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男人我怕谁 > 第268章 双双受伤
叶翠凤瞅着韩丹子揪着邹彪走出了房间,一把捡起韩丹子丢给自己的衣服搂在胸前,叶翠凤迅速跳下床跑到门边把门插上,迅速把衣服套在身上,这是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下来,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和自己只是萍水相逢,居然会来救自己,巧合那是不可能的,偶遇更是天方夜谭,只有一种可能,是他一直跟着自己,难道他......想到这里,平时冷艳的脸上不由得涂上一抹羞红,白如凝脂的玉手紧搓着衣角,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着,这个韩丹子刚才看自己身体的时候居然那么清澈,不像有些男人那样*的......看来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叶翠凤想罢,突然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大厅里韩丹子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右手夹着香烟吧砸吧咋地抽着,邹彪蹲在墙角可怜巴巴地盯着韩丹子,道:“哥们儿,我们素昧谋面,咱们一没仇二没过,求您就放过我吧,趁那个妞儿还没出来,您就放我走吧。”

“放你走?凭什么?”韩丹子眉毛一挑,盯着邹彪,嘴里吐出一个烟圈,不懈地道。

邹彪双眼一转,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举在韩丹子面前道:“兄弟!只要您肯放我走,这卡里的钱都是您的,怎么样?”邹彪想着用金钱来买通韩丹子,他认为金钱是万能的,这世上就没有不喜欢钱的人,只要把眼前这小子打发了,有的是机会干掉他和叶翠凤。

韩丹子接过银行卡,翻转地瞧着,眼中大放异彩,邹彪是什么人呀,那是附炎趋势,心狠手辣,察言观色有一套的人,瞧韩丹子那爱不释手地拿着银行卡。邹彪立马觉得有门,顿时嬉皮笑脸的站起来道:“那,兄弟我这就走了。”他说话试探着就要朝着门口溜。

“站住!我说过让你走了吗?滚回来蹲回原地。”不知道韩丹子手里什么时候烟卷变成了一把牙签,在手里把玩着,邹彪一听到这话,心里“嘎!”如掉入万丈深渊,艰难地转过身子,蹲回原地一脸苦笑地指着韩丹子手里的银行卡,道:“兄弟!钱都给你了,您怎么......?”

韩丹子撇了撇嘴道:“这话你也好意思说,这钱恐怕也不是你挣来的吧,给我你就当充公了,就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如此一个欺男霸女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能让您就这么走了吗?老老实实在哪儿蹲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韩丹子把眼一瞪,凶巴巴的骂道。韩丹子翻看着那张卡,若有所思,抬头笑咪咪的盯着邹彪道:“不过我倒想知道这卡了有多少钱,不会百儿八十的打发我吧!”

韩丹子这么一说,邹彪腹诽不已,去你妈的,老子这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也是老子动脑筋搜刮来的好不好,要不是为了早点离开这里,能便以你个龟孙子,哼!不过,他想归想,不可能傻到想啥说啥的地步,一双贼眼转了转道:“兄弟!卡里有五十万,我今天只不过是报仇而已,您看看我脸上这道疤,都是叶翠凤所赐,有仇不报算什么好汉?您说呢兄弟?”邹彪替自己辩解着,心里希望自己的说辞,能够得到韩丹子的同情,说不定这小子就能把自己给放了,只要自己离开这儿,就可以把自己的兄弟叫上,何愁自己不会卷土重来呢。没想到邹彪刚把话说完,这时只听着屋内的叶翠凤气氛填膺,“咣当”生硬地把门打开,邹彪只觉得眼前一花,“啪啪啪”数个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叶翠凤边打边吐着心中的怨气,打的邹彪本来就是肥头大耳的脸越发的胖,真成了打肿脸充胖子了,他一骨碌躺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叶翠凤越大越气,手脚并用高跟鞋踢得邹彪嗷嗷只叫。

叶翠凤打累了,双手掐腰指着邹彪骂道:“孙子,你脸上的疤姑奶奶再怎么样的情况下给你留的,你不会忘了吧,啊?我看你是死性不知悔改,今天还收买了我的手下木龙,居然给我下药,还想占姑奶奶便宜,老娘今天不废了你,说不定今后还不知道谁要遭殃呢。”叶翠凤嘴里说着脚下可没闲着,啪啪啪地冲着邹彪裆部狠踢下去。

只听见“嗷”地一声邹彪痛晕了过去,韩丹子看见邹彪双手捂的裆部一片殷虹,心想哎呦我的天呀,估计这小子要断子绝孙了,他不自觉的捂了捂自己的裆部。

叶翠凤她掏出手机,翻出一个号,拨了过去:“铁虎带着兄弟来邹彪这里,我要清除这个社会垃圾......”说完就挂了。这才长出一口气,扭身朝着韩丹子走了过来,刚才面对邹彪那是一个女魔头,转脸却成了以为婀娜多姿,风采迷人的女神,“今天真是多亏了你,韩丹子,要不是你,我估计即被这个坏蛋给毁了,你给我说的那件事就不用考虑了,我投资了,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怎么样?”

