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零八章 红莲
    碧蓝的天空,正缓缓降下的红日。

    天空之下,细小的石子、沙砾在风里滚动,沿着风拂去方向,灼热的空气都在视野之中翻涌。

    这是广阔无垠的戈壁,存在的时间里,无数的人为了不同的目的穿过它,也有不少人永远埋葬在炎热的温度、永远走不到尽头的不毛之地。

    偶尔,后来者,路过的旅人会在不经意间找到在沙砾中露出一截的东西,或值钱、或实用,或者根本就是垃圾。

    沙粒微微抚动,从铁器上翻滚离开,一道矮小,微偻的身影穿过弥漫的沙尘。

    某一刻,一只草青色的脚掌踩在了滚烫沙层上,握住了暴露出沙层的兵器,使劲拽了拽,仍然无法拔起来。

    “哥布!哥布哥布!!”

    草青色身影,骨瘦如柴,没有任何衣着,胯间只有一条破破烂烂,发黄的裆布系着,微偻的短小身体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跳了跳,火烧般的霞光照下来,光秃秃的脑袋泛着一片绿油油的光泽。

    长长的大鼻子下,是尖细的牙齿上翻,张合着发出古怪的声音,像是对方独有的语言,在呼唤同伴。

    片刻,一道稍微胖点的同类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与它一起合力握住兵器的柄端,吱吱呀呀的哼声里,震的翻起了白眼。

    嘭的一声,暗沉的剑身翻飞起来。

    两个小怪物齐齐向后翻倒在地,拔出的兵器落在它们不远的位置,剑身宽长暗沉,剑尖椭圆无锋,就算这片戈壁炎热的阳光照在上面,仿佛都难以映出一点反光。

    “哥布……哥布?”

    最先发现的小怪物,高兴的趴在宽大的剑身上面,不让与它一起将兵器拉出来的同伴靠近,就在发出威胁时,稍远一点的方向,传来更多‘哥布哥布’这样的叫声。

    越过脱落沙粒的荒岩,那边十多名裸露、或只穿着裆布的哥布兴奋的在原地欢呼,它们发现了两具人形的食物,看样子还很新鲜。

    “哥布!哥布哥布——”

    似乎是领头的哥布,踩在一具穿着破烂盔甲的尸体上,昂起尖尖的下巴,指挥着四周的同类,很快有哥布在附近找来了几条枯腾,将两具捆起来,随后其余哥布纷纷上前,将多余的枯藤压在瘦弱的肩膀上,发出:“嘿咻!嘿咻!”的声音,一起使劲,朝来的路回去。

    红日缓缓降下地平线,黑夜犹如潮水般推开了光的边缘,残留在沙地上的拖痕、凌乱的脚印,很快在夜色的大风里被沙尘掩盖了下去。

    黑夜彻底笼罩大地,前行的队伍视野之中,荒凉的戈壁不时传出不知名的野兽恐怖嘶吼,天空之上,两轮双月,一远一近的升了起来。

    远处,渐渐有了树林、怪石,并不集中,错开的间隙里,有火光传过来,外出寻找食物的队伍被火光引着走进了这片怪石、树林里。

    “哥布——”

    有声音在队伍里大声呼喊,凌乱堆砌的怪石缝隙、洞穴,钻出一道道矮小的身影,迎接归家的同胞,或亲人。

    这里是哥布的部落。

    类似祭祀的哥布,细长前凸的脸上,涂满了花纹,在旁人的帮助下,戴上了几根硕大的羽毛插着的面具,在祭祀的石台前,向归来的哥布勇士们表示了尊敬。

    然后,拔出了腰间一把用兽牙打磨的刀子,高举起来。

    四周,许多哥布兴奋的发出嘶哑的吼叫。

    它们将带回来的人形食物之一,合力抬上了石台,解除了对方身上破烂不成样的铠甲,而另一具,哥布祭祀观察了一下,发现少了一只手臂,摇了摇头,随后指去燃烧的篝火。

    做出烧烤的手势,至于石头上的那具,它舔了舔嘴唇。

    大抵想要分开做不同的吃法……

    呯!

