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三十八章 一报还一报
    海风呼啸,华夫人语气冰冷,吕玉琴顿时缩了缩脖子,目光躲闪,一副心虚的模样。>≥

    “不说话就行了?”华夫人轻哼一声:“不说话就可以没事了?岛上就这么点人,谁打伤了小红自己心里有数,主动站出来本夫人还可以从轻落,若是叫我抓出来……”

    元武立刻道:“夫人,绝对是她们母女二人打伤的。”

    华夫人哼道:“何以见得?”

    元武道:“之前元某也说了,她们二人是负责下海采集夜明珠的,夫人这一尾红鲤想来也应该是在海中嬉闹时被人打伤的,整个岛上除了她们母女二人再无人下海过,这一点元某可以保证。”

    华夫人眸子微寒,盯着吕三娘道:“三娘,你还有何话说?”

    吕三娘低头道:“姐姐息怒,我也不知那红鲤是姐姐豢养的宠物,若是早知道的话,妹妹断然不会出手的。”

    “好哇,果然是你伤了小红,妹妹,你可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华夫人咬紧牙关,一脸怒容。

    吕玉琴忽然往前跨出一步,娇喝道:“不是我娘打伤的,是我!它突然蹿了过来,我就随手打了它一下,也没伤到它吧?”

    她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吕三娘连忙将她拉了回去,低喝道:“你别说话。”

    华夫人冷眼望着这一幕,轻笑道:“好一幕母女情深,姐姐看在眼中,心里真是感动极了。”话是这么说,可她脸上哪有感动的表情,一副冷然的模样,似乎是要吃人。

    那捧着鱼缸的女子也娇喝道:“还没怎么伤到小红?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小红背上的鳞片都被打掉了,你可知夫人有多喜爱小红?如今成了这模样你能担的起责任么?”

    吕三娘也知今日之事无法善了了,华夫人的脾气她再清楚不过,得势不饶人,更何况她一直看自己不顺眼,如今找到机会怎会轻易罢手?连忙哀求道:“姐姐,是我伤的这位红鲤,姐姐要打要罚,妹妹任凭处置。”

    “三娘,你当姐姐是白痴么?”华夫人冷眼望着吕三娘,红唇轻启:“你有帝尊境的修为,小红不过五阶妖兽,若真由你出手的话,小红焉有命在?”

    “真的是我!”

    “无需多言,是谁打伤了它本夫人心中有数!”华夫人目光越过吕三娘盯在吕玉琴的脸上,“三娘你教女无方,那做姐姐的便替你好好管教管教,也算是姐姐的一番心意,不必言谢!”

    “姐姐!”吕三娘大惊,连忙护在了吕玉琴面前,吕玉琴也是花容失色,哪还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

    可她也不是成心的,之前与娘亲在海下采集那些夜明珠的时候,忽然一尾巨大的红鲤游了过来,她也吓了一跳,就随手拍了一掌,谁曾想这一掌就惹出了麻烦?早知如此,她说什么也不会伤了那红鲤啊。

    “你不要欺负我娘!”吕玉琴心中虽怕,却依然叫嚷着。

    “我欺负你娘?”华夫人冷笑不跌,“小孩子信口雌黄,给我掌嘴!”

    “是,夫人!”那个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女子闻声走了出来,几步便来到了吕三娘面前,冷眸盯着她喝道:“滚开!”

    吕三娘不让,只是祈求地望着华夫人,不断地摇头。

    华夫人道:“三娘,你知道我的脾气,你若不阻拦,我只是小小的教训她一下,若你胆敢阻拦,那可就不止教训这么简单了。”

    这话一出,吕三娘脸色微变。

    “还不滚开!”那女子伸手就将吕三娘抓到了一旁,她的修为只有道源三层境,虽然比吕三娘差很多,但吕三娘显然没敢反抗,被她这么一抓,顿时踉跄到了一边,目中含泪地朝吕玉琴望去。

    她知道自己女儿这顿毒打是避免不了的了,如今只希望华夫人能够见好就收。

    “娘!”吕玉琴低呼。

    那女子巴掌高高扬起,面上挂着一抹森冷的笑容,狠狠朝那张与吕三娘有五六分相似的脸蛋抽了过去。

    那掌心中源力涌动,暗藏杀手,吕玉琴的修为不高,又如何能挡下这样一击?这一掌若是打中了,肯定是个皮开肉绽。

    吕三娘粉拳紧握着,指甲掐到了手心中也毫无察觉,眼圈通红,强迫自己站在原地没有冲过去。

    她知道,自己若是冲过去的话,那自己母女二人今日恐怕全要死在这里,华夫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两人的,自己不过去,说不定女儿还有一线生机。

    她扭过头,不忍去看,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啪……

    一声脆响传出。

    紧接着一声惨叫。

    整个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

    吕三娘心在滴血,一阵抽搐般的疼痛,女儿的诞生虽不是她想要的,但也是她十月怀胎的结晶,这些年与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就是她的命根子。

    她没舍得打,没舍得骂,连一根头都舍不得让别人碰,可是今日却被人掌嘴了,而且是当着自己的面被掌嘴的。

    她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华夫人的霸道和蛮不讲理,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

    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样,滴落在地面上。

    吕三娘扭过头,紧张地朝吕玉琴望去,她生怕看到让自己不敢直视的画面。

    下一刻,她忽然呆住了。

    吕玉琴完好无损,面色虽然有些惊恐,但并没有被打伤的痕迹,反倒是那个之前想要打她的女子,脸颊上一个清晰的五指印,一片通红,嘴角边更是溢出了一丝鲜血。

    这一掌显然不轻,那女子的脸颊很快肿了起来。

    女儿没事?反倒是别人被打了?

    吕三娘脑袋一懵,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那被打的女子明显也懵了,傻傻地站在原地一脸茫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明明是打人的,巴掌都落了下去,怎么自己反被打了。

    元武呆了一下。

    华夫人和那捧着鱼缸的女子也呆了一下。

    大家全都傻了。

    不过很快,华夫人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一双丹凤眼中绽放出阴毒的光芒,冷冷地盯着站在吕玉琴面前的青年,沉声道:“是你干的?”

    此地除了他们几个,就只剩下这个青年和吕三娘母女了,吕三娘母女没这个本事,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青年动的手。

    自来到这里之后,华夫人就没有瞧过杨开一眼,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还不值得她放在眼中,虽然她也是这个修为,但在龙岛之上,修为可不是最主要的。

    她背后靠着一位八阶雷龙,除了龙族,谁敢惹她?

    她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敢驳了她的面子,打自己的人,就等于打自己的脸啊。

    简直无法无天!华夫人胸口一团怒火熊熊燃烧,对杨开哪还有什么好脸色。

    “是我干的。”杨开爽快承认。

    吕三娘一听,感激的同时又替杨开担忧起来。她知道杨开本事不低,连元武那样的都被他教训过,可教训元武与刚才的事完全不一样。

    教训元武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得罪华夫人哪还有什么活路?

    她心中大急,擦了擦眼泪,连忙朝杨开打眼色。

    杨开却置若罔闻,甩了甩手,一脸嫌弃道:“本不想打女人,没什么意思,不过你们这样的恶毒女人,打就打了,只可惜脏了本少的手。”

    “你说什么?”华夫人眼帘一眯,眸中寒光四射。

    杨开一梗脖子道:“你耳朵聋啦?本少说什么你听不到?”

    华夫人一呆,鼻子都快气歪了。

    敢这么与我说话?怎么敢这么与我说话?谁给你的胆子?在这灵岛之上,她可是女主人一样的存在,除了龙族,谁也不能这么跟她说话。

    华夫人顿时气的浑身抖,咬牙喝到:“小子你找死!”

    杨开哼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区区一个龙族玩物,也不知道哪来的优越感,屁大点事也要小题大做,叽叽歪歪大半天,还敢在本少面前猖狂,再敢啰嗦连你一块打!本少是不喜欢打女人,但不代表我不打。”

    龙族玩物?屁大点事?

    华夫人美眸瞪圆,怒极反笑:“小红被打伤,本夫人不过是来讨个公道,你竟敢打伤我的人,还敢顶撞本夫人?你吃了熊心豹子胆!”

    “玩物养的玩物,打伤了又怎样?吕大姐已经跟你道过谦了,你偏要这般仗势欺人?”

    “道歉就有用了?”华夫人脸色阴沉如水:“小红受了怎样的伤,本夫人便要那小孽种怎样偿还!”

    吕玉琴闻言不禁身子一抖。

    那红鲤的伤不重,不过掉了两片鱼鳞罢了,可若是换算在她身上,那可就是要从背上刮去一层血肉了。

    她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又如何受得了这样的痛楚?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你倒是挺会算的。”杨开嗤笑一声。

    “一报还一报,天经地义!”华夫人冷声道,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显然被杨开气的不轻。

    杨开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下颔道:“行,你说的也有道理,一报还一报,确实公平!”

    吕三娘闻言花容失色,还以为杨开承受不住华夫人的压力准备妥协,她并不怪杨开,杨开刚才能够护着吕玉琴不被打伤已经让她感激不尽,又怎会怨恨?这个时候妥协也是明智之举,就怕华夫人连他也不会放过,到时候肯定要被连累。

    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不论华夫人要如何惩治自己的女儿,自己都要以身相替,绝不能让女儿受到半点委屈。(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