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请我吃饭好不好?
    冬美觉得有些鼻头发酸。她极不喜欢这个铃木乃希,如果北原秀次和别的女生,因某种原因而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她未必会这么生气——当然肯定还是要偷偷生气的,但至少会给北原秀次辩解的机会。

    不过她刚冲到北原秀次近前就被雪里一把抱住了,来了个双脚离地。雪里劝道:“姐姐,秀次不会狼心狗肺背叛我们的,你不要和他打架!”

    她最怕就是冬美和北原秀次打起来了,总弄得她不知道该帮谁好。

    冬美愤怒大叫道:“这不是背叛是什么?”她怀疑北原秀次贪图美色或是贪图金钱,准备扔下她们跳槽跑路了,毕竟这些天铃木乃希一直在诱惑北原秀次去当私人厨师。

    雪里摇摇头,乐呵呵笑道:“秀次人很好的,不是始乱终弃的人。姐姐,我能感觉到,我相信他,所以你也不要因为我生他的气。”

    “混蛋,放开我,我不是为了你!”

    “姐姐你总这样,你肯定是为了我,但秀次真不是那种人。”

    一看冬美被拦住了,夏织夏纱也凑在北原秀次身边,一起酥声力挺他,“对,大姐,北原尼桑不是那样的人,我们相信他!”

    她们两个面色严肃,抄着木棍盯着自家大姐好像随时准备大义灭亲——她们早就想投靠北原秀次了,一直没好机会,这会儿互相交换眼色商量是不是拿大姐当个投名状,以便能跟北原秀次去过随意用钱,吃香喝辣的好日子。

    听说北原家是阳子在管帐哦……妹妹管帐管钱当家作主,这才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而北原秀次有些吃惊的望了一眼雪里,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啊?虽然我真的没做什么,但你这样给我压力好大!而且我也没有答应过你什么,用始乱终弃不合适吧?

    不过和雪里说不清,他轻轻甩开了笑眯眯看热闹的铃木乃希,上前拎着冬美的领子把她弄到了一边,强力镇压了她的反抗后轻声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最后柔声说道:“我只是不想看到她横尸街头,所以多管了管闲事。”

    他不怎么生冬美的气,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在你可能遇到危险时半夜搜救,这份心意他收到了,感觉心里很暖。

    冬美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要是刚才北原秀次顶一句嘴,这会儿她八成已经和北原秀次真打起来了,但她喊打喊杀换来了北原秀次的温言解释,顿时老实了,也没再叫要砍了北原秀次的狗头,歪着头哼了哼,轻声问道:“真的?”

    “真的,铃木的话不能信,你再和她打打交道就知道了。”

    冬美听到北原秀次说铃木乃希的坏话,心中微微满意,小声道:“其实你跟她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我答应帮你了,肯定帮到底,你放心吧!”

    冬美心里更舒服了,点了点头道:“好吧,那我原谅你一次。”

    北原秀次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他又没做错什么,哪里用得着她原谅,只是这小萝卜头能半夜追来确实挺让人感动的——她完全可以在家里睡大觉的,事后更不会有人指责她——他无语了片刻后还是笑道:“好吧,那谢谢你了。”

    冬美发现北原秀次今天特别温柔,心中有些开心,但还是白了他一眼,在昏暗的光线下竟然有些小妩媚,不过转眼就又有些恼火的看了看被雪里拦在那边的铃木乃希,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把她送到地面上,让她自己找人来接就行了。”

    “那走吧!”冬美说了一声,又转头冲雪里叫道:“你带着她,我们回地面。”

    雪里乐呵呵应了一声,伸手就挽着铃木乃希的腰把她夹在了肋下,而铃木乃希笑吟吟道:“雪里同学,我身体不太好,这样我不舒服,能不能让北原同学背着我?”

    雪里低头看了看她,笑道:“不行,姐姐让我带着你。”

    说完她就跟上了北原秀次和冬美脚步,而冬美把夏织夏纱其中一个抓在手边,放另一个去找向上的雨水井——只要手头有一个,另一个就不会迷路跑丢了,很神奇的就能自动找到另一个,这对双胞胎用来跑迷宫还是很方便的。

    铃木乃希又诱惑了雪里几句,但雪里很听冬美的话,油盐不进,很快铃木乃希就放弃了,只是盯着前面正小声交谈的北原秀次和冬美——北原秀次在问冬美是怎么找来的——神色有些羡慕。

    这老公苗子和福泽家关系相当亲密,处在互信状态,一般挑拨离间估计没用。

    互相信任啊,这感觉挺好的,好想要。

    他们一行人很快返回了地面,北原秀次顶开了井盖看了看周围没人,爬出去后回身把下面的人一个一个拉了出来,对铃木乃希说道:“打电话吧,找信得过的人来接你。”

    铃木乃希乖乖点了点头,又抬眼看了看是在哪里,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笑吟吟吩咐了几声后对北原秀次说道:“十分钟以内就会来人。”

    “今晚的事不要向别人提起,就当没遇到过我,可以吗?”北原秀次不放心的再次询问了一遍。

    铃木乃希一口答应了,还有些羞怯的向北原秀次眨眨眼,“知道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冬美毫不客气的“呸”了一声,伸手招呼妹妹们:“我们走!”

