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农场黑店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解决与戒备
    杜开见对方倒在地上,明显没有了还击能力后,才慢慢凑上前去查看情况。

    透过望气眼镜,杜开看到幽冥刺探头顶上的黑色火焰开始变小,这意味着他即将消殆而亡。

    见状,杜开的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别具深意的笑容。

    这张狂的幽冥刺探,恐怕到此时此刻都没明白,为什么他竟打不过一个人类。

    要知道,杜开可是花了“巨款”,在农场黑店的货架上买了两瓶药剂喝下了的,这钱可不是白花的,他的身体经过这两瓶药剂的改造,再加上修炼炼气,早就非一般人类可比了。

    不仅如此,他的实力,也已经远超一部分异物,加上有灭异物枪等装备的协助,杜开对付起异物来自然更为得心应手。

    换句话说,幽冥刺探主动攻击杜开,无疑等同于自寻死路!

    只见幽冥刺探被打倒在地上后,再也无力爬起,但仍然怨恨地盯着杜开,仿佛只要稍微能再动弹,他就不会让杜开好过。

    但这种垂死挣扎,杜开视若无物,他慢慢靠近,对着异物幽冥刺探,直接一枪:砰!

    灭异物枪的效果很强,一枪解决一个幽冥刺探。

    “殿下不会放过你们的……”那个年轻幽冥刺探的黑色火焰,终于熄灭了,只留下这样一句话,飘荡在空气中。

    杜开下意识眉头一皱。

    但就在这时。

    咻……忽然间,一股阴风吹来,杜开的后背感觉到一股突来的凉意,这才想起周围还有几个异物未除,便马上排除杂念,立即拿起灭异物枪。

    砰!砰!砰!

    在望气眼镜的显示下,这些异物无可遁形,杜开拿枪对准异物,连续开枪射击!

    十几秒钟之后,杜开才放下枪,环顾周围一圈,终于没有了活的异物。

    杜开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回头俯视地上那个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幽冥刺探。

    幽冥刺探的出现,已经足以证明,还有更高级别的异物存在,就像那出租车司机、已经被袭的芙蓉镇警察办公所出现的那未知异物。杜开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当听到幽冥刺探的话时,杜开还是觉得心里被幽冥刺探狠狠砸了一拳。

    殿下?谁是殿下?异物的殿下?那又会是怎样的存在?幽冥刺探这句话,是意味着即将又会发生什么吗?

    杜开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他忽然不是很想往下想了。

    幽冥刺探还有他恭敬的殿下,这是不是意味着,原来在人类未知的背后,异物也有他们的“庞大势力”?

    杜开想了想,再把异物指向针拿出来,但异物指向针已经没反应了。不知道这是因为附近的异物都已经被解决了,还是异物已经全部跑掉了,所以指向针已经探测不到。

    但指向针没有反应至少也是说明,目前为止,在五公里范围附近已经没有异物吧。

    刚才紧绷的神经,算是可以松一松了。

    周围一片狼藉,地上伤亡者也不少,杜开扫了一眼,对站在边上的那两名一直被惊得呆住的警察,微微笑了笑,提醒他们该有所行动,并说道:“伙计,打急救电话吧。”

    这才让两名警察回过神来。恍然大悟的他们,顾不上闹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听从杜开的指令,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并查看和帮助场上所有伤员。

    杜开则是率先看向江书林的方向。

    只见江书林倒在地上。杜开快步走过去,蹲下来问:“你还好吗?”

    “我还没死呢。”江书林躺在地上,受伤不轻无法动弹,大口地喘着气,以缓解疼痛带来的窒息感。听见杜开的问话,江书林勉强一笑。

    杜开检查一下江书林,发现他的肋骨断了一根,不好移动。杜开随即示意江书林安心躺着尽量别动,等待救护车到来。

    接着,杜开又检查了其他人,他们的状况甚至比江书林的还要严重。只是比较幸运的是,这些人暂时都没有性命之忧。

    杜开起身,扫视周围,这才看到那个他差点忘记的家伙——那个持刀威胁别人性命造成这场混乱的男子,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被附身的人。

    杜开眼光一盯住他,那男子却顿时吓得手软,只听得“哐当”一声,男子手中的刀顿时掉落地上。

    “大哥,我错了!”那名行凶男子竟突然跪倒在地,连连向杜开求饶。被他一直挟持的女人质赶紧哭着跑到一边,躲在警察的身后。

    杜开没打算跟他多说什么,只朝两名警察使了使眼色,两名警察见状,赶紧冲上去,用手铐扣住那名行凶男子。

    行凶男子没顾得上反抗,也似乎不敢反抗,他只顾着继续讨饶般解释:“大哥,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这样做,真的不是我,都是他逼我的!我不做的话,他会杀了我。”

    行凶男子嘴上不停解释,同时还指着那已经被杜开击败在地的幽冥刺探,只不过在行凶男子眼中,那是一个被警察击毙的暴徒,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

    杜开不知道这名嫌疑犯说的话是真还是假,而且这也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他不予理会,只说:“你做没做过,警方会调查。”

    杜开见局面控制住了,又走到江书林身边,说道:“放心,死不了,你的伤是最轻的。”

    “我当然不担心,而且我才不笨,进来前,我吃了一包盐炒花生。”江书林笑着自嘲一番,但因为疼痛难忍,他的笑容显得勉强且难看,可见他尽力营造轻松氛围。

    意会到这些的杜开,也报以会心一笑。

    虽然舞厅里,已经被“清扫”干净,没有异物,但是杜开保不准其余地方会不会还有异物窜动,他担心如果自己先一步离开,异物会趁虚而入,江书林此时显然已经无力应对,别的人,除了那两名没被附身的警察,其他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可是,两名警察不识异物,恐怕真发生什么,也没有办法解决。

    因此,杜开没有离开舞厅,也没有放下枪,继续等待支援,暂时以一己之力,保护这些特事局的特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