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超然物外
    仅仅是一级的对线,陈牧就取得了不小的优势。

    让亚索补刀都有些小困难了,而这也是陈牧必须要做的事情。

    因为从英雄属性上来说,越后期亚索的单挑能力越强。

    有一定装备的情况下,亚索落后一两级单挑发条简直毫无压力。

    因为只要你一套秒不掉他,技能真空期,就会被亚索超短cd的q和高攻速高暴击的平a给打死。

    因此,前期发条的压制非常的重要。

    亚索三级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利用w的风墙过来消耗了,常规操作是e上来打一套,用风墙挡住q和平a,从而取得换血上的优势。

    英雄联盟这个游戏的设计就是,每一级的变化,都是战力的转换,同等级的情况下,有的一级单挑厉害,三级就不行了,有的则是一级不行,三级技能学满就强了。

    而陈牧则是非常清楚的知道每一个英雄相应等级的强势期。

    错过了优势期,就要再等下一个机会或者对方的失误了,假定对手不失误的情况下,利用英雄特性进行最大化的优势获取,是对方无法用操作破解的。

    而三级的亚索,即使成为了强势期,但是血量不足的情况,上来换血就是不理智的选择了。

    如果你血量不满,对拼就没有能力一决生死,所以对方直接反打你的结果就是,你必须在自己被打死前赶紧跑。

    这个时候,对方追着你多a几下,不死也残,彻底失去对线能力。

    在对线期间,保持足够安全的血量,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但是为什么很难做到,因为你除了保持血量以外,还必须拥有补刀才能升级装备,为了获得小兵的金钱,就必须进入有可能被对手打到的地方。

    这个时候,就不是你想不打就可以的了。

    这也是这个游戏的魅力所在,大大的提高了对抗性,一个游戏如果挂机玩是会很无聊的。

    职业比赛里,经常遇到换线局,看的人都觉得心酸,一个上单挂机三五分钟一个刀吃不到。

    若是一般玩家也要和职业选手一样的换线抗压,这个游戏热度必然不会如此之高。

    所以拳头的设计师,也在不断的思考,用什么样的办法,能够把比赛的选手,都拴在固定分路上。

    为什么这个游戏人气最高的是中单选手,牧晨本人的魅力和carry能力以外。

    还有就是一个代入感的问题,只有中路的打法,比赛和路人的区别是最小的,都是一对一,都是补刀发育对线击杀支援。

    而哪怕是不用换线的打野,都有各种buff开,带上单吃经验等变化很大的打法。

    职业和路人的打法越接近,人气就会越高,设计师们,正在通过大数据,慢慢的发现这些问题。

    中路三级亚索终于有本钱往前e的时候,一看补刀数据,居然已经落后了五个。

    三级就被压了五个刀,我这五个兵是哪里漏的?

     king关掉显示器,同时不断自我洗脑,他状态很差,他头发没干,他一定打不过我等自我暗示。

    已经感觉自己没有因为心理而怂了,他的亚索处方法,应该和对线任何发条都没有区别。

    怎么就补不到兵呢?

    以为自己漏了一两个,一对比数据才发现比想象的多。

    这这大部分普通玩家身上常有的事情,居然落在了他king的头上。

    很多路人也是这么想的,我好像没怎么漏刀啊,怎么比赛里的职业选手二十分钟二百多刀,自己二十分钟只有一百多,这个一百多是多少,视水平而订,有可能还没有一百....

    其实,根本原因在于,他的亚索,风总是想刮发条,因为king觉得,如果不能预判出牧晨的走位习惯,那这局前中大招岂不是只有借助队友?

    那跟rank里的快乐亚索有什么区别?

    有些亚索狂魔,不看阵容硬来亚索,队友没有击飞,自己0-十几不说,全场放大的次数跟人头差不多。

    这就是吹不到人的亚索,有多么尴尬。

    这局到三级为止,风的命中率为零!

