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三十六章 我叫萧白衣
    招贤馆前,一个样貌普通的青年迤逦而来,这青年虽然长的普通,却是穿的人模人样,一身锦衣玉袍,手持一柄折扇,北域这天寒地冻的,他居然一边走一边摇着折扇,一副风流倜傥的架势。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直让街道上行走的武者瞧了,都是一阵摇头唾弃,甚为不耻。

    青年自然就是杨开了,出了冰心谷,他一路小心翼翼地过来,倒也没有惊动什么人,直奔冰轮城而来,稍稍打听了一下招贤纳士之地,他便来到这招贤馆前了。

    手上的折扇也是一件秘宝,足有道源级上品的档次,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死后留下的,反正杨开这几年杀过不少强敌,夺了不少战利品,如今这折扇正好派上用场。

    招贤馆外,两个问情宗弟子守护,实力倒是不高,只有道源一层境而已,不过在这种地方怕是没人敢与问情宗为难,所以这修为也就无所谓了,主要是个看门通报的作用。

    眼见杨开大摇大摆地一路走来,两个护卫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不屑的目光。

    他们虽然修为不算多高,但好歹是问情宗的弟子,身份摆在那里,杨开这架势一看就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少爷,穿的如此骚包招摇过市,似乎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若真生的英俊潇洒,这幅扮相倒也罢了,偏偏生的普通至极,这锦衣玉袍,美玉折扇与他完全不搭调,自然招人嫌弃。

    “站住,你有什么事?”其中一个护卫伸出一手,拦住了杨开的去路,一脸冷漠地问道。

    杨开抬头看了看那匾额,手上折扇一收,在手心上拍了一下,道:“这是招贤馆,你说本少来这里有何事?”

    那护卫眉头一皱,道:“你是来接招贤令的?”

    “不错。”杨开微微一笑。刷地一声打开折扇,怡然自得地摇了几下,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既是来接招贤令,为问情宗效力的。两个护卫倒是没有阻拦的资格,先前说话那人轻轻颔道:“进去直走,然后左拐,找几位执事便可。”

    杨开微微颔,大步迈入。

    巡着那护卫说的话。直往前走去,然后左拐,进了一个殿堂内。

    出人意料地,那殿堂内竟有不少人正在排队等候,一张张桌案后方,问情宗的执事们正在询问前来投靠问情宗的那些武者的姓名来历,若是觉得没什么问题的话,便会登记造册,然后下招贤令。

    有招贤令在手,那就说明暂时归属问情宗了。待破了冰心谷护宗大阵,灭了冰心谷之后,自会论功行赏。

    那些身份清白,接了招贤令的武者,自有问情宗的弟子引下去,安排做事。

    几张桌案后方,都排了一条长龙,这让杨开瞧的眉头微皱,这么多人来接问情宗的招贤令,对冰心谷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站在原地稍稍观望一阵。对这流程也心中有数了,当即不再迟疑,认准了一张桌案,径直地朝前走去。一边走,手上折扇还一边不客气地左右摇晃,口中更是呵斥道:“滚开滚开滚开,好狗不挡道。”

    他一副嚣张的无法无天的样子,若叫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他是问情宗的什么大人物。

    那些正在排队的武者被折扇打的叫疼不已。一条队伍很快乱了套,所有人都冲杨开怒目相视,却不知对方深浅,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杨开嗤笑一声,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中,他们来此是要投奔问情宗,与冰心谷为敌的,一旦开战那就是敌人,杨开自然无需给他们什么好脸色,手上折扇扫出去的力道蕴藏着巧劲,足以让那些挨了扇子的武者疼上十天半个月。

    那桌案后方,问情宗的一个执事眼见杨开这般嚣张,一点也不把问情宗放在眼中,顿时心中生怒,冷哼一声道:“小辈休得喧哗!”

    “就是就是,这人太无礼了,执事大人好好教训教训他!”

    “疼死了,这小子居然随意出手打人,执事大人可要替我们主持公道啊。”

    “别放过他!”

    一群挨了打的武者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

    “聒噪!”杨开脸色一寒,一掌朝人群中拍出,霎时间,帝元涌动,法则临身,整个大殿都嗡鸣了一下。

    “帝尊境!”

    “天啊,是帝尊境!”

