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三百六十四章 血食
    “我与黑鸦之仇,无外乎坏他炼化血妖洞天的大计,而如今血妖洞天早已不复存在,他纵然再怎么记恨于我也无济于事,反倒是各大洞天福地视他如洪水猛兽,在血妖域便曾对他围追堵截,他虽侥幸逃出血妖域,却也被逼的来这破碎天苟延残喘,我相信,若是有机会,他不介意去啃下那些人的一些血肉。”

    当初黑鸦神君要想炼化点血妖洞天,若是让他事成,那当时在血妖洞天中的所有人生死便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惜紧要关头被杨开插手破坏,这确实是一份深仇大恨,轻易无法抹除。

    不过事有轻重缓急,杨开坏他大计是仇,各大洞天福地通缉追杀他也是仇,比较而言,无疑那些洞天福地更加难以对付。

    这一点,相信黑鸦神君也心知肚明,否则也不会藏身在这破碎天中。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或许在这件事上,两人可以短暂地合作一把,至于两人的恩怨,以后再说也不迟,黑鸦活了这么多年,在这一点上应该能拎的清。

    “不管怎样,先去见一见黑鸦,说不定能有所收获,即便没有收获也不损失什么。”

    杨开主意已定,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尤其是曲华裳,她毕竟也是洞天福地的弟子,通缉追杀黑鸦神君一事,阴阳洞天也是有参与的。

    一路疾驰,众人追着前方那一道流光不放。

    这破碎天之中,到处都是破碎的灵州,这些灵州生机绝灭,就连天地法则也丝毫不存。这些灵州,本是破碎天中的乾坤世界的一部分,只不过当年一场大战,将这附近几个大域都打的支离破碎,其中存在的乾坤世界自然都不复存在,化作大大小小的碎片。

    一块面积不是很大的灵州之中,一道道身影蛰伏,外围更有强者警戒。

    蓦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从灵州深处传来,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在外警戒的几个中品开天听到,都不由打了个冷战,面上纷纷涌出兔死狐悲的神色。

    他们这些人,都是当初血妖洞天的土生土长的武者,在血妖洞天崩溃之时,被一个叫黑鸦神君的人找到,解除了体内的血道禁制,带出了血妖洞天。

    他们本以为自己重获了新生,从此可以摆脱束缚住祖祖辈辈的囚笼,谁知这只是悲惨命运的开始。

    从血妖洞天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只是半步开天,那黑鸦神君分发下各种资源,在极短的时间内助他们晋升了开天境,因为无数年的积累,因为黑鸦神君有针对的选择救助,所以他们这一批人,最差的也是四品开天,其中五品比比皆是,六品也有数位之多,因为晋升而陨落的并没有几位。

    随后那黑鸦神君便领着他们一路奔波,来到了这破碎天。

    因为那黑鸦神君喜食人血,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一位开天来充当血食。这破碎天无人管辖,混乱至极,每日里杀人越货不知有多少,他们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四下流窜,寻觅合适的对象和时机出手,倒也屡有斩获。

    每每有一些运气不好的开天境被他们生擒,然后带回这里,给那黑鸦神君充当血食。

    然而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他们实力虽强,但也总有运气不好,找不到目标的时候。

    每当此时,黑鸦神君便会从他们当中选择一人作为自己的血食。

    当初跟着黑鸦神君从血妖域中走出来的足足有三十五人,而如今才不过两三年时间罢了,便只剩下二十几个了,少掉的那些并非战死在战场上,而是被黑鸦神君吸尽了精血而亡。

    最近这一段时间,他们运气一直不怎么好,并没有抓到什么血食,是以听到这声惨叫,他们便知道,有一个同伴倒霉了。

    然而如今大家生死都在那黑鸦神君一念之间,纵然有人的修为强于他,也没人敢有半点反抗。

    照这样的情况,只怕用不了多少年,所有人都要被黑鸦神君杀个一干二净,可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当初黑鸦替他们解除血道禁制的时候就已经留下了后手,纵然他们晋升了开天也摆脱不得黑鸦的桎梏。

    耳畔边的惨叫声并没有维持多久,只不过十几息的功夫便渐渐衰弱了下去,破碎灵州上的众多开天境却已见怪不怪,脸色木然。

    一人忽然惊呼:“有人来了!”

    负责警戒的几人连忙四下看去,只见那边果然有一道流光朝这个方向疾驰而来,连忙暗中戒备起来。

    不过片刻之后,便有人认出了来人:“不用慌,是谭洛兴回来了!”

