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长陵碑下一少年
    长陵最大的造化是什么?
    宁奕有些惘然。
    根据宋伊人所说的,长陵的造化,难道不是山上的石碑?
    “千年万年,每一代的长陵守山人,都是极强的修行者。”剑器近注视着宁奕,“他们守护着长陵,护山大阵笼罩云雾,将这座造化之地隐去......最大的原因,不仅仅是山上的石碑。”
    “那是?”
    “大隋的每一任皇帝,在登基之时,需要坐上真龙皇座,启动真龙皇座的那块原始碑石,就在长陵山顶。”
    宁奕看着剑器近,久久无语。
    “没什么可惊讶的,如果你的修行境界再高一些,这并不算是一个秘密。”剑器近微笑说道:“原始碑石里藏着什么,只有皇帝知道......长陵的造化,在于那些石碑,每一位进入长陵的大修行者,登高而行,能登得越高,就证明境界越高,留下来的石碑,自然蕴含的意念就越强大。”
    “对于后辈和晚生而言,即便有守山人替你们承担长陵的压力,也很难走到高的地方。”剑器近看着宁奕,认真说道:“如果不出意外,进入长陵的机会只有一次......对未来无比自负的极少数人,会放弃长陵观碑的造化,等自己修为足够,再踏入长陵。”
    “洛长生!”
    宁奕暗暗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这位神仙居的谪仙人,这两年来像是在假寐,明明高枕无忧,却没有丝毫动静,长陵雾开,仍然不为所动,心里的念头,难道是想等他自己有资格在长陵留碑了,再来天都皇城?
    “放弃不算一个明智之举,多看看总是好的。”剑器近继续说道:“在长陵,有大隋数千年来的各类宗师,剑道,刀道,枪术,棍法,诸般兵器,三千大道。”
    “在我的那个时代,有人因为太过贪心,自己的精神不够强大,而被石碑上的意志反噬,跌出长陵,神魂遭受重创。有人登上长陵,不断向上,想要登顶,认为越高的石碑,就越是强大,最终抵抗不住长陵诸多宗师的意志,失去意识,一无所获。”
    宁奕细细聆听,道:“我觉得......最高的碑,不一定最好。”
    “是的。”剑器近轻声道:“你为何会如此觉得,说来听听?”
    “诸多妙法,贵在于精,三千大道,我只取一剑。”宁奕看着剑器近,认真说道:“有人的剑快,有人的剑锋利,有人的剑狠,每一位能够在长陵留下碑石的剑道宗师,都不会重复走前人的路,若是一味模仿,就无法超越。”
    剑器近面带笑意,赞扬道:“说的不错,这就是有人无法踏入长陵的原因,有些天才在年轻时候,抓住机遇踏入长陵观碑,的确获得了修行意境上的巨大裨益,可是百年过去,甚至一生到头,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前人,最终活成了第二位宗师的影子,即便能够成为星君,也无法成功涅槃。”
    宁奕若有所思。
    这就是大隋天下,星君当中,也只有极少的佼佼者,有资格进长陵拓碑的原因。
    蜀山的小山主千手,就是其中一人。
    千手师姐的道,的确是开尘推新,把赵蕤先生的《星辰巨人》,演变出了不一样的妙用,她走的是一条前无古人的,全新的道路!
    “别人的道,始终都是别人的,是药三分毒,造化同样如此。”
    剑器近认真说道:“若是你决意踏入长陵观碑,一定要注意,在你修行境界不够之时,你并没有看过剑气世界的模样,连一窥大概的机会都没有,浩大世界,万千风景,那些宗师所看到的,并不就是正确的。”
    宁奕有些明白了。
    在他刚刚拎起剑的时候,有人已经可以御剑飞行,有人可以一剑断山,一剑劈河,若是他过早看到了那些大修行者施展剑气的画面,可能会对道心有所损害。
    “前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宁奕认真揖礼。
    剑器近笑着点了点头。
    他作为一个过来人,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让宁奕知道,长陵不仅仅是一处造化福地,也有着需要留意的地方。
    “所以,你准备如何抉择?”
    去长陵,还是不去长陵?
    他想看看宁奕的回答。
    宁奕并没有直接回答。
    站在云雾桥梁上的少年郎,置身心湖上空,神性宛若仙气氤氲,此地犹如天上仙境。
    宁奕诚恳说道:“剑器近前辈,我有一个惊才绝艳的师兄,他乃是百年难见的剑道天才,在修为并没有大成之时,在蜀山后山,看到了一副仙人用剑的画面。”
    徐藏见砸剑。
    “我想他直到死去,也没有抵达那个境界......但他从未因为见过那一剑,而有过丝毫的剑心动摇。”宁奕一字一句,平静说道:“因为见过更高更大的世界,所以心中更加向往。”
    “我辈剑修,只修剑气,不求星辉。”
    ......
