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九百八十一章 想杀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把你姐姐叫过来。”杨开扭头望着祝烈吩咐道。

    祝烈轻哼一声,虽然不爽杨开这种随意的语气,但也没有与他多做纠缠,闻言龙元一催,手上掐了个法决,嘴唇轻轻地开合了几下。

    杨开又转过头,望着那魅魔,笑吟吟地道:“如果我让你杀一个魔王,你会选择谁?”

    魅魔闻言脸色一变,惊道:“不知大人什么意思?”

    “这么问吧,你看谁最不顺眼?”

    魅魔强笑道:“大人说笑了,我等同属魔族,流落此地相依为命,魔怒城内皆是兄弟姐妹,又怎会看别人不顺眼?”

    其他魔王们闻言,都是腰板一挺,努力做出患难与共生死同依的架势。虽然没人知道杨开问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任谁都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这个人类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绝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亲和,他就像是一团棉花里包着一根针刺,一不小心就碰的头破血流。

    杨开嘴角微挑:“机会把握在手上,溜走可就没有了。”

    魅魔不吭声,犹豫了一下,神念悄悄地涌动。

    杨开抬眼朝一旁望去,目光正好对上一个脸色阴沉的魔王,这位魔王浑身血气翻涌,冒着一层淡淡的红光,看起来像是血魔一族出身,他的神色有些忐忑不安,似在焦心着什么事。

    当杨开目光扫来之时,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咬牙冲魅魔怒喝:“贱人你竟敢出卖我!”

    魅魔抿着红唇,俏脸微微有些发白,面对血魔的指责一声不吭。

    那血魔更怒:“贱婢竟如此无情无义,于我胯下承欢时,几多风情万种,媚态丛生,如今攀上高枝就想杀我?果真是****无情,戏子无义。”

    魅魔被他说的恼羞成怒,咬牙道:“我虽是魅魔,但也不是人尽可夫,若非你当年用强,我又怎会……”

    “哈哈哈哈!”血魔大笑,浑身血气剧烈翻涌,“休来狡辩,魅魔一族本就是一群贱婢,这些年若不是本王多处帮衬,凭你资质又如何能晋升魔王之身!你以为本王不知这些年你暗地里四下勾搭其他人,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不是人尽可夫,如今的你不过是一堆连野狗都懒得一嗅的腐烂臭肉,就算你跪下求我,本王也不会再碰你。”

    “休得胡说!”魅魔失声尖叫,转头望着杨开,一脸恳求道:“大人,虽然奴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如果你想杀谁的话,就请动手把他杀了,奴家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放肆,想杀我?我先杀了你!”血魔勃然大怒,一抬手时,一道血光便朝魅魔****了过去,那血光在半空中炸开,化作一蓬血雨,覆盖了偌大一片范围。

    血雨似有极强的腐蚀性,在空中穿梭传来嗤嗤的声响。

    魅魔尖叫,她的修为比血魔本就要低不少,血魔这一动手她根本无法抵挡,身躯急速往后退去,口中魔音惯耳,双手连挥,打出一道道精纯的魔气,却依然无法阻挡血雨的扑进。

    嗤嗤嗤嗤,一滴滴血雨突破了魅魔的防御打在她身上,将她的衣衫腐化,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出来,而她被血雨沾染上的部位,也很快腐烂开来,化作脓水流下,一些地方甚至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整个人霎时间看起来无比凄惨。

    “贱人受死!”血魔不依不饶,身形一晃便朝魅魔扑去,看那架势似是想赶尽杀绝。

    魅魔被骇的面如土色,口中魔音不断,却依然无法阻挡血魔的扑进,只感觉死亡的气息迎面扑来,暗想这一次无论如何恐怕都活不下来了。

    身在半空中的血魔却是忽然身形一折,整个爆裂开来,化作无穷无尽的血水凶猛澎湃地朝杨开冲了过去,威势惊人,似血海蹦潮,那血浪之中蕴藏着极为可怖的杀伤,大有要席卷这四方大地的趋势,血浪最前方,血魔的面孔浮现出来,他像是踏浪而来,朝杨开凶猛扑进。

    魅魔只是一个幌子而已,他的攻击目标从始至终都是杨开。

    虽然他也不想与杨开发生冲突,但被魅魔那么一搅和,他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想要平安度过这次危机,唯有先下手为强。

    那个红发青年的实力太过恐怖,第一魔王被他一招秒杀,血魔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打他的主意。

