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九百三十章 一千万开天丹
    不用想,杨开也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稍稍踌躇了一下,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他现在火行之力已经凝聚完成,再无他求,当下把心一横,从如意袋中跳了出来。

    刹那间,好几道目光瞩目而来,带着审视的味道。

    杨开肌肤一紧,那与司徒空隔着棋盘对坐的青年更是冲他嘿嘿冷笑了一声,让杨开心中直打鼓,心想这家伙该不会一时不忿要冲自己出手吧,那自己可没办法抵挡。

    好在无论是审视的目光还是那青年的冷笑,都只是一瞬,下一刻便没人再关注他了。

    这让杨开提着的心不禁放了下来,连忙躲到司徒空身后,悄悄呼了口气。

    一道仇视的目光从旁传来,杨开扭头望去,正对上兰夫人如宝石一般的眸子。

    杨开挤出一丝微笑,拱手低声道:“老板娘!”

    老板娘美眸含煞,咬牙道:“臭小子你干的好事!”

    杨开尴尬地笑了笑,又往后缩了两步,与白七并肩而立——老板娘好像很生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离她远点为妙。

    白七悄悄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一脸佩服的不行的表情,让杨开有些无语。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清自己的如意袋此刻正被司徒空抓在手上,显然是在之前的争斗中,第一栈的这位东家胜出一筹,否则如意袋也不会落在他手上。

    “现在什么情况?”杨开看不明白场中局势,不知司徒空为何抢到了如意袋,却还在这里跟人家下棋,又没人可以问,只能找白七打探。

    白七左右瞧了一眼,悄悄传音道:“诸位大人正以棋道高低论胜负呢,这是最后一位了,只要能赢了这位,咱们东家就可以赢走金乌尸体。”

    杨开听的瞠目结舌:“以棋道高低论胜负?”之前不是打的不可开交吗?怎么忽然从武斗变成文斗了,这局势转变的有些太过突兀啊。

    而且,司徒空既然已经抢到了如意袋,赶紧跑就是了,又何必去跟人家论什么棋道高低。

    不过转念一想,若是能跑的话,司徒空又何必留下来?在场这数位可都是上品开天,司徒空固然先胜一城,抢到了如意袋,可其他几人若是联手起来,司徒空就算再厉害估计也不是对手。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这几个上品开天,不管是谁得手了如意袋,其他人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就是一个无解的局面,总有一人会被其他人群起而攻之!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会从武斗变成文斗!

    不用费心费力,只需要坐下来就能和和气气地将事情解决,何乐不为?

    不过从白七方才的话中不难听出,即便是在棋道上,司徒空也技高一筹。杨开对棋道涉猎不深,还停留在能看得懂,能下几把的层次上,所以司徒空和那青年如今到底孰强孰弱,从棋盘上杨开是看不出什么的。

    不过察言观色,明显能感觉到司徒空运筹帷幄之中的自信,反倒是那青年不时地皱起眉头,一脸为难,落子的速度也大大不如司徒空。

    照这情形看来,司徒空想要拿下自己这最后一个对手,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看的无聊,杨开现在关心的是自己的如意袋,金乌尸体他是不用想了,如今落到了司徒空手上,肯定要不回来,而且他如今火行之力凝聚圆满,也没必要再为此得罪人。

    可如意袋他还想要啊,也不知道司徒空会不会还给他,这要是把自己的如意袋也拿走的话,那可就亏大了。

    想的一脸纠结……

    就在这时,哗啦一声响动传出,吓了杨开一跳,抬头望去,只见横呈在司徒空和那青年之间的棋盘已经被掀翻了,黑白棋子翻飞不定,青年霍然起身,一脸腻味道:“不下了,没意思。”

    下棋下到掀棋盘,这棋品也是够可以的。

    司徒空也起身,微笑道:“承让!”

    青年冷眼望着他:“少得意,你也就是多活了一些年头,换个其他的,本座定不输你!”

