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一十六章 无愧本心(感谢盟主取名字就算了五万飘红打赏)

第两千五百一十六章 无愧本心(感谢盟主取名字就算了五万飘红打赏)

    (感谢盟主“取名字就算了”的五万飘红打赏,拜谢。)

    这一场争斗,赢的太过蹊跷。

    因为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攻击被罗刹女给化解了不少,剩下的余威根本不足以将她击杀。而且,擂台之上虽然有衣服残留的碎片,却没有丝毫鲜血。

    就算真的被自己轰的粉身碎骨,最起码也应该有点鲜血和骨肉残渣吧?

    可事实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那丫头没死!固山心中断定。

    可既然没死,又在什么地方?难道真如看台上的人所说,她躲在某一处准备偷袭自己?想到这里,固山脸色一变,急忙查探四周,却没有半点罗刹女隐藏的痕迹。

    直到许久之后,罗刹女都没有再次现身,固山才一脸茫然地接受自己获胜的喝彩。

    ……

    紫岳城万里之外,木舟上,杨开带着张若惜一路飞驰,迅如闪电。

    在与固山对拼了最后一招之后,杨开便闪身进了那擂台上,将张若惜带了出来。

    胜负已分,已经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固山已是强弩之末,张若惜却并无大碍,只要让张若惜侵入固山身边,张若惜便能轻松将他丢下擂台。

    已然是帝尊境: 的他,配合上空间秘术,凭紫岳城那些武者的实力和眼光根本瞧不出任何端倪,这就导致一副张若惜被轰的粉身碎骨的假象。

    被杨开带出来之后,张若惜一身凌厉凶狠的气息便一下子收敛了回去,变得乖巧无比,静静地站在木舟上,不断地用怯怯的目光打量杨开的背影,唯恐他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的肆意妄为而生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与人争斗过的她,在上了擂台之后竟是热血翻滚,身上的每一丝疼痛,流出的每一滴鲜血都让她有一种无比的惬意,似乎与人生死搏杀是她最为喜欢的事。

    每次从擂台处回来之后,她都懊恼不已。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乖乖地跟在先生身后不是挺好的么,为什么非要与人打打杀杀?她暗暗告诫自己,下次绝对不能去升龙台了。

    可一到第二天,心中那份蠢蠢欲动,就让她不由自主地迈开步伐,以罗刹女的身份前往擂台,接受一个又一个武者的挑战,将他们全部轰下去。享受那种与人争斗的喜悦,胜负并不是她所关心的,她喜欢的只是那个过程。

    她有些怕自己,觉得自己的身体中封印了一个魔鬼。

    “你喜欢用剑?”杨开忽然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

    “啊?”张若惜身子一抖,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道:“我也不知道。”

    杨开道:“我看你与那固山争斗之时,很喜欢动用指剑。而且身上还有很强烈的剑意。”他顿了一下,道:“你以前用过剑形秘宝?”

    “没有。”张若惜缓缓摇头。低声道:“我从来没用过秘宝。”

    “这就怪了。”杨开面露狐疑之色,张若惜的指剑虽然还不纯熟,但威力极大,而且笼罩在她身上的那种剑意也不是假的,若非在剑术上浸淫多年的武者,是不可能有这种威势的。

    杨开所见到的强者当中。剑意最强的便是天武圣地的陈文昊,他有一柄帝宝水流剑,那三千剑道让杨开至今想起都是回味无穷。

    杨开也偶尔用剑,百万剑便是一柄宽剑,可这不是他的强项。他所施展出来的招数,都是百万剑自身拥有的秘术,不及人家陈文昊的万一。

    可张若惜的剑意却是浑然天成,凶厉至极,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若是能够将她的全部潜力开发出来的的话,她所能绽放的光彩绝对骇人。

    蓦然,杨开回想起一事。

    张若惜在晋升大境界时,身后不止一次浮现出一个巨大女子的身影,那女子也不知是何方神圣,每次都是一张嘴,便将张若惜晋升时的天地异象吸入口中,让张若惜的突破变得异常轻松。

    而那女子出现之时,便是双手杵着一柄巨大的长剑,让人瞧着极为震撼。

    或许,张若惜之所以拥有剑意,出招时不由自主地动用指剑,与那虚影有关?

