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是她,就是她
    不安州一群人才刚刚离去,元小蛮就裹着一股香风,坐到了杨开的左手边,笑吟吟地望着他。

    杨开伸手唤来白七,指着面前的残羹冷炙道:“撤了,重新上一桌!”

    白七瞪眼!这家伙方才还跟自己在房间里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现在就拿自己当小二使唤了,什么人呐……却也没法,毕竟就是干这个事的,乖乖将桌上的东西撤下,去厨房准备上菜。

    另有三人同时起身,一个面色红润的耄耋老者,长的肥头大耳,一个神情冷峻的劲装男子,一个手持团扇的文士,径直来到这一桌便落座下来。

    一张桌子立刻满座。

    四个中品开天都直勾勾地盯着杨开猛瞧,说实话,压力是有的,不过杨开也不惧,老板娘还在二楼盯着呢,谁敢在这里放肆,兰夫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表情腻味的不行,可打开大门做生意,第一栈的招牌就不能砸。

    “小哥,够可以的啊。”元小蛮率先开口了,望着杨开的目光兴致满满,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这都让你跑回来了,你厉害。”

    杨开歪头瞧了她一眼,目光在她高耸的胸脯上停留一瞬,咧嘴一笑:“怎么称呼?”

    “元小蛮!”

    说完又指着其他人一一给杨开介绍了一遍,直到这个时候,杨开才知道之前一直追着他跑了好多天的这几个家伙都来自哪里,叫什么名字。

    “小哥,有没有兴趣来我镜花水月,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初入乾坤之外的新人吧?在这种地方,新人可不好出头,有人帮衬跟没人帮衬是两码事。”

    杨开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新人?”

    第一栈能打听到自己的消息,那是因为人家就是干这个的,这元小蛮没道理知道啊,而且自己应该也没露出什么破绽才是。

    元小蛮捂嘴娇笑,好一阵花枝乱颤;“连乾坤遁法都不知道,还特意来第一栈自投罗网,敢说自己不是新人?”

    杨开听的脸色一黑,这绝对是人生的耻辱,修行路上的污点……可在七巧地那种地方也没人跟他说过乾坤遁法的事情,他又哪里知道乾坤遁法的玄妙?搞的他当时看到兰夫人的时候,还以为对方是双胞胎姐妹。

    “小子,老夫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否则后果自负!”那肥胖的红老忽然冷哼道。

    杨开斜眼望去:“那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你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

    “找死!”红老大怒!

    杨开一拍桌子,霍然起身,瞪眼道:“你动手试试!”

    红老吓一跳,瞠目结舌地望着他,没想到杨开竟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竟是怔在那里,搞的有些骑虎难下了。

    二楼处,嗑着瓜子的老板娘差点把牙齿咬碎了,恨恨地盯着杨开的背影,知道这小子是把自己当成护身符了。

    第一栈内谁敢动手?他分明是笃定了这一点才敢这般放肆去跟红老当面叫板,否则他一个帝尊境哪有这胆子。

    一旁,元小蛮小嘴微张,张启跟季天星两人也是啧啧称奇,大殿内,众多下品开天更是将杨开惊为天人!

    “不敢动手就闭嘴!”杨开重新落座下来,冲厨房吆喝道:“饭菜好了没,怎么这么慢!”

    那边传来白七的声音:“马上好了,催什么催!”

    红老气的脸色更加红润,头顶都似有热气腾腾,深呼吸,森声道:“小子你有种,有本事你一辈子躲在第一栈别出去,否则老夫定将你碎尸万段!”

    他是真被气坏了,被杨开当着大堂内十几桌人的面搞的下不了台,那叫一个难堪。

    杨开不以为意,反正都已经得罪过这老家伙了,正所谓债多不愁,虱多不痒。

    张启皱了皱眉,似是看出杨开了的性格,手指一搓,手上多出了一枚空间戒,他将空间戒慢慢地推到杨开面前:“小兄弟,本座也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杨开瞧了他一眼,略感意外,虽不知道这空间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开天丹的可能性居大。

    自己也能售卖情报了?

    心中一乐,将那空间戒拿了过来,神念一扫,发现里面赫然是一万枚开天丹!顿时眉飞色舞道:“好说好说!”

