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七十八节 城彼朔方(2)
    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天地。

    咚咚咚!

    咚咚咚!

    跟随在汉军步卒阵列中的五辆战车上,一个又一个壮汉,赤袒胳膊,奋力的敲响战鼓。

    壮烈的战鼓声,鼓舞着汉军士卒的士气。

    原本感觉有些疲惫的陌刀兵们,听到鼓声,顿时就生出一股新力。

    陌刀军阵因此又向前好几步,将上百名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匈奴骑兵砍成碎片。

    听到号角声和战鼓声。

    当屠阕莫名的心里一惊,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不过,他也不敢多想。

    与汉军步兵,交战至今。

    他和他的万骑,都付出了惨痛无比的代价。

    全军上下,人人带伤。

    许多人都失去了一条肢体。

    而更多的人,成为了碎尸。

    当屠阕和他的军队,能坚持到现在,还不崩溃,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去思考。

    一旦他们停下来,审视自己的情况。

    当屠阕怀疑,整个万骑,马上就要崩溃!

    从开战到现在,整个当屠氏族的万骑,战损已经超过一半了。

    很多人都死的惨不忍睹。

    之所以一直没有发现,只是因为部族的骑兵,都已经上头了。

    当屠氏族是左大将的氏族,也是跟随他,一路杀到现在的可怕万骑。

    氏族的骑兵,疯狂,冷血而且悍不畏死。

    一直就是单于庭的尖刀和利刃。

    当年清算右贤王,就是当屠氏族在做。

    他们将一个个大人物,像狗一样的杀死的在单于庭,放干他们的血,割下他们的头颅,将脑袋插到木桩上。

    但,即使是这样可怕的一支骑兵。

    现在,也开始害怕了。

    很多士兵,都开始裹足不前。

    他们不敢再像最开始一样,直接冲进汉军阵列之前。

    只敢从两翼包抄和插入。

    但,汉朝的步兵,却越打越有自信。

    不止他们那些长兵器的士兵,就连他们身后的弓弩兵,也拿着利剑和长刀,站到了前面。

    当屠氏族打疯的时候,汉朝人也疯了。

    而且,相比当屠氏族的骑兵,只是横冲直撞,肆意妄为。

    这些汉朝人的进退和防御,都极有章法。

    常常,一个当屠骑兵,要面带四个甚至五个汉朝人的围攻。

    好在,有一支友军,正从汉朝人的背后袭来。

    这支友军是全新的生力军。

    他们跟他们的战马,都在最好的状态。

    “汉朝人……”当屠阕舔了舔嘴唇边上的鲜血,说道:“你们能嚣张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援军来了,杀光这些汉朝人!”当屠阕高叫着下令。

    上千名骑兵,跟着他,再次冲向了汉军阵列。

    就在此时,远方,浑邪部族所在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数不清楚的骑兵,从密林之中冲了出来。

    一面战旗高高飘扬。

    忠勇二字,迎风飘展。

    一个又一个骑兵,高唱着战歌,冲向了浑邪人。

    “岂曰无衣!天子授我衣!”

    “岂曰无食!天子赐我食!”

    “莫道胡人无忠奴,但见忠勇立心头!”

    “手执钢刀诛无道,洗净罪孽化诸夏!”

    高唱着战歌的忠勇军骑兵,这些过去的折兰人、白羊人、匈奴人。

    此刻,一个个昂首挺胸,睥睨一切,不可一世!

    他们如同潮水一般,冲向了浑邪人的大纛。

    浑邪王吓得屁滚尿流。

    因为,这些骑兵的先锋,无论是骑马的姿态还是挥舞武器的方法,都是如假包换的折兰人!

    在草原上,每一个部族,每一个氏族,都有自己独有的骑马姿态和行进姿态。

    这就像是语言、习俗和信仰一样的特征。

    别人是学不来的。

    所以,浑邪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妈呀!折兰人来了!”有人大叫一声。

    折兰铁骑,虽然折戟马邑,被汉朝的神骑冲的支离破碎。

    但谁敢小瞧或者看不起折兰骑兵?

    特别是在这幕南。

    折兰,这个名字,就意味着无敌!

    除了单于庭的本部,根本无人敢樱其锋!

    更别说浑邪部族了。

    浑邪王根本不敢与冲在最前面的‘折兰铁骑’对抗。

    但是,他也不敢回去。

    这一战,打到现在,浑邪王知道,他若是回去了,恐怕要被呼衍当屠当成替罪羔羊。

    好在……

    浑邪王眼珠子一转,勒马向前,带着部族的贵族,迎上忠勇军的先锋。

    他从马背上翻下来,跪倒地上,叩首道:“外臣浑邪王公孙若,敬拜上国大将!外臣及外臣全族,仰慕王师风范已久,心慕中国王化,愿归降王师,为上国爪牙!”

    “外臣之堂兄,既天朝大鸿胪也!”

    好吧,浑邪部族,确实是蛇首两端很久很久了。

    而且,这位浑邪王也确实是公孙昆邪的远房堂兄弟了。

    对浑邪人来说,匈奴这艘破船,看样子是要沉了!

    举全族之力,动用了三个本部万骑,却连汉朝的一支偏师的部分主力都吃不掉。

    等到汉朝的主力,特别是汉朝神骑加入战场。

    匈奴人恐怕立刻就要雪崩!

    既然如此,抛弃掉匈奴,抱上汉朝粗大腿,也是理所应当和天经地义了。

    反正,匈奴人有种,打败汉朝,击败汉朝的神骑啊!

    到那个时候,自己再‘迷途知返’也还来得及!

    这也是游牧民的天性了。

    谁强谁大佬。

    他们才懒得管,自己的主子是匈奴人还是汉朝人呢!

    当年,东胡如日中天,但,被冒顿单于击败两次后,立刻就有无数部族哭爹喊娘的要跟着匈奴消灭东胡暴政!

    后来月氏与匈奴争霸,在初期,月氏接连击败匈奴骑兵,不也有很多部族马上背弃匈奴吗?

    等折兰骑兵和须卜骑兵在尹列水一锤定音。

    这些部族就又立刻‘幡然醒悟’回归了老上单于的大纛,乖乖的跪下来,献上自己部族的牲畜、珍宝、奴隶、美女。

    这就是草原的现实,也是草原千百万年来不变的游戏规则。

    强者通吃,弱者尸骨无存!

    只是……

    先锋的汉军骑兵军官,抬眼看了看跪在地上,连额头都触及了草地的浑邪王和他的部曲们,问道:“尔等,可知自己的罪孽?”

    “罪孽?”浑邪王想了想,忙不迭的道:“外臣知罪,知罪!望上国海涵!”

    那军官叹了口气,道:“既然知晓了自己的罪孽,以后就该诚心悔罪,努力改造,争取早日洗清罪孽,做一个真正的诸夏之民,也可为子孙后代,谋求一条光明大道!”

    浑邪王和他的贵族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