    杨开之前虽然也杀了几个魔王,但却是依靠宝物的威力,本身实力未必有多厉害。趁他没祭出宝物之时,或许还有几乎将他拿下。

    只要擒住这个人类,那他就可以占据绝对的主动权。心中这么想的,血魔立刻就行动,而且自觉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成功。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杨开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让他心头一沉,莫名地生出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好似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心中的迟疑让他身化血浪的威势一滞。

    杨开抬手,屈指连弹。

    嗤嗤嗤嗤……

    一道道月牙般的漆黑斩击呼啸而去,沿路势如破竹,切过血浪。

    每一道月刃,都让血魔闷哼一声,让那血魔光芒暗淡,让那血水变少。

    等到七八道月刃之后,血浪重新一卷,血魔的身形现出,跌跌撞撞地出现在杨开面前不远处。

    杨开双手迅速掐动印决,神色一片肃穆,淡淡的时间法则之力在身上流淌起来。

    “岁月枯荣,如梭如梦!”

    轻轻一掌拍下,失神的血魔瞬间被击中,一口鲜血喷出,纸鸢一般飞了出去。他强打起精神,再次晃动身躯,化作一道道血光,四面八方****。

    瞬间重创,让这位血魔出身的魔王知道自己小瞧了对手,根本不可能打的过。

    他现在只想逃跑,逃的越远越好。

    “血影遁法!”杨开轻哼一声,冷笑道:“若是影魔一族的影杀神遁本少破解起来可能还要费点功夫,区区血影遁法也敢在我面前嚣张,看本少马上破之。”说话间,他目光迅速在诸多血光之中流转了一遍,然后认准其中一道血光,遥遥地伸手一点。

    空间法则涌动,那一道血光所处之地瞬间化作一座无形的囚笼。

    ****的血光撞在笼璧之上,往后一卷,血魔一脸苍白地显形。

    “怎么可能!”他失声惊呼。

    血影遁法是血魔一族的天赋神通,根本不存在破绽一说,常人碰到这种神通绝对无法分辨出哪一道是真身,哪一道是障眼法。

    却不想被这个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人族青年一眼看穿。

    而且这青年刚才说的话更让他胆战心惊,血魔的血影遁法,影魔的影杀神遁都是天赋神通,是保命逃跑的神技,便是魔族的魔王们破解这些也殊为不易,可听这人类的语气,似乎对魔族大有研究的样子啊。

    血魔内心惊骇的无以复加,浑身的血液都冷了。

    他还想再施展遁法,眼前却是人影一闪,杨开已挡住了去路。

    血魔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忙便要退开。

    “看着我!”杨开声音低沉,似带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血魔闻言本能地朝他望去,入眼所见,只见对方左眼不知何时已化作一个金色的竖仁,那威严的金光似能摄魂夺魄,让他神识震动,生不出一丝动摇之念,杨开如潮水般的神念凶猛涌动起来,左眼处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一闪而逝,冲进血魔的脑海之中。

    霎时间,血魔的思维更被冻结,傻乎乎地站在那里。

    识海崩溃,血魔已成行尸走肉。

    一道人影从侧旁杀了出来,眼中闪烁刻骨铭心地仇恨,手上持着一把白森森的骨刺,那骨刺看起来不像是凶兽之骨,反倒像是人族或者魔族强者死后留下的骨头,被未知的手法祭炼成了魔器。

    骨刺气息不俗,狠狠便朝站着不动的血魔头顶扎下,看样子是想将他直接杀死。

    杨开冷哼一声,抬手朝旁拍出一掌,魅魔应声飞了出去,跌倒之后爬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狐疑不解地望着杨开:“大人?”

    此刻的魅魔无比凄凉,一身衣衫破破烂烂,本来姣好美丽的身躯更是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脓包,许多脓包还在往外冒着血水,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此情此景倒是应了血魔之前羞辱她是一滩连野狗都不屑一顾的烂肉的话。

    她的实力比血魔差远了,刚才被血魔一轮猛攻差点打死,又被狠狠羞辱过一顿,自然是想报仇雪恨。

    只是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杨开会阻止她,明明是杨开询问想要杀谁的。

    “你干什么?”杨开冷眼望着她,左眼的金光还未散去,被这眼睛一盯,魅魔浑身一冷,忙解释道:“大人不是要杀他么?我来帮忙!”

    “要杀人我自己可以动手,何须你来帮忙?”杨开轻哼一声。

    魅魔战战兢兢道:“妾身错了,大人息怒!”

    她自知想要活命必须表现温顺,所以不敢有半点怨言和不满。

    杨开不再理她,抬头朝祝烈那边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