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五十五章 白毛
    在阵道这方面,杨开涉猎不深,此地布有迷阵,让他和路景找不到方向。而想要破阵,要么找到阵眼所在,要么暴力破解。

    杨开选第二种。

    漆黑的金乌真火弥漫,焚烧万物,层层朝外推进,那尖锐的声音初始还出言嘲讽几句,不过很快便察觉局势有些不对,在那金乌真火的席卷之下,整个大阵竟都摇摇欲坠。

    那声音顿时气急败坏起来,躲在暗处引动大阵诸多变化,化作无穷攻击,四面八方朝杨开和路景袭去,一道道攻击威势都极为不俗,彰显大阵的底蕴。

    杨开神色不动,随手挡下那一道道攻击的同时,金乌真火继续朝外扩散。

    路景脸色苍白地躲在他身边,动也不敢动,以他四品开天的修为,若是独自一人落入这大阵中,只怕早就被斩杀当场了,如今能够安然无恙,全亏杨开一力护持。

    从四周袭来的攻击不但密集,而且连绵不绝,每一道攻击都有四品开天全力出手的威势。

    半柱香后,杨开忽然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咧嘴狞笑:“找到了!”

    周身力量一催,裹着路景,直朝那边扑过去,一路横冲直撞,穿破大阵的迷惑笼罩,一头扎进一个巨大的树洞之中。

    狂暴的力量震荡,夹杂着闷哼和惨叫声,巨树摇晃,枝叶洒落,不过三息,一切平息下来。

    树洞中,杨开单手捏着一个半人高,长的尖嘴猴腮的侏儒的颈脖,将他提在自己眼前,轻轻地晃了晃。

    那侏儒一动不动,仿佛一根面条一般被甩来甩去,就连一身气息都彻底湮灭。

    “死了?”杨开眉头紧皱,忽然舔了舔嘴唇,“死也也不能浪费。”

    在路景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嘴巴张开,提着那侏儒往口中塞去,好似要将他生吃了一般。

    路景眼帘剧烈跳动。

    那一动不动仿佛真的死去的侏儒却忽然挣扎起来,仓皇大叫:“饶命饶命,大人饶命!”

    杨开一脸戏虐地望着他,四目相对,侏儒哪还不知人家是在戏耍自己,自己假死的小手段早被人给看穿了。

    杨开随手将他丢在地上,淡淡道:“别想跑,你跑不掉的。”

    这般说着,走到一张木椅前,一撩衣袍,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那侏儒瑟瑟发抖,匍匐在地,哪里敢跑?方才不过是与杨开交手几招,便被生生擒拿,自己这点本事在人家面前根本连提鞋都不配,诈死不成,此刻哪还有别的心思?

    左右看了一眼,这树洞中的布置极为简单,可见此地主人并非什么追求物欲之辈,没发现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杨开这才低头望向自己面前的侏儒,有些失望道:“你便是灰骨天君?”

    与曲华裳给自己的情报不符,眼前这侏儒不过才四品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六品。

    那侏儒忙道:“大人明鉴,小的不过是老爷座下一侍从!”

    “你不是灰骨?”杨开挑眉。

    侏儒抬头,挤出谄媚的笑容:“小的叫白毛!”说话间,抬手捋了下自己头上的一簇白毛。

    “噗!”路景在旁边忍不住笑出声。

    从刚才这侏儒与杨开的交手中,他也感受到了,对方有四品开天的修为,放在外面一些弱点的二等势力中,或许都是魁首长老级别的人物,可在这罪星上,居然只是人家的一个侍从,而且还起了这么随意的名字。

    这显然不是他的本名,不过也无需深究。

    “灰骨天君呢?”杨开眉头紧皱,有些不爽,他一路直奔此地而来,本还以为可以大开杀戒一番,赚点成绩在手,谁知跑到这里只有一个四品喽啰,委实有些浪费时间和精力。

    白毛恭敬回道:“最近罪星上会有大事发生,老爷去拜访巨蚬天君,商讨对策去了。”

    “巨蚬天君?”杨开神色一动,回想起曲华裳交给自己的玉简中记载的内容,其中确实有一位巨蚬天君,也有六品开天的修为,据说这人有大妖的血脉,实力不俗。

    “这位大人,你们都是来参与那阴阳天举办的论道大会的吧?”白毛小心翼翼地观察杨开神色,开口问道。

    “是又如何。”杨开上下打量白毛,直看的他心里发毛,回想刚才杨开张嘴朝自己咬来的场景,顿时不寒而栗。

    匆忙挤出两滴泪水,磕头如捣蒜:“大人饶命啊,小人修为低微,也没犯什么十恶不赦之罪,只不过当年因为有眼无珠,言语上戏弄了一个阴阳天弟子,便被抓进这罪星了,大人饶命,小的真的不是什么罪人。”

    确定杨开两人是来参加论道大会的,他如何不知自己这条命就是人家眼中的成绩?实力不如人,也只能赶紧求饶。

    杨开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想活就闭嘴!”

