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五百一十四章 打平
    第一场切磋许多人原本并不感兴趣,血侍之间的交手也就那样,大家都是从血侍营里出来的,对各自的套路和手段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而且如今上场的两位血侍,修为差距确实比较明显。

    这本应该是一面倒的争斗。

    但实际上的局面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天阶二层竟能在天阶六层连绵不绝的攻击下屹立不倒,纵然浑身浴血,纵然修为不足,也坚韧如斯,顽强反抗。

    不少人微微动容。

    斗法台上,激战尤酣,魏成的血侍身形灵活,游走在杨槐身边,不时出招,好似猫戏老鼠一般,耍的杨槐团团转。

    一直观战的武正奇的眼神,逐渐变得微妙起来。

    某一刻,杨槐大手探出之时,忽然低喝一声:“抓住你了!”

    轰地一声爆响,气浪翻卷,灵力激荡时,斗法台上的情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就在方才那一瞬间,杨槐居然神奇地抓住了魏成血侍的一条小腿,挡下了对手凌厉的一击。

    旋即杨槐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仿佛抓着一只小鸡似的,将自己的对手狠狠朝地上掼去,这一击若是得手,即便对手是个天阶六层,不死也要重伤。

    魏成一声惊呼。

    电光火石间,那天阶六层的身子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折叠起来,犹如一条灵蛇般,缠上杨槐粗壮的手臂,在自己后背着地的一瞬间,双拳化作漫天拳影,朝杨槐罩去。

    轰……

    斗法台一阵地动山摇,激烈的争斗在这一瞬间陡然平息。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杨槐怒目圆瞪,半跪在地上,保持着最后出招的姿势,而他的对手,则是躺在地上,口鼻之间满是鲜血,看起来凄凉无比。

    那最后关头,他虽然奋力化解自己的危局,却依然被杨槐砸在了地上,此刻后背一阵麻木,让他几乎怀疑自己的脊椎是不是断掉了。

    结束了?斗法台下,短暂的平静后,一阵窃窃私语声响起,看这架势,居然是那天阶二层获胜,实在是让人惊诧,就连魏成也是这么想的,一脸呆滞的表情,显得有些无法接受。

    “第一战,魏丹师胜!”武正奇上前两步,伸手朝魏成那边示意了一下,宣布了最终结果。

    魏成呆了呆,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一脸茫然。他如今虽然也是天阶武者,但丹师的修为,很多都是依靠灵丹妙药堆积起来的,与真正靠自身努力修行而来的武者不太一样,所以刚才那一场战斗他尽管看在眼中,却依然没有清楚的认知,更搞不明白,为何就是自己胜了。

    不过武正奇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没错了。

    扭头朝杨开那边看了一眼,却见他表情淡然,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便在这时,斗法台上传来了一阵动静,那天阶六层艰辛地从地上爬起来,虽然看起来极为狼狈,但最起码还有行动之力,反倒是杨槐,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动也不动,只有口鼻间流出的鲜血,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看到这里,魏成总算反应过来,杨开的那个血侍,应该是被打晕过去了……

    怪不得自己赢了。

    “大人,属下不负所托!”那天阶六层冲魏成一抱拳。

    “嗯,做的好,先下来休息吧。”魏成微微颔首。

    “是!”那武者应了一声,从斗法台上跳下来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杨槐,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他还从未见过这么顽强的天阶二层,今日这一战,胜的极为侥幸,若是对手还能再坚持一阵,谁赢谁输还真说不定。

    另一边,杨开也跳上了斗法台,检查了一下杨槐的伤势,发现没什么大碍,这家伙肉身强的不合常理,看起来虽然凄凉,但都不过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和五脏六腑,之所以昏过去,只是消耗太大,这才催动灵力将他唤醒。

    “大人!”杨槐回过神,也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输了,一脸惭愧地抱拳:“属下办事不利,让大人失望了。”

    杨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什么,修为差距摆在那,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好了,而且,你修行的时间太短……”

    杨槐闷闷地应了一声。今日一战,他最大的收获便是意识到杨开传授给他的无漏霸体诀的恐怖。

    他对自身的实力自然了解,不过天阶二层,放在以前,绝对不可能和一个天阶六层打成这样,只怕连坚持二十息都是问题,但在修行了那无漏霸体诀之后,他竟险些赢了对手,这实在太过不可思议,而且这才修行几日功夫而已,便有如此成效,若是再修行一些时日,未必就不能赢过对方。

    “第二战杨丹师要派谁出场?”武正奇询问道。

    杨开只带了一个血侍过来,而且还被人家打的半死不活的,这第二战根本没法打,以前也从未碰到过这种事,所以武正奇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先问问杨开。

    杨槐挣扎着站起身来,抱拳道:“大人,属下请战!”

    杨开笑了笑:“战什么战,你这样子能站不站的住都是问题,再打一场真要被人打死了。”

    “愿为大人效死!”杨槐一脸肃穆。

    “我把你从血侍营带出来,可不是让你找死的,下去吧,这一战……我自己来!”这般说着,轻轻地推了杨槐一把,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裹着,直接将他送下了斗法台。

    武正奇和魏成都愣住了。

    武正奇皱眉望着杨开道:“杨丹师,这第二场还是武斗,你确定要自己来?”

    杨开点点头:“有什么问题?难道说丹师就不可以参加武斗?”

    “这倒是没有,只不过……”武正奇愁容满面,“以前也从未有哪个丹师参加武斗,杨丹师你如今什么修为?”

    “天阶三层!”杨开如实相告。

    武正奇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扭头瞧了一眼底下的杨槐,心想这血侍怕是无力再战了,真叫他上场,也肯定是输的,杨开这边无人可用,逼不得已自己上场倒也无可厚非。

    一念至此,颔首道:“既如此,那杨丹师定要小心。”

    抬眼朝魏成望去:“魏丹师请派人出战!”

    魏成颔首,吩咐自己另外一个血侍上场,同时悄声叮嘱道:“莫要伤他性命,丢下斗法台就行了,他毕竟是个天丹师,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保不住你。”

    那血侍颔首:“大人放心,我自有分寸!”

    这般说着,身形一纵,跃上斗法台,冲杨开抱拳道:“请杨丹师指教!”

    武正奇好心地提醒一句:“杨丹师,这位护卫可是有天阶七层的修为,你若觉得不是对手,便早些认输。”

    “多谢武副堂主!”杨开微微一笑,“不过……认输的应该不会是我!”

    话落之时,整个人鬼魅般地飘到了那护卫面前,轻飘飘地推出一掌,掌心之中,灵力涌动。

    那护卫本还一脸的云淡风轻,但当杨开这一掌推来的时候,却忽然脸色大变,本能地有一种莫大的危机降临,仓促间催动全身灵力,猛地抬掌迎上!

    关键时刻,又想起对手不是什么护卫,而是一个尊贵的天丹师,又急忙收了些力道,免得真把杨开打伤!

    轰……地一声,灵力席卷四方,一道身影如破布麻袋一般倒飞出去,直接砸人群中,一阵人仰马翻。

    一身灵力暗暗涌动,随时准备出手干预争斗的武正奇呆在原地。

    准备看好戏的魏成也有些傻眼。

    众多观望的武者和丹师们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时间,满场寂静!

    好一会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扭头朝骚乱之地望去,只见那边爬起来一个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满眼的不可置信,赫然便是魏成那个天阶七层的护卫。

    这天阶七层被打下斗法台了?

    被一个只有天阶三层的天丹师,一掌打下斗法台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没人敢相信这样的局面。

    魏成有些气急败坏地怒视自己的护卫:“你在搞什么?”

    那天阶七层脸色更加难堪,抱拳道:“大人息怒,属下一时不察,这才失手。”心中却是疑惑不解,他虽然最后关头收了些力道,唯恐将杨开打伤,但剩下的力量也绝对不是一个天阶三层能随便抵挡的。

    他那一掌,本有信心将杨开推下斗法台的,但实际上被推下来的竟然是他!

    回想那一瞬间的交锋,自己面对的好似是一个天阶顶峰,而不是什么天阶三层……然而这些根本没法与别人说,他也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魏成怒火冲天,原本以为可以轻松赢的一件灵兵,弥补自己在圣火窟内的损失,没想到居然还起了些波折。

    如今结局已定,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恨恨地瞧了那护卫一眼:“废物!”

    那护卫闷头不吭声,脸色通红。

    “武副堂主,这一战是我赢了吧?”杨开扭头望着目瞪口呆的武正奇。

    武正奇回过神,表情古怪地颔首:“第二战,杨丹师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