    呯呯……

    尸体上,破烂的盔甲在一双双枯瘦的绿色手掌里剥离下来,扔到了一边,贪婪的在尸体上吻了吻,又用手捏一捏,一名哥布朝祭祀比了比称赞的手势,大抵意思:“这食物很新鲜,像是贵族,肉质应该很不错……”

    精通解剖的祭祀,推开献宝般有族人抬来的一柄大剑,跳上石台,挥走了围来的族人,一屁股坐在人形食物的胸口上,翻着獠牙的嘴唇里念念有词。

    随后,刀锋朝尸体的颈脖割去,这是它们的传统,去掉头后,就可以吃了。

    骨刀接触皮肉的一瞬。

    尸体的脸上,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名叫阿尔托利.暗麟的异界人睁开的第一眼,映入的是一张简陋可笑的面具,他微微张开口想要发出话语。

    撕裂剧痛,陡然从颈脖传来,袭遍全身,原本虚弱到极致的身体,此刻被剧痛震的发抖。

    “肮脏、低贱的爬虫……”

    他手抬起,想要抓骑在身上的哥布祭祀,才到一半,就重重垂了下去。

    脖子已经被切开一半了。

    暗红色的鲜血流满了石台,那名祭祀兴奋的提起食物的脑袋,大声的朝族人说着什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而另一边,篝火燃烧,烧烤的架子已经搭好,另一具食物本就没有什么衣物,直接就捆在粗大的树枝上,在几名哥布抬动下,架去了火堆,手舞足蹈的围绕篝火跳起舞蹈。

    “哥布哥布,咔咔!”

    “嘣嘣嘣嘣,哒哒!!”

    ……

    无法听懂的欢快歌声之中,篝火上,火焰灼烧皮肤,皮层之下,外人无法看见的血管之中,细密的红色颗粒呈停止的状态。

    高温、痛觉传来,渐渐互相推挤、摩擦,蕴含在里面的两种可怕元素——铀、钚,有了活动的迹象。

    随着火焰的高温,愈发活跃。

    黑色短发下,死人般灰白的面孔,渐渐有了红色的光晕,皮肤裂开,仿佛就像纹络般,带着红色的光芒蔓延全身。

    顷刻,眼睛猛地的睁开,右眼的红石结晶体,绽放猩红的光芒。

    下一秒。

    在所有欢呼的哥布低矮的视线里,篝火那边嘭的一声巨响,一簇白光在篝火原地爆发出来,将那边跳舞的几名哥布笼罩了进去。

    稍近点的哥布被推来的冲击波直接掀飞出去,砸在后方的岩石上,留下血印。

    白光片刻间散去,烟雾在篝火附近升腾出一朵蘑菇的形状,但对于身材矮小的哥布来说,却是很大了。

    “哥布哥布!”

    祭祀着急的大喊,让族人过去看看,弥漫的烟雾渐渐朝四周弥漫时,几名被指示的哥布胆怯的靠近过去。

    小心翼翼的迈开脚步走近烟尘覆盖的范围,相互小声的嘀咕什么,然后把中间的族人推到了前面,威胁着对方先走。

    然而,它们看到的,是烟雾里,一对红色的眸子,如同妖魔般注视过来。

    “哥布!!!”

    后面两名哥布吓得将手中的石头兵器扔掉,转身就跑,冲出烟雾,还回头看了一眼,之前被它俩推前面的族人,升到了半空。

    烟尘中,一只手掌将它脸捏住,硬生生提离了地面。

    嘭的一声,捏爆。

    脑袋像西瓜般爆裂,血浆、粘稠的白色液体朝四周飞溅过去,有些落在女性哥布脸上,吓出惊叫,抱着孩子就冲进了洞穴。

    捏爆脑袋的尸体飞出来时。

    周围,瞬间混乱起来,惊恐的推挤着,朝住的地方跑去,有的哥布拿起石头武器,或斑驳锈迹的断刃颤抖的看着那边的烟尘。

    猩红的光芒越来越清晰,弥漫的烟雾涌动,一道高大的身躯显出了轮廓,抬起手臂。

    两名哥布手中的大剑瞬间将它俩一起带着飞了起来,落入那道身影的手中。

    “哥……布……”

    矮小的两只哥布,在看到对方面容的一瞬,脑袋两侧长长的绿耳朵,耷拉了下来,抱着宽厚的剑身随着一起舞在了半空。

    重剑挥舞,带着呼啸,呯的一声顿在了地面,泥土哗啦啦的裂开倒卷,上面的两个哥布直接震的飞了出去,挂在了附近的树枝上,摇摇晃晃。

    烟雾沉降,拄着重剑的身影,终于在惊慌的哥布视线里露出了全貌。

    那是全身布满红色光线的男人,裂开的皮肤里,每一条血管都在闪烁危险的光泽,在四周火把昏黄的光线之中。

    如同盛开的红莲。

    “我……还没死。”

    这是夏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