声,整条手臂便断了。

    随着林冲一招招杀人技毫无顾虑的施展开来后,整个客栈内响彻着哀嚎之声,原本惧怕的客人,反而好奇的偷偷开窗观望,只见这不一会的功夫,大批的黑衣刀卫已经倒在地上,不过死去,就是生不如死。

    一直跟在陆谦身后的董超和薛霸望着林冲一个锁脖,便一名刀卫的脖颈给扭断后,顿时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面色煞白,这家伙哪是什么教头,简直是杀人的魔鬼啊!

    当只有三四名刀卫还能站着时,望着一步步向着他们而来的林冲,顿时惊恐不已的向着后面准备逃。

    “谁也不准走”只见刀光一闪,陆谦一刀便斩杀了几人,鲜血飘溅在了夜空下。

    陆谦猛的一抖刀,目光锋利道:“林冲,当日我败在你的丈八蛇矛之下,今日我就要杀你雪耻”

    “哈哈”林冲高声一笑,握拳道:“陆谦,你太高看自己了,就算赤手空拳,我已足以活活打死你”

    “那就试试,看刀”陆谦立刻挥舞着大刀向着林冲杀去。

    两人立刻交手了起来,林冲不断的出手的阻挡,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林冲的脸上便露出了严肃,手握大刀的陆谦更在牢里面完全不是一个人,刀刀连环,狠辣致命,稍不注意,就会血染长夜。

    随着一个挥动后,林冲退了开来,但胸口的衣物确被割破了。

    “哈哈,林冲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陆谦兴奋的喊道。

    林冲脸色一沉,望着再次快步扑杀而来的陆谦,突然一动不动,但就在长刀将要麾下之时,林冲突然右脚用力一提,顿时一大堆灰尘弥漫在了空中,沙子瞬间污了陆谦的眼睛。

    林冲抓住时间,瞬间杀意毕现,突然五指绷拢,狠狠打在了陆谦的喉咙,顿时便打烂了他的喉结。

    一个翻转,一个背甩后将他整个人甩在了地上,扭着陆谦握刀的手,俯头低声道:“我林冲真要狠起来,足以灭你九族,这一拳是打你忘恩负义”

    只听咔嚓一声,陆谦压抑的哀嚎了起来,右臂彻底断了。

    “这一拳是打你卑鄙无耻”林冲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一嘴打碎它满嘴的牙。

    “这最后一拳是为我娘子打的,你没资格喝她奉的香茶”林冲双掌狠狠的对着陆谦脑袋一夹,顿时一口鲜血喷在了林冲的脸上,陆谦满脸不甘的缓缓到了下去。

    林冲喘了一口粗气后,抬头看向可董超和薛霸。

    此时二人因为陆谦的死,早已吓到在了地上,当感受到林冲那目光当中的冰冷后,立刻跪地哀求了起来。

    “林教头,我们是被逼的”

    “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林冲捡起了陆谦的宝刀,一步步走了过来。

    “教头,饶命,饶命啊!”

    “除恶务尽,方是大仁”只见林冲长刀一挥,客栈内外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的喉咙被割断了,轰然倒在地上。

    别说此二人早就被收买,就是没有,为了掩护柴进他们的身份,也绝不能留。

    林冲转头看了一眼后,见所有人都倒下了,顿时钢刀插在地上,向着客栈里面走去,飘了一眼后,只见掌柜和小二正颤抖的躲在不远处,估计是开始给陆谦开门的时候,下来的。

    “掌柜,林冲今日赊坛酒,日后再来还你”林冲拿出一坛酒后,刚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桌面上面的笔墨,嘴角一扬后,轻轻拿了起来,走到了客栈最大的一根石柱上。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

    三尺凌厉,四方莫敌;

    五指挥间,六界沉寂;

    七弦祀伊,八荒当泣”

    杀人者,豹子头林冲!!

    林冲写完前世这句在网上看到小词后,将笔随后扔飞了出去,拿着酒走出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