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奶爸医圣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影子刺客
    谷玉清笑道:“都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还问那么多干什么,不管是韩家的意思还是少爷的意思,你今天都是必死无疑。”
    凌翠翠说道:“如果实在想问,就到地下去问阎王吧!”
    说完之后,两个人极其默契的凌空跃起,手中长剑一左一右,化作两条银芒斩向叶青。
    “找死!”
    叶青手腕一翻,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化作凌厉的剑芒迎了上去。
    “叮……叮……叮……叮……”
    她的软剑跟崂山双剑的长剑对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金铁交鸣声,紧接着崂山双剑被震的向后倒飞而出。
    虽然叶青刚刚突破到七品宗师,但七品就是七品,远比六品要强大上许多,如果不是崂山双剑夫妇善于合击之术,恐怕这一剑之下就已经出现了伤亡。
    谷玉清和凌翠翠接连向后退了几步,一脸的惊骇之色,原本以为他们夫妇合手围杀叶青,这就是个必杀之局,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谷玉清满脸惊骇的叫道:“七品宗师,你是什么时候突破的?”
    要知道六品宗师到七品宗师是个极高的门槛,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突破,他们夫妇更是在这里止步了七八年之久。
    没想到叶青会如此妖孽,以不到30的年纪竟然突破了这道门槛。
    “想知道吗?去问阎王吧?”
    叶青的性格就是睚眦必报,你打我一拳,我就砍你一刀,不然也不会在帝都有魔女之称。
    既然崂山双剑是来杀她的,那她就毫不客气杀回去,手中的软剑化作漫天剑芒将夫妇二人笼罩在内。
    虽然是以一敌二,但是她依旧占据着上风,而且随着修为的稳固优势越来越大,这就是七品宗师的实力。
    崂山双剑夫妇叫苦不迭,凭着合击之术苦苦支撑着,虽然暂时还能坚持一阵,但已经没有任何取胜的希望,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三个人打斗的极其激烈,已经将秦浩东遗忘在旁边,叶青虽然知道秦浩东有一定修为,但从没想过他能强过自己,甚至没有想过他会给自己帮忙。
    而崂山双剑夫妇第一次见到秦浩东,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武者的气息,以为只是普通的司机,更是没有放在眼里。
    秦浩东表现得如同普通人一般,将全身的真气尽数收敛,躲在一块石头后面,脸上写满了恐惧,身体甚至有些瑟瑟发抖。
    反正刚刚跟叶青搂抱着从车里冲出来,都以为是叶青带着他呢。
    他没有上前给叶青帮忙,因为强大的元神感觉到周围还有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在窥伺着。
    对方既然想致叶青于死地,就不会仅仅派出两个六品宗师,因为那样,即便叶青没有突破到七品宗师,崂山双剑夫妇想伤她很容易,想杀她可就难了,甚至说没有这个可能。
    所以他猜测对方必有后招,而这种强大的窥视感恰恰印证了他的猜测,眼前这一切都是对方精心布下的一个杀局,先用崂山双剑夫妇困住叶青,然后那人给出致命一击。
    虽然叶青有些出乎意料的达到了七品宗师,但这并不影响这个暗杀计划。
    他修为尽敛,装作普通人,就是为了骗过隐藏在暗中的这个人。按照他的直觉,这人的修为至少在宗师七品以上,如果直接对垒目前还不是对手。
    事实证明这个策略还是非常有效的,隐藏在暗中的高手仅仅瞥了他一眼,就将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叶青三个人身上。
    叶青可没有秦浩东的元神,她丝毫没有觉察到旁边还有隐藏的敌人,全力施展手中的软剑,将崂山双剑夫妇杀得狼狈不堪,身上已经多了不少血痕。
    又打斗了几分钟之后,叶青一掌震飞了谷玉清,回手跟凌翠翠的长剑硬拼了一记。
    凌翠翠的修为原本就不如她,硬拼之下长剑被高高荡起,中门打开,叶青手中的软剑化作一道惊鸿,直刺她的哽嗓咽喉。
    身在远处的谷玉清发出一声怒吼,不过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了,眼见着叶青的软剑噗的一下刺穿了凌翠翠的脖子。
    任何一个人被刺穿了哽嗓咽喉都必死无疑,叶青毫不怀疑自己这一剑可以要了凌翠翠的命,所以在这一刻,她精神上有了些许的松懈。
    而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没有在关键时刻出手救援凌翠翠,为的就是用凌翠翠的死给自己换取一个绝佳的出手机会,想要一举击杀叶青。
    就在凌翠翠倒下去的那一刻,一道黑影猛然出现在叶青的背后,手中的长剑宛如一条毒蛇,狠狠的刺向她的后心。
    “影子刺客徐庆忌!”