    暗暗感慨四品开天出手就是大方,这一下就是一万枚开天丹,虽然只够自己住十天的房钱,但数量确实不少了。

    张启微微一笑,正要开口,杨开却抬手将他打住,转头望向元小蛮和季天星道:“两位有没有什么要问的?想问什么的话就赶紧,话说在前头,谁出价高,我就回答谁的问题,而且只回答一个,所以你们可要想好了。”

    张启的眼角顿时一抽……

    季天星和元小蛮也是一脸无语的表情,想他们四品开天,实力虽然不算多高,但在这附近几个大域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日居然被一个帝尊境给牵着鼻子走。

    红老冷笑不迭:“小子,老夫观你印堂发黑,不日便有血光之灾啊!”

    “你闭嘴,关你屁事!”杨开不客气一句,“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转头看向季天星和元小蛮:“两位确定不需要问什么?不需要的话那我就回答这位张先生了。”

    季天星和元小蛮对视一眼,都暗暗咬牙,然而有些事情却又不得不问,所以纵然及不情愿,还是极有默契地推出一枚空间戒来。

    元小蛮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哥,你就不怕有些东西拿了烫手吗?”

    杨开将她手下摁着的空间戒夺过来,冷笑道:“更烫手的我都拿过,还怕这个?”

    元小蛮无言以对,想想也是,在那金乌神宫之中,这家伙既然有胆子当着那么多开天境的面虎口夺舍,又怎会嫌这几枚空间戒烫手?

    这就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啊!

    一番检查,杨开脸上喜色更浓,扭头望着季天星道:“这位季先生出价最高,说吧,你想问什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启和元小蛮一起扭头望着季天星。

    季天星神色不动,悄悄传音一句:“那金乌尸体,如今在谁手上?”

    这话听的杨开一愣,他虽知道这几位肯定要问跟金乌尸体有关的事,可没想到他问的居然是这个。

    差点脱口而出自然是在我手上……这么明摆着的问题还需要问吗?

    转念一想,猛然惊醒!

    金乌尸体在自己手上,自己和老板娘是一清二楚的,但是旁人不知道啊,毕竟当时在第一栈外,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别人只知道自己一路逃遁,然后自投罗网,在第一栈外被老板娘拦截,然后打伤。

    换位思考的话,若是自己站在局外人的立场上,会不会想着那金乌尸体已被兰夫人抢走?毕竟以自己的实力,哪能抗衡的了一个六品开天,兰夫人想要从自己手上抢东西,简直不要太简单。

    原来如此!怪不得季天星会问这种问题,想来那张启和元小蛮要问的应该也是这个。

    他们至今还搞不明白金乌尸体究竟在谁手上。

    脑海之中诸多念头转过,杨开权衡利弊,只花了短短一瞬间的功夫,便拍案而起,一脸悲愤,转身指着二楼的老板娘,高呼道:“是她,是她,就是她!我辛辛苦苦拼了性命抢到手的东西被她给抢了,第一栈恃强凌弱,第一栈以大欺小,这就是个黑店!”

    悲愤的怒吼回响在大堂,穿梭在每个人的耳边,满是血与泪的控诉,所有人都顺着杨开指向的方向,齐刷刷地朝老板娘盯去。

    兰夫人呆若木鸡……红润的嘴唇微张,嘴中一片果壳无声滑落。

    好片刻,兰夫人才银牙紧咬:“臭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

    虽没有听到季天星刚才到底问了杨开什么,但这种事又何须听到,猜也能猜出来了,无非就是那金乌尸体的下落。

    杨开此番的指证无疑会让她卷入极大的麻烦之中,纵然自己否认也无济于事,从大堂内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兰夫人就知道,许多人早就有这个猜测,此刻不过是从杨开口中证实而已。

    这下可真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洗刷不清了,若是自己真的抢了金乌尸体也就罢了,关键是自己虽然出手,可还是让杨开狡猾逃脱,躲进了第一栈内。

    好处没捞到,还惹了一身骚,兰夫人鼻子都气歪了。

    从未发现有什么人如这小子一般可恶!若是能动手的话,兰夫人肯定下去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可这里是第一栈,第一栈的招牌不容砸……

    “老板娘你这杀气毕露的,难不成还要杀人灭口吗?”杨开怒喝。

    “你给我闭嘴!”兰夫人气的把手上的零食都扔了出去。

    “你能堵得住我的嘴,却堵不住天下众人的悠悠之口,公道自在人心,人在做,天在看,老板娘你好自为之啊!”

    兰夫人酥胸剧烈起伏,只感觉一腔热血直往脑子上涌,一双粉拳都捏的发白,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

    真想下去把这小子的嘴给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