    司徒空淡淡道:“活的久也是资本。”

    青年道:“活的久,死的早!希望下次再见你,还能这么精神,走了!”言至此处,身形一晃,化作一团黑雾,朝远方疾驰而去。

    这家伙竟是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其他几位上品开天见状,也都纷纷告辞,没一个人说什么恭喜的话,估计也没心情去恭喜别人,他们之所以留到现在才走,估计也是要看看这最后的结果,如今结果已经出来,自然没必要再逗留。

    眨眼间,外人走了个一干二净,剩下的都是第一栈的人了。

    杨开忽然感觉有些不太自在,因为对其他人来说,自己也是个外人。

    老板娘笑吟吟地道:“恭喜东家,贺喜东家。”其他人也都跟着一起道贺。

    司徒空摆手道:“没什么好恭喜的,一份材料而已,好在虽然有些波折,可最后还是拿下了。”望着杨开,微微一笑:“把东西拿出来吧。”

    说话间,将如意袋丢给了杨开。

    杨开有些意外地接过,果断将金乌尸体从中抖了出来,然后利索至极地把如意袋给收起,一副生怕被人抢了的架势。

    司徒空也不以为意,所有心神已被金乌尸体所吸引,其他人也是如此,在场诸人,估计没一个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一具成年大金乌的尸体。

    杨开有些心虚,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汲取了不少这金乌体内的金乌真火,凝练出了自己的五行火之力,比较最开始而言,这金乌尸体内的真火大为减少,也不知道司徒空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好在司徒空只是略一检查,便大手一挥,金乌尸体顷刻间消失不见,也不知道被他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绝对不是收进了空间戒,自己的小玄界都差点无法容纳这金乌尸体,空间戒更不可能容纳得了。

    “剩下的事交给你了。”司徒空收了金乌尸体之后,望着兰夫人道。

    兰夫人盈盈一礼:“东家放心!”

    司徒空点点头,单手一掐诀,脚下忽然浮现出一个复杂的阵纹图案,徐徐旋转,杨开从中明显感受到了空间法则的波动。

    正惊奇不已,以为这司徒空也精通空间法则的时候,那阵纹一闪之下,司徒空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杨开看的微微失神,忽然明白,并不是司徒空精通空间法则,他方才施展的,应该是白七曾经跟自己说过的乾坤遁法!

    他这是遁往某一处乾坤殿去了。

    原来这就是乾坤遁法!杨开若有所思,若是如此的话,这乾坤遁法的弊端还不小,司徒空上品开天的修为,施展这乾坤遁法也需要耗费一点时间,那么实力低于他的人消耗的时间肯定更多。

    可千万别小看这一点点时间,生死危机关头,这可能是逃亡的关键!如此看来,想要利用乾坤遁法逃命,还需得先确保不会被人干扰才行,这一点一定要注意一下,别到时候在这上面吃了亏,那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正沉思的时候,感受到锐利的视线望来,杨开一个激灵,抬头望去,挤出一丝微笑:“老板娘……”

    兰夫人浅笑嫣然,声音酥软:“你是叫杨开?”

    杨开硬着头皮道:“不错!”

    老板娘微微颔首,杨开还以为她要再说些什么,谁知她竟没了反应,低着头好似在沉思些什么。

    杨开有些发毛,拱手道:“老板娘若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先告辞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言罢,也不管她什么反应,掉头就走。

    “你东西不要了?”老板娘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杨开愕然扭头:“什么东西?”

    老板娘笑道:“怎么?你以为我们第一栈会干那强买强卖之事?”

    杨开又惊又喜,不敢确定道:“老板娘此言何意?”

    老板娘道:“虽说之前你这小子非常的不合作,那金乌尸体也是我们东家费劲心思才抢到手的,但第一栈做生意向来童叟无欺,又怎么可能白白要你的?这若是传扬出去,外人岂不是会说我第一栈仗势欺人,强取豪夺?”

    杨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转过身,搓着手,眉飞色舞道:“这么说来,贵栈之前提的条件还有效?”

    那可是一千万开天丹,保证晋升五品开天的庇护和材料,价值不可谓不巨大。

    “你想得倒是挺美!”老板娘没好气一声,“若是你早些合作,那些条件自然不会更改,可如今情况有变,所以那些两个条件也只能打个折扣了,想必你是理解的。”

    杨开怔了一下,倒也没纠缠什么,颔首道:“理解理解,那不知我还有多少酬劳可拿?”这可是意外之喜,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老板娘随手取出个空间戒来,捏在指尖上晃了晃道:“这里面是一千万开天丹!”

    说话间,就将戒指给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