    怎么感觉,比小组赛还要恐怖了。

    这走位,简直不给活路,亚索的一瓶药已经用掉,而发条却一瓶没有动过。

    陈牧在跑步前来的时候,越来越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

    一直以来,他赢比赛的动力,都是系统的任何,积分,一旦积分给的多,简直动力爆表,比为了追沈佳宜的青葱少年还要有动力。

    比青春期找种子的少年还要有办法!

    他自己也以为是这样的,以为自己是为了积分和任务在拼。

    这游戏,虽然好玩,虽然喜欢,但是没有大到心里无可比拟的重要性。

    而这次,当没有系统没有压力的时候,他在面对决赛分配的处理上,就显得十分不成熟,感觉吃了亏,就散步远了些,其实他可以保持近一些,随时可以赶到现场,其实他可以处理的更好些。

    就是心里被膈应了一下,觉得设计自己的人,一定要难受一下才是平衡的。

    而当他发现回来的路上堵车时,却发觉,好像没有积分,没有任务他也很想打比赛。

    第五场有很多很多的人在等他,还有奖杯在注视着他,还有游戏里的一个个英雄,似乎都在呼唤他。

    所以他选择了下车,然后开始奔跑,在奔跑的路上,陈牧越来越明白,他是真的想要打比赛,真的喜欢成为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选择散步的那段时间,他并没有感受到一点快乐。

    报复排位抢蓝抢惩戒炮车的人,真的不如再开一局。

    下一场获胜的快乐,会让人忘记一整天的不愉快。

    所以陈牧跑的越来越快,以这个速度,参加一般的大学生校运会,拿个冠军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次没有任务,没有积分,是陈牧确定自己内心的想法做出的决定。

    陈牧真的喜欢上了打比赛和胜利的感觉,所以雨水和汗水,丝毫没有影响到陈牧的操作。

    剧烈运动后的酸痛,也没有一点察觉。

    他全身心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场游戏上面。

    超然物外,现在的状态,比起为了任务的爆发更加出色。

    因为彻底发自内心的战斗,才是能把潜力发挥到极致的方法。

    亚索借助唯一的血瓶,恢复血量到安全线,终于先一步升级到四,秒点技能后,连e两个小兵靠近发条,q技能出手,准备换血赚一波,再亏下去,彻底没发补刀了。

    但是没有想到,如此近距离的q技能,都没有命中发条,陈牧头顶w按下,边缘减速到亚索的同时,自己借助加速走了一个直角避开这发q技能,同时回头平a,亚索不服直接e了上来,再开出风墙预判发条q。

    这个时候,发条就不恋战,而是给自己套e规避伤害,等把人拉到风墙外再还手。

    确保自己不会有一个平a和技能被风墙吸收,如今发条弱势的最大原因,就是基础攻击力从47下降到41,这丧心病狂的削弱,让发条的终极线霸能力失去,所以每一发平a,对于现在的发条,都至关重要!

    亚索这个行为,已经不理智了,因为被压着点的感觉太难受,他选择上来拼一波。

    结果第一发q都没有命中,再追人也攒不出风。

    只要离开风墙保护距离,亚索就是宝宝而已。

    对a边吃血瓶边a,有魔法伤害的被动,发条会虚你吗?

    最后结果只能是亚索败退血亏,到了必须回家的地步,不然这个血量,酒桶e闪现q一下,人就没了。

    发条虽然也掉了不少血,但是人家有两瓶药,还能推线进塔再回家。

    但是酒桶出现在了视野的下路蹲了几秒,亚索不舍得这波兵,还想再吃掉经验再走。

    然而,来支援的并不是打野,而是一位重量级的上单选手。

    一颗小树苗从亚索身后丢出,接着就是闪现过来的一个大树。

     w已经锁定,不论亚索如何位移,大树都会和你抱一下。

    然后用他有力的大手,盘他!

     waq,拿到一血,直接回头离开防御塔,重新回上路对线。

     king满脸的不可思议,这大树什么情况,还能这么前期gank的?

     king只能咬牙说道:“大树交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