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绝命诡案 > 第二百零一章 新药片
      刘一笑着说:“挺细心啊!”许伟摇摇头回道:“我说刘一,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废话上了!”
      刘一哼笑一声,笑着说:“我这不是跟伟哥学的嘛!”
     三人聊了半天,天色慢慢地变黑。快要到达小区门口的时候,刘一三人看见不远处有两辆警车。
      许伟将车停靠在小区门口,刘一发现小区的名字叫万事康小区。刘一心想,这应该是想图个好意图。
      走进小区二单元,刘一二人发现十五栋二单元门口站满了人。许伟三人穿过人群,走到警戒线旁边,许伟和张杰出示证件,旁边的一个刑警笑着说:“这不是南区分局的“三大侠”嘛!”
      刘一见眼前的男子胖乎乎的,长得挺逗的。许伟笑着说:“这不是赵明吗?你怎么分到北区分局了?”
      赵明叹口气回道:“这不是跟我妈离得近嘛!之前不是在总局嘛!上下班不方便,正好总局调人,我就主动申请了!”
      许伟拍拍赵明的肩膀说:“真是大孝子啊!总局这么好还离开!真是的!”
      赵明无奈地说:“没有办法啊!我妈身体不怎么好!”
      许伟点头回道:“理解,理解!”
      赵明笑着说:“赶紧进去吧!我给你介绍下情况!”
      赵明是许伟的高中同学两人毕业后一起进入了警校,成绩跟许伟一样优异,而且很有侦探头脑,毕业就分到总局了。许伟有点吊儿郎当,总局的规规矩矩他受不了,便自己选去南区分局。
      刘一跟着赵明等人一起进了三楼的中门,赵明说:“这是个独居老人,看样子挺可怜的!”死者吴庆,今年五十九,离异,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由于心脏不好,提前退休了。生活方面一直都是由儿子寄钱。吴庆的儿子吴罗一直在外地做生意,很少回来来。但是钱的方面一直没有亏待过吴庆。
      刘一发现三楼中门这户大门敞开,门前也拉上了警戒线,从外面就可以看到一滩血迹。刘一纳闷,不应该是药物中毒吗?怎么会?
      走进屋内,刘一发现老人倒在了门口的位置,趴在地上,右手有抓挠的动作,但是手里握着一把刀,好像在求救。
      刘一发现这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刚好适合老人居住。屋内的设施还算高档,装修也不错,屋子给人感觉干净整洁。
      赵明说:“报警的是邻居的陈光大爷,他说自己的经常跟赵明一起打牌,今天下午本来要一起打上四圈的,可是赵明久久不来找自己的。他就敲门来了。”
      赵明边说边叫来一个刑警让他将陈光大爷请过来。刘一蹲在地上仔细的查看尸体。赵明问:“这就是刘侦探吧!他的事迹可在我们北区分局传开了!”
      刘一可能太专注了,并未听见赵明刚才说的话。许伟小声说:“他现在处于耳聋期,说什么都听不见!对了!我们三个什么时候有三大侠的名号了!”
      赵明笑着说:“你们南区分局的人破获这么多的大案和旧案,真是令人羡慕!”
      刘一突然站起来说:“老人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今天的下午三点左右,致命伤是腹部的这一刀,看样子应该是近距离刺伤,暂时不排除他杀!需要对小区的监控设施进行排查!”刘一简单的做了一下分析后,又向里面的卧室走去。
      刘一发现卧室内的书籍较多,但是好多书都散落在地上,书桌上的工具也被推倒了地上,屋内杂乱不堪,好像经历过一番打斗。
      但是客厅并没有,刘一蹲下仔细一看,地上还有很多的药物。赵明走过来说:“我们暂时还没有进行现场的取证。孟局说让你们先看看在说。”
      刘一说:“麻烦你们将这些药物都带回去,现场进行勘察以后,我在查一遍!”
      赵明点了点头,便派了两个人来进行现场勘查。几人走到走到客厅,刘一说:“看来这个老人应该是自己给自己一刀!”
      赵明大吃一惊,急忙问:“还没看监控,怎么能这么确定?”
      刘一说:“我只是联系了这段时间有关特殊药类的案子进行猜测,一会还得麻烦赵组长收集监控视频的信息!”
      许伟一听刘一唤赵明为赵组长,他急忙疑道:“什么?赵组长?你现在是北区分局的重案组组长?”