    ......
    长陵的雾气散开,一整座恢弘的山体,仍然处在云雾笼罩的地界当中。
    原先的守山阵法,等同于是将一整座“长陵”都隐去,抹除痕迹。
    即便有误入此间的修行者,在踏入方圆三里之内,也不会发现此地有山。
    这本就是皇城附近,最“高”的一座山。
    山顶云雾缭绕,淡淡的白色云气,像是仙境上的雾岚,点缀着长陵之巅。
    长陵的山脚下,已经聚集了数十位修行者。
    东境圣山联盟的黑色莲华,在山脚地下不断聚拢,“绽开”。
    披着东境圣山黑莲长袍的修行者,聚在一起,更像是因为某种势力阵营而行走在一起的街头群众,他们真正的领袖还没有到来。
    长陵的雾气开了,就意味着长陵已经现于人间,可以入内。
    但是却无人入内。
    因为有一扇门。
    这是一扇燃烧着星火的,长形的门户,像是被人以指尖虚空勾勒而出,就这么悬在长陵山下。
    长陵并没有围栏,也没有修葺阻拦入内的墙体。
    长陵处处都是门。
    但是有这么一扇燃烧着星辉的门户立在这里......最先来到此地的东境修行者,面色凝重,他们知道,这就是唯一的门。
    长陵的守山人,一切都是未知,神秘,听说那位守山人脾气无常,若是他愿意让你入内,你就算是一个迷路的樵夫,也可以登上长陵,来看一看,若是他不愿意让你入内,你就是东境第一人,南疆十万大山闻之色变的甘露先生,也踏不得寸步。
    韩约是一个特殊的人物。
    他的心狠手辣,修为通天,在东境和南疆,已经深入人心。
    但他踏不进长陵半步,据说连琉璃盏都差点被守山人打碎......而且此事事后,锱铢必较的韩约,不仅仅没有记恨在心,而是找机会每年都给长陵送一份厚礼,大隋如今的长陵守山人,不需要更多的战绩,仅仅凭借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其真正实力。
    也是因为韩约的原因。
    东境的这些修行者们,开始担心......会不会厌屋及乌,那位长陵守山人,对整个东境都不待见。
    黑色莲华的马车越来越多,但很快,就有其他势力的人物来到长陵脚下。
    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岳麓书院,这三座书院,如今不得不聚拢在一起,来到长陵的,为首人物也并非是三位大君子,而是各自脉系的小君子。
    应天府青君与龟趺山的陵寻,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另外的两座书院大君子,则是吃了一个暗亏。
    东境的修行者,看着这三座书院的弟子,眼神当中带着一些揶揄意味,圣山之争,往往都是天都占优,如今二皇子势大,东境终于扬眉吐气。
    不多时。
    来到长陵的人马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嘈杂。
    不仅仅是圣山的,书院的,还有一些散修,江湖客,都在长陵脚下聚拢。
    “这一次的长陵,不知道会开启多久......那些年轻一辈的翘楚还没有来。”
    “长陵是很大的造化,但是来得越早,不代表造化就能拿得越多。书院和圣山的天才,向来自负不可一世,他们若是上来就登场了,岂不就是先输人一等?”
    山下的议论声音,陆续嘈杂起来。
    那扇星火燃烧的门户,有一些散修,已经去尝试着入内,这似乎是长陵守山人的“恶趣味”,想要进入长陵,通过这扇门户,就要承受住里面的神魂冲击。
    如今还没有人成功。
    没有后境的,根本无法抵抗。
    书院的小君子并没有急着出手,他们还在观望,长陵雾散,但是守山人却没有传出一字一句的声音。
    大君子很快就会来。
    东境的修行者同样如此。
    他们在等待着东境莲华的圣子莅临。
    山脚下的声音嘈杂,没有持续太久。
    并不是因为哪一座书院,或者哪一位圣山圣子,来到了长陵。
    而是因为,有一位眼神尖锐的东境修行者,似乎发现,星火燃烧的门户那一边,雾气逐渐变得淡了一些,可以看清楚,长陵的山下,到底生长了什么。
    譬如满地盛开的挺拔霜草。
    还有......一道模糊的,朦胧的,并不高大的,少年的影子。
    “这是什么?”
    有一个瞬间,这位东境修行者,似乎怀疑自己看错了。
    他拍了拍自己身旁同伴的肩膀。
    于是那个疑惑,便传播开来,很快就让嘈杂的声音平静下来。
    那个疑惑的声音,第二次传来。
    “这是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越过那扇不可逾越的门户,望向那个少年。
    这是一个人。
    一个披着白色单薄长衫的少年。
    他盘膝坐在长陵山脚下,背对着所有修行者,置所有的嘈杂,喧嚣于脑后。
    他的面前,立着一座最矮,最破,最荒芜的碑石。
    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境,他却看得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