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145章 被追得有家不能回
    “妈,怎么了?”萧穗对着话筒亲热地问。

    她刚刚跟着老公料理完特区的事情,回到香江的寓所,就接到了母亲苏萍从单位里打来的电话。

    苏萍先是嘘寒问暖关心了一会儿,然后仓促切入主题、节约点国际长途费:

    “那个演‘丁力’的小李,跟你们在一起吧?有个中原制片厂的领导,在筹备一本叫《少林寺》的合拍电影,港方合作单位是长城影业。他看小李在《沪江滩》上的武戏表现,觉得不错,想请他演男主角。”

    “等等,你让我捋捋,我跟小顾商量一下。”萧穗一下子没GET清楚这拐弯抹角的关系。

    一部两地合拍电影,怎么会让内地方面选角呢?《沪江滩》这种合作模式,不都是港方选角、港方看不上的次要角色才给内地的么?

    不过,她稍微跟顾骜转述了一下,顾骜就听明白了,比萧穗还清楚。

    他笑着扫盲:“长城影业跟邵氏不一样嘛,长城就是内地资本控制的文化桥头堡,这是正常的——穗子,你的行业内幕还是不够了解呐。”

    顾骜前世也算半吊子的武侠迷了,对于功夫片的大致发展史心里还是有点数的。依稀记得原本的历史上,李联杰的正式出道,就是靠《少林寺》实现的。

    如今,显然是是因为《沪江滩》提前在内地热播,连带着导致李联杰的惊艳实力提前半年多被人注意到了。

    而出品方“长城电影公司”正是一家位于香江、但基本上受大陆方面控制的,算是对外宣传的窗口(1950年时就被改组的,就是大陆留在香江的“卧底”)。

    所以历史上的《少林寺》才会大量使用内地人来演,除了李联杰之外,于承惠、于海、计春华这些也都是国家队的武术运动员。

    用人、取景、接待这些工作,全部分包给了中原制片厂以及荷兰省当地的旅游部门。

    香江方面只是出钱投资、委派导演,以及持有版权。

    大体上就是这么一个特殊时代下特殊合作模式的产物。

    ……

    捋顺了这里面的关系后,对于这种内地有关部门深度主导的项目,顾骜也不想过多介入。就直接把李联杰叫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对于顾骜而言,他也是乐于见到李联杰有机会快速成长的,以免耽误了他《终结者》的大业。

    李联杰此前只拍过一部电视剧,还只是男二号,历练终究有限。既不懂电视和电影的要求区别,更没有演过男一号,这一切都是他急需的。

    “阿杰,情况就是这样,恭喜你能自己赢得机会了,都不用我帮你介绍。”顾骜把情况大致说完。

    李联杰又惊又喜,不过并没有忘本:“顾哥您说哪里话,在您面前我永远是一个因伤退役的武术运动员而已,要不是《沪江滩》让我为人所知,内地制片厂的领导怎么可能听说我。”

    “这次的机会,你就当是一个不错的历练。恰好我《终结者》的资金两个月内到不了位,我也答应了卡梅隆先生能暂缓一下项目、让他去接别的私活练练手。

    所以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两个:第一,我会跟长城影业的人说清楚,把你的戏份集中安排,三个月内一定要腾出档期,最好两个多月就收掉。

    第二,我会自掏腰包,也不求占版权比例,到嘉禾请袁八爷做武术指导,你这两个月好好跟他学动作戏的电影表现手法,到时候在《终结者》里的效果,才是我真正追求的。”

    “明白了,顾哥,我一定会珍惜机会的。”李联杰拍胸脯保证。

    《少林寺》虽然号称历史上第一年就有1亿多人付钱买票观看、后来多年累计售票四五亿,但前世的顾骜也看过,觉得这部片子实在算不上太好。

    完全是因为“早”,是第一部进入内地人视野的武侠片,当时人民没别的娱乐活动可选。即使靠两毛钱一张电影票、最后累计票房有几千万人民币,那也才《终结者》不到十分之一的零头而已。

    从绝对的金钱获利额度来说,犯不着在有内地政府部门介入的片子里占便宜。

    因此这部片子对他来说最大的价值,还是让自己的马仔们露脸宣传这些无形资产。毕竟名声是不用计算汇率的,而且会随着观众收入的增长而增值,比绝对票房值钱多了。

    除了李联杰,顾骜很想把他其他的小弟小妹们统统塞进去跑龙套,只可惜他现在的马仔还不够多。

    ……

    顾骜是说干就干的脾气,跟李联杰商量好后,他立刻亲自开着宾士,按提前侦查好的联系地址,登门延请袁八爷当动作指导。

    “请问你找谁?”

