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零八十节 勇者无敌(1)
    在忠勇军出现后,战场的形势陡然生了剧变。

    须卜氏族和当屠氏族被逼到了绝路!

    须卜雕难和当屠阕都非常清楚——假如自己不能在汉军援兵到来前,冲破和挣脱汉朝人的纠缠以及封锁。

    那么等待他们的唯有全军覆没!

    没有什么军队,能在被人前后夹击时,还能活下来!

    至少,在草原的历史上就是如此!

    好在,他们还有优势——正从汉朝背后袭来的呼衍氏族的本部万骑,就是他们的最好助力!

    “勇士们!”须卜雕难用力的将自己肩膀上的伤口重新扎进,拔掉胸口的那块几乎被汉军的马刀砍破的皮甲,将之丢在地上,对着自己部族剩余的骑兵们说道:“伟大的苍鹰子孙,在今天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无数勇士死在了汉朝人的阴谋之下!”

    他的眼睛望着前方凌乱的战场。

    哪里已经是一个修罗场了!

    到处都是残肢断体和呜咽的战马。

    无数个人头在地上打滚,死尸堆砌了一层又一层,以至于在某块地狱,人和马的尸体,居然堆砌出了一座山丘!

    暗红色的鲜血,流淌在地面,居然在低洼之处,形成一个血潭!

    紫黑色的鲜血,散着浓重刺鼻的血腥味。

    哪怕是曾经最残忍的匈奴骑兵,也不忍目睹这个场面!

    这场战斗,须卜氏族,遭遇了完败!

    打到现在,六千余骑的须卜氏族,已经只剩下两千多还能冲锋的骑兵。

    剩下的不是成为了尸体,就是即将成为尸体。

    那些被砍断了肢体,鲜血喷溅的骑兵,此刻都躺在地上哀嚎和挣扎。

    而对面的汉朝骑兵,现在居然在数量上,比须卜骑兵还要多一些。

    须卜骑兵战死四千余人,却只换来了汉朝骑兵不到两千人!

    汉朝人的战力和胆魄,让须卜氏族的骑兵,身体都有些抖了。

    若不是,此地的战场的特殊性。

    恐怕须卜氏族现在已经崩溃了。

    事实上,倘若不是看到了呼衍氏族的援军正在杀来。

    哪怕须卜骑兵们意志再顽强,性格再暴虐,现在也早就四散而逃了。

    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恶战之中,还能保持勇气。

    须卜骑兵们,甚至现在连策马的力气和举刀的气力,也接近于无了。

    须卜雕难当然清楚这一点!

    部族的骑兵们,已经被汉朝人打掉了一切骄傲和自豪。

    所有勇敢者和强者,都已经死掉了。

    剩下的,只是些苟延残喘的胆小鬼。

    想让他们再次起进攻,可能性几乎为零!

    须卜雕难甚至毫不怀疑,若他再次下令进攻,那么,剩下的人里,恐怕有人要杀死他,然后去逃命!

    “勇士们,我们不能让那些战死者的血白流!”须卜雕难挥舞着拳头说道:“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勇士们,汉朝人已经坚持不下去了!”须卜雕难奋力呼喊道:“只要我们拖住他们,等待呼衍氏族的骑兵过来,那就是他们的死期!”

    随着他的这些鼓舞,残余的须卜骑兵,这才有了些生气。

    但他们依旧没有动作,也没有几个人策马上前。

    很多骑兵,都是默默的看着前方的修罗场。

    那宛如地狱一样的场面,深深的震撼着每一个人的视觉!

    从来没有!匈奴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血战!

    哪怕是传说中的尹列水之战,须卜骑兵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地狱!

    汉朝的骑兵,仿佛每一个人都是铁打的一般!

    不止有一个须卜骑兵亲眼看到了有人将马刀斩进一个汉骑的身体,但在临死的那刻,那个汉朝骑兵却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抓住了马刀,然后将那个部族里有名的勇士,拖下了战马!

