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守株待兔
    这可是一枚道源两层境级别的妖兽的内丹,而且是精通神魂之力的妖兽,用来炼制增强神魂的灵丹,绝对是最好的原材料.

    杨开将之收进空间戒,这才漫步来到了那祭坛前方.

    祭坛之上,没有任何禁制和阵法痕迹,那绿色的珠子就这么摆放其上.

    杨开确认良久,这才伸手将它拿起,竟是出乎意料地顺利.

    放出神念感知,他并没能从这珠子中感受到任何的力量波动,源力灌入其中,也没有丝毫反应——一切都跟另外一枚火红色的珠子一样!

    他也不知道那异兽到底是如何驱使出这绿珠中的能量,为自己疗伤的.

    紧接着,他又将那火红色的珠子取出来,两厢对比了一下,发现确实如自己所观察的一样,这两枚珠子大小完全一致,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观察许久,他才缓缓摇头.

    他根本无法从这两枚珠子中推断出它们的具体用途,只能无奈将其收起.

    而就在他将那绿珠收进空间戒的时候,异变陡生.

    这原本虽然冰冷却并没有结冰迹象的湖泊,此刻竟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咔嚓嚓的声响,似有无所不在的严寒从各处袭来,湖泊竟开始凝结成冰.

    杨开脸色微变,连忙纵身朝上方跃去.

    待到他完全脱离水面,从高空俯瞰之时,只见这整个湖泊都被冰冻了起来,再不复之前波光粼粼的景色.

    "看样子,正是有那绿珠的存在……这湖泊才避免了结冰的命运啊."杨开暗暗推测,也不知道那绿珠之中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神奇的威能.竟能阻止那严寒的侵扰.

    想了一阵,杨开才转身朝岸边飞去.

    待到他重新返回之后,流炎只是冲他微微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却显得异常高兴.围绕着杨开飞舞不停.

    "继续吧."杨开冲**说了一声,对方似乎也听明白了杨开的意思,转身便朝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杨开一直在冬之域辗转不断.

    有**的带领和寻觅,但凡有什么天才地宝在附近,都逃不过它的窥探.自然是统统进了杨开的空间戒.

    杨开想的很简单,既然红尘大帝指明了让秦朝阳来四季之地寻觅劫厄难果,那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换句话说,这四季之地中.绝对是有这种灵果的,只是自己暂时没有寻觅到罢了.

    不过只要耐心一些,总会有找到的时候,而他现在还有**帮助,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他暗暗打定注意,不找到劫厄难果,就绝不离开冬之域,否则出了四季之地.实在没法跟秦朝阳交代.

    让他失望的是,各种灵草妙荫得不少,却就是不见劫厄难果的踪影.妖兽也斩杀了许多,不过除了获得了一些内丹之外,竟是连一枚星印都没有获得.

    时间逐渐流逝,杨开也不免暗暗焦急起来.

    这一日,一片冰原之中,杨开站在一块冰层之下.脸色难看地望着前方一株晶莹剔透,宛若冰晶般的果树.

    这果树约莫一人高.树叶也如冰块一般,散发着逼人的寒意.

    果树之上.空无一物,但在某个树杈的位置处,却有一个明显的摘落痕迹.

    "失算了,竟被人捷足先登!"杨开一脸懊恼的表情.

    这果树赫然便是劫厄难果的果树,在**的带领之下,这般扫地毯般地寻觅,耗费了足足十日功夫,杨开终于发现了一株劫厄难果的果树.

    可是上面原本应该存在的劫厄难果,却是被人取走了!

    从那摘落的痕迹来看,就在几日之前,这果树上还应该有灵果存在的.

    "主人,你也尽力了,不必自责……"流炎见杨开脸色不太好看,连忙出声安慰道.

    "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取走了这灵果."杨开皱紧眉头.

    劫厄难果虽然珍贵难得,但用途并不广泛,即便是被人取走,也并非真的有用.若是能得知到底是谁取走灵果的话,杨开大可以拿出对应的宝物与之交换.

    只要对方不是难说话之人,应该会很乐意做这笔交易的,大不了杨开多给对方一点东西就是.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杨开根本不知道这劫厄难果到底入了谁手!让他这个方法根本没法实施.

    "这冬之域中,还有没有这种果树?"杨开转头,一脸期望地望着**问道.