    顾骜摁电铃时,来开花园大门的是个精壮的年轻人。袁家班住的是大别墅,但地段并不太贵,因为家里兄弟人口众多,才这样安排。

    “顾骜,前几天打过电话的。”

    “哦,跟着邵爵士混的那个顾骜啊,我们一贯跟着嘉禾邹老板干,你倒是有诚心。”对方嘴里如是说,倒也不阻拦,带着顾骜去见大哥。

    在1980年代的香江,邵氏因为对演员和创作人员的高压,素来以刻薄寡恩著称。相比之下,邹老板的嘉禾模式,就被很多人吹捧了。

    “我是大陆来的,跟邵爵士合作过,不是跟着邵爵士混。”顾骜不卑不亢地点到即止,也不多解释。

    很快,顾骜就见到了正主,一个年近四旬、长相瘦削、脸颊凹陷、颧骨凸出的中年男人。

    顾骜直接说明了来意。

    袁八爷也不跟他虚伪,直截了当挑明:“顾少,我知道你能折腾,不过我现在已经是当导演的人了,武而优则导嘛,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的。”

    他这番话并不是自吹自擂,因为两年多前、程龙刚改投嘉禾系时,最初的两部功夫喜剧《蛇形刁手》和《醉拳》,就是袁八爷既当导演、又兼武指的产物。

    “知名导演”的身价,可就比“武术指导”贵多了。

    武侠片里的“武而优则导”,有点儿像科幻片领域的“特效优则导”——卡梅隆不就是那么转型的么。

    “八爷报个价吧。”

    “一百万,港币就行。”

    “可以,如果我要连续雇你两部呢。”

    “不打折。”

    “第二部是好莱坞的,而且到了你就知道,你会跟非常有功夫底子的人合作,而不是费力教外行人,你会喜欢上这份工作的。”顾骜不急不躁,循循善诱。

    电影圈里的人,要价波动幅度都是很大的。有些时候是电影不喜欢,合作对象也不喜欢,故意报个很高的价,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比如后世很多大腕儿听说某部片子有J甜,就是神秘大老板想让名角给自己要捧的小鲜肉小鲜花踩着上位的,那大腕们就几千万上亿瞎报。如果神秘大老板非要当这个冤大头、硬捧,认了这个价,那就拍呗。

    但如果看到好的剧本、乐于合作的演员和导演,给个友情价也是很正常的。

    武术指导要价高低,跟合作对象的底子也有很大关系。如果要扶起一个毫无功夫的小鲜肉,武指难度暴涨,要价自然也高。

    所以,听了顾骜叙述的条件后,对方也狐疑起来。

    他上下打量着李联杰:“你要指导的就是这小子了?《沪江滩》里的武戏我也看了,不过没什么表现力,不知道真功夫怎么样。

    而且,一部是内地片,一部立刻就是好莱坞科幻片,这也太跳了吧,我凭什么信你真能搭台起好莱坞大片。”

    “那就第一部我先认了你100万,第二部你看表现,再决定是否要介入。我顾某人从不说虚话。”顾骜非常坦荡,“阿杰,打一遍给八爷看看。”

    “是。”李联杰恭恭敬敬鞠了个躬,然后开始套路。

    袁八爷仅仅用了几秒钟,眼神就像鹰隼一样凝聚了起来。

    果然,一部民国时期的年代剧,是看不出真功夫的。

    “这个活儿我接了。如果他进步够快、第二部的投资和潜力够大,我就算买一送一给你拍掉好了。”