    这虽然是个猜测,可杨开却觉得大有可能。

    张若惜既然喜欢用剑,杨开觉得倒是可以将百万剑交由她炼化使用。

    那巨大女子虚影双手杵着的是一柄宽大的长剑,而百万剑也是同一类型的,张若惜应该会喜欢。

    只是……百万剑毕竟不是杨开自己的东西,乃是枫林城秦家祖传之物,秦老爷子将百万剑交由杨开时也说的很清楚了,让他代为保管,待有朝一日,秦钰能够晋升帝尊之时,杨开再归还此剑不迟。

    所以杨开想来想去,还是将这个念头打消了,拿别人的东西再转手送人,总是不好的。

    看样子,该去寻一件宽剑类型的帝宝了。跟随在他身边的几个伙伴,流炎得了寂灭雷珠,花青丝得了那五色长矛,就连法身都有魔兵战锤,哪一样不是帝宝?

    杨开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先生,对不起,若惜不应该没经过你的允许就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张若惜忽然鼓起勇气,低着脑袋认错道。

    杨开呵呵一笑,道:“我又没怪你,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张若惜抬起头,愕然道:“先生你没生气?”

    杨开笑眯眯地道:“自己的路,自己决定怎么走,无需去管别人怎么想,只要无愧于本心就好,我问你,去打那个擂台开心么?”

    “开心!”张若惜想都不想,重重点头。

    “那你杀人了么?”

    张若惜摇了摇头,道:“每次都是把他们打下去,没有杀过他们。”

    “那你觉得愧疚么?”

    张若惜认真地想了想,摇头道:“没有,他们技不如人,而且既然上了擂台,自然要有被打下去的心理准备,若惜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上去的。”

    “那就对了。”杨开点头道,“你觉得正确,那就是正确的,在你以后的成长路上,免不得有人要对你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人家说的有道理,可以虚心聆听接受,人家若是无理取闹,当他们放屁就是,最关键的是这里……”杨开伸手戳了戳自己的心口。

    “我懂了!”张若惜轻轻颔首,忽然又露出如花般的笑容,愉悦道:“与先生一起游历,真好。”

    ……

    半个月后,几经辗转,杨开已经深入到了东域腹地。

    这段时间以来,他与张若惜两人结伴而行,路上踏过无数大川河山,领略此地的风土人情,教导张若惜的修炼,倒也不算寂寞。

    张若惜的成长速度极快,虽然修为境界并没有太大的提升,但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却取得了极大的进展,这与她此前二十天在升龙台上的争斗也有极大的关系。

    激烈的争斗往往能激发人的潜能,让人迅速成长起来。

    此前的争斗张若惜虽然都得到了成长,但更多的经验和教训却沉淀了下来,积累在身体各处。

    与杨开这一阵子游历,她将这些沉淀的经验和教训统统化作养分吸收,不断地回想着在擂台上的战斗,想原地踏步都难。

    杨开看在眼中,也没去评点什么。

    这一日,正在飞驰中的杨开忽然身形一顿,木舟直接停在了半空中。

    “怎么了?”张若惜急忙问道,同时神念放出朝四周笼罩。

    她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危险。

    可看来看去,附近也没有什么异常。

    再朝杨开望去时,只见他表情古怪地从自己怀里取出一块金色的令牌,神念朝那令牌中笼罩过去。

    下一刻,杨开脸色一变,铁青至极。

    张若惜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她跟随杨开至今,还从未见他有如此动怒的时候,能让杨开这般生气,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啊。

    那金色的令牌……到底是什么?为何先生查探了一下之后竟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张若惜心中不解,却也不敢询问。

    紧接着,杨开那恐怖的神念如潮水一般朝四周扩散,一瞬间覆盖了偌大一片范围。

    片刻后,杨开似是有所发现一样,身形晃动间便带着张若惜破碎虚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再现身时,张若惜发现自己与先生已经来到了不知多少里外,凌立于虚空之中,下方有一群武者正在围攻一只似龟似虎的妖兽。

    这妖兽一身妖气浓郁,看起来有十一阶顶峰的样子,换算成武者的修为,那就是道源境顶峰了。

    而围攻它的那群人中,只有三个道源境,剩下的全都圣王境,便是那三个道源境,修为也不是很高,只有一两层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某个小宗门的长辈带着弟子出来历练,却不知为何与这妖兽遭遇上了。

    如这样以宗门为单位,弟子们结伴历练的情况很常见,大多都会有一些修为更高的长辈同行,一是保护弟子,二是检视弟子们的修炼成果,若无必要,这些长辈们是不会轻易现身的。

    地上已经有一具被撕烂的尸体横呈,还活着的武者,都是神色紧张惶恐,多少都有伤势。

    瞧这架势,他们似乎有些不是那妖兽的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