      赵明有点不好意思,他知道许伟好面子,早说的话,可能对他有打击。
      刘一笑着说:“可不是嘛!你没看见人家在现场一直指挥嘛!”
      许伟拍了一下赵明的肩膀说:“我看你小子是升官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也不请我吃饭,你说该当何罪?”
      赵明揉揉肩膀说:“这不是忙嘛!”
      这时一个刑警从楼下跑了上来,急忙说:“报告组长,我们对今天下午的监控进行了排查,并未发现有人陌生人进入这个单元。”刑警在调取监控录像的时候特意找到了物业公司的这个单元的管家。
      物业管家一一的指出了出入二单元的这些人都是住户。
      赵明点头说:“还真有可能是自杀啊!可是他为什么会是这个姿势,好像在呼救!”
      刘一分析道:“我怀疑是药物制幻,造成这样的惨案!有几点一,屋内是否有跟胡西一样的药物。二,老人买药肯定需要找卖家,不知道他的手机中是否有那个卖药人的联系方式。三,老人吃这种药物多久了!我们要先了解这几点才能进一步破案!”
      赵明点头说:“这几点很重要,老人的电话我刚才查看过,电话通讯录里有一个叫猫哥的人。这个可能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黑猫!”
      刘一说:“看来吴庆要的货量很大啊!他能直接联系到黑猫,看看咱们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他!”
      许伟急忙说:“看看黑猫那个手机号绑定的人是谁!”
      赵明说:“我有派人查过,一会看看能不能有消息。”就在这时。一个刑警带着陈光走了进来。刘一见陈光长得很瘦小,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赵明说:“陈大爷好像刚才受到了惊吓,缓了一阵子了。”
      陈光慢慢地走到赵明面前说:“好多了警察同志,嗨,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刘一说:“你就说说有关吴庆的事情!”
      陈光点点头说:“好的,没问题!”陈光说他跟吴庆早年就认识,大家一直在一家水泥厂上班,相对感情不错。吴庆以前还是很健康的,自大自己媳妇跟别人跑了以后,他就患上了心脏病,之后一直都受不了刺激。还经常吃药。
      刘一一听经常吃药这几个字眼,忙问道:“经常吃药?”
      “是的,他就一直认为自己身体不好,所以到处去买药治病,我感觉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自己心里有病,害怕怕的!”陈光也认为吴庆就这么自杀有些不值。
      “陈大爷,吴庆平时都吃什么药?有没有特别的药品?”刘一问。
      “特别的药品?好像有一种,他还介绍给我吃,当时我挺害怕的,毕竟上面没有商标,药品还是白色的,我肯定害怕啊!没敢吃,我身体也没什么毛病,吃那些药干什么?”
      陈光看起来瘦,但是身体好像不错。刘一接着说:“当时吴庆怎么给你推荐这个要药的?”
      “当时吴庆就说这个药好,说什么可以减轻疼痛,说什么可以让人欲仙欲醉!”陈光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很厌恶。
      “你对这个药了解吗?”赵明问。
      “不了解,但是颜色我记得,是一个红色的小药片,上面没有任何标识,所以我一直没敢吃。但是吴庆吃这东西我知道,而且没有在我们面前吃,我感觉他应该是跟我关系好才告诉我的,要不然,他也不能告诉我。”陈光还是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刘一等人倒是对这件事情算是有了些了解。陈光同意会去警局借助调查,不过他现在还是有点头疼,他想休息休息再去。
       赵明点点头说:“陈大爷您先回去休息,稍晚一点我们再沟通。”陈光离开以后,几名现场勘查的刑警还在继续,刘一戴上手套说:“我也帮忙吧!”
      赵明等人也戴上手套开始帮忙,不一会大家将吴庆的卧室勘查了一边。从书架上警方发现了不少医药书籍,地上一共有一盒保健品药类,主要是补钙和维生素,还有速效救心丸和心脑类的药物。
      在书桌上找到了一本日记,刘一简单的翻了翻,惊讶道:“这竟然是吴庆的吃药感受,这一点令刘一匪夷所思,根本摸不着头脑。
      就在这时赵明有了新发现,他在屋内的床头柜里找到了一些白色药瓶。经过统计,一共有二十五瓶。
      刘一说:“这么多的药物,我感觉吴庆不光是吃,而且还进行推销。”
      许伟急忙问道:“刘一,他也是药贩子?”
      刘一回道:“他应该不是普通的药贩子,他应该可以跟黑猫进行直接联系,吴庆很可能就是一个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