    白毛当即禁声,眼巴巴地望着杨开,眼角泪痕犹在。

    坐在椅子上,杨开眼珠子转了转,沉吟一阵,这才起身,一把提起白毛道:“那巨蚬天君在哪,你可知晓?”

    白毛连忙点头:“知晓知晓,巨蚬天君与我家老爷交好,彼此常有来往,老爷曾带我去过巨蚬天君的巨蚬宫!”

    “带我去!”杨开松开他,吩咐道。

    白毛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不过很快便大喜道:“大人请跟我来。”

    与此同时,距离此地数十万里之外,一座巨大的行宫中,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与另外一个身形魁梧,膀大腰圆的男子对席而坐,那面白无须者也就罢了,外表看不出什么奇特之处,倒是另外一个膀大腰圆者,身形极为伟岸,比寻常人高出两个脑袋,一身肌肉高高坟起,充满了爆炸的力量感。

    这两人,正是灰骨天君和巨蚬天君二人。

    那白毛也没有说谎,得知会有大批武者进入罪星,参与那论道大会,将以罪星上的所有罪人为目标之后,灰骨天君便即可启程来到这巨蚬宫,与巨蚬天君商讨对策。

    两人虽然都是六品开天,但也不敢小觑了那些来自洞天福地的精锐弟子,这一趟论道大会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若真的能斩杀足够多的参会武者,那他们就可以重获自由,他们并不怀疑阴阳天的公正性,既然通知了他们这事,阴阳天方面无论如何都会履行,所以无论是灰骨天君还是巨蚬天君,对此事都极为重视。

    却不想,两人正商讨着,灰骨天君忽然察觉到自己的洞府有异,秘术施展之下,立刻便查探到了洞府内的情况。

    此时此刻,两人中间悬浮着一块半透明的光幕,光幕之中便倒影了灰骨天君洞府内的情景,杨开与白毛之间的对话,自然也一字不落地传入了两人耳中。

    收了秘术,灰骨天君抬头朝巨蚬天君望去:“巨蚬兄有何看法?”

    巨蚬天君凝声道:“不出所料,此子必定是出自哪个洞天福地,否则断没有这般胆气,一上来便直奔你我二人而来。”

    灰骨天君颔首道:“出自洞天福地是肯定的,就是不知是哪一家洞天,哪一家福地。”

    “管他出身哪里,不来招惹本君也就罢了,若是敢来本君地盘上撒野,保管叫他有来无回。”巨蚬天君豪迈挥手,言语间充斥着浓浓自信。

    灰骨天君道:“巨蚬兄不可大意,此子明知你我二人聚集一处,竟也敢直奔此地而来,显然是有所依仗。”

    “灰骨你太小心了,你我二人联手,还怕了他不成?他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过跟你我一样,都是六品,更何况,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一趟参加这论道大会的六品开天,都是新晋不过百年的,哪有太强大的底蕴?我等开天境交手过招,比拼的无非就是各自小乾坤的底蕴强弱。”

    灰骨想了想,颔首道:“巨蚬兄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巨蚬嘿嘿笑道:“放心,本君也不是傻子,他若到来,自然会让人先行试探他的底细。哎,灰骨兄,早就跟你说要多招揽一些下属,你偏不听,只留一个白毛,他区区一个四品又能成什么事?”

    灰骨笑了笑道:“我素来清静惯了。”

    “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了,这次论道大会你我若是好好把握住机会,便可从此地脱困,到时候天高地远,想去哪便去哪。”巨蚬舔了舔嘴唇,“一个六品,也不知能给你我增加多少战绩。”

    “不知,但想来应该不会太少。”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蠢蠢欲动。既然得知杨开直奔此地而来,两人自然要好好部署一番,确保这小子有来无回。

    “杨兄,那灰骨天君是何等修为?”半路上,路景忽然开口问道。

    杨开没说话,白毛倒是得意洋洋地道:“我家老爷乃是六品开天,放眼这整个罪星,也是最顶尖的存在!”

    路景脸色不由凝重,更生出一丝后怕之意,天君天君,虽然中品开天都可以称为天君了,但一品与一品之间还是有巨大差距的,

    他如今四品开天,也可以自称天君,但这个天君的分量与那灰骨,就完全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