    袁八的算计也不傻,他知道程龙的《杀手壕》已经扑街了,香江武术人要在好莱坞露名声暂时是遥遥无期。如果顾骜真能在好莱坞打出名声,他们袁家班只要在制作人字幕里露个脸,也是不小的江湖地位提升了。

    ……

    搞定一切之后,顾骜给李联杰和袁八买了机票,让他们做好准备去荷兰拍戏。另一边,他也把这边全部筹备完毕的消息通知了内地那边。

    顾骜和萧穗,则搭乘航班回钱塘,准备回家盘桓数日、然后送萧穗回复旦开学、顾骜再回京复命。

    中原制片厂和长城影业听到有港商自作主张赞助了武术指导后,莫不吓了一跳。

    因为《少林寺》的全部制作预算只有200多万港币而已,一下子多花这么多钱,到时候版权怎么分?

    幸好后来听说这是港商“捐”的,只要加塞几个人,不要电影版权,内地方面才松了口气。

    不过,随着电影的开拍,又有一大堆破事儿发生。

    香江方面的取景组到了荷兰嵩山,发现所谓的少林寺几乎是断壁残垣,所有的泥塑菩萨都塌了,寺里的荒草一人高。

    十年不可描述期间,这里早就破败了。要不是《少林寺》这部电影拉动了旅游业发展,后世游客看到的重修寺庙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最后只能紧急让提前赶到荷兰的演员们,临时从少室山改到隔壁太室山,上中岳庙取景拍几个镜头——说句题外话,中岳庙虽然带个庙字,却是一个道观,根本没法取庙宇建筑内部的景,一取就穿帮了。

    这地方是古代皇帝封禅嵩山的祭祀场所改的,所以严格来说,是“少林派”占了“嵩山派”的地盘拍戏。

    明州籍的张导演急得没办法,又不知道全国还有哪儿有完好的古刹可以取景,只好回故乡协调,幸好剧组里一个反角计春华是钱塘人、吴越武术队的,算是张导的老乡,推荐了去花港观鱼和旁边的“净慈禅寺”取景。

    这些寺之所以保存的好,全赖周首相当年请尼克松总统路过,所以没人敢破坏。

    (注:此为史实,和主角没有关系。《少林寺》拍摄时,真的少林寺完全不能用,是在中岳庙和花港观鱼两处取景的。)

    张导本来一直是跟中原制片厂与荷兰省的有关部门打交道,突然跨省取景,一个香江人完全抓瞎不知道找什么衙门。

    病笃乱投医,发现捐资港商里有一个说得上话的,连忙来求顾骜:

    “顾少,我知道这事儿不关你事,但请你高抬贵手,帮我们找有关的外事部门、旅游部门打个招呼。您在《沪江滩》时的能量,咱都是知道的,事后必有感谢。”

    “感谢就不必了,你给我把阿杰的戏份集中排一下,到时候让他提前离组就好。”顾骜也不拿捏托大。

    张导连忙满口答应。

    顾骜几个电话,然后就非常地头蛇地搞定了有关部门。

    毕竟只是取景,并不是什么有政治风险的事儿。香江导演之所以抓瞎,无非是不知道拜哪个码头而已。

    顾家人在本地有一个县处级的干部,顾骜自己又跟文创部门那么熟,几个电话搞定也就不足为奇。

    甚至有关部门在听说荷兰省的同行已经把主意打到了“请港商来拍《少林寺》、学《庐山恋》和《沪江滩》拉动地方旅游业”后,本地旅游局的领导纷纷找上门来。

    请顾骜帮忙联系联系港商,看看能不能也拉投资拍点儿本地的传统文化旅游宣传片。

    顾骜哪有这个空,当然是全部婉拒了。

    “小顾同志,你连沪江人都帮了,不能看着家乡旅游业萧条袖手旁观呐!”

    “姜局长,您言重了,我只是认识一些港商,什么都决定不了。如今真是没空,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告辞了。”

    顾骜千辛万苦把旅游局的领导们婉拒出门,然后麻溜儿闪人回京开学汇报,在故乡他是一天都不敢多住了。

    老爹刚刚下半年分到的清波门外的小别墅、顾骜掏了3万块买下,结果都没住三天过够瘾,就被人逼得有家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