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倒是没想到,白叔吩咐的人这么体贴。

    不仅帮她把行李都送上来了,还把所有的物品,都归置妥当。

    根本不需要她动手做什么了。

    就连床铺上的帘子都安装好了——

    这下,私人空间也解决掉了。

    她勾了勾唇,此时眼里更是一片冷意。

    白叔给她准备的这么好,结果要不是她来的刚刚好,是不是眼前这个任性的女孩子,就要给她破坏掉了?

    “刚刚是你掀的吧?乖一点,怎么弄得,怎么给我弄回去。”

    她指了指被弄乱的床铺,冷笑着命令。

    许苗苗的父母,已经愣在了原地。

    此时听到乔妤语气里的不愉快,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同学,是我们家苗苗不对。”

    “是啊是啊,你别生气。”

    白苏苏暗骂一声,最见不得这老两口这么作践自己的模样。

    感觉许苗苗就是个吸血鬼吧,从父母的衣着打扮上,都能看出,家庭绝对不怎么富裕。

    可是她却穿着轻奢品牌,嬉皮内柔,打扮的时尚前卫。

    乔妤摘掉背包,放到属于自己的那张桌子上。

    将帽子摘下来,在手里慢条斯理的把玩。

    许苗苗僵硬的转身,看着面前女孩那一身矜贵的气质,没被墨镜遮住的下半张脸精致完美,瓷白的皮肤,细腻的好像没有半点瑕疵。唇瓣殷红,气色很好。

    从那双皙白如玉的手,都能看出,她绝对是被娇宠着的人。

    许苗苗心里嫉妒的不得了。

    她抿唇,拉住自己的父母,“我干什么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干的了?你们道什么歉?!别给我丢人了行不行?!”

    她气急败坏,连爸妈也不叫。

    就好像在命令两个仆人一般。

    乔妤最见不得这种窝里横的人,她冷笑一声,自己正好也好长时间没活动筋骨了。

    她将帽子随便的丢到桌子上,一边走,一边摘掉自己的墨镜。

    那张精致仿佛是人偶娃娃一般的面庞,便瞬间没有遮掩的,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

    白苏苏本来还在看热闹的。

    结果看到这张脸,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

    好半天,她突然跳起来,“我的妈!!乔妤?!!你不是高考状元吗,怎么来这里了!!!”

    而且她发现,自己也根本没有在面试的时候见过乔妤!

    许苗苗也浑身僵硬住了。

    乔妤却不管不顾,反正她形象一向彪悍,丝毫不在乎会不会被人看到。

    她上前,一把揪住许苗苗的领子,将她狠狠朝前一扯。

    许苗苗穿着运动鞋,足足比乔妤矮了一头。

    乔妤居高临下的睨视她,红唇轻启,吐出冰冷的话。

    “我再说一遍,你怎么弄乱的,怎么给我收拾好!”

    此时外面来宿舍的学生家长们,也都听到了动静。

    205宿舍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许苗苗被当众如此羞辱,眼眶一下子红了,她咬牙切齿的怒视乔妤,“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红就可以欺负人了吗?我就不收拾,有本事你就动手!”

    她可不信,乔妤敢动手打她。

    可她话音刚落,乔妤反手就抓住她的长发,几乎要把她的头皮扯掉,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