    先前叫嚷不休的那些武者顿时惶恐起来,就连坐镇此地的问情宗的几位执事,都是脸色大变。他们虽是问情宗的执事,但也不过道源三层境而已,面对一个帝尊境,他们还真没有反抗之力。

    轰地一声……

    一掌之下,几十人被拍飞了出去,个个都在半空中口喷鲜血,狼狈落地,不过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的是,这一掌之威虽然强悍,却没取任何人的性命,就是那伤势只怕不是十天半月能养好的。

    “再啰嗦取尔等狗命!”杨开冷哼一声,嚣张的不可一世,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架势。

    没人敢吭声,大殿内一时间静谧的针落可闻。

    刷……

    一道身影忽然从内堂中激射出来,站到了那几张桌案前方。

    这人一出现,几个提心吊胆,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问情宗执事们纷纷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眸露精光,连忙抱拳道:“见过孙长老!”

    “孙长老,是孙平长老!”

    “真是孙平长老,这下那小子有难了,孙平长老可是帝尊两层境,他绝对不是对手。”

    “敢来问情宗的地方撒野,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杨开这才瞧了瞧忽然出现的强者。

    来人是个老者,须皆白,一身气息深渊似海,给人一种极大的压力,面容清瘦,但那眼神却如灼日一般明亮,刺人心神。

    “孙长老?”杨开眉头一挑。

    他对问情宗的帝尊境并不熟悉,只认识封玄和姚卓两人而已,这个什么孙长老倒是第一次见,不过对方的修为确实有帝尊两层境的程度,想来在问情宗中地位不低。

    “年轻人,你脾气不太好啊。”出乎众人意料,孙平出现之后并没有要寻杨开的麻烦,反而笑眯眯地说了一句。

    杨开嗤声道:“是他们太过聒噪,本少只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而已。”话音落下,态度一转,抱拳嬉笑道:“倒不想惊动了孙长老大驾,真是罪过罪过。”

    弱者面前当大爷,强者面前装孙子,说的就是杨开现在这样子了。

    大殿内无人不鄙视,可碍于人家帝尊境的修为,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简直憋屈死了。

    “无妨无妨!”孙平微微一笑,道:“你既来我招贤馆,那是来接招贤令的?”

    杨开颔道:“自然,听闻问情宗招贤纳士,求才若渴,本少便过来了,孙长老不会不欢迎吧?”

    “哪里的事!”孙平捋了下胡须,微笑道:“本宗非常欢迎如阁下这样的青年俊彦。”

    “那就好。”杨开嘿嘿一笑。

    “不过……”孙平话锋一转,眼帘微眯,“丑话说在前头,想要接招贤令,那也得身份清白才行,我问情宗不用来路不明之人,尤其是如阁下这样修为的,所以还请阁下回答老夫几个问题。”

    若是帝尊境以下,就算来历模糊了一点,那也没什么,可是帝尊境的话,那必须得来历清白,有迹可循。免得是冰心谷安插过来的眼线。

    这也是规矩。

    “这个我理解。”杨开微微一笑,不见丝毫慌乱的神色,开口道:“只是不知孙长老要问些什么?”

    孙平道:“阁下来自何处,叫甚姓名,师承哪里?”

    杨开坦然道:“我叫萧白衣,来自南域青阳神殿,师承高雪婷高长老!”

    口上这般说,杨开心里想着小白啊小白,只是借用一下你的身份,以后可不要找我算账。这身份一事,他也是早就想好的,所以现在回答起来并没有迟疑。

    “青阳神殿!”孙平闻言,顿时惊愕。

    南域虽然距离北域甚远,但青阳神殿的大名他还是听过的,毕竟青阳神殿在南域的地位,与问情宗在北域的地位一样,都是顶尖的宗门。

    身为青阳神殿的弟子,却出现在北域冰轮城中,这让人实在无法理解。

    孙平皱眉道:“贵殿大名老夫也早有耳闻,只是……你何以出现在此地?”

    杨开微笑道:“才突破帝尊境没多久,师尊说要我多走走看看,最近一段便一直在游历星界,路径这里,听闻贵宗与冰心谷的事,觉得有意思便来瞧一瞧了。”

    “原来如此!”孙平不疑有他。

    如杨开这样的青年俊彦,修为有成之后游历星界,开拓眼界是很正常的事,孙平本人以前也这样干过,只不过他没去过南域,只在北域和东域走了一圈,所以这番说辞倒是没什么破绽。

    沉吟一阵,孙平又抬头道:“如萧公子这般年纪,这样的修为,即便在青阳神殿之中那也是最核心的弟子了吧?口说无凭,不知萧公子可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

    “证明身份的东西啊……”杨开想了一下,忽然伸手一翻,一枚令牌出现在手心上,朝孙平抛去,道:“这个东西足以证明我的身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