    汉朝人,太可怕了!

    这还是长辈们口中懦弱无能,胆小如鼠的汉朝人吗?

    他们比折兰人还疯狂,比须卜人跟强大,比挛鞮氏还要骄傲。

    但……

    望着从汉骑后方而来的呼衍氏的万骑,很多须卜骑兵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样可怕的敌人,这样无畏的骑兵,就要全部死光了!

    许多人都在心里祈祷着:“天神啊,请保佑呼衍氏将他们全部杀光!”

    他们若是活着,那须卜骑兵永远都不会再有上战场的勇气了。

    甚至不敢再骑马了。

    这些汉朝骑兵的英姿和冲锋时的气势,将会成为他们永恒梦魇!

    …………………………………………

    汉军的骑兵,此刻也确实是疲惫至极了。

    不仅仅是生理上,心理上也是如此。

    王勇抚摸着自己已经砍卷了的马刀,望着前方的战场。

    回忆着那一个个曾经欢声笑语的同袍们。

    那都是他的手足同袍,骨肉兄弟啊!

    汉军特殊的建制,决定主将和士兵以及各级军官,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士兵、军官、将主,基本都是来自于一个地方的。

    甚至是同宗同族!

    就如同王勇,此战,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三个家臣,全部战死!

    他一手训练和提拔起来的十一个队率,战死了六个!

    他甚至还失去了自己的两个侄子和一个外甥!

    其他同族的同袍,更是战死无数!

    这些都是他的亲人,他的好友的子弟,他的宗族的儿郎!

    王勇甚至有些害怕回去面对家乡的亲人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那些白苍苍的长辈,向那些泪眼汪汪的叔嫂,向那些一脸天真的孩子交代!

    虽然,他们也创造了一个汉军战史上的奇迹——以四千骑对六千骑,还是匈奴绝对主力的须卜万骑,他们取得了完胜!

    在正面交锋,在白刃肉搏之中,将自己的敌人彻底完全的打垮!

    但……

    王勇觉得,他宁愿此刻自己已经战死了!

    “二三子!”王勇淡淡的对自己的手足同袍说道:“胜利,已经不远了!”

    远方,忠勇军的骑兵,已经飞的疾驰而来。

    最迟两刻钟后,忠勇军就将加入战场。

    到那个时候,属于棘门军和灞上军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匈奴骑兵,也将走上末日!

    但是,在那之前,王勇必须保护剩下的汉骑,安全的回到家乡。

    而,拦在胜利之路上的,只有前方的残余匈奴骑兵。

    只要冲垮他们,灞上军和棘门军的将士就可以跟卫将军的主力汇合。

    王勇将马刀前指,大声说道:“为了陛下,为了战死的同袍,为了家乡的亲人!让我们再次冲锋吧!”

    “万胜!”棘门军和灞上军剩余的将官们纷纷拔刀。

    这些来自关中大地的勇士们,踏着自己同袍和亲人曾经奋战的土地,疾驰向前。

    所有人,此刻只有一个想法。

    为了战死的同袍,这场胜利,他们必须拿到!

    只有拿到这场胜利,才能告慰那些战死者的英灵!

    只有拿下这场胜利,才能让这些英灵的遗骸,回归家乡的宗祀!

    也唯有拿下这场胜利,才能让牺牲者的血没有白流!

    更是只有击败敌人,才能让千百年后的后人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场战斗。

    为了子孙后代和诸夏民族,两千多名三秦子弟永久的埋骨于此!

    不需要太多语言,也不需要太多煽动。

    士兵们跟着王勇,策马前进。

    烈烈北风,吹拂在山岗之上,出呜咽的呼啸声。

    也不知道是谁,唱了一句。

    总之,汉骑们很快就开始了合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古老的战歌,回荡在天地,带着慷慨激昂和一往无前的气势,犹如风暴一般,卷向了须卜万骑的阵地。(未完待续。)8

    </br>