    果不其然,须臾功夫,谭洛兴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未到近前,谭洛兴便高呼道:“隐匿隐匿,我身后有血食!”

    众人一听,都精神大振!连忙各施秘术,隐匿了气息和身形。

    这段时间,他们的运气简直糟糕透顶,根本没能抓到什么血食,如今又折损了一个同伴,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所以一听谭洛兴说有血食跟过来,自然比什么都上心,只要能将那些血食全部生擒,那他们短时间内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而那谭洛兴在知会自己的同伴一声之后,便急急朝破碎灵州深处驰去。

    少顷,来到了一处倒塌的大殿中,那大殿四方,有数位强者守护,只不过此刻都脸色微微发白,在那大殿中央处,一个被血光笼罩的身影静静矗立原地,不知何故正在急速战栗着,连带着那笼罩在体外的血光都收缩不定。

    在这身影面前,一具枯尸伏在地上,动也不动,这尸体仿佛被风吹干了无数年,没有半点水分,皮肤也惨白的吓人,全身精血都被吞噬的一干二净,临死之前,定是遭遇了极大的惊恐,空洞的双眸几乎瞪出了眼眶,脸上全是惊惧的表情。

    谭洛兴瞧了那枯尸一眼,一下便认出了那人的身份,就在数日之前,两人还交谈过几句,没想到他才去一趟破碎天的星市,再回来就已经阴阳相隔了。

    匆匆收回目光,谭洛兴低声唤道:“神君!”

    话音方落,那被血雾笼罩的身影便忽然挥出一手,重重地扇在谭洛兴的脸上,这一巴掌力道极大,直接将谭洛兴扇的凌空翻了好几个跟头,等落地的时候半边脸颊都肿了起来,一口牙齿更是碎了几颗。

    “本君进食的时候不得打扰,你第一天跟着本君吗?还是说,你也想当本君的血食!”血雾翻滚之中,传来黑鸦阴冷的声音。

    谭洛兴抖似筛糠,匍匐在地,战战兢兢道:“神君息怒,神君息怒,属下知错,还请神君绕命!”

    黑鸦低声嘶吼,仿佛受伤的猛兽,双眸之中绽放出渗人的红光,咬牙切齿:“血妖老狗,死了也不忘坑骗本君,这大衍不灭血照经到底被你动了什么手脚,本君恨啊!”

    直到从血妖域逃至这破碎天之后,黑鸦才察觉到自己修炼的大衍不灭血照经有问题。因为随着他晋升开天之后,必须每隔一段时间都得寻找到一个合适的血食来吞噬精血,否则便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虽说大衍不灭血照经本就是要吞噬别人的精血才能不断提升实力,但主动和被动总是有区别的,他隐隐猜测,自己得到的这大衍不灭血照经是被血妖神君动过手脚的,否则怎会如此?

    每当需要进食的时候,他都浑身奇痒难忍,神魂深处仿佛有无数只猫爪在挠,就连情绪也变得无法控制,易爆易怒。

    霍地扭头,泛着红光的双眸直视匍匐在地的谭洛兴:“说,为什么打扰本君,若不说出个子丑演卯来,本君立刻吞了你!”

    谭洛兴大惊失色,他知道黑鸦这话不是开玩笑,若是自己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那下一刻必定要陨落在此。

    不敢怠慢,以头叩地,颤声道:“属下在那破碎星市发现了杨开的踪影。”

    “杨开!”黑鸦神君一怔,原本体外慢慢平静的血光轰然爆开,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谭洛兴面前,一手将他提了起来,咬牙道:“那个在血妖洞天中坏了本君大计的臭小子?他如今在哪?”

    若不是因为杨开坏了他大事,他如今又何至于这般狼狈,当时只要他能炼化血妖洞天,凭借血妖洞天中的资源,他完全可以安安稳稳地恢复到之前的修为再出关,到时候这天大地大,何处去不得,比如今躲躲藏藏自然好很多。

    谭洛兴连忙道:“属下将他引了过来,应该很快就会来这里了。”

    黑鸦闻言大喜:“好,好的很!此子在血妖洞天中坏我大事,本君早就想报仇雪恨,可惜不知他藏身何处,如今竟敢现身破碎天,当真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这次栽到本君手中,看你死不死!”

    言罢,轻轻地放下谭洛兴,和颜悦色道:“这事你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