    当叶青觉察到危险的时候立即猜到了来人是谁,帝都韩家的影子刺客徐庆忌,修为达到宗师七品,为人更是心狠毒辣,让人谈之变色,没想到韩再兴为了杀自己竟然连他都派出来了。
    虽然明白了一切,但已经晚了,徐庆忌这一剑来得太快,而且悄无声息,眨眼之间已经来到她的背后,她只能拼命扭动自己的身体,力争让开身体的要害。
    眼见着就要得手,徐庆忌嘴角现出一抹轻蔑之色,他已经在黑暗中窥伺了半天,利用同伴的死换取了一个必杀的机会,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以往刺杀的时候,他也靠着这种缜密的心思无往不利,甚至许多修为高于他的强者都死于他的剑下。
    只可惜今天他算漏了一个人,就是一只在石头后面瑟瑟发抖的秦浩东,他以为自己是捕蝉的螳螂,做梦也没想到旁边还有一只等着捕食的黄雀。
    秦浩东伪装了半天,等的也就是这个机会,若论暗杀的本事什么也比不过飞剑,此时轩辕剑已经悄无声息的浮在徐庆忌的脑后。
    就当徐庆忌手中的剑刺破叶青肌肤的时候,轩辕剑呼的一下贯穿了他的后脑。
    叶青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刺痛,以为今天自己必死无疑了,可就在她闭上双眼的时候,就听当啷一声,徐庆忌的长剑掉在地上,紧接着扑通一声,人也摔倒在地。
    他回头看向徐庆忌,只见后脑破了一个大洞,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秦浩东手中提着一把金色长剑,正站在旁边。
    谷玉清原本手持长剑正要扑过来,却见徐庆忌和凌翠翠都已经死于非命,顿时吓得魂飞天外,转身就跑。
    叶青刚刚在鬼门走了一遭,此时杀机大盛,怎么可能放他逃走,手中的软剑化作一道银芒射了出去,瞬间刺穿了谷玉清的胸口。
    她过去抽回软剑,一脚踢飞了谷玉清的尸体,回过头来看着秦浩东说道:“小弟弟,姐姐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这么快你救了我两次。”
    秦浩东笑了笑:“我这都是取巧罢了!”
    叶青一脚踢翻徐庆忌的尸体,确认他的身份之后说道:“你知道这是谁吗?帝都有名的影子刺客徐庆忌,一生杀人无数,许多知名的高手都死在他的刺杀之下,修为更是达到了七品宗师。
    这样一个狠人今天竟然死在你的剑下,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浩东说道:“当然是偷袭,这样一个高手,如果正面对抗我会死的渣都不剩,在他偷袭你的时候我就偷袭了他,还好我出手比他快了那么一点,不然姐姐就要受伤了。”
    叶青看了一眼秦浩东,越来越觉得这个年轻人看不透,如果徐庆忌随便都能被人偷袭,他早都死过1万次了。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也不想问得太明白,说道:“谁说我没受伤,后背已经被刺伤了,你赶快帮我处理一下,千万不要留下疤痕。”
    说着她转过身子,秦浩东的视力超好,借着天上的月光就能将眼前的景物看得清清楚楚。
    刚刚徐庆忌的长剑已经刺破了叶青的肌肤,在下落的时候又划出一道口子,好在伤口并不深,很好处理。
    他取出金疮药涂在叶青的伤口上,很快就止住了流血,并且开始结痂。
    叶青感觉后背上一阵清凉,随后疼痛消失,忍不住说道:“你这医术真不错,不愧是医圣。”
    “那当然,如果论医术的话,我当天下第二没有人敢当第一。”
    秦浩东对自己的医术有着绝对的自信,论武道修为,他现在还不敢称雄天下,但医术绝对是无人能比。
    叶青活动了一下,后背上没有半点疼痛感,她说道:“会不会留下疤痕啊?如果留下个刀疤还不得丑死,以后就不能穿吊带裙了。”
    秦浩东摇了摇头,女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美。
    “放心吧,这么点儿小伤如果还留下疤痕,那我医圣的招牌就砸了。”
    叶青回过头来笑道:“如果留下疤痕,姐姐嫁不出去,到时候就要你负责任。”
    “呃……”
    秦浩东一头的黑线,如果这样的话,当医生的责任可太大了。
    叶青挽着他的胳膊,来到那辆被斩成两半的越野车前面,叹了口气说道:“这些混蛋,毁了我们的车,这可怎么回去?”
    秦浩东说道:“只能再找辆车了。”
    这里距离魔都已经数百公里,如果让家里人送车过来,实在是太耽误时间。
    叶青说道:“可是这里荒山野岭的,让我们去哪里找车?”
    “交给我吧,我有办法。”
    秦浩东来到路边,虽然经常有往来的车辆路过,但这里太过荒凉,根本没有人停车。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钞票,一抬手洒在了马路上,任凭钞票铺满了路面,然后拉着叶青躲在了一棵树后。
    这时一辆帕萨特开了过来,当看到路面上的钱币立即一脚刹车停在路边,一个中年司机跳下车捡起几张钱币,确认是真币后立即喜笑颜开的捡了起来。
    他正捡的开心,突然身后一阵马达轰鸣,秦浩东和叶青已经上了他的帕萨特。
    中年司机顿时慌了,赶忙追着车辆叫道:“我的车,赶快把车还给我!”
    “你这车我买了!”
    车窗打开,两捆厚实的华夏币扔了过来,他捡起来一看,货真价实的华夏币,整整2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