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 第623章 刘董的人格魅力
    “截止刚才,鑫淼公司94%的股份已经全部由我们持股,《股权转让协议》已经签订完毕,股权转让款也已经支付到位,只有陈晓瑶6%的股份经过商谈,暂时没有做出转让决定。”

    “不过陈总正在考虑当中,我觉得陈总很可能将来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刚才就听出味儿来了,现在这么汇报一声,好像也不为过。

    当然了,暂时嘛,将来嘛,都有很多变数的。

    而这个时候的彤丹丹,似乎是靠在张小北的肩膀上,点了点头。

    “好的,小北,我们给陈总时间,如果陈总有什么想法的话,也可以由你陪同来HK,我们当面商谈。”

    “另外小北,不管这个事情将来怎么样,还是陈总的股份将来有什么变动,一定要给陈总足够的尊重,再小也是我们的股东,我们要对股东诚信。”

    还有”小北,陈总那边委托董事的事情,一定要尊重陈总自己的意见,好吧?”

    彤丹丹把头靠在张小北肩膀上,这不用开免提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看这做派,这出口,彤丹丹的心里还是暖烘烘的。

    以前当演员,被人呼来喝去,让陪谁就得陪谁;后来跟了这个老板,那人家真是当老爷的主儿,自己还生怕一点儿伺候不到位。

    看看刘向波,身价超过150亿的企业家,对自己这么一个小股东还这么尊重,这是彤丹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这个时候,说彤丹丹不感叹,那真是骗人呢。

    而且彤丹丹还知道,一般情况下,这种机密的事情,张小北肯定是单独向刘向波汇报的,那里容得你其他人在场对不对。

    所以刘向波说这个话,绝对不是在“作秀”。

    刘向波要真要是和你玩儿技术,能有100种办法把你这6%的股份弄到手。

    可是人家真的没有这么做,不一样,不一般,确实是个企业家。

    “可是刘董,陈总的意见是她暂时没有人手,想让我们这里派一名代表作为董事。”

    对啊,这个是彤丹丹的真实意思。

    “那你呢?有什么想法吗?”刘向波问道,口气有点儿意外。

    “刘董,我和陈总是唐省林业大学的同学,出于个人之间的私人关系,我答应了,如果工作上不允许的话,我会和陈总说清楚的。”嗯,张小北和彤丹丹的事情,也瞒不了谁。

    “小北,我不管你和陈总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和纠葛,那是你们之间的私人关系。”

    “但就是和我刚才说的一样,我们需要的是陈总的真实意见表达,你在工作上表示出足够的尊重,这是我们的工作原则。”

    “至于其他的事情,《公司章程》和《公司法》都有明确的规定,我们要依法治理企业,所以不用有过多的顾虑。”

    嗯,对了,张小北,我们的底线是法律,是公司规定,公司可没有规定说你们两个人之间有关系,就得再工作上撇的一干二净,对不对。

    你得对股东诚信,你得帮助股东,对不对。

    这一下,张小北就听明白了,至于人选问题,刘向波才不过问呢!

    为什么要过问啊,那是人家彤丹丹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过问吗?

    “好的,刘董,我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陈总的。”张小北十分恳切地说道。

    “对了,你随后把陈总的电话发给我,我要是有时间回去的话,也得跟陈总见个面吃个饭,总不能作为我们的股东,我连面都不露,那不是太失礼了么!”哎呦,这刘向波的心思还挺细啊。

    看来,在刘向波这里,“尊重”是发自内心的,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行为习惯。

    “好的,刘董,我马上发到您手机上。”

    说道这里,张小北便挂了电话,而彤丹丹也从张小北的肩膀上抬起了脑袋。

    而张小北则是第一时间把彤丹丹的电话发到了刘向波的手机上。

    “小北啊,你是比我的命好,遇见了刘董这样的企业家……”彤丹丹还是有点感叹的。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手机便响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滨州的电话号码。

    “刘董的,接吧!”张小北心里也嘀咕,刘董速度这么快的么?

    “陈总你好,我是刘向波。”彤丹丹接起电话,便听到了一句声带具有磁性,态度相当尊重,穿透力极强的声音。

    “刘董您好,我是陈晓瑶。”彤丹丹答道。

    “陈总啊,能和您合作,金盛集团一定会表达出足够的尊重与诚信,金盛集团是一个务实进取的企业,一定会和您真诚合作的,如果小北那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我一定会提出批评。”呃,张小北,你小子提前就被批评了。

    “谢谢刘董,张总这里做的挺好的,我很满意。”满意,当然满意了,床上也满意,还保住了你的股份,还替你找代表,你能不满意吗?

    彤丹丹看了看张小北,张小北撇了撇嘴。

    “好啊,陈总,我们的合作才刚开始,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有时间回到G内,一定请您吃饭。”刘向波在电话那头说道。

    “好的,刘董,再见,祝您工作顺利。”彤丹丹感觉自己都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对人对物都表现出了一种包容和蔼的感觉。

    “再见。”刘向波说完“再见”,但是没有挂电话。

    “额,那我挂了。”彤丹丹这才意识到,刘向波这是等着自己先挂电话呢,要不然刘向波怕显得不礼貌。

    挂了电话,彤丹丹看着张小北,微微笑着:“小北,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被这么尊重过,感觉整个人都很透亮,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美好。”

    “晓瑶,这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能量归属于什么样的群体,这个是宇宙法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

    “刘董身边聚集的都是一帮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的人,我们也都喜欢挣钱,可是我们喜欢根据法律,根据自己的实力,稳扎稳打,有步有骤地进行。”

    “竞争,我们也需要,但我们尽量避免发生摩擦,所以刘董在海外一直开拓资源。”

    “这李金荣的资源,实在是他自己没有能力开发,这才转让给我们了。”

    “至于中间的细节,咱们两个都亲身经历了,不用我多说。”

    人家说自己的领导好呢,张小北自然也得夸一夸金盛这个团队呗!

    “你们刘董是真诚的,他真诚地感动了我,确实像你所说,如同一种能量磁场,把人牢牢地吸引在他的身边。”

    “小北,说不定那一天,我真的会把股份转让给你们的。”

    彤丹丹这话说的有点心声流露的意思,如果自己是刘向波手下的人,何至于跟现在一样担惊受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