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魂降
    逃!赶紧逃,再不逃恐怕就来不及了。

    正当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转过这个念头之时,杨开却忽然一转头,冰冷地目光朝他们望来。

    两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在杨开那森冷目光的注视下,腿肚子发软,竟是提不起丝毫力气。

    “你们是自己过来受死,还是我过去砍死你们?”杨开持剑而立,身影风轻云淡,衣衫整齐,仿佛刚才的一场大战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消耗。

    这结果,就好似封溪才是个道源境,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帝尊境似的,让人预料的情景完全颠倒了过来,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怪物啊!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上下两排牙齿猛烈地冲撞,发出咔咔的声响,惊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样子,你们这是选择后一种啊。”杨开冷哼一声,举步便要朝两人迈去。

    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的呼吸一下子停滞,有心逃离此刻,可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一种绝望的情绪瞬间将他们淹没。

    不过下一刻,杨开却是忽然眉头一皱,扭头朝一旁望去。

    入目所见,杨开眼珠子猛地瞪圆。

    因为原本应该躺在地上等死的封溪,此刻竟徐徐地站了起来,只是他的状态显得极为诡异,似乎没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双眸紧闭,身躯僵硬,好似被人提起的木偶。

    倒是他体内的源力翻滚不定,不但如此,还有一股让杨开感到忌惮惊悚的气息,正从封溪体内慢慢苏醒过来。

    很快。封溪便重新站直了身子,一下子睁开紧闭的双眸。

    那双眸之中,一片冰寒刺骨,却绽放熠熠神光,灿若星辰。

    杨开大吃一惊!

    在封溪睁眼的瞬间。他体内那股诡异的气息一下子攀升到了极点,浓郁的帝威之力轰然弥漫开来,让杨开呼吸一顿,浑身血液都似乎停止了流动。

    “什么鬼?”杨开皱眉低呼了一声,此刻的封溪竟给了他一种及其危险的感觉,对上他的眸子。杨开竟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错觉,非常的难受。

    而封溪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一改之前宗门大少的形象,自生一种雍容高贵的气质,眼神睥睨捭阖。似要君临天下。

    杨开心头猛跳,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熟悉,他从姚昌君和赤日还有冰云这样的帝尊三层境强者身上,体会过类似的感受。

    可是封溪才刚刚晋升帝尊境不久,如何能与这三位顶尖强者媲美?

    难道是问情宗的秘术?杨开心中猜疑着,手上却忽然猛地一挥,两道月刃呈现出十字交叉状,旋转着朝封溪斩了过去。一瞬间便抵达封溪面前,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封溪望着那十字形态的两道月刃,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似是头一次见到杨开使用着空间神通一样,面上有一种与他年纪不符的稳重和老沉,也没躲闪的意思,反而只是朝前慢慢地伸出一根手指。

    那一指点出,正好点在十字交叉的中心处,丝毫不差。

    而两道月刃竟在这一指的威力之下。轰然崩散开来,没对封溪造成任何损伤。

    “什么?”杨开这下是真的骇然了。他施展出来的秘术,弱点在何处他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十字交叉的月刃他虽然是头一次使用,可在脑海中已经模拟过无数遍了,所以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

    而这一秘术的弱点,正好就在封溪手指点中之处。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杨开脸色一下子阴晴不定起来。

    封溪若有这样的眼力和本事,刚才也不至于被自己打的那么惨了,似乎在他昏迷到苏醒的这短短时间内,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惊天的巨变。

    “阁下何人!”杨开猛地想起一种传说中的秘术,心头一震,低喝问道。

    封溪冷冷地瞧着杨开,嘴角一扬,道:“小辈果然了得,老夫当日就觉得你非比寻常,现在看来,老夫的眼光还不错。”

    “嘶……”杨开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封溪忽然用这种倚老卖老的口吻跟自己说话,让杨开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失声道:“魂降!你是封玄!”

    他早就听闻,一些顶尖强者为了保护自己看好的后嗣或者弟子,会留有一丝神魂力量在这后嗣或者弟子的体内,平常时候不会触发,但在有生命危机的时候,这股力量就会爆发出来,与敌作战。

    但这种秘术施展起来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而且一旦动用之后,对那后嗣或者弟子的损害也不小,所以很少有强者会这么做,即便做了,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这股力量也不会显露。

    可是现在,封溪体内的这股力量呈现了出来,这无疑也说明了封溪刚才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

    “小子见识不错,正是本座!”封溪低喝一声。

    “什么?”

