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四十三章 已经下手
    苏映雪也在一旁颔首:“确实是六品没错。”

    曲华裳一脸惊愕。

    杨开晋升开天的时候她是在场的,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明明五品开天,为何变成了六品?算算时间,自上次跟杨开分别至今也不过两年光景,这么短的时间光是沉淀稳固自身修为都有些够呛,怎么还能提升一品。

    “六品?”徐灵公也回过神来,浓眉一挑,喜上眉梢:“哈哈哈,好的很,好的很,既是六品,那老子就先饶他不死!叫他在论道大会上好好表现,不管能不能拔得头筹,都少不了他的好处!”

    心中美滋滋,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封锁了进入阴阳域的域门,劝退了前来的六品开天,只让六品之下的参与论道大会,所为的,无非就是让论道大会的层次局限在五品,如此他们所需要付出的也只是一个五品弟子罢了。

    可若是有一个六品跑进来搅混水,那就彻底打破了那些人的算计,他们也不得不更改策略,不管是为了自家宗门的颜面还是什么,到时候都得派六品之人下场,阴阳天的面子就算挣回来了。

    他也没指望杨开能拔得头筹,不管杨开为何忽然变成了六品开天,毕竟晋升时日尚短,开天境这个层次,活的时间越长,相对来说,实力就越强。

    如此短的时间,他纵是六品开天,体内小乾坤世界又能积攒多少底蕴,如何能与那些晋升了数百上千年的家伙相比?

    果然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因那杨开而起,如今还需要他来解决,想到这里,徐灵公对杨开的一腔怨气也少了许多。

    “此事还有何人知晓?”徐灵公问道。

    青奎道:“除了我与苏师妹,暂时还无人知道,若非如此,他也进不了阴阳天,封锁域门的万魔天那边也以为他只是五品,所以并没有太过为难便放行了。”

    徐灵公阴测测一笑:“没人知道可不行,最好能闹出点动静来,让大家都知道他晋升了六品,这才有意思。”

    要是没人知道他晋升六品,那些前来参与论道大会的势力又如何会派遣六品下场?别到时候还真被这小子拔了头筹。

    “师尊!”曲华裳怒瞪着徐灵公,“你想做什么?”

    徐灵公也瞪着她:“跟师尊也这般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曲华裳不管,继续瞪他:“杨师弟隐藏修为,到时候杀那些人一个出其不意不是正好?”

    “什么狗屁正好。”徐灵公瞪了半晌,眼睛有些发酸,发现自己没曲华裳的眼睛大,只能作罢,扭过头来:“这小子害你落入如此境地,老子不找他麻烦就是好事了,难不成你还要向着他?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拿刀把他给砍了?”

    “我不管!”曲华裳咬着银牙,“你若是敢算计他,我就……”

    “你就怎样?”徐灵公一脸凶神恶煞。

    “我就……我就去跟他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我看谁还要娶我!”曲华裳发狠道。

    徐灵公张嘴无言,把桌子拍的砰砰响:“反了反了。”转头怒视青奎和苏映雪:“看看你们两个教出来的,如今都成什么样子了,这么不知羞耻的话也能说的出口。”

    青奎和苏映雪都低着头,默默心想关我们屁事,还不是你一直宠着惯着,小时候我们稍微话说重一些都被你训斥,如今倒好,没教好反倒来怪我们了。

    “心疼,肝疼,肺疼……”徐灵公捂着胸口,一副喘不过气马上要死的模样。

    青奎尴尬道:“师尊,如今倒是有一桩事难办。”

    徐灵公有气无力地看了看他:“什么事说吧,老子早晚要被你们三个给气死!”

    青奎嘴角抽了一下:“那杨开说他来这里不是要参加论道大会的,他只是来看看曲师妹,说这事毕竟因他而起,不来看看也说不过去。”

    “不参加论道大会?”徐灵公顿时怒火冲天,如巨龙般咆哮:“不参加论道大会跑来干什么,看看,看什么,看笑话吗?这小子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曲华裳在一旁幽幽道:“杨师弟果然人品高洁!”

    三人一起看她,都无语至极。

    好一会,徐灵公才压着怒气,沉声道:“我不管他来这里做什么,总而言之他要参加论道大会,如若不然,休怪老子不讲情面!”

