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一百六十八章 镇
    这一日,厉蛟刚刚解决完一群抵达此地想要逃回大荒星域的武者,潇洒返回那陨石之上。

    吕三娘笑脸相迎而来。

    这些年的相处,让两人之间再无此前的隔阂,厉蛟更是将吕玉琴视为己出,让吕三娘感动不已,甚至生出一种愿与厉蛟一辈子在此地长相厮守的念头。

    但她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奢望,厉蛟与杨开必定是要返回星界的,到时候她也会带着自己的女儿与厉蛟一起前往离龙宫。

    正因如此,愈珍惜眼前的美好时光。

    “累了吧。”吕三娘柔声询问。

    厉蛟傲然道:“一群跳梁小丑而已。”虽然自封修为,可他毕竟有帝尊三层镜的底子,灭杀一群虚王境以下的蝼蚁,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他估计杨开之所以让他来镇守此地,主要就是想给他与吕三娘相处的时间和机会。

    伸手揽住吕三娘柔软的腰肢,轻轻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吕三娘大羞,嗔道:“玉琴在呢。”

    话音未落,吕玉琴便忽然从石屋中窜了出来,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化作一道流光朝远处飞驰,声音飘来:“我出去走走,待在这里好闷。”

    “这丫头!”吕三娘岂不知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心思。

    厉蛟道:“这下不在了。”说话间,一弯腰将吕三娘拦腰抱起,大步朝石屋走去,吕三娘芳心一跳,依偎在那宽敞的胸膛中,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迈开的大步忽然顿住,厉蛟脸上的笑容凝结,猛地抬头朝千里之外的虚空甬道处望去。

    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生出了一种危机之感。本能地感觉有些匪夷所思,毕竟他的修为摆在这里,在这下位面星域之中,又有什么能让他觉得危险?说句不客气的话,在这一方星域中,除了杨开,任何人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恩,还要除掉流炎。

    虚空甬道似乎没有变化,似乎又变得更加深邃,黑暗忽然在厉蛟的视野中扩张开来,以极为恐怖的度朝四周蔓延,大片大片的星空被那黑暗吞噬,竟就此消弭无形,虚空甬道在这一瞬间扩张开来。

    “不好!”厉蛟大惊失色,扭头朝吕玉琴离开的方向望去。

    只见那边不远处,吕玉琴似乎被吓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失神地望着朝自己扩张过来的黑暗。

    顾不得想太多,厉蛟一手抱着吕三娘,身形一晃便朝吕玉琴冲去,眨眼功夫就到了近前,一把抓住吕玉琴的手,低喝道:“走!”

    身形如雷似电,以极快的度逃离。虽不知道此地到底生了什么变故,但这已经不是他能处理过来的了,必须得尽快告诉杨开才行。

    蓦然间,厉蛟浑身寒毛倒竖,冥冥之中感觉似乎有什么人正在窥探自己,一双无形的眼睛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一声轻咦在耳畔便响起,似有似无,仿若只是幻觉。

    但下一刻厉蛟便感觉一股巨大的束缚之力将自己包裹,让自己奔逃的身形陡然一顿。

    “绝对别离开我身边!”生死关头,厉蛟冲吕三娘母女一声低喝,帝元催动,将两女包裹。

    黑暗吞噬而来,眼前光明消失不见!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杨开穿梭在星域之中,忘却了时间的流逝,所有的心思都沉浸在炼化之中。

    识海内,星图已经被点亮了九成之多,只剩下最后的一点点,这些年来,他的足迹几乎遍布了整个星域,连那最遥远最偏僻的地方也不曾错过。

    有星图指引,他并不会迷路,也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去过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地方,所有一切都有条不紊。

    收拢万千星辰本源于一身,将自己的气息散布在整个星域之中,这是一项极为恢宏巨大的工程,杨开却不觉得多么枯燥。

    随着他的不断炼化,他心中逐渐有了更多的明悟。

    原本在经历返回星域这一趟遭遇之后,他便对晋升帝尊两层境有极大的信心,而如今,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只要自己回到星界,必定能够在第一时间晋升突破。

    还不够!还剩下一点点没有炼化。

    其实他更想知道乌邝到底是如何炼化星域本源的,绝对不会像自己这样用水磨功夫来达成目的,他或许能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效率做到同样的事情。

    但人家毕竟活了那么多年,手上掌握一些惊人神通和秘术也是正常。

    时间流逝,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识海中星图最后一块位置被点亮的时候,杨开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仿佛有闷雷在脑海中炸开,炸的他头晕目眩,眼前金星乱冒。

    恢复之后,却是喜形于色。

    终于成了!