    **那模糊的五官浮现,缓缓摇头.

    杨开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他轻叹一口气,沉吟起来.

    四季之地开之后,进入其中的武者可以在里面待上三十三天,期限到来之时,必须得赶往特定的位置处,离开四季之地,否则时限一到,就会被困在其中.

    算算日子,距离他进入这里,大概也有快二十天了,这其中有一大半时间,他是耗在了冬之域中.

    从此地出发,赶往出口的位置所在,大概也要几日功夫.[,!],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更何况,这整个冬之域他几乎已经跑遍了,冬之域中一大半的灵草妙药都已入他囊中,如今劫厄难果被人捷足先登,继续留在此地也无济于事.

    倒不如——先赶到出口所在,等待各大宗门的弟子们归来,找机会打探劫厄难果的下落,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想到这里,杨开顿时有了决定,转头冲**道:"送我们离开这里吧!"

    "主人要走了么?"流炎美眸一闪,开口问道.

    "恩."杨开点点头.

    流炎自然没有异议,倒是**,似是有些不太乐意,这一段日子的相处,让这孤寂的生灵体验到了太多的乐趣,如今竟要分别,它自然是有些舍不得.

    杨开咧嘴一笑,用一种煽动性的语气道:"你若是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走!"

    闻言,**那紧皱在一起的五官悠地展开了,似是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不过很快,它又焉头搭脑起来,显得没什么精神.

    流炎轻声道:"它不能离开冬之域的……它跟我不一样,这片大地是它诞生的地方,它的根在这里,若是离开这里的话,用不了多久它就会灭亡."

    "怎么会这样?"杨开愕然.

    流炎道:"它离开这里,就等于是我离开自己的容器……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存活不了多久的.除非……"

    "除非什么?"杨开问道.

    "除非小玄界内有一片类似的环境,它才能继续存活下去."流炎答道.

    杨开闻言,立刻明白自己的拐带计划夭折了,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小玄界,可以将**安置在那里面,可哪知却是自己想的太过天真.

    想到这里,杨开一伸手,将**托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肩头上,微笑道:"别这么没精神啊,有机会的话,我回来看你就是!说不定等我下次来,就能想办法带你一起走了!"

    话虽这样说,但杨开也知道,这种事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四季之地也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会再次开,即便到时候开了,他也不一定能够再进入.

    毕竟到时候,说不定他都已经成就帝位……

    不过**却是没有想太多,它只是天地之间诞生的奇物罢了,心思单纯,三言两语间就摆脱了那失落的情绪,变得高兴起来.

    搞的杨开很有负罪感……

    从那冰原出发,足足花了四天时间,杨开才看到两季山,一路上虽有收获,却并不多.

    而到了此地,**便不再前进了.

    杨开与流炎与之告别,其中伤愁……不提也罢.

    翻过两季山,杨开直奔那出口所在的方向而去.

    在进入四季之地之前,每个宗门的长辈都已经叮嘱过各自门下的弟子,一定要在期限抵达之前,赶到出口.

    而出口的位置也清晰明朗——四季之地的正中心所在!

    所以杨开根本不担心会走错方向.

    如此三日之后,杨开很顺利地来到一片平原之上,在极远的位置处,他就发现了四季之地的出口.

    那出口与无名山谷的入口一样,都是椭圆形的一道光门,静静地矗立在半空之中.

    进入四季之地的武者们,可以随时通过这道光门离开四季之地.

    不过如今时限未到,显然不会有武者提前离开的.

    而情况也如杨开所料,他抵达此地之时,这里空无一人.

    算算日子,距离时限约莫也只有五六天的样子了.

    杨开并不打算再去探索四季之地别的地方,他准备一直守在这里,以免有人提前退出,带走了劫厄难果他却毫不知情.

    等待之时,他也在考虑若真的打探到了劫厄难果的下落,该用什么东西跟别人交换.

    他手上之物,贵重物品不计其数,但许多都是无法割舍之物,比如五件帝宝,这种东西肯定是不能拿去换东西的.

    道源丹他倒是还有几粒,都是上次炼制之后没有用掉的,不过这种东西只对虚王境顶峰武者有用,道源境级别的武者未必看的上.

    在四季之地内部的收获倒也不少,或许可以拿出来,不过别人未必看的上.

    想来想去,他将主意打到了那一滴不死原液上,暗暗觉得这东西绝对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法拒绝的筹码.(未完待续)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