    青奎面色一凛,心知师尊这是动了真怒了,杨开若还是冥顽不灵,必定要悲剧收场,连忙道:“师尊放心,距离大会召开还有些日子,此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定要他认清局势,回心转意。”

    “嗯。”徐灵公微微颔首,随手又抛出一枚玉简来:“你们看看,这都是各家准备派出参加论道大会的人选,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

    青奎接过,查探一番,发现果然如猜想的那般,其中的人选实力最强的都是五品开天,一个六品都没有。

    若是直晋五品的也就罢了,毕竟还有发展的潜力,日后有机会晋升到七品,不算太差,勉强也配得上曲丫头。

    但是这些人选当中,明显有一些是后来努力提升到五品的,此生五品便是极限了,年纪一大把,如此垃圾也好意思来参加论道大会,怪不得师尊会气成这样。

    望川楼中,只有杨开和那帝尊境的侍女两人。

    杨开数次询问怎样才能见到曲华裳,无奈那侍女也无能为力,她毕竟修为不高,在这阴阳天中身份低微,实在接触不到曲华裳那个层次。

    杨开也只能作罢,这里毕竟是阴阳天总坛所在,不知有什么禁忌,他也不好到处乱跑。

    好在第二日时,青奎主动跑了过来,命那侍女准备了一桌酒宴,与杨开把酒言欢。

    对青奎此人,杨开印象还不错,而且他也是曲华裳的师兄,自然不能怠慢。

    酒过三巡,两人也慢慢熟络起来。

    杨开询问曲华裳如今身在何处,是否可以一见,却被青奎把话题给引开了。

    “杨师弟你远道而来,不为参加论道大会又是为了那般?难不成是看不上我曲师妹?”青奎端着酒杯望着杨开问道。

    杨开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曲师姐容姿修为皆是一流,放眼这三千世界能与她相媲美者实在不多,如此人儿,杨某又岂能看不上,能得曲师姐垂青,实乃杨某三生有幸。”

    “那你为何……”

    杨开道:“实不相瞒,我早有妻室,所以不想误了师姐的终身大事。”

    青奎愕然,失笑道:“若只是如此,杨师弟大可不必担心,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寻常,更何况,曲丫头也不是不能容人之人,她跟你接触过不少时日,对你的情况也熟悉,她既然不介意,你又介意什么?”

    “倒不是介意,只是……”

    “是怕回头没法跟你那几位妻室交代?”青奎调笑道。

    “那倒不至于。”杨开缓缓摇头。

    “既如此,那为何踌躇不决?”青奎定定地望着他。

    杨开沉默,好半晌才叹息一声:“青师兄,我能否先见见曲师姐,问问她的想法?”

    青奎慢慢抿酒,摇头道:“如今这局势,她的想法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论道大会该如何收场,你难道真的想见她不得不嫁给一个年纪一大把的五品开天?”

    “年纪一大把?不至于吧?”杨开愕然。

    “你自己看。”青奎丢出一枚玉简来。

    “这是什么?”

    “这次各家准备派出来的,参加论道大会的人选。”

    杨开连忙沉浸心神查探一番,好一会才放下玉简,汗颜道:“是我害了曲师姐。”

    青奎道:“你既然知道这一点,那这论道大会……”

    杨开悠悠叹息一声:“我能不能先见见曲师姐?”

    青奎皱眉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悦,好一会才轻哼一声,起身道:“话已至此,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言罢,拂袖而去。

    杨开喊都没喊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时无言,低头望着面前的酒菜,这酒还没喝完呢……

    望川楼外,一道身影闪了出来,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青奎,正是苏映雪。

    青奎缓缓摇头,点了点脑袋:“死脑筋一个。”

    苏映雪脸色一寒:“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去找他理论!”

    青奎一把拽住他:“别去了,此人心志坚毅,除非自己想明白,旁人是说不动的。”

    “那难道就放任局势如此发展?”苏映雪寒声问道。

    青奎叹息道:“实在不行,只能出那一招了。”

    苏映雪甩开他的手,冷哼道:“你可真是个好师兄。”

    青奎讪讪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曲丫头跳进火坑吧?这位杨宗主,无论如何也要去参加论道大会,只是要委屈曲丫头吃点亏了。”

    “你已经对他下手了?”苏映雪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青奎微微颔首,虽然同为六品,但以有心算无心之下,杨开那边还是被他轻易得手,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动手之时并无杀机和恶意,否则杨开也不至于毫无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