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九十五章 开个玩笑
    “叶小姐不要为难本座啊,本座也是奉命行事。”司明一张脸上笑意满布,打着官腔,道:“若不登记便进城,叫城主大人知道怪罪下来,我可吃不消啊。”

    “好,很好!”叶箐晗已是忍无可忍,怒极反笑道:“天鹤城,本宫记下了,这城……不入也罢,师兄我们走!”

    听她这么说,司明不但没有惊惧之意,反而笑的愈发畅快淋漓了。

    叶箐晗已经一转身,看那架势似乎是真的要离开此地。

    杜宪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冲她缓缓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这一次骆津纳妾,虽只是一个典礼,但四方来客,几乎牵扯到周边十万里地界的所有势力,关系甚大,若千叶宗真的就此离去的话,说不定会牵扯到一些纷争,给了天鹤城与千叶宗翻脸的借口和由头,若非如此,在临行之前叶恨也不会叮嘱杜宪等人定要忍辱负重了。

    杜宪到底老成稳重一些,一见司明笑的那么开心,便知其中有诈,说不定司明就是想要千叶宗打道回府,让天鹤城与千叶宗彻底决裂。

    意识到这一点,杜宪哪会如他所愿,拉住叶箐晗之后嘴唇蠕动,似是传音了几句。

    叶箐晗气的酥胸起伏,咬牙切齿,闻言沉默了好一会,才恨恨颔首。

    杜宪微微一笑,抱拳道:“司明长老,我等只要登记一下便可是吧?”

    司明眉头一皱,答道:“正是!”

    “这个简单!”杜宪点点头,径直地走到一旁,在那殷红的登记薄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宗派所属。

    有他带头。其他千叶宗弟子尽管心中气闷,也都一个个上前。

    让千叶宗弟子更加恼火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登记薄上写的名字和宗派所属,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家族和宗门势力,稍微有点势力的门派都不会被要求这么做。千叶宗可是头一个。

    换句话说,千叶宗的档次硬是被司明拉平到了与那些小家族和小势力等同的水准。

    尽管心中恼怒,但千叶宗众人却依然忍耐着。

    不多时,几人便已登记完毕。

    轮到杨开之时,叶箐晗美眸闪烁了一下,有些担忧地望了他一眼。却见杨开也来到了那桌案前,提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她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先前她还真怕杨开不合作,拂袖而去。

    “且慢!”司明忽然喝了一声,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上下审视着他,道:“朋友看着很是面生啊,你也是千叶宗的?”

    杨开咧嘴一笑,道:“是啊。”

    司明冷哼一声:“朋友这话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天鹤城如今戒备森严,若朋友想借千叶宗之名混入城池的话,本座少不得要与你好好聊聊了。”

    杨开眉头一扬,微笑道:“司明长老如何肯定我就不是千叶宗的?难道说你认得千叶宗的所有人?”

    司明道:“虽不敢说认得所有人。但大多都是见过的,尤其是阁下这般修为的。”

    杨开奇道:“司明长老这话就让人不解了,既认得大多数如我这般修为的。那先前为何不认得杜宪杜兄?杜兄可是我们宗门的大师兄啊,司明没道理不认得啊!”

    杜宪在一旁冷笑一声,道:“我也很好奇,我与此前司明长老虽没有说过话,但最起码也见过两次了,为何刚才司明长老却装做不认得的样子!”

    司明一阵轻咳。讪讪地抹了把头上的冷汗,道:“先前不是没看清么。”

    “看样子司明长老得了眼疾。该去好好治治了!否则命不久矣!”杜宪话里夹枪带棒,一阵讥讽。

    司明脸色微变。道:“但阁下衣服上并没有千叶宗弟子的标示,这如何解释?”

    “城主纳妾,我特意换了套新衣服以示诚意,那标示还没来得及绣上去呢。”杨开咧嘴微笑,信口胡诌。

    “这个解释……怕是让人无法满意啊!”司明冷笑不迭。

    “司明,你到底什么意思!”叶箐晗眼见司明逮着杨开不放,顿时急了,杨开可是她请回来修补那跨界空间法阵的,关系到千叶宗兴起,她如何能不重视?更何况杨开本人也是实力彪炳,万一将他惹毛了,这城门处必定要血流成河。所以叶箐晗一见情况不对,立刻站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瞪着司明,道:“几次三番为难我等,真当我千叶宗是好欺负的?本宫等人来此为骆津祝贺,你却将我们拦截在此,屡次刁难,我等若就此离去,也不会有人说我千叶宗的不是,而是你天鹤城怠慢了客人!”