    这不要脸的臭屁精,要不是个病鬼,早一拳打在她下巴上了。

    冬美不好意思也不太敢打铃木乃希,这铃木乃希自己站在那儿就有种随时会晕倒的感觉,再挨上一拳,直接进了骨灰盒也不是没可能。

    打这种人不光彩也太危险,好气。

    她懒得搭理铃木乃希,直接带着妹妹们当先沿着街走了,她们这一路找过去又从下水道一路找回来,这里离她们的店反而很近了,而铃木乃希带着些期盼向北原秀次问道:“北原同学,你陪我在这儿等吧?我有点害怕……”

    北原秀次冲她笑了笑,说道:“那就当练练胆子吧!”这死丫头刀都快砍到头上了还能笑得出来,他才不信她会害怕。

    他也顺着街走了,而铃木乃希在后面轻摇着手儿笑眯眯说再见,一直到北原秀次看不到人了才停止,然后就靠路灯柱上又摸出一个小药瓶吃了一片药,笑眯眯的左右看着长街两头,果然不怎么担心害怕。

    北原秀次转过了街角,发现冬美领着妹妹们在这儿等着呢,他也站定了,掏出手机给阳子打了个电话,阳子在电话那头已经急坏了,因为冬美的手机也打不通了,她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这失踪还是一串一串的,这会儿好歹联系上了终于松了一大口气,而北原秀次温言安慰了一会儿,说马上回家,让她先睡。

    他挂了电话后也和冬美她们站在了一起,而过了六七分钟,一个车队呼啸而来,一群人跳下车对铃木乃希齐声问候,随即拥着她上车走了。

    冬美看着这声势低声骂道:“还真是个千金大小姐!”接着她又一挥手,“回家回家,困死了!”

    雪里打着哈欠同意道:“对,困死了。姐姐,明天能请假不上学吗?”

    “不行!”冬美踢了雪里屁股一脚,警告她别做逃学的美梦。

    北原秀次看了冬美一眼,这萝卜头心地还是不错的,虽然讨厌铃木乃希,但也没把她一个人半夜扔在街上不管,要躲在街角等她走了才走——她总是这样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他看了看连打哈欠的福泽四姐妹,柔声笑道:“今晚辛苦你们了。”

    冬美并不在意,领着往前走着,说道:“先回店里去换身衣服吧!”北原秀次一身血污,这半夜遇到警察给抓走了更麻烦。

    北原秀次没意见,跟着她们往纯味屋走,而冬美继续说道:“以后别和她打交道了,这种事咱们掺和不起。”

    “我知道,她应该不会去学校了。”北原秀次觉得铃木乃希再神经病吃了这一次苦头后,搞不好以后就躲在她那个号称“城堡”的住所里死熬二十岁,应该不会出来瞎跑了。

    而随后三天果然没见到铃木乃希,不过棒球队倒是仍然被操练的生不如死,铃木乃希留下的训练大纲还在严格执行当中。

    中午北原秀次站在走廊里和内田雄马、式岛律闲聊,他们在等雪里——雪里天天坚持要和北原秀次一起吃午饭,但北原秀次也不能总吃她的,多吃两口雪里就心如刀绞,委屈的扁嘴,所以改成了四个人一起吃饭,他们三个还在食堂吃,雪里带着便当跟着去,顺便也混碗拉面炒饭之类的。

    雪里只是知道校园情侣要一起吃便当,只要吃饭的人里有北原秀次就行,倒没考虑过该不该独处。

    前段时间铃木乃希那神经病一直纠缠不休,这几天那家伙没来,北原秀次觉得心情相当愉快,而阳子的生日马上要到了,九月十五日,北原秀次相当重视,正在问两个狐朋狗友送小女孩什么礼物合适——其实只是在问式岛律,内田雄马的意见没参考价值。

    内田雄马胡言乱语,基本都是些不着调的东西,北原秀次就当没听到,只关注着式岛律的意见——他身边相熟的人里面女孩子真不少,但最像温柔女生的反而是式岛律这个少年,真是一场悲剧。

    阳子做为北原秀次的妹妹,要过生日式岛律也很重视,想了一会儿柔声道:“北原君,我觉得送什么不重要,也不需要特别贵重,重要的是传达出祝福和重视的心意,要是能在生日那天能多陪陪阳子酱就更好了。”

    “祝福和重视的心意?”

    “对,祝福是必须的,而被重视每个人都会感到开心的,过生日开心最重要。”

    北原秀次深以为然,觉得式岛律说得极有道理,不由仔细看了一眼他,觉得他这种懂女孩子的温柔男生真是挺少见的,是个好老公苗子——阳子将来肯定要嫁人,找个式岛律这样懂得疼人的肯定不错。

    就是年纪差的有点大,不过以后阳子要是交男朋友,可以按式岛律这个样儿找。当然,再有点男子汉气概就好了,要能保护阳子。

    式岛律被北原秀次看妹夫的眼光看愣了,片刻后耳尖都红了,眼神闪闪躲躲地问道:“我,我有说错什么吗,北原君?”

    北原秀次反应了过来,笑道:“没有,阿律,我觉得你说得很好。”

    他话音刚落,本能一闪身,躲过了一根挽过来的手臂,仔细一看是铃木乃希,不由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铃木乃希吐了吐小舌头,俏皮一笑:“迟到了,刚好赶上吃午饭,所以就来找你了。秀次,你请我吃饭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