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零三章 算账
    是夜,趁血鸿洲不备,郭子言带着郭苗潜逃出来,在半路上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听闻自己的女儿在血鸿洲竟遭人这般欺凌,郭子言自是暴跳如雷,誓要报仇雪恨,替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实力不够,所以便想着赶紧回去找杨开。

    只可惜还不等他去到星市,便被那顾智信带人追了上来。

    若仅仅只是抢夺了两份四品资源,这仇怨也不是无法化解,大不了血鸿洲赔偿一些财物便是,如今那云星华已经晋升四品,对修行资源的需求也不是太大,血鸿洲虽只是三等势力,但赔偿两份四品材料的钱财应该还是有的。

    千不该万不该,那顾智信为了绝了郭苗的念想,逼迫她炼化了一份二品的资源,凝聚二品的力量!

    这是彻底断绝了郭苗未来的希望。

    如此深仇大恨,又怎能轻易化解。

    血鸿洲方面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察觉郭子言带着郭苗潜逃之后,立刻派人追了出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郭子言虽在服用炼化了一枚下品世界果后晋升三品开天,但对方一下子出动六位开天境,他如何能是对手?更何况,他还要护持郭苗的安危,一番激战,寡不敌众,身受重创。

    心知今日凶多吉少,想要脱困唯有兵行险着,以命搏命,虽奋力斩杀了两个二品开天,可最终还是难逃敌手,便在这关键时刻,杨开等人迎了上来,之后的事情便无需多说了。

    “血鸿洲,很好!”杨开轻轻冷笑着,他之前在星市客栈中,听闻那云星华被人打压,逼不得已只能成就三品开天的时候,还有些同情此人,念及自己未来可能的遭遇,甚至还有点同命相连的感觉。

    可如今看来,这厮哪里值得半点同情?

    纵然那顾智信在强取豪夺郭苗的两份四品资源的时候,云星华毫不知情,可这一次顾智信带人前来追杀郭子言父女二人,云星华难道还不知情?

    月荷扭头望向他:“少爷,你有何打算?”

    不但是她,浪青山和癞子头等人也都齐齐瞩目而来,他们跟随郭子言的时间比跟着杨开要长很多,以前在赤星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便是郭子言的手下,平日里郭子言对他们也诸多照顾,屡次救他们于危难之中。如今见大统领被人打成这样,大统领的女儿也被人这般欺凌,自是同仇敌忾,眼中冒着熊熊怒火。

    “敢动我的人,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转向,去血鸿洲,本座要找那云星华讨个公道,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长了三头六臂!”

    浪青山等人神色一振,立刻领命而去。

    郭苗呆了呆,又感激又担忧地道:“大人,血鸿洲毕竟实力不弱,我们只有这么点人……”

    杨开微笑道:“你身边这位可是六品开天,区区一个血鸿洲又算得了什么?”

    郭苗看向月荷,惊诧地伸手掩住小嘴,她虽然也察觉到月荷是开天境,而且绝对是中品开天,否则之前不可能那么轻描淡写地将血鸿洲的几人斩杀,但没想到她竟有六品之高!

    莲花落划破虚空,急速朝血鸿洲所在的方向驰去。

    与此同时,血鸿洲内,钟声忽然大作,响彻云霄,惊动了无数血鸿洲弟子,纷纷抬头朝最中央的那座大殿望去。

    一个血鸿洲弟子面色凝重地数着钟声,直到钟声停歇之后,才脸色苍白地道:“钟响九声,这是丧钟,是有长老去世了啊,哪位长老?”

    他身边一个弟子道:“咱们血鸿洲四位长老,也没有哪位寿元快到大限啊,这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吗?”

    第三人道:“我之前见顾长老领了一批人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气势汹汹,杀机腾腾的,难道是顾长老遇害?”

    几人说话间,从血鸿洲各处飞出一道道身影,朝那大殿驰去,皆是血鸿洲的开天境武者,人数不算多,但也不少,足有二十多人,而这二十多人中,除了三位三品开天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二品的开天境,在血鸿洲内担任各种各样的职务,此刻听到钟声,纷纷朝中央大殿汇聚。

    中央大殿内,一道道身影急速闪进,那主位之上,端坐着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头发乌黑,两鬓却斑白,似饱经风霜,历尽沧桑。

    这中年男子,正是血鸿洲的魁首,云星华。

    一个膀大腰圆,身形魁梧的三品开天大步踏进,看了看四周,见众人一片愁云惨雾,眉头一皱,抱拳道:“魁首,是谁的丧钟?”

