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正德大帝 > 第154章 朱厚照产生了怀疑
    朱厚照知道要改革就意味着要和全天下大多数的士绅作对,自己的生命安全随时都不能放松,什么落水中毒爆炸之类的暗害自然也得堤防才是。

    所以,朱厚照一开始就给西厂提督谷大用下了旨意,让他不断扩充西厂的人,要争取遍布整个大明甚至整个天下,特别是茶楼酒肆等人群密集处,甚至还要在官员士绅以及勋贵等府邸中安插眼线,包括藩王。

    反正,朱厚照现在也不缺钱,也有扩充西厂与维持西厂情报工作的足够经费。

    现在朱厚照不但要求西厂负责自己的安全,还得负责马文升等改革派官员的安全。

    而且有专门组负责,一旦自己或改革派官员中有一人被暗害,则西厂这个专门组的人也就会丢掉饭碗,被直接逐出西厂!

    正因为此,朱厚照和改革派官员们迄今为止还没遇到什么危险。

    当然,朱厚照也靠西厂知道了许多官员士绅们的秘密动态。

    大明现在主要的特务机关有锦衣卫和东西厂。

    因为帝国对军事情报的需求逐渐增加,所以锦衣卫开始逐渐淡出帝国内部的情报侦查与缉捕工作,专门负责军事类情报收集和对军事人员的缉捕处决;

    而东厂则开始替代锦衣卫对文官以及士绅庶民的缉捕工作;

    西厂则负责帝国内部除军事外的情报收集。

    譬如在回京后没多久,朱厚照便从西厂这里得知了有江南士绅秘密去南昌见宁王的事,这倒也引起了他的警觉。

    但朱厚照没有让西厂的人张扬出来,毕竟,现在的宁王还成不了气候。

    而如今,因为闹出工匠杀害朝廷要员的事,让朱厚照不得不再次召见了西厂提督谷大用,询问有关工部系统和兵仗局系统官员们最近的动态。

    这时候,谷大用拿起预先准备好的册子,回道:

    “工部尚书曾鉴昨晚半夜突发急痛之症,按住右腹哀嚎不止,额见虚汗,痛不欲生!”

    “工部左侍郎……”

    ……

    朱厚照听完谷大用关于工部系统和兵仗局系统的官员近况后,不由得陷入了深思,心想表面上看,除了工科给事中上奏疏突然要求恢复匠人匠籍制度外,似乎这些官员们都没有异常的行为,难不成工部和兵仗局的官员真没有谋划此事?

    而这时候,有内阁首辅马文升走了来:“陛下!工部尚书曾鉴上疏,言其昨夜突患石淋之症,故请准假十日,由左侍郎代行其职。”

    朱厚照这里已经通过西厂谷大用知道工部尚书曾鉴昨夜患病,本也没觉得有疑窦之处,但他又突然想起,西厂的人说曾鉴是按住右腹哀嚎不已,便把谷大用递来的册子再三看了看,确认是如此写的后,心想就疑惑起来:

    “这石淋在后世就是肾结石,剧痛倒是有,但不应是右腹剧痛,右腹以胃为主,若是肾痛当是摸背部才是,因为肾脏解剖学位置在背部才是,何况自己也见过别人得过。”

    但朱厚照没有将自己内心的疑惑说出来,只道:“知道了,先准他的假吧,既然工部尚书称病,便传召工部左侍郎与少监迟宗,着他们立即来内阁与司礼监值房汇报在册工匠情况!确认顺天府所指犯事之工匠是否为在册工匠。”

    说完,朱厚照又向东厂提督马永成问道:“那几名犯事的工匠都从顺天府押到东厂了吗?”

    “回皇爷,都押到东厂了,不过现在他们都对自己的罪责都供认不讳”,东厂提督马永成回道。

    “继续审,审他们为何敢杀朝廷要员,背后主谋是谁。”

    朱厚照吩咐道,他自然信不过顺天府的人,让东厂负责审理此案自然可以让他更加放心,且也可以借此挖出在背后谋划此事的人,朱厚照相信,若没有朝中大佬在暗中谋划,几个工匠不可能有胆量和机会去谋杀三名朝廷大员,而且直接用的火器!

    工部左侍郎叶恒和兵仗局少监迟宗这时候奉诏来到了内阁与司礼监值房,向朱厚照行礼后,便把还未撤销的工匠册子递给了朱厚照,还亲自指出了位置:“陛下,您看,涉嫌杀害朝廷命官的这几位工匠都是在册的匠籍百姓,臣等不敢作假!”

    朱厚照内心倒也有些希望工部和兵仗局是随便找到几个人谋划的朝廷命官,然后让顺天府把罪名安在几名工匠身上,如今却看在工匠册上确有顺天府报上来的几名杀人犯的姓名,一时也不得不承认这背后与自己作对的官员做事倒也做的的确干净。

    朱厚照只得让这两人退下。

    内阁值班的大学士焦芳见此也只得说道:“陛下,看这样子,只有等东厂那边审案的结果了!只要那几名杀人的工匠肯说出幕后主使,便也可以直接借他们谋害朝廷命官之名处决他们,教训一下这些企图阻止朝廷取消匠籍制度的官员!”

    朱厚照点了点头:“此事必须尽快解决,朝廷还得在取消匠籍制度后立即雇佣有技术的工匠打造优良的兵器,不但要是这么耽搁下去,收复河套的事就只能再拖数年!现在就看东厂何时审出结果。”

    ……

    此时,东厂的诏狱里。

    东厂大档头裘业走了进来,问着值班的档头章炎:“督公呢?”

    “回大档头,督公还在皇爷那里回话,稍候才回”,这章炎回道。

    “押来的那几名犯事工匠,现在押于何处?”裘业问道。

    “回大档头,在玄字房内”,这章炎回道。

    “你跟我过来,这几名犯事工匠事关要案,不可马虎,本档头得亲自交待一下!当然,这也是督公之前嘱托的!”

    这裘业说着就带着章炎进了玄字房的狭窄过道,见没人后,突然趁着章炎不注意,那绳索勒住了章炎,然后系紧,往梁上一甩就吊了起来,然后放了根凳子在这章炎下面,制造出章炎自缢的假象来。

    接着,玄字号房内便传来一阵闷哼声,几名工匠全部气绝身亡。

    而这裘业则淡然地走了出来,对着玄字号大门喊道:“章档头,好生看着!待会本档头会再来查,不可马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