    “宗主?”

    黄脸男子和那中年儒士也是大吃一惊,不过很快,两人就欣喜若狂起来,连忙冲到封溪身边跪倒下来,颤声道:“弟子参见宗主大人!”

    封溪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冷哼道:“两个废物,连少宗主都保护不周,竟逼得本座亲自现身,要你们何用!”

    两人面色狂变,却不敢吭声,心中的苦简直塞过吃了黄连。

    两人都在想,少宗主已是帝尊境,比我们厉害多了,可还是被这个杨开三两招打的重伤昏迷,以自己这样的修为上去又有什么作为,无非是被人家弹指灭杀罢了。

    心中虽然腹诽,可两人不敢真的说出来,只是低着头,额头上冷汗淋淋。

    封溪哼道:“待会带少宗主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若是你们不能少宗主完整无缺地带回宗门,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这两人既然能进碎星海,无疑也是黄泉宗的精英弟子,可在封玄眼中,两人的价值恐怕还比不上他儿子的一根毛发。

    而且听封玄说话的语气,显然是很快就能解决掉杨开,所以才让他们等会带封溪去找地方疗伤。

    两人却如大赦,连忙道:“是!”

    封溪一转头,再次望着杨开,冷哼道:“小辈,溪儿身上之伤,是你的杰作?”

    杨开黑着脸道:“我说不是,你信么?”

    封溪道:“你觉得呢?”

    杨开怒道:“那你问个屁啊!”

    封溪脸色一沉,道:“小辈够猖狂,竟敢对本座大呼小叫?本还想给你个痛快,既然你这般嚣张,那就别怪本座对你不客气了。”

    杨开讥讽一笑,道:“封溪先前也是这个意思,不过被本少打的很惨。封宗主,小心赴了你儿子的后尘哦!”

    封溪沉声道:“你敢瞧不起本座?”

    杨开懒洋洋道:“若是封宗主本尊亲临,小子自然不是对手,保证立马滚蛋,有多远跑多远,可惜啊可惜……封宗主你借儿子之身魂降,通天实力又能发挥出多少?”

    “要你性命已是足够!”

    杨开大笑一声:“一意孤行,封宗主小心晚节不保!”

    “休要聒噪!”封溪怒喝道:“本座现在就取你狗命,问情一指!”

    说话间,他并指朝杨开所在之地猛地一点。

    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忽然轰了过来,无影无形,似要将这虚空都撕裂,指风所过之处,虚空层层塌陷,骇人至极。

    这一指之威,虽然比不上封溪之前使用过的帝绝丹,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之所以比不上,不是因为封玄这些年实力下降,凝练那枚帝绝丹的时候,封玄才刚刚晋升帝尊三层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修为肯定提升不少。

    真要让他本尊来施展这一秘术,威力只会更大。

    可是他如今是魂降之身,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完全得看封溪的身体能承受到什么极限。

    所以这问情一指自然就威力大减了。

    尽管如此,也不是杨开能够硬接的。

    他身形虚晃之时,匆忙想要避开,可这一指之威,竟有封锁空间,镇压天地之效,杨开身形顿滞时,已被指风扫中。

    宛若被一座大山撞击,杨开闷哼一声,口喷鲜血,踉跄飞出,身上骨头都咔嚓嚓作响,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而被擦中的身体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单是一招,杨开就已受伤不轻,封玄的惊人实力可见一斑。

    还不等他重新站稳身形,那边封溪又是一剑扫来,低喝道:“问情剑!”

    隔着上百丈的距离,那匹练般的剑芒呈现出扇形,瞬间就轰到了杨开面前。

    杨开一下子就避无可避了。

    那黄脸青年和中年儒士眼看着一幕,都不禁内心欣喜起来,为自家宗主的强大感到振奋,任凭杨开如何强大,在宗主魂降之身面前,却依然犹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而一剑轰出之后,封溪的气势也滑落不少,似乎这两招对他的消耗极为巨大,竟是微微有些喘气。

    不过这已足够,封玄相信以杨开的实力根本接不下这一招,下一刻他便要被剑芒分尸。

    他收剑而立,冷冷地望向前方,静待杨开死亡的那一刻。(未完待续)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