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189章:肥水不流外人田
倒是慕玄凌,后面新娘子都贴背来了,他才像是回过神来。

领着新娘子上前去拜见乾帝,只是那脸色,却不见有多少喜悦。

只能说这人呐,就是贱,往往得不到的,才觉得是最好的。

慕玄凌,不就是这样吗?

他不知前世是如何对待裴卿卿的,可裴卿卿却记得一清二楚。

他却还想裴卿卿会对他倾心?

真可谓是这世上最荒唐的痴人说梦。

但眼下,乾帝高坐在堂,容不得他胡思乱想。

于是慕玄凌很好的收敛了心中那一点‘可笑’的失落,带着新娘子颔首道:

“儿臣参见父皇。”

“儿媳参见父皇。”

正所谓夫唱妇随,红盖头下的许诗琪虽看不清容貌,但却知道跟着慕玄凌一同行礼。

那声音,如出谷黄莺,清脆动听,这一声父皇,改口改的那叫一个顺溜啊。

“好。”儿子成亲,乾帝作为父亲,到底还是很高兴的,“凌王,今后成了家,可得好好待人家,好好疼爱自己的妻子,若是欺负了丞相的爱女,朕可不饶你。”

有乾帝开口,哪怕只是两句玩笑话,顿时也能让气氛轻松许多了。

凌王娶了许诗琪,等于就是拉拢了丞相府。

这丞相府,乃当今皇后的娘家。

说起来,慕玄凌和许诗琪,还是表兄妹呢。

啧啧,真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啊。

裴卿卿坐在下面,私底下与白子墨十指紧扣,眼睛却看向乾帝父子。

表兄妹成亲,瞧瞧,多般配啊。

可惜,无人知道她这个‘大媒人’啊。

慕玄凌能和许诗琪‘修成正果’,可全是她的功劳。

不过,想起这茬,裴卿卿不免就想起当日在光禄寺。

她虽设计,让慕玄凌和许诗琪做出丑事,可最后,是有人点了一把火,才让这桩丑事暴露出来。

如今想来……

那恰到好处的一把火……

鬼使神差的,裴卿卿突然偏头,瞧着自家夫君!

她记得,那时在光禄寺,隔日白子墨便也去了,说是带兵围剿悍匪的。

且,当日光禄寺的姻缘树还无缘无故的被人毁了……

这些,该不会是白子墨的手笔吧?

“夫君,当日在光禄寺,是不是你放的火?”裴卿卿不止是这么想的,她还这么问了。

白子墨闻言,眸光微闪了一下,还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是他做的呢?

瞧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白子墨嘴角上扬,眸子里流露出温柔的笑意来,“为夫还以为夫人想不起此事呢。”

言下之意,无疑是承认了。

真的是他。

这回换裴卿卿眸光闪烁了,“那姻缘树,也是夫君所为?”

白子墨抿了口茶水,没有说话。

但,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姻缘树,也是他毁的!

裴卿卿愕然了一下,“好端端的,那棵树怎么惹到你了……”

居然要毁了……

她可还记得,当日姻缘树毁坏的……惨状呢!

不仅如此,还有那么多善男信女的气愤呢!

他就不怕被人知道了,会被群殴吗……

然而这话,她却说的很不合白子墨的心意!

“夫人以为,为夫要跟一棵树过不去?”

男人嘴角噙笑,可裴卿卿却心头咯噔一惊。

她有预感,她要是说错话,或者说的不合他心意,她就要惹这男人不高兴了。

白子墨眉头一挑,示意还在等着她回话!

要不是为了她,他能跟一棵树过不去吗?

这没良心的小女人……

若非眼下这大庭广众的,不合适,不然看他怎么惩罚她?

“跟我……”有什么关系……

然而,裴卿卿一句话没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

跟她有关系?

莫非……

白子墨这么做,跟她有关系?

回想着当日发生的事……

裴卿卿赫然眸光一亮,似笑非笑的贴近面前的男人,“这么说,夫君成婚之前,就对我动了心?”

笑的颇有一股贼兮兮的味道。

他是因为慕玄凌当日将她的名字写上了红绸,又挂上了姻缘树,所以,他便毁了姻缘树?

这男人,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给她感动。

所以,也就是说,早在那个时候,白子墨就对她有心了?

对于一个已婚男人来说,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引诱夫君吗?

白子墨眯起了深谙的眸子,私底下手臂一伸,一个用力,裴卿卿就贴到他身上去了……

“夫人还是乖乖观礼吧,不然……”白子墨低头,在她耳边吹气道。

惹得裴卿卿一阵颤栗,仿佛一股电流划过脊背。

凶狠式的娇磌瞪了一眼男人,这男人,惯会撩拨她。

也是她自己没出息,偏就每次都招架不住他撩拨……

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裴卿卿嘟嘴,鼓起了腮帮子,脸颊上的胭脂色更加明显了。

看的白子墨更是眸光深谙了起来,搂着娇妻不舍得松手。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在耳鬓厮磨些什么呢?!

但好在,大家都在观礼,看慕玄凌拜堂成亲,倒也没人注意到白子墨和她这边。

不过总有那么两个人,是瞧见的。

能瞧见的,便是格外关注着白子墨这一桌的人。

其中一个,便是裴震。

他虽坐在较偏的角落里,但却一直关注着白子墨那里的情况。

准确的说,是关注着裴卿卿的举动。

只是令裴震没想到的是,裴卿卿跟白子墨的感情,似乎比他意料中的更加好。

哪怕是他隔得老远,都能瞧出裴卿卿与白子墨之间的浓情蜜意!

这不禁让裴震深感狐疑了。

传闻战北侯无心无情,喜怒无常,更是阴晴不定……

可他今日瞧着,战北侯对裴卿卿,很是温柔啊!

难道是传闻有误?

再加上回门那日,战北侯并未随裴卿卿一同回去,是以,裴震压根儿就没有把握,能揣摩出白子墨的心思。

除了裴震以外,再有就是慕楠煜和慕至纯兄弟俩会时不时往白子墨那儿瞄上两眼了。

至于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夫妻对拜!”

“礼成!”

伴随着礼官一声高喝,拜堂礼,结束了。

观礼观礼。

裴卿卿都没好好瞧上一眼呢,就结束了。

不过倒也没什么可惜的。

毕竟她来,不是来观什么礼的。

她是来送给慕玄凌和乾帝父子俩一份大礼的。

这拜堂礼都结束了,怎么还不见动静儿……

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啊!”

果不其然,裴卿卿刚这么一想,突然一声尖叫,响彻在整个凌王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