    司明眉头一皱,不知叶箐晗发这么大火做什么,刚才他为难杜宪等人的时候,似也不见她这般急躁,此刻她却直接将自己和城主大人的名讳给喊了出来,没有半点尊重之意,可见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一念至此,司明讪笑道:“叶小姐稍安勿躁,本座不也是小心行事么,只是想与这位朋友聊几句而已。”

    “要么放行,要么我们走人,给你三息,你自己选!”叶箐晗脸色铁青,冷冷地望着司明。

    司明脸色微变,虽说他也希望千叶宗等人就此直接离去,好让天鹤城找到借口与千叶宗彻底断绝,吞并千叶宗在城内的许多产业,但莫名其妙地,他总感觉有些不对,有一种若在此地撕破脸皮就大事不妙的感觉。

    这感觉让他好一阵心惊肉跳。

    “我道是谁这般嚣张,原来是叶子啊。”

    就在这时,一人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声音的响起,一道流光遁来,光芒闪去,露出三人身影。

    那三人乃是两个老者,一个青年。

    两老皆有道源三层境的修为,颧骨高高隆起,目中神光内敛,神情不怒自威,一看便修为精湛,而那青年约莫三十左右,道源一层境的修为,生的唇红齿白,玉树临风,手上持着一柄折扇,轻轻摇晃,风流倜傥至极。

    “邱雨!”杜宪一见到此人,便神色一凝,面露凝重之色,似是对方来头不小的样子,而对方称呼叶箐晗的语气和口吻,更是让他心情不爽。

    邱雨则是面色一冷,望着杜宪道:“本少名讳也是你能随便喊的,掌嘴!”

    此言一出,城外所有武者都张大了嘴巴,一脸惊骇的表情。

    杜宪好歹也是个道源两层境的强者,竟只是因为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竟要被掌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若真的被如此惩罚,那杜宪即便武道之心不崩溃,日后也没脸面再见人了。

    闻听此言,千叶宗弟子也都是脸色大变,个个源力催动,如临大敌。

    就在众人惊骇间,那邱雨却是哈哈一笑,道:“开个玩笑,杜兄别紧张。”

    杜宪的表情一瞬间变幻不已,精彩纷呈,内心深处怒意滔天,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对方身边跟了两个道源三层境强者,若真的因为一时冲动在这里动手的话,吃亏的只会是千叶宗。

    邱雨却没再理会杜宪,而是目光灼灼地朝叶箐晗望去,彬彬有礼道:“叶子,许久不见,风采更甚往昔啊。”

    此刻神态与之前的嚣张跋扈,形成了及其鲜明的对比,让众人好一阵诧异,暗想这还是一个人么?

    “你还是一如往昔的让人讨厌啊!”叶箐晗冷笑不迭。

    一言出,跟在邱雨身边的两个老者忽然眸露精光,两股极强的威压朝叶箐晗笼罩过去,叶箐晗忍不住闷哼一声,脸色微白。

    “二老住手!”邱雨面色大变,厉喝一声。

    那跟在他身边的两个老者,这才将威压一收。

    “你们两个老家伙,怎敢如此!”邱雨一转头,冲那两个老者训斥起来,“若是伤到叶子该如何是好?下次没有我的命令再敢随意出手,你们不用再跟着我了。”

    “少主恕罪!”那两个老者被这么训斥一番之后竟也没有丝毫恼怒,只是一低头认错起来,让人看的惊奇连连。

    “叶子你没事吧?”邱雨关切地朝叶箐晗望去。

    叶箐晗深吸一口气,咬牙道:“管好你家的老狗,别让他们乱咬人。”

    邱雨微微一笑,手上折扇一收,冲叶箐晗点了几下,道:“就喜欢你这直来直去的性格。”

    “可是你让人很讨厌!”

    “无妨无妨!”邱雨淡然一笑,“本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少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便是这天底下只剩下你一个男人,我也不会看你一眼的。”叶箐晗冷笑连连。

    邱雨面色微微变了下,洒脱一笑,不再与她纠缠不清,而是望着司明道:“你刚才做什么呢,竟惹的叶子怒火连天。”

    司明似是极为惧怕邱雨,闻言抹着冷汗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例行公事!”

    “哼,还不赶紧给叶子赔罪!”邱雨轻哼一声。

    司明一听,立马跑到叶箐晗面前,低声下气地道:“司明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叶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勿要怪罪!”

    叶箐晗瞧了他一眼,索然无味地摆摆手道:“司明长老也是有职责在身,这事就算了。”

    “多谢叶小姐!”司明如大赦。(未完待续)

    ps:好热的天啊,一大早就这么热,怎么活~~~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