    云星华面色凝重道:“是顾智信顾长老!”

    那三品开天瞪眼,讶然道:“怎么会?昨天白日我还与顾长老把酒言欢,他还好好的,而且他不是去接待那位从赤星过来的大统领了吗?难道此事与那郭子言有关?”

    云星华沉重颔首:“应该没错了。”

    那三品开天勃然大怒:“那姓郭的好胆,竟敢在我血鸿洲对顾长老下毒手,他人在何处?某家这去就拧了他的脑袋。”

    旁边一个看起来文弱书生打扮的男子道:“那郭子言昨夜便已悄悄地走了,并不在血鸿洲。”

    魁梧大汉皱眉道:“走了?什么意思?”

    云星华道:“此事说来,倒是我的错,哎,顾长老也是因我而死,本座愧对他啊。”

    魁梧大汉不解道:“魁首,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但是这大汉不解,大殿内许多人都如坠云里。

    云星华道:“之前本座不是闭关晋升吗?消耗了血鸿洲大批的修行资源,我血鸿洲本就底蕴浅薄,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本座更是计算失误,在闭关的紧要关头忽然发现,需求的资源竟是不够,是以便传讯顾智信长老,让他帮我想想办法,若资源供应不上,极有可能让我前功尽弃,之前的种种付出全都白费。”

    大殿内,二十多位开天境闻言,大部分都露出讶然之色,因为这事他们竟毫不知情,不过云星华身为血鸿洲魁首,若是他能晋升四品,对整个血鸿洲都有巨大的提升,是以虽然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事,却没人感觉有什么不妥。

    “后来呢?”魁梧大汉问道。

    云星华道:“顾长老不负所托,没多久便送了两份四品资源过来,也正是依靠这两份四品资源,本座才得以顺利突破。”

    魁梧大汉皱眉,他虽生的粗狂,心思却是八面玲珑,隐隐意识到什么,迟疑道:“魁首,莫不是那两份四品资源有什么问题?”

    云星华颔首道:“关长老所言甚是,问题就出在那两份四品资源上,我当时虽然好奇孤长老怎会如此迅速地寻来两份四品资源,但也没有多问,毕竟修行已到紧要关头,只一心一意地炼化吸收,后来果然大功告成,晋升四品,得以出关,可以说,本座之所以能够晋升四品,顾长老当记大功!”

    “出关之后,我也曾问过顾长劳那两份四品资源的事,顾长老告诉我那是他很久之前无意中得到的。我自是感激,准备日后补偿于他。”

    “谁知直到两日前那郭子言寻上门来,我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两份四品资源,竟不是顾长老所有,而是其座下弟子郭苗之物,那郭苗资质不错,有望直接成就四品开天,是以郭子言早年就替她准备两份四品资源备用,此事顾长老也早已知晓,在得到本座传讯之后,便从郭苗那将两份资源借了过来,从而埋下了祸根。”

    听完他这一番话,大殿中不少开天境都面露古怪之色,他们也不是傻子,与顾智信相处这么多年,更清楚他的为人。

    只怕当时顾智信从郭苗那取走两份四品资源,用了不少心思,根本不是借取那么简单,甚至说,此事自己魁首到底事先清楚不清楚,也是两说。

    “那郭子言寻女而来,我血鸿洲好生招待,只是不知为何昨夜却是潜逃了出去,顾长老怕他生出什么误会,便追了上去,应该是想解释一二,然而……便在方才,有弟子禀告,顾长老的魂灯忽然熄灭!”云星华一脸悲恸之意,痛心疾首之情溢于言表,“不但是顾长老,还有熊执事,冉堂主等五人的魂灯也都先后熄灭了。”

    “什么?”大殿中众人哗然一片,纷纷扭头四望,果然没见到云星华提及的那几人,算上顾智信,血鸿洲这边可是一下子死了六位开天。

    这样的伤亡,对血鸿洲来说,虽不说伤筋动骨,但也损失巨大。

    “而且……”云星华面色凝重,环视四周,徐徐道:“顾长老和熊执事等四人的魂灯是同一时间,瞬间熄灭的!”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不少下品开天面色陡然苍白。

    如果说顾智信等六人的死亡让他们感到震惊的话,那四盏魂灯同一时间熄灭便让他们惊悚万分了。

    魂灯同一时间熄灭,便意味着这四人是在一瞬间被人打杀的,这让他们不得不多有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