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七十五节 一汉当五胡(1)
    在正面战场上,须卜氏族的六千余骑,如同潮水般涌来。★★

    棘门军和灞上军的骑兵们,都是跃跃欲试的看着冲过来的匈奴骑兵。

    “丈夫们!”棘门军骑都尉王勇骑着战马,说道:“让匈奴人见识见识吾等中国武人的厉害!”

    “赳赳武夫,国之干臣,血不流干,至死不休!”王勇举着手大喊着。

    这是三秦子弟最古老的誓言之一。

    在数百年前,三秦子弟的先祖,就是高颂着这个誓言,跟随秦国先王,征战沙场,从戎狄嘴里抢食,在晋楚强国面前,死战不退!

    “赳赳武夫,国之干臣,血不流干,至死不休!”全军齐声唱诵。

    然后,汉军也排成五排,整齐的冲向了须卜骑兵。

    此刻,在战场上,汉匈两国的精锐,就像大海之中的两道海潮一般。

    瞬息之间,这两道海潮交错而过。

    笃笃笃!

    一声声手弩的射击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然后,就是马刀凌厉,金铁击鸣。

    对高相撞的骑兵来说,两两交错而过,一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很直接,也很简单,更粗暴无比。

    比拼的就是敌我双方的身体素质,技战术和骑术。

    而当这汉匈两军交错而过,彼此再次相对而视时。

    须卜雕难的脸都青了。

    前方的战场上,已经到处都是倒地的尸体,无主的战马,甚至还有人被奔腾而过的马群踩成了肉泥。

    在这个宽阔的战场上,现在,至少有两千具尸体。

    而,属于他须卜氏族的,起码有一千五百具!

    “汉朝人!”须卜雕难状若疯魔的大吼一声:“你们真的激怒我了!”

    在须卜雕难看来,这些卑鄙的汉朝人,在方才分明是使诈了。

    他的脑海,回忆了方才两军交错而过的场面。

    当他率领须卜氏族的勇士,无畏的迎上汉朝骑兵时,在两军即将交锋的刹那。

    那些汉朝人,掏出了一把小巧的武器。

    那是他们的手弩!

    汉朝的手弩,每一柄,都可以连。

    而且,至少可以三连。

    在方才的两军冲击中,汉朝骑兵就是在那样的近距离中掏出了手弩。

    不知道有多少勇士,还没来得及拔刀,就被汉朝人射来的弩机,糊了一脸——不过十步的距离,而且还是在高接近的过程,这些手弩射的弩箭,命中率和精确度以及杀伤力,都无限提高。

    须卜雕难就亲眼看到了好多个勇敢的勇士,靠着机智和灵活,在战马上躲闪掉了这些卑鄙小人的弩箭。

    但是,这些卑鄙小人,在扣动了手弩的扳机后,就直接将之丢弃。

    然后就拔出了马刀。

    而那些好不容易躲过了弩箭的勇士,立刻就不得不去面对汉朝人的锋利马刀。

    与匈奴山寨的马刀相比,这些汉朝人制造的马刀,更长,刃口更宽,也更坚固和锋利。

    再加上汉朝人的身高,远远高于须卜骑兵。

    这意味着,他们的臂展也必然更长。

    所以,许多须卜勇士,根本没来得及拔刀,就被汉朝骑兵砍落下马!

    而这,正是须卜雕难暴怒的原因。

    “勇士们!”须卜雕难举起手,大声吼道:“就让我们来教一教,这些卑鄙的汉朝人,怎么当一个合格的骑兵吧!”

    在他看来,现在,汉骑已经没有了手弩。

    仅靠着马刀,是不可能再战胜自己了。

    须卜骑兵们,也都是怒不可遏。

    他们都觉得,汉朝人作弊了!

    在这愤怒的情绪之下,须卜骑兵们压下了心里的恐慌。

    若汉军还有手弩在手,他们或许还会害怕。

    但你们既然没有了手弩。

    那就等死吧!

    许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于是,须卜骑兵,再次列队。

    只是,这一次,他们的队形稀稀疏疏,甚至还有许多人带伤。

    这也是手弩的弊端之一了。

    这种骑兵用近距离武器,是牺牲了杀伤力和穿透力,来换取威慑力和攻击性的武器。

    别说是十步了,便是五步,假如没有命中要害,也很难致死!

    当然,这也跟须卜骑兵披甲有关。

    他们的很多要害,都被披甲和青铜保护住了。

    弩箭射在上面,无法穿透。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匈奴骑兵此刻负伤者很多。

    有人甚至连脸上都中箭了。

    也有人的战马中箭。

    这都极大的影响了须卜骑兵的作战力和技战术的挥。

    甚至,让他们在再次冲锋时,队形都有些没有保持完好。

    反观汉军骑兵,在撤到一个高地后,立刻重新整队,同时,再次摆出了对冲的架势。

    很多汉骑的脸上,都露出了微笑。

    一次对冲,汉军以劣势兵力,取得了过三比一的交换比。

    这在演戏中,已经足可判定胜负了。

    而且,此时,汉军骑兵也打出自信心来了。

    须卜氏族,匈奴的本部精锐,也照样被大家伙在这样的情况下,打出一个过三比一的交换比。

    这就是一汉当五胡的最直观写照啊!

    “赳赳武夫,国之干臣,血不流干,至死不休!”一个队率拔掉自己胳膊上的流矢,将它丢到地上,举起马刀,大声吼道:“二三子,与我冲锋!”

    “杀杀杀!”此刻,无分棘门军还是灞上军,都是气势汹汹,狂吼着喉咙,然后一勒缰绳,再次冲向匈奴骑兵。

    锵锵锵!

    铁制的马刀和青铜马刀交错而过。

    此时,汉匈两国的装备代差,尽显无疑。

    在战场上,无数的匈奴骑兵,在此次对冲中愕然现,自己的武器,被汉朝人一刀斩断,然后,那个骑着战马的汉军士兵,借着度,一刀斩了过来。

    无数个头颅,漫天飞舞。

    青铜刀具的缺陷在精铁铸成的马刀面前,缺陷尽显无疑。

    别说是匈奴人粗制滥造的青铜兵器了。

    哪怕是汉军自己装备的老式青铜武器,在铁制马刀面前,也经常被斩断。

    借着武器上的优势,汉军这一次几乎就跟龙卷风一般,从须卜骑兵的正面穿过。

    无数的头颅和断肢,顿时满地都是。

    当须卜雕难穿过战场后,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这一次,须卜骑兵又败了。

    最起码又有一千人,死在了对冲中。

    其中,须卜骑兵的数量过七成!

    一汉当五胡!

    这个曾经只在传说中的事情,此刻变成了事实。(未完待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