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八十一章 有血性是好事
    虚灵剑派坐落在几座不大不小的灵峰之间,杨开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发现这个虚灵剑派传承的时间不算短,足有千年之久,在这样一个世界中,传承千年的势力可没有太多,一般只有极为老牌的势力,才会有这等悠久的历史。

    而且虚灵剑派的祖辈,似乎还诞生过一位剑主!

    所谓剑主,便是神兵之主。

    神兵界共有十件神兵,清虚剑便是其中一件,虚灵剑派的一位祖辈便曾有幸夺得清虚剑,成为清虚剑主,那个时代,是虚灵剑派最鼎盛的时代。

    只不过神兵界每百年便有一次神兵争夺战,神兵易主,百年之后一场大战,虚灵剑派损失惨重,就此慢慢势弱下来,直到今日,虚灵剑派只剩下小猫小狗三两只,支撑着门面不倒,连修为最强的虚灵剑派派主,也只不过地阶三层的修为。

    哒哒哒……

    马蹄踩在碎石上的声音不绝于耳,杨开领着小师妹万莹莹骑马上山,不紧不慢,再往前几里便是虚灵剑派的山门了,不过回来的路上,万莹莹却是一直望着杨开的背影沉默着,今日大师兄的表现把她吓坏了,也与她印象中的完全不同,给了她浓浓的陌生感。

    几个人阶八层九层的高手,在大师兄手中竟支撑不到一炷香时间就被斩杀殆尽,连天罗府那个詹玉林也死在大师兄剑下。

    “怎么一直看着我?不认识大师兄了?”杨开的声音传来。

    万莹莹这才发现大师兄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正回头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那熟悉的面孔和笑容让她稍稍心安不少,纵马上前,与杨开并肩前行,迟疑道:“大师兄你一直这么厉害吗?”

    杨开摇头道:“不是我厉害,是他们太弱,破绽太多,彼此修为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一个致命的破绽便足以分出生死。”

    人阶四层和八层九层,差距还不大吗?然而大师兄今日的表现却又让她无力反驳。

    “大师兄,你之前用的是虚灵剑诀吗?怎么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万莹莹又问道。

    虚灵剑派以虚灵剑诀为立身之本,每个弟子都需要修行此剑诀,回想今日的战斗,万莹莹发现大师兄所施展出来的,有虚灵剑诀的影子,但又不完全相同。

    “是虚灵剑诀,不过是我改进之后的虚灵剑诀,回头我教你!”杨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万莹莹咋舌,虚灵剑诀在门派中传承了上千年,不知被多少祖辈改进完善过,可以说如今的虚灵剑诀放眼整个神兵界虽然不算多么高档,却也是极为扎实的入门剑诀了,大师兄居然能将之改进,简直不可思议。

    两人说话间,已到虚灵剑派的山门,一块巨大的石碑,透着沧桑的气息,上书虚灵二字,有身穿蓝白服饰的弟子正守卫在旁,这服饰是虚灵剑派弟子统一的服饰,见得杨开和万莹莹之后主动迎了上来。

    “大师兄回来了!”

    杨开微微颔首,翻身下马,将缰绳递给其中一个弟子:“派主在哪?”

    “派主应该在议事殿与两位长老商议事情,大师兄可去那里寻他。”

    杨开点点头:“辛苦你们了。”

    望着杨开离去的身影,两个弟子微微有些失神。

    “总感觉大师兄今天有些不一样。”其中一人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以前的大师兄……”另外一人想了好一会,斟酌了下措辞,“感觉死气沉沉的,今天好像又活了过来。”

    “不错不错,是这个样子,看样子大师兄已经从之前的事情中走出来了。”

    “这样也好,天涯何处无芳草,那周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攀龙附凤之辈,大师兄能放下也是好事。”

    虚灵剑派的杨开,待人宽厚,性情温和,颇得师弟师妹们的尊重和喜爱,之前出了周岑的事,许多师弟师妹都极为担心他,如今见他走出阴影,自然也为他感到高兴。

    议事殿,虚灵剑派派主苏长法,大长老谷康宁,二长老红袖汇聚一堂。

    虚灵剑派势弱,如今老一辈的顶梁柱也只有他们三人,他们三个也是整个虚灵剑派实力最强的三个,皆有地阶三层的修为。

    不过三层到四层是一个分水岭,正如开天境的三品和四品一样,资质不足,根本无法跨越。

    派主苏长法潜力已尽,这一辈子恐怕也只能止步地阶三层了,大长老谷康宁也差不多,三人中若说有谁能跨出这一步,只有一个红袖才有可能。

    红袖也是在场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不过如今也有四十多岁了,只不过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还如二十出头的女子一般,肌肤白嫩,胸前饱满,身段窈窕。

    她也是三人中唯一的一个女性。

    “这一趟在我虚灵剑派下辖的灰烬山下发现了黑玉矿也不知怎地走漏了风声,那虎啸门门主日前已经来信于我,言语间屡屡有所暗示,怕是想要分一杯羹!”苏长法叹息一声,他如今差不多百岁出头,虽然有地阶修为,还能活些年月,但这么多年打理门派早已让他心力憔悴,容颜显得苍老。

    “混账,这是我虚灵剑派的黑玉矿,他虎啸门凭什么来分!”大长老谷康宁怒喝。

    苏长法叹息道:“若是不答应,虎啸门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虎啸门的实力比我们强太多,若是真的用强,我们也没有办法。”

    红袖面色凝重道:“这么大一块肥肉,单靠我虚灵剑派是吃不下的,虎啸门自恃强大,想要分润一些也是理所当然,天罗府那边呢?消息既然外泄了,天罗府应该不会没有反应。”

    苏长法摇头道:“天罗府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那边到底是什么想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定会插手这黑玉矿!”

    红袖道:“若是如此的话,倒是可以暂时观望一二,天罗府和虎啸门实力差不多,他们两家既然都对这黑玉矿有想法,肯定也会有所交锋,我虚灵剑派或许可以在夹缝中寻得一丝良机。”

    苏长法颔首道:“红袖说的不错,老夫也正是这个想法,所以才没有立刻给那虎啸门回讯,咱们先看看天罗府那边到底是什么反应再做打算……”

    言至此处,忽然抬头望去,苍老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杨开回来了?”

    旁边谷康宁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怒视过去,红袖则是有些关切地朝杨开望来。

    “弟子见过师尊,见过两位长老!”杨开站定身形,抱拳行礼,身后万莹莹也跟着行了一礼。

    来这里的路上,杨开抽空去换了身衣裳,要不然浑身血淋淋的,看着怪吓人的。

    谷康宁怒斥道:“整天不务正业,也不知跑哪里鬼混,一股子酒气,我虚灵剑派要是指望你,早晚得灭门!”

    大长老并非不喜欢杨开,只是最近一年杨开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失望了,出口训斥也是怒其不争!

    红袖连忙道:“没那么严重,小孩子心性还不够沉稳,总是需要时间来打磨的。”

    “打磨什么,他今年都多大了,才不过人阶四层的修为,什么时候才能到地阶,就他这幅鬼德行,只怕人家打了他也不知道还手,上次就是这样,被人家打的鼻青脸肿跑回来,简直丢尽了我虚灵剑派的脸面。”谷康宁气咻咻地。

    杨开朝那边躬身行了一礼:“大长老教训的是,弟子知错,之前种种是弟子辜负了师尊和两位长老的谆谆教诲,不过如今弟子已经幡然醒悟,日后定会奋发图强,绝不辜负师尊和两位长老的期望。”

    谷康宁微微有些愕然,也不知杨开是说真话还是假话,怒气稍敛,颔首道:“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不过也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弟子谨遵大长老之言,今日碰到有人挑衅弟子,弟子便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顿!”

    站在他身后的万莹莹眼角跳了一下。

    “哦?”大长老顿时来了兴致,“哪个不长眼的来挑衅你?结果如何?”

    “弟子把他们全给杀了!”杨开轻描淡写道。

    大殿内一阵诡异的沉默。

    好一会,谷康宁才轻咳一声:“年轻人有血性是好事,有血性才有拼劲,嗯,都是些什么人?”

    会被杨开杀的,估计也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所以谷康宁虽然诧异杨开这般性情温和的人居然动手杀人,也没太放在心上,虚灵剑派固然势弱,却也不是一般人能惹的起的。

    “天罗府的詹玉林和他几个随从。”杨开如实禀告,“当时弟子在酒楼里……”

    不等他说完,便听到哗啦一声响动,杨开抬眼望去,只见师尊苏长法和大长老谷康宁都站了起来,一脸惊骇之色,红袖长老更是伸手掩住红唇。

    “你,你,你你再说一遍!你杀的都是谁?”谷康宁结结巴巴地说道。

    “天罗府的詹玉林……嗯,大长老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此人乃是天罗府三长老詹伯雄的后人,詹伯雄大长老总该认识吧?”杨开认真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