    用了多长时间?八年?九年?还是十年?他几乎已经有些不太记得。

    但还没有完,这么多年来,他所过的事不过是将整个星域划分为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拼图而已,虽然也略加炼化,但拼图毕竟是拼图,纵然凑在一起也能形成完成的图案,可到底还是有许多瑕疵缝隙的,这些瑕疵不消除,他永远也无法成为星域之主。

    只差最后一步,却也是最难迈出的一步。

    心念微动,杨开的身形在一块块星域的拼图中闪烁跌宕,没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整个星域的正中心位置。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

    某一刻,忽然睁眼,张开双臂,似要拥抱整个星域。

    空间神通与神识之力同一时间催动起来,神念穿梭虚空,跳跃前进,朝整个星域辐射出去。

    霎时间,杨开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仿佛化作了无物,充斥在整个星域之中,识海中的神念如泄闸的洪水一样,迅流逝。

    七彩温神莲似有察觉,骤然绽放出七彩霞光,涓涓力量涌出,弥补着杨开的消耗。

    识海上空,繁星闪烁,仿佛那每一颗星辰都会眨眼一样,将识海内印照的光暗不定。

    偌大星域在这一瞬间产生了奇妙的变化,整个星域的生灵,无论身处何方,无论修为怎样,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意志从天而降。

    这股意志比星主的意志更加恢宏,这股意志是天地的意志,是这一方星域的意志。

    杨开将这一方星域划分出无数块拼图加以炼化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阻碍,但是当他尝试将整个星域炼化融合的时候,天地自然不容。

    就连一直安稳地待在杨开识海中的星图,此刻也有要跳出去,抛弃杨开的征兆。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心中也是一惊。

    炼化星域,要的便是要拥有星辰本源。

    若是让识海中的星图跑了,那还炼化个屁!

    星图中光芒狂闪,化作澎湃伟力,将杨开的识海搅的天翻地覆,似是让他知难而退,让他放自己离去。

    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脑海中传来,杨开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整个识海封闭,说什么也不让它离去。

    神念受损,杨开只感觉一阵天昏地暗。

    好在七彩温神莲一直在涌出精纯力量,滋补他的神魂,受损的神念立刻得到了恢复,让整个识海中的状况陷入了一种僵持的平衡。

    但如此一来,杨开根本没有余力去做其他的事。

    眼中厉色一闪,在识海中化出自己的神魂灵体,伸手一招,一柄大刀便被握在手心处,遥指上空星图,口中爆喝:“再敢作乱,信不信我一刀斩了你!”

    刀是斩魂刀,又被杨开以秘术破天一击滋补多年,这一刀若是斩下去,便是星域本源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杀机肆意,杨开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星图却不为所动,依然光芒闪烁,每一次闪烁都跌宕出无形的力量,干扰杨开的识海。

    它似有灵性,瞧出杨开不过色厉内荏罢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杨开大怒,帝尊三层境他都能斩,一个星图也敢这般放肆,偏偏他还真不能动手,若无这星图,何谈炼化星域?

    丢了斩魂刀,双手一掐诀,识海之中,七彩温神莲化作一座七彩宝山,轰然朝上方撞去。

    “给我镇!”

    七彩宝山飞上高空,凌于星图之上,骤然传出庞大的镇压之力,徐徐压下。

    星图光芒闪烁的愈厉害。

    却在七彩宝山落下的时候,被一点点地挤压了下来。

    杨开见状一喜,知道自己的做法没错。

    星图是星辰本源,虽然珍稀贵重,但并不是世间唯一,每一个星域都有自己的星域本源。

    可是温神莲这东西就跟不老树一样,天下唯一存在,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份。单从这一点来看,无论是温神莲还是不老树,都要比星域本源贵重高级的多。

    事实证明,温神莲也确实有镇压星图的能力。

    镇压之力笼罩,星图一点点被压制下来,那闪烁的频率也变得慢了许多,干扰变得不那么频繁,杨开总算缓了一口气,专心致志地催动温神莲,挥出它难以想象的功效。

    轰隆一声……

    七彩宝岛落下,整个星图更是被它镇压在岛下,落进了识海之中。

    识海中的海水,全是杨开神识所化,被海水这么一包裹,星图再次安稳不少,与此同时,杨开感觉自己与这星图之间的联系也变得紧密许多。(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