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六指诡医 > 第八百四十一章 龙血
        对待这两个人我得区别对待,和叶殇虽然交集不多,但是这人给我的印象不错,特别是在冯营村供儿会那次,没有他的帮助,当时修为不高的我可能就栽到那了!

        至于巩雅文,别看这丫头是个女流之辈,但是心计绝对可以称得上老谋深算。虽然不是坏人,但其是绝对的利己主义者,凡事不问别人生死,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得失,已经至少三次我被她算计了!

        “呦,叶兄,好久不见啊!”我只当自己完全没看见巩雅文,朝着叶殇打了声招呼。

        两人面色不佳,这说明虽然有冰壳相封,一直处于半休眠状态,但是两人无论是气血还是精力都消耗不少。

        叶殇眼睛有些发红,布满了血丝,略带歉意道:“罗兄好久不见,我看你满面红光,身形自带锐气,想必是这两个月在修为上又有所得吧!如今道界人才凋零,能达到您这个地步的人据我所知已经几乎没有了!”

        我一笑道:“叶兄过誉了。”

        “可不是过誉了嘛!我说罗卜,你鼻子上长的是蒜瓣吗?难道你看不见我?你什么意思啊,口口声声好像只看见叶哥一个人是的!”巩雅文在一旁十分不满地朝我怒道。

        我冷嘲道:“对不起,还真没看见你!”

        “你……”巩雅文指着我无可奈何道:“大男人,如此小心眼,你不就是生我气吗?我忽悠你去鬼医十九那骗了稚川径路,可你别忘了,那把剑最后还不是送给了你?”

        “送我?亏你说的出口!”我忍不住愤怒反击道:“一来这稚川径路本来就是我悬壶峰的宝贝,我是掌门人,此物自然归我;二来当初明明是你耍诈,仗着我不认识木星虫,假意和我交换,这才让你带走了宝贝!”

        巩雅文自知理亏,小声道:“愿赌服输,愿换是猪,反正我又没抢,当时你也同意了,还不是你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

        嗨你大爷的,这丫头片子的嘴巴就是刁!

        我懒得和她理论,哼声道:“当初一心想要得到木星虫,最终也如愿以偿了,可你报仇了吗?还不是被困在这里了?老实说,那木星虫哪里去了?哼哼,八成已经被人家花中魁轻而易举夺去了吧!你啊,活该,与虎谋皮,花中魁没把你门生吞活剥了就算不错!”

        我这回明显猜到了巩雅文的痛处,这小丫头片子脸色差极了,狠狠白了我一眼,喃喃道:“花中魁那老贼,言而无信,早晚横死!”

        如此说来,这木星虫还真落在了花中魁的手中,花中魁又将其交给了供儿会,换取了自己师妹的复活,娘的,好好的宝贝,生生便宜了供儿会那帮孙子,巩雅文得负直接责任!

        叶殇叹口气道:“罗兄,别和小文一般见识,她也是报仇心切,才走了极端之路,没想到这个花中魁会是这样厚颜无耻!不瞒你说,其实木星虫是我们叶家的宝贝!”

        “你们叶家的宝贝?”我一愣,心道该不会是这小子框我吧!

        叶殇道:“没错,我本是滇南彝寨叶家人氏,祖辈都是茶商,算是小有家业。我祖辈曾在澜沧江莽枝茶山寻野生茶树的时候,见到了一灵菌宝贝,此物附着在一颗肉芝之上,就是木星虫!”

        我突然想到了李水和张大山的故事,脱口道:“难道说张大山就是在你们村子犯得纪律?”

        “没错,和他谈恋爱的是我姑姑,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当初执行任务时负伤,被我姑姑所救,可两人在一起没多久他就弃我姑姑而去。在我们那边,若是被男人抛弃,女人就是死路一条,我姑姑一时走投无路,跳了河。这个该死的男人最可恶的是还带走了我们叶家的宝贝,一去无踪影!”叶殇喃喃自语道。

        我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在凤凰山时,他们愿意用稚川径路和我换张大山的理由,也知道了为什么他们会把张大山勒死暴尸荒野,除了为了木星虫,也是为了报仇!

        知道了这一层关系之后,我多少对两人的态度有所好转,毕竟木星虫本来就是他们的东西!

        要说这叶殇也真够宠溺巩雅文的,好不容易得来的家宝,竟然为了她肯拿出来送与别人,就是为了替她报仇!

        “罗卜,别说我们了,你那么厉害,不也被困在这里了?”巩雅文冷嘲道。

        我瞪了她一眼,朝叶殇道:“既然如此,往事就不说了。我很好奇,你们既然被困住了,那这冰壳是怎么回事?”

        叶殇一笑道:“说来也是缘分,本来我和小文被困机会呗炙烤的奄奄一息了,这时候突然有一个美目清秀眼睑狭长的姑娘穿梭到了结界中。这姑娘见我身上带着好酒,就朝我索要了一壶,作为交换,她用自己的特殊本领将我们暂时冰封了,在这种即生即死的混沌中活了下来!”

        “你是说,有人能够随意穿梭结界?”这可是让我着实一惊。

        叶殇道:“其实严格意义上说,她不是人!因为在这姑娘豪爽了喝了一口烈酒之后,竟然露出了一条三条白色的尾巴,所以,我猜测,她应该是个青丘白狐!”

        狐狸?怎么又出来一只狐狸?想想都头疼,有昆仑狐一个家伙就够受的了。

        不过,叶殇的话让我突然有点疑问。既然喝了酒就会露出尾巴,就说明这狐狸修为并不是十分高深。既然修为不高,它又是如何自由穿梭结界的?

        “叶兄,你实话实说,既然她能随意穿梭结界,那为什么没有带你们出去?而只是结了一层冰壳?”

        叶殇思虑片刻,解释道:“我记得她好像说过,自己不再四象之中,自己可以来回走动,可是我们俩是阳世人,她也无能为力!”

        话已至此,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原来解开这结界的关键在于四象。

        狐族在商周之前,一直作为青鸟、貔貅、麒麟、甲龟之外的第五祥兽,后来昆仑狐的祖先之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妲己狐女犯了错误,才被踢出了祥兽之列。换句话说,这狐族虽然落了毛,但是依旧是凤凰,人家不属于四象兽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管辖之列。

        既然这狐女能够穿梭结界,却不能消除结界,那就在于这个觜火猴属于白虎结界。我要想破了它,就需要借助东方青龙象的帮助!

        想到这,我不免有点失望,这结界分明几乎就是死局嘛!龙其实说找到就找到的?就算我知道了破解方法,我也没法召唤一条龙过来啊!

        失望之余,垂头之际,我忽然看见了自己的小六指。娘的,既然这小六指因龙族华月珠而生,那算不算是和四象青龙的一点渊源呢?如果算,那我的小六指血岂不就是龙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