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乐圣 > 第315章 最好的开场表演
    资本,是推动社会进步非常重要的一环,当它的流速增大,会给社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高力士只是在等候李隆基做亲民活动的空档,跟李龟年聊了几句,就受益匪浅,而只要说动了他,再通过他去说动李隆基,就简单的多了。

    当然,慈善署要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光是钱的问题,人手,是更大的问题。

    李隆基的政令里面说了,慈善学院,将优先收纳军人子弟入学,大唐有多少军人?八大节度,相当于后世八大军区,每个军区都有好几万常备大军,再加上中央禁军,总数近百万,在这个天一黑,生孩子就成了大多数人唯一娱乐活动的年代,这些军户家庭出身的孩子,没有五百万,也有三百万以上。

    这么多人,慈善署怎么安排的过来?

    连他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么,其它农工商阶级的百姓的子女,那岂不是连号都排不上了?

    所以,这方面,李龟年也同样需要政策支持,慈善署可出钱建学院,任教方面,则是需要读书人群体和军方的支持。

    比如,出台一个参加科举的考生,如果在慈善文学院有任教经历,优先取中,优先授官。

    军中将领,有在慈善武学院,有兼职任教经历,优先升职,并且薪俸有所增加等等的政策,让所有的人都做起事来,那么,文武人才的产出,就将会越来越多。

    这些方面,李龟年都是大致的给高力士讲讲,让他知道方向就好。

    不多时,李隆基就来到了舞台上,他没有让李龟年宣布节目开始,而是先将杨三胖找来了身边。

    一个由黄金打造,镶嵌着宝石,造型像不倒翁一样的玩意,被李隆基从自己的袖口里面拿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案几上面,果然,杨三胖就开始用手指扒弄起那个玩意玩了起来。

    “哈哈哈,沈大匠献的此物,蓝田县侯果然喜欢,高卿,让内侍监传旨,赏钱百贯,银十斤,宝石珍珠各五枚。”李隆基看到杨三胖在桌子前玩的不亦乐乎,当即哈哈大笑道。

    在他周边的众臣闻言,眼睛都是一眯。

    这将作监的沈青,只是献了一个杨三胖喜欢的小玩意,就得到了李隆基高达数百贯价值以上的赏赐,可见这杨三胖,在李隆基心目中的地位。

    甚至,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和后宫宠妃一样,连李隆基都在想方设法讨好的人,这样一个奇葩的存在,自己以后一定不能惹,甚至还要想办法拉拢,或者是利用,至于说他是傻子,不懂事,没有关系,这不还有已经收他做了义子的李景伯在么。

    当然,这些想法只是在有心人心里一闪而过而已,随着主持人当众将朝廷刚通过的新政策诵读出来之后,都不需要表演,整个长安城,就进入了一种欢腾无比的景象中。

    以后,看病不用花什么钱了,甚至,有一些困难家庭,完全免费了。

    以后,孩子可以免费读书,习武了,而且,还有一顿免费的午饭可以吃。

    以后,吃穿用,甚至做营生都自由了,没有农工商等户籍限制。

    像那些商籍的小贩,掌柜,甚至恨不得高兴的满地打滚,他们的子女可以读书当官了,再也不会让人瞧不起了。

    他们赚到的钱,可以买绫罗绸缎,金银珠宝穿戴了。

    世代为奴为婢的下等人,也有了博取出身的渠道,他们只要从军,获取斩首三级的军功,或者在战场上伤残,牺牲,他们的户籍,就会转成和所有人一样的民籍,改变自己,以及子孙的命运。

    所有的喜悦,都被舞台上的李隆基看在了心里,原来,老百姓要的东西,并不复杂。

    朝廷给予他们想要的,也并不需要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

    山呼海啸的‘万岁’声,成为了今夜开场的最好的表演,虽然,大多数人对于朝廷新宣布的政策还并不尽知,但是,他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这个国家,在变的越来越强盛的趋势,他们心中原来对这个国家还不到百分之十的归属感忠诚度,瞬间变成了百分之二十,三十,甚至更多。

    “李隆基的前半生,果然是做皇帝的典范,这些政策实施下来,当世已经没有人能够撼动大唐了。”混迹在人群中的安禄山大致听到了百姓们传颂出来的内容之后道。

    “那咱们还有必要在北方发展势力,与他对抗吗?”安思顺在安文贞带人去漠南之后,重新负责起了安禄山身边的上传下达工作,开口接话道。

    “当然,他也就只是前半生很厉害而已,咱们现在还这么年轻,完全有时间等他老去。”安禄山嘴角一钩道。

    他发展势力,可未必是想要做什么皇帝,在他看来,皇帝其实也并不是有多幸福,需要非常严格的恪守自己的本份,保护自己的形象,还要为天下百姓的吃喝拉撒着想,忙于政务。

    而掌握一股不惧任何人的势力却不同,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不管是合法的,还是不合法的,算起来,可比皇帝逍遥快活的多。

    “那你凭什么断定,他老来了会昏聩呢?”安思顺与对安禄山言听计从的安文贞不同,他的思想偏保守一些,觉得自己兄弟几人现在已经有不错的收入,还披了一身慈善署的吏员袍服,走到大街上,都受人敬仰,可以说,黑白两道通吃,已经很不错了,没有必要冒险去做一些并不能让自己更加幸福快乐的事情。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即便是他老来不昏聩,咱们也需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对了,那个人的情况最近怎么样?”

    安禄山知道改变一个人想法很难,所以,他也不会下多少功夫去做安思顺的思想工作,发掘新的听话的人才,将他们收罗在自己手下使用就可以了,适合守成的人,把他放在守成的位置上就好。

    而他所说的‘那个人’,正是伤势已经好了一半的剑奴邱剑清。

    安思顺答道,“太医院的甄大夫说,如果能安心休养,再有几天,他就可以自由活动,顶多月余,就能完全恢复,只是,这个昆仑奴总像个发狂的野兽一般,一刻也不消停,根本不听大夫的医嘱,整天叫嚷着要杀李龟年。”

    安禄山笑了笑道,“要杀李龟年,就算他完全恢复了,也不可能做到,你告诉他,如果能够养好身体,我给他招募一支三百人的队伍,如果能把这些人练出狠劲来,杀死李龟年或许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