韩丹子并没有因为叶翠凤的这句话而欣喜若狂,一脸坦然,嘴角自然的流露出一丝笑意,就那么盯着叶翠凤看着,叶翠凤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羞涩,不过叶翠凤就是叶翠凤,就是流露出女子那种羞涩,也出言想问:“怎么?您怀疑我的诚意。”

听到这话,韩丹子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挥手道:“凤姐,如果您觉得我救了您,是为了换取您的投资,那您就不用投了,我救您是出于道义,和您投不投资是两码事。出门靠朋友,朋友有难出手相助无可厚非,您也不用往心里去,至于您答不答应投资等您考虑成熟了,再回复我。好吧?”

叶翠凤看向韩丹子的目光更加的透亮,美丽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只好点了点头。

很快铁虎带着兄弟们过来了,把邹彪像拖死狗一样带走了。

韩丹子站起身来对着叶翠凤笑着说,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走吧,韩丹子说完抬腿朝外走去,叶翠凤像个羞答答的小媳妇跟在后面,一双美丽的凤眼不错眼珠的落在前面韩丹子身上,就那么跟着韩丹子朝外走去。

成达标驱车就在大门口等着韩丹子,这是看见韩丹子和叶翠凤从屋里出来,刚想从车里下来迎接自己的老大上车,不料一个黑影冲着他就过来,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眼一花就失去了知觉,靠着车身瘫软下去。

韩丹子六感灵敏,发现不对劲随手一把牙签甩了过来,没想到的是偷袭成达标的那个人,冷哼一声巧妙地躲过去,一脸的凶狠朝着韩丹子和叶翠凤走了过来。

闷声道:“敢出手伤害我徒儿的人,死!”说完一条黑影就袭了过来。

韩丹子双眼一眯,迅速推开叶翠凤,迎了过去。韩丹子不敢大意巧妙躲闪,几个来回后,那个人不屑的道:“就这点野路子还敢多管闲事,去死吧!”说完一拳快过一拳朝着韩丹子就打了过来,韩丹子咬牙死拼。叶翠凤眼看韩丹子不敌那人,一道妙影冲了过来,但是也无济于事,没想到的是那个人拳脚功夫那么厉害,双掌齐发,一掌拍向韩丹子,一掌击向叶翠凤。两个人双双被击中,就像断线的风筝,被一股极强的力道弹了出去,甩出三四米远,顿时昏了过去……

那个人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慢慢朝着韩丹子和叶翠凤走了过来,眼瞅着那个人抬脚就要朝着韩丹子的头部踩下去,这一脚如果踩下去,估计韩丹子就会再也醒不过来啦。

就在这时,一道不明的物体“啪!”的一下击打在那个人的小腿上,那个人表情顿时一皱,全身颤抖了起来,也顾不得韩丹子和叶翠凤的死活,扭头跑的无影无踪。

这是从院墙上跳下一个蒙面人,快速走到叶翠凤身边,探了探气息,又走到韩丹子身边探了探,一双深邃带着担心眼睛,舒展开了。

他弯腰一手夹起一个朝着门口走去,打开成达标那辆车门,把叶翠凤和韩丹子放进车里,回头又把成达标也塞进车里,然后自己钻进驾驶车位,绝尘而去。

在一所非常看似高档的别墅群里,一间别墅一个房间门口,一个魁梧精干的中年男人,双眼透着精光,眉目之间流露出若隐若现的担忧。

不多时吱嘎一声打开房门的声响,从那间房里走出一个戴口罩,穿白大褂的医生打扮的男人走了出来。朝着门口那个男子点了点头道:“先生,叶姑娘内伤不轻,另外那两个男的一个只是被打晕,一会儿就会醒过来,另一个上的比较严重,不过您给我的那两丹药我已经喂他们吃下,不会有生命危险,看来的休养一段时间,才会彻底恢复。”

那个男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接着又道:“看来我们必须回总部了,这里的一切你去打理一段时间吧,我在把